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944|回复: 5
收起左侧

谁是现代派继承人?(译)

[复制链接]
明迪 发表于 2013-1-6 10: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是现代派继承人?
作者:安吉•米林考
译者:明迪
M.P.说的对*:很多自由诗的存在,是为了给小天真们
一个通行证——他们天真地从镜子里学诗:
他们挖掘自己。是否闪耀发光,
包含一个令人难忘的比喻,或陶醉于完美的警句
都不是要点。 “美国的X一代究竟怎么回事*”
把风格问题缩小到不同字体的差别。
但M.P.肯定知道这玩意有听众。
一群镜子追逐者。曾经如此,并将永远如此。
所以“主流”是一条红色鲱鱼。她真正的要点是:
谁是现代派继承人?这根高杆上
似乎有斯坦因,祖克夫斯基,但没有奥登,弗洛斯特
或叶芝(爱尔兰、英格兰、苏格兰似乎都迷失于
讨论之中)。有感知的心灵喜悦于
诗人们将矛盾戏剧化,那些会写
而不仅仅玩文化游戏的诗人们——为什么,这是一个
克莱恩、摩尔,艾略特等人能够识别的文化企业。
这种充斥伊丽莎白时代机智的交错配列法,抵消了
我们的好编辑们提倡的毫无魅力的二元制
(“实验性对比保守型”),魔王
拿出永久不变的教学大纲
递给地狱班,讲解那个等着我们的当代—诗—,
可能会把大理石放于我们口中,同时诱导我们,
用连绵不断的毫无音调的碎片
嘲讽,“这并非我意,这并非我意……”
尽管你会嘲笑这首打油诗——如果还不够逗
我会写个(老天助我们)“灰色地带”文本,非常抽象,非常郁闷,
你会乞求替代物:逐字逐句地,转录
纽约时报关于现代母亲的文章,
如此婚配两个最刺激的诗歌流派。
缪斯原谅我吧,如果这个习作冒犯!
*M.P.指美国三大诗歌批评家之一的玛爵丽•普罗夫。2012年夏天,斯坦福的玛爵丽•普罗夫发表了一篇文章,“处于边缘的诗歌——重新发明抒情”,引起美国诗歌界关于创新和经典化等问题的争论,《波士顿评论》在年底邀请了18位诗人/批评家展开辩论,此为《交锋》辩论文章之一。**美国60-70后被称为“X一代”。 (译注)
作者为休士顿大学助理教授,曾获得过诗歌批评奖,在另一个论坛“唱反调:重估经典诗人”中批评过伊丽莎白•毕肖普。

 楼主| 明迪 发表于 2013-1-6 11: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向“新”的路*
作者:斯蒂芬·拜特
译者:明迪
如此多的二元论围绕着当代诗歌,我在寻找最适用的东西时发现我的去痛片已用完了。“反诗的诗”(向罗恩•西利曼脱帽致礼);以“我”为核心的“抒情诗”,对比以所有其它为核心的“反抒情”;维多利亚风格的“抒情诗”(注重声音、类似歌曲的短诗),对比其它类的抒情诗。还有一些比较熟悉的流派和术语:东海岸与西海岸与中部;纽约市与创作班(乍德•哈巴克的模式);“社区”与“机构”(克里斯多弗•比奇惯用的术语);能够识别的种族传统以及他们的不满阵列(包括白人种族论和假设);形式提倡者与混乱鉴赏者;完整与碎片与永无休止的演绎。
(省略)
当我观看辩论说理是否成功还是失败时,我意识到最重要的分界线,彼与此的中心问题,以我们目前讨论诗歌的方式来看, 是我们称之为新现代主义的东西。
(省略)
*标题中“新”有三层意思,一是新旧的新,二指新现代派,三指作者的另一篇文章“新东西:客观近期美国诗歌(见我的另一篇译文)。作者是继布卢姆、文德勒、普罗夫三大诗歌批评家之后当今最牛B的诗评家,最牛的一点是他自己也写诗:-)(译注)

 楼主| 明迪 发表于 2013-1-6 12: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塞缪尔•阿马顿
译者:明迪
美国诗歌景观被各种流派和运动污染,谁也不承认自己是某一派的成员。自白派诗人不喜欢“自白派”这个词,“纽约派”是蒂博尔•德•纳吉画廊给阿什贝利公司一巴掌掴在脸上的,“语言派”的正式名称似乎是“所谓的语=言=派=诗人”。 我觉得很难找到一位诗人愿意在〈纽约客〉杂志的网页被标为“主流”或者“抒情—叙事”。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没人愿意戴的标签?因为自《荒原》出版以来,当代以及代际之间的审美冲突已成为美国诗歌的中心特点,而且我们还在继续梳理。
(省略)
占主导地位的二元制——抒情与叙事/实验与前卫——变为两个阵营,我想大多数人都对之厌倦了。还没有放弃论战的诗人和批评家往往抱有对对方的严重误解。对我来说,最令人沮丧的是,想象的智力难度与心灵情感的分界线。这个问题我在课堂上比在印刷品上遇到的更多,这种分界要求我们相信“可接触”和“易于”是感受事物的必要条件。难道真的有人认为仅仅是“智性”带领我们阅读保罗•策兰的《换气》或者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歌吗?此外,我怀疑两个阵营的对峙导致阵营A的人去推崇不属于阵营B的诗人,反之亦然。再譬如,我不禁好奇,托尼•霍格兰不喜欢Ted Berrigan和Lyn Hejinian,是否是因为他实际上不欣赏罗伯特•平斯基和露易斯•格吕克。
(省略,为纸刊保留)

 楼主| 明迪 发表于 2013-1-6 13:3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导火线人物玛爵丽•普罗夫对18位诗人作出回应,首先是针对第一篇双行诗,她说她不是罗伯特·弗洛斯特的粉丝,但不否认其重要性,至于奥顿,她在斯坦福经常开讲座讲奥顿,她的博士论文是关于叶芝的。她奇怪为什么这18位诗人怒火冲天却不去查一下她的早期文章,她说她2012年夏天的那篇长文是针对美国当下的诗歌。她认为这个研讨会的主题很好,但不明白为什么冲着她而来,因为她的文章(如果细读)恰恰是批评二元论对诗歌造成的局限。(明迪译,贴出节选)
玛爵丽•普罗夫在西海岸的斯坦福,挑战布卢姆的正典,与布卢姆、文德勒形成一种三角阵线,她更关注当代诗人,推崇语言派诗人伯恩斯坦和苏珊·豪,她与文德勒看似劲敌,但(在有些方面)骨子里是一脉的(这一点需要展开来才谈的清楚)。(译注)

牛遁之 发表于 2013-1-8 09: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米林考的部分观点,这根高竿上没有奥登。但我觉得弗罗斯特和现代派之争没有关系。
谢谢明迪译了这么多好诗好文。

 楼主| 明迪 发表于 2013-1-10 17: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牛兄新年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01:05 , Processed in 0.17648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