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908|回复: 11
收起左侧

樱花树@夜曲

[复制链接]
陈均 发表于 2011-10-4 16: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樱花树
从墙外伸手进来的
一颗樱花树,用虫洞
(并非逃离自由的宇宙极客)
的光吸收了我。我伫立,在白天
停滞的光里,因为这个国度
步步惊心,却又漂浮在
焚烧炉的化学气氛。有人
屠猫,干净利落。像阅读一本
电子书:德山用棒子挑起
大海,水灌满我的眼耳鼻喉,分不清
哪儿是须弥山,哪儿是我所处
的非人世。
      坚硬的物体容易消逝。而
我们怀念的是昨日的踏板车,斜斜
地冲入,把事情搞得一团糟,我们
像中年人一样笑,笑了又舞,体态里
蹦出泪珠。
         猴子在树冠上,黄鸟
缭绕在我的窗前,我的工作是翻墙越湖,
仅仅我们两个,躲避鳄鱼、流弹和
悭吝人的搜索。是谁用平底锅藏诗篇?
去往峰顶结一个草庵(苦水云:我批坡仙,
切勿以为呵佛骂祖也。)但何妨不出屋呢?
发暗之乡村路常常投掷你,
读着、写着,秋后带给你
雨之雨之雨。那个人
从云端携手回来,模模糊糊的看
外面的历史,——像老虎与邻人鬼魂。
“扪空追响,劳汝心神。”我们哭,
我们沉默,且花狼籍于空中。
            
自记:德山乃德山宣鉴,宋代禅师,事迹见《五灯会元》卷七。辛卯暮春曾聆张文江讲授此篇。苦水即顾随,著有《稼轩词说》《东坡词说》等,薄薄一卷,于地铁上喜读之。辛卯秋于通州。
   
                                                                                                                                 110921
夜曲
你起床打开凄怆以
气窗表情穿过云吗?
闹钟始终滴水还是
否定之否的抵赖呢?
呲喇声响原是伤身
或宇宙飘去之亵裳。
***
伟大之杂技给尔等
零售圣餐却成荼靡。
艰难之意外与臆思
之海鸥正残忍食月。
我成为两种自我或
三四老细胞犹抱膝?
110105

臧棣 发表于 2011-10-4 22: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得废名之妙。

樊雨潺 发表于 2011-10-4 22: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废名的传人?庶几近之吧。

王西平 发表于 2011-10-7 07: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陈均兄好诗,问好。

雨人. 发表于 2011-10-7 16: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曲》好!

 楼主| 陈均 发表于 2011-10-8 23: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臧师兄、雨潺、 西平、雨人诸兄赏读!
《樱花树》取“空生岩畔花狼籍”之意。《夜曲》随意而写也。

明迪 发表于 2011-10-21 12: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成为某种传人,美哉。

 楼主| 陈均 发表于 2011-10-24 23: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敢当呀。。。。且喜和这老汉没交涉。来首以卞写卞的旧作。
卞之琳二题
1
唉,叹口气
并不能解决大问题,譬如我
在此处读报,而伊正于重庆
挥毫、唱曲……一颗星子
斜坠,并化成一个神仙。
他并不将我们带入梦境,
(相反,他的言辞耸作高楼,
我是凌晨时在窗下的绿衣人。)
我也该拍击水盆么?更可能
我们相逢在一轮剪纸之月。
这心儿有些累,
泪珠在眼眶里直转(即使到
下一回也无法详说。)我还是
写诗吧!安慰我的落寞,也
偷取你的影、形、神和笑。
2
我们在筒子楼上看星星,
你劝导说天空虽然挂着许多,
但你是那不大却有光的一个。
(没有太阳,水温也不热,
这时代进入初冬,只有我在打熬
严酷的时刻。)
现在不同于往昔,因此我
索性放下心中的那颗心,开始
制作一些可以消遣世事的良药。
(没有星辰,烟霭在聚拢,
换了一个时空,但你仍然
很有趣味地读着明朝小报。)
                  
自记:近闻卞之琳百年诞辰座谈会将召开,想起卞氏的一些事情,及沈从文仿卞写卞、仿何写何之趣诗。乃有作。惟末二节言它事也。庚寅十月廿五日,天阴。
                                                                 101130

王东东 发表于 2011-10-27 23: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个非常棒!

王东东 发表于 2011-10-27 23: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敢当呀。。。。且喜和这老汉没交涉。来首以卞写卞的旧作。
[/quote]
似乎你在一次卞之琳研讨会上朗诵了这首诗?

一苇渡海 发表于 2011-10-31 20: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樱花树》,落笔之轻如粉萤拭西窗。

 楼主| 陈均 发表于 2011-11-3 21: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一苇兄此喻!

@东东,确实朗诵过,就是“自记”里的写的那次。恰好近一年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0:50 , Processed in 0.19539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