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标题: 黑白色 七音调 [打印本页]

作者: 杨园    时间: 2017-9-19 21:00
标题: 黑白色 七音调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7-10-10 17:17 编辑

1、你企及我

你企及我的姿势仿佛这个世界企及我,
好像你是我的全部,
不断地给予我白昼与黑夜两种颜色,
给予我清晨,晌午,傍晚和黄昏的时刻。
我粗鲁的农夫,旋转的黑洞,
仿佛也感触到你的呼吸,
空的双手沾满湿湿的空气。不知报答什么,
唯有用沙哑的喉咙,不成调的竖琴,合着我起伏的心率——
你的节奏,唱支深情的歌,
彼岸的港湾,灯火通明,孕育了
我对水的渴望,但愿这支歌能企及你,
离开了你,你也离开了我,
我已是游子在漂泊,冒险在汹涌的大海来回泅渡,
寻找回去的路,不断地用歌声企及你。
仿佛你消失了,如同寂静的黑夜沉默不回声,
好像我呼喊你,
你的唇间只默默溢出丝诡异的笑,
一闪的红色信号。
就像这样,你离开了我,我也离了你,
我打心里不痛快,就要溺水而亡。
或许并不是我不爱你,而是已我是游子在漂泊。
彼岸的港湾,但愿这支歌能企及你。
失去了你,失去了你,我游移不定地
寻找回去的路,
我要把你更长久遗忘。
彼岸的港湾,但愿这支歌能企及你,
仿佛你消失了,如同一个梦,一枝落地的花,
好像你又无处不在,以不同的形势
011—11—27

2015-8
初定稿

2
、只愿我悄无声息地爱着你

只愿我悄无声息地爱着你,
像一只昆虫喑哑地歌,
我惆怅地躲在海岬黑暗的角落,
那此忧郁的夜色
把我的生命久久包裹,
我的声音已经无法企及遥远的你。
仿佛你从远处聆听我,
像一只梦中的蝴蝶翩翩飞来,
又漂缈又清晰。
倾刻封缄了我全部的灵魂,
如同一个飞吻,一个温柔的眼神。
当我颤抖地用黑夜的触须从深渊触及你,
你又像梦中的蝴蝶
翩翩远离。
只愿我悄无声息地爱着你,
流星尚未损逝,天际
不死的蓝星低垂。
梦中的蝴蝶,籁籁作响,
轻如一只白鸟,你去而又回。
远方,大海不宁,
明明灭灭的白浪滚滚,浪尖上
四涌你的掠影。
它似乎知道我的心意,和我一样心境,
此刻竟和我一同甜蜜地哭泣!
可我喑哑的声音、
微弱的呼吸
再也无法企及遥远的你。
只愿我悄无声息地爱着你,……
无论幸福或苦痛,与你相依或分离,
无须多说一个字,
只要我悄无声息地爱着你,
我的一生已足够!
2011—4—18



作者: 余小蛮    时间: 2017-9-21 10:58
你上学的时候是不是一个成绩挺好的那种?
我是说,在某个程度里,你有趋于完美的潜意识
让你的逻辑阻碍了你的呈现

我是说,换一个角度来说,有时候你可以不按照一些规矩去写
把真正的炙热的自己拉出来,让他奔跑

让他具有血的温度和任性,还有,并不完美真实的自己
有时候欣赏自己的缺点,并不是自恋或不可救药
反而是真正懂得了自己,并学会了和世界相处。

另,火力集中了很多。。。就是一个字,悟。
作者: 杨园    时间: 2017-9-24 11:00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7-9-24 15:18 编辑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9-21 10:58
你上学的时候是不是一个成绩挺好的那种?
我是说,在某个程度里,你有趋于完美的潜意识
让你的逻辑阻碍了你 ...

追求完美,是的。。。。。
很想自费出本诗集,感觉还不到独一无二
作者: 欧阳关雪    时间: 2017-9-24 23:57
天空像一个只有一扇窗口的钟楼,
冒着烟火。
醉人的晚霞,倚倒在窗口。


我翻动锅铲,把不同的配菜倒入,做成一道。
我所做的未必满足你的胃,
但都将逐一尝试,满怀希望。
那些配菜都是新鲜的时蔬,并没放在冰箱隔夜长存,
它们刚刚购自陈列的超市,
用辛苦积攥的爱。
没有失去营养,过了保质期,
产地与日期,你可分辨,不用担忧。
我所做的未必满足你的胃,
我把不同的佐料放入,因为菜就要烧好,
煤气烧得火旺,我翻动锅铲

失望,我是一个失败的民族,低垂着头。
作者: 杨园    时间: 2017-9-25 12:03
欧阳关雪 发表于 2017-9-24 23:57
天空像一个只有一扇窗口的钟楼,
冒着烟火。
醉人的晚霞,倚倒在窗口。

谢欧阳

作者: 杨园    时间: 2017-10-6 14:21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9-21 10:58
你上学的时候是不是一个成绩挺好的那种?
我是说,在某个程度里,你有趋于完美的潜意识
让你的逻辑阻碍了你 ...

谢,有时真想把这些诗出本书,证明能不能把写诗当作某种事业。若不是事业,花费的精力会减少。人过了而立之年,平白多了选择上的烦恼唉,写诗也有七,八年了,还没创造出诗
作者: 余怀庆    时间: 2017-10-6 17:21
这个系列胜在情感饱满,有渲泻后的快感。可惜之处是过于饱满,没有留白。
写诗是寂寞的事业,需要沉下心来,慢慢领悟。如果想把写诗当作职业,要时机相当成熟才行,毕竟每个人都需要生活。更何况职业诗人扎根生活少,写出的诗往往流于空乏,近现代一些所谓的专职诗人写出的东西不过尔尔。至于出不出书,并不是衡量诗人是否把写诗当作事业的标志,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出书也是完全商业娱乐化的操作。你得会炒作,会装B,装B装久了,出名了,出版商就跟苍蝇似的找你出书了。

作者: 杨园    时间: 2017-10-6 19:07
余怀庆 发表于 2017-10-6 17:21
这个系列胜在情感饱满,有渲泻后的快感。可惜之处是过于饱满,没有留白。
写诗是寂寞的事业,需要沉下心来 ...

谢,诗还可再润色。我静下来,再做这件事
作者: 杨园    时间: 2017-10-6 20:35
余怀庆 发表于 2017-10-6 17:21
这个系列胜在情感饱满,有渲泻后的快感。可惜之处是过于饱满,没有留白。
写诗是寂寞的事业,需要沉下心来 ...

热抒情难留白,冷抒情容易。也可试试看,点到为止总是更好。但情诗又怕陷入不真诚
作者: 余怀庆    时间: 2017-10-7 02:00
杨园 发表于 2017-10-6 20:35
热抒情难留白,冷抒情容易。也可试试看,点到为止总是更好。但情诗又怕陷入不真诚 ...

你说的是,关键是度的把握,但这一点是见仁见智,诗的好与坏、是与非也是见仁见智。比如伊沙,撒了一泡尿,看客们觉得撒得好,撒得过瘾,引起强烈的意淫,于是死劲吆喝,死命叫床,他本人因此上位,成为职业诗人,可以以诗养命。又比如余秀华,跑到几千里去睡你,被睡的人觉得高潮迭起,大呼爽死了,爽死了,于是锄头镰刀一起上,挖出她家的风水,她本人也因此上位,出版商挤歪脖子挤破小脑袋,争相出书。




作者: 杨园    时间: 2017-10-10 16:10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7-10-10 16:18 编辑
余怀庆 发表于 2017-10-7 02:00
你说的是,关键是度的把握,但这一点是见仁见智,诗的好与坏、是与非也是见仁见智。比如伊沙,撒了一泡尿 ...

如果我真爱诗,就写好诗。
能免费更好,不能免费,自认写得好时,就自费出版。





欢迎光临 诗生活网 (http://www.poemlife.com/) Powered by Discuz! X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