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作者:
  李运成
出版:
  大众文艺出版社
定价:
  26元
联系人:
 
相关链接:
 
内容简介:
 
这是即诗人第一部诗集《诗路人生》(2007年5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出版后的有一部扛鼎力作,书名由当代著名书法家张济海题写,诗集共收录诗人近来创作的诗词400来首,每首诗词后面配有诗人精心创作的散文小品,彩页及内页插有诗人创作的画作多幅,该诗集集古典诗词和现代诗、散文小品集一身,是对古典文学的继承和再创造的集中显现,极具可读性和收藏研究价值。

作者系中华诗词协会会员、河北诗词协会会员。河北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在《中华诗词》、《燕赵诗词》《赤壁诗词》、石家庄日报等多家刊物发表,在各种诗赛中多次获奖,并有部分作品被多家文学收藏馆收藏。部分作品被选入《中华当代绝句选粹》、《中华对联诗词选》、《中华当代百家绝句佳作选》等诗集。并著有个人专辑《诗路人生》(已有国家级出版社出版)。

抒写人生感悟,品出苦辣酸甜,挺立于风雨,勤耕于诗田。“富贵终为脚下土,一腔热血写直言。”

书号:ISBN 978-7-80240-610-0 ;CIP数据核字(2010)第105983号


邮购可与电话13473439831联系 邮箱:lycyiyi@126.com





书评:


序跋:
天然声韵尽诗缘
——读李运成《一湾新月静梳花》

姚崇实

  《一湾新月静梳花》,看到这书名,就已沉浸到优美的意境、盎然的情韵之中。运成于2006年出过一部诗集,名为《诗路人生》,刚过三年多,又拿出了《一湾新月静梳花》这部包含300多首诗词的书稿,而且艺术水平更上层楼,这令我不禁为之赞叹。

  运成热爱生活,热爱艺术,思想活跃,感情丰富,注意观察,触目生感,常有所悟,加上深厚的艺术修养和熟练的艺术技巧,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皆能入诗,皆可成诗。所以,他的诗内容丰富,题材多样,或写景,或抒情,或记事,或说理,或咏物,或怀古,既有对祖国的热爱,又有对大自然的陶醉;既有对社会、历史、人生的深刻感悟,又有对故乡、亲人、朋友的无限眷恋;既有对美好事物的热烈追求,又有对丑陋现象的强烈厌恶。从他的诗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美好丰富、可亲可近的精神世界。

  诗必须有意境。所谓意境,就是主观情思和客观景物互相交融,容易激发读者的联想、想象、体味、思索,富有象外之象、言外之意、韵外之味的艺术境界。情景交融,虚实相生,韵味无穷,是意境的三大特征。严羽《沧浪诗话》云:“诗之极致有一,曰入神。诗而入神,至矣,尽矣,蔑以加矣。”朱承爵《存余堂诗话》云:“作诗之妙,全在意境融彻,出音声之外,乃得真味。”王国维《人间词话》云:“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自成高格,自有名句。”钱锺书《谈艺录》云:“郑君朝宗谓余:‘渔洋提倡神韵,未可厚非。神韵乃诗中最高境界。’余亦谓然。”这些论述都强调,意境是诗的最高境界,有意境的诗才是好诗。运成深知此理,所以,他十分重视对意境的追求。《寺边怀古》曰:“水静江清邀月明,青林寺塔掩钟声。春风拂绿桥边柳,只恨流沙今不同。”此诗描绘了江清月明、寺塔掩映、柳绿桥边的美景,但不是为写景而写景,而是寄寓了作者的无限情怀,作者的情是什么?“只恨流沙今不同”似乎透露出一些信息,但仍须读者反复玩味,年年柳绿,流沙不同,这象征着什么?为什么“恨”?都不是容易解读出来的,这就激发了读者的联想、想象、体味、思索,从而领悟出作者的宇宙永恒、世事无常之叹,使读者感到有不尽的象外之象、言外之意、韵外之味。此诗情景交融,虚实相生,韵味无穷,这正是富有意境的表现。

  善于写景,这是运成诗的又一长处。他写景时,剪材合理,拼贴巧妙,构图灵活,敷色恰当,层次清楚,色彩鲜明,动静相宜,繁简有致,往往寥寥数语,就描绘出一幅生动优美的图画。正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如:《山野》:“轻吹柳笛送飞花,入石松根傍涧崖。已从碧水掬云影,更向春光吐芳华。”《秋景》:“鱼穿水草清江碧,雁过长天霞正红。夹岸稻香吹细浪,苇杆削笛起秋声。”这两首诗,前者描春,后者绘秋,都是有远看,有近瞻,有仰视,有俯观,有静态,有动态,有声音,有色彩,鲜明生动,其美如画,令人神往。张舜民《跋百之诗画》曰:“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苏轼《书摩诘蓝田烟雨图》曰:“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诗与画的融合,在运成的诗中也得到了较好地体现。

  运成的诗中有很多议论说理的句子。如:“心中自有一轮月,何惧悠长暗夜天。”“闲吟诗作酒,一饮更何求?”“清心无处不成竹,莲界何须方寸香。”“直节从来多折痕,无私自古路艰辛。”“无欲清心方是岸,空船载月不载名。”“百味人生禅意客,消名只在欲无中。”“何必趋高位,繁华一瞬间。”“吃得寂中苦,能成佛界仙。”这些议论,内涵十分广泛和深邃,纵横历史、社会、人生,涉及哲学、佛学、美学,表现了运成对万事万物的深沉思考,其中不乏独到之见。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运成虽然常在诗中发议论,但绝不令人感到枯燥,反而加深了诗的意境,这全在于他能把抽象的议论寓于具体描写之中,能把理和情、景紧密结合起来。

  这部诗集中的作品既有诗,又有词,既有绝句,又有律诗,既有五言,又有七言,诗多风流蕴藉,词多直抒胸臆,绝句精致,律诗工稳,尤以五绝为佳。他的五绝信口成吟,自然古朴,意境融彻,神韵悠长,更具画意,大有唐人之风。如:《江月照青莲》:“花开香近岸,风起远峰寒。峡云从夜半,江月照青莲。”《山中有感》:“携酒野花笑,寻缘松鹤峰。山云如解语,莫作雨中声。”《晚思》:“残阳山欲下,秋风漫卷花。飞红如有意,遥落故人家。”这些作品真可与古人相比美啊!

  运成的诗风格多样。风格是作家精神个性在文学作品中的体现,是由内容和形式两方面构成的文学作品总的特征。运成的诗,既有豪放的,又有婉约的,既有清新的,又有绮丽的,既有含蓄的,又有直率的,既有典雅的,又有通俗的,有的如大江波涛,有的如小溪流水,有的如朱栏牡丹,有的如碧水芙蓉,有的如风光月霁,有的如云遮雾掩,有的如壮士高歌,有的如才子低吟。风格的多样化加上内容的丰富性,使他的诗为我们展示出一幅幅姿态不同、色彩各异的图画,读他的诗集,有如游园,时而青山,时而碧水,时而小桥,时而高阁,时而古松,时而新卉,时而平畴,时而怪石,步移景换,气象万千,美不胜收。

  运成《抒怀》一诗云:“既爱溪泉又爱山,天然声韵尽诗缘。此生莫道囊中涩,碧水清流都是钱。”由此可见,运成对诗的热爱何等之深!正因他有诗心、诗眼、诗才,才有“天然声韵尽诗缘”的物我默契,才能随时随地、随心随意地写出一篇又一篇好诗!我相信,再过两年,他又会拿出厚厚的一册诗稿!



姚崇实(承德民族师专中文系教授、承德市易经学会副会长、著有诗集《梦痕集》)


 
 

关闭窗口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