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作者:
  梁积林
出版:
  大众文艺出版社
定价:
  22元
联系人:
 
相关链接:
 
内容简介:
 
梁积林的诗集《西北偏北》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该诗集收录了作者近十年来发表在《诗刊》《人民文学》《星星诗刊》《红岩》《作家》《飞天》《诗歌月刊》《诗选刊》《中国诗歌》等多家名刊上的六百多首诗中精选出的一百六十五首诗作,按年代分为:一个人(2002——2004)、两匹马(2005——2007)、三座山(2008——2009)三辑。诗集由著名诗人、中国作协《诗刊》编审周所同老师作序,序中,周所同老师称其“……几乎渗透了所有艺术创作的真谛”。诗集后附女诗人苏黎的精妙评论《零度以下》和作者近十年的创作年表。诗集装帧精美,素洁高贵。

国际标准书号或刊号:ISBN 978—7—80240—612—4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0)第106201号





书评:
                     零度以下

                        苏黎

  读积林的诗歌近二十年了,一直以来,我常常被积林诗歌里一种神秘的东西威摄着,——他的言辞既有传统的分寸又有独创的先锋;他所洗练出的词语的能量;他所包涵的意义辐射的疆域。积林的诗,不是表面程式化的情感渲泻,而是给人耳目一新的深入骨髓的照彻,他冷峻的个性,无不与其生长的经历和生存着的地理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的每一首诗歌的诞生,都是从生存的母体上剪断了脐带的胎儿,让我欣喜,让我疼痛。”如果要我用一个瞬间的表达的话,突然撞击我的心灵的是“零度以下”这个词。

                        1

  零度以下的光芒,那是霜的光芒,冰雪的光芒——有着淬火后钢一样质地的坚硬,有着刀和剑的犀利;有着冰层融化脆响的光芒;更有着闪电独特曲线和亮度的光芒。不是吗?读一读积林的诗歌,你会在他的诗歌中找到这种“零度以下”抱团哆嗦的回味无穷的取暖:

牧羊的人,蹲在一个阴洼里
用一阵风,缀着破了的衣裳

……

如果我在一截断墙上蹲久了
也会像那只闭目消解疲惫的秃鹰——
背上有一小块
被阴云擦下的创伤
(《冬草场》)

谁担水桶,走在沙路上
一滴晨光,像是谁的水桶里晃出的一滴
喊疼……的水
(《车过同心》)

一声牛叫的弯弯刀子
剜疼了谁的思绪

我把射进门缝的那束月光
当成了
顶门的杠子
(《夜深》)

                       2
 
  积林诗歌的独特性还在于他用那些铁匠锻打铁砧时,铁和铁撞击时发出的的锵铿之声,震憾着我们,照耀着我们,感染着我们,温暖着我们,愉悦着我们。正如我们可以透过铁表面的冰冷,看到它曾在炉火里的火红一样,积林诗歌冷峻的背后,也有着灼热的烈焰。读积林的诗,读着读着,就像是一个人行走在冰天雪地的冬夜里,在最需要温暖和光明的时候,突然遇到一堆哔啪作响;那怕是一星烟头的篝火横在你面前,让你眼前一亮,即让你惊喜又让你吃惊。比如“他嘴上的烟头,是怎样,把那么大的夜/煨没的”(《早晨》);“事实上,他的烟锅就是一只时间的眼/亮在豁口”(《风逐蓬蓬草》);那个敲开冰窟窿饮马的人啊/这黑,黑钢钢的/这白,白镪镪的(《滩涂》)。

               3

  积林就像一位高明的意象派画师一样,取一个最佳的角度,用匠心独居的画技,勾勒风光,但你又看不出人工的画痕,那是天然的一气呵成的大自然的美呀,舍其何有啊? “赶着驴车打沙柴的人/像一片楔子,狠狠地/楔进风里”(《西大滩落日》);“而牧民,一张镂满紫外线的脸/从车窗擦过/仿佛一幅岩画/嵌在风里”(《写意》);“夕阳西下了/突然跳出的一只兔子,一个线团啊/缠走了/最后的光线”(《走过雪塬》);“风吹皮袄,鼓起包,像是/整个阴天,都背在他的身上”(《长城上》); “月亮又钻进云层里了/靠在一个草岩上……你是一个尧熬尔姑娘/像朵苜蓿,打开窗户//高原的牧区:月亮浇注,可汗孤独”(《焉支夜》);“惊起的一只夜鸟,从一棵树上飞到了另一棵树/上,仿佛/一个老汉把腰间的烟袋,传换着,别在了/另一个老汉的腰上。//这隼鹘/犹如一柄黑钢钢的板斧/硎去了一截夜的旧枝。”(《月出祁连》);“天阴了,我把我的影子塞进我的身体/我给风安上速度。”(《林地边》)……这一切来自于积林对周围事物仔细地观察和探索,对事物多样性的研究和洞察,以狂热的情怀,冷静的思考,辅以自已精确的判断,衍生自己最初体验到的生活的痛楚,对有限尘世的逾越,使“煨”“亮”“楔”“镂”“嵌”“缠”“背”“塞”“钻”“硎”“泼”“安”等这些简洁、精准、贴切而带着冰冷而坚硬的光亮的动词,流星一样从天堂堕入尘世,发着“零度以下”的冷峻的光芒,在刺痛我们的时候,同时也照亮了我们黑黑的眼仁,温暖着我们近乎僵硬的躯体,这是不是正合希尼所说的“诗行对一些苦难施予催眠术并迫使它们服从于创造的意志。每一件作品都在自身的艺术之中将巧妙的言说与暗示的悲恸混合成为一种艺术。”。

  意象派鼻祖庞德曾说:“一位诗人,一生中能创造出一个独特的深动的意象,就可称之为大师。”。看“他的烟锅就是一只时间的眼/亮在豁口” ;“一颗流星,肯定谁用来点燃了月灯后/扔掉的火柴梗。”;“我把射进门缝的那束月光/当成了/顶门的杠子”;“我把我的影子当成了一截干柴棍儿/默默地捡起”;“一只盘旋的乌鸦/像老天拿着一个铅笔头/划着一个个漩涡//西斜的太阳——/一滴水,一滴时间,一滴输入大地的液体。”;“风啊/它使劲地磨损着我生存的这个村庄/和/那……半块夕阳”;“偶尔传来几声苍老的狗叫//停在那里的,是/好久没有发动;几乎生锈了的/一声马嘶”;“马棚漏水,檐下拴着一匹灯笼/牛皮的。牵走的那一声火苗/它会在一个墙头上留下一只乌鸦的黑蹄印吗/一声叹息其实就是一个人刚刚从身体里/泼出的一些灰烬”;“几片未落的叶子,伫望的眼睛;哦/也可以说成是几滴生锈的泪珠。风一推/枝杆里依然吐出几朵血丝一般的咳嗽。”;“一只狺狺的藏獒/喘息的灶火”……在积林的诗里,随处可见这些新鲜而独特的意象,也正是这些新奇的意象打动着我们,为我们锻造着一幅幅前所未有的精美的诗画,让我们过目难忘,并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全新的知验中。积林做到了“语言必须不断注入新的比喻,必须不断创造新的意象”。

  积林多么像他诗歌里那盏蜡烛一样的斑头雁,在内心收敛着光,收敛着塔尔寺里酥油灯里的灯光,也收敛着西大滩落日前的万道霞光,更像是那匹额毛下有着白鼻星的马,打着自己身体的电筒,孤独而缓缓行走在戈壁中……

                          4

  积林的诗歌除了金属质感的一面,也有着丝绸一样柔软的一面,使他骨子里流淌着细腻的情感。积林是一个在别人面前不善言词的人,但在私下里,我们却无话不说。比如,他说写诗有时候要像冬天的白杨树一样,干净利索,挺拔而有力量,要让人一眼就认出那是北方的一棵饱经苍桑的白杨,要张扬它的个性;有时候要像夏天的白杨树一样,有枝有叶,要枝繁叶茂,要有血有肉,要有丰富的内涵,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棵生机勃勃的白杨树……这是诗歌的个性,诗歌的共性是,要有灵动的语言,闪光的思想,让人灵魂颤栗的力量。

  有人问我们,你们一天到晚,有多少话说不完,在家里还说不够,走在路上、街头巷尾还要说呀,烦不烦呀。我说,要是我们没话可说了,那才叫一个烦呢。

你读读他那些浸透着爱的诗,就会知道他不禁是一个会写诗歌的人,他还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更是一个热爱着妻儿的好丈夫好父亲。
桃花的妇女,莲花的妇女,菊花
的妇女……天堂的妇女,人间的妇女,土地的妇女

我在路上迎见一个割苜蓿的妇女:一只蜜蜂
如同幸福的灵柩
埋在
头发深处
(《妇女》)

  在积林的眼里,女人是花,是桃花?是莲花?还是菊花呢?……是人间土地的女儿呀,是一位实实在在幸福生活着的割苜蓿的女人。是“牦牛姐姐,青草姐姐,雪山姐姐,荒凉戈壁姐姐”,是“我身体如一本《旧约书》,写满了为你祈祷的文字”的“青稞姐姐”,——“麦芒啊姐姐的星光。”(《和海子诗〈日记〉》)

红红的夕阳,是白天印在大地契约上的
一个指纹。转手
交给了黄昏

即将到过安西的列车上
身旁坐的是我的妻子苏黎
望着窗外,一片红光中,几头骆驼在戈壁上缓缓移动
她比我更加感动:
她一次又一次地
把我的手攥疼
(《到黄昏》)

红红的夕阳,这那里是白天印在大地契约上的指纹,这分明就是积林按在婚约上的那个指纹。
他又何尝不是一片海呢?他更像大海里的一个港湾:
我领着晔子
穿过了一片发黄的茬地
在一个少有人来的窑洞里钻进钻出
辨认着虚土上的鸟类和兽迹
在一个废弃了的羊圈前逗留时
他对一盏牧羊人用过的煤油灯
发生了兴趣。……
(《我是这样把一个下午消耗掉的》)

  现在的孩子太孤独了,某种时候,积林不像是父亲,更像是儿子的一个玩伴。他们父子俩会为挣着玩一款游戏而恼怒,也会因喜悦而朗声大笑,这像不像一对好兄弟呀。

                        5

  你见过胡蜂吗?你见过一只像一架直升飞机一样的蒙头蜜蜂吗?你见过一头牛窜过街巷,黑色,躬脊,两碗眼里,盛满光亮吗?你见过麦穗里的粒粒大麦,像是一匹甩着尾巴的骒马的黑眼仁吗?你见过一只狺狺的藏獒,喘息的灶火吗?你见过土墩上的一只老鸦,像是它刚刚吹灭的一盏油灯吗?你见过我和放羊的娃,爬坡的影子,像两个西夏字吗?你见过鄂博的猎猎经幡,讨赖河的羯羊吗?你吃过马回回馆子里的牛肉拉面吗?,喝过西凉河里的水酿造的酒吗?你听过千军压境的阵阵风蹄声吗?你听过旷野上的一声二胡,像是从马匹里拉出的一声马嘶一样会让人伤心欲哭的声音吗?你听过一个瞎子,用一柄三弦弹出的忧伤吗?……请到积林的诗歌里来,去听,去看,去享受他对《西北偏北》独有的钟情吧。

                       6

  就这样,积林伴着我,诗歌伴着我, “零度以下”的光芒伴着我,幸福伴着我,爱,就像一缕沿着湿润的常春藤上下奔突的光一样,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有终点,多好。


2010年1月23日于山丹
2010年1月26日修改


序跋:
         想到哪,就说到哪
周所同

A、诗人梁积林要出集子,约我写些文字,他抬举、信任我,又是我心中的朋友,不说盛情、不说笔拙,就应下来;这些年,读过积林许多诗,先后也有几次愉快的会面与交流,但真要写文章,心里还是怯,还是怕负了朋友的心;再说,甘肃那么多好诗人,与积林交往甚笃,他们个个眼毒,若挑剔起来,我岂能藏拙?何况,积林的妻子苏黎也是一位优秀诗人,对夫君的作品更是了如指掌,我的表述稍有差池,他们撇下祁连山,从河西走廊一路打上门来,我又如何抵挡?罢了,罢了,反正,只是随便说说,想到哪,就说到哪,我的话不是金口玉言,不值几个铜钱,是对是错,也就一样了;这样想,就释然,就信口开河了。

B、《西北偏北》为诗集名,我喜欢,读过这部诗集就知道,这是一个宽泛的地域概念,既确切,又模糊;既真实,又虚幻,符合诗的趣旨与特质。积林诗人生活在那里,游历在那里;热爱、依恋在那里;那里是他的家,他的杨柳,水井、风呀,雨呀全在那里;他的多数作品就是在那里看见、想到、并写出来的。那里鲜明的地域特色,边地独有的民俗风情,加上诗人个性十足的发现与表达,梁积林与他的作品,就构成了卓尔不群,又无谁替代的独特风景;其实,探寻、解构积林创作的秘密与脉络,只需读一读他的《西域书》就行了,这是一篇别致、有深度的诗文,是他多年创作的心得与总结,“是生命对生命的敬畏……是爱”,在这部诗集的卷尾,梁积林撂下这句话,就隐身而退,他高,实在是高;我得想想,这句话几乎参透了所有艺术创作的真谛,有点意思;在这个圈子混了这多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我是白混了,我得赶紧给积林打个电话,就为这句话,也得喊他声老师。

C、梁积林是诗人,诗界无人不知;现在,我称他是“画家”,是我的专利;诗画同源,本无高下,但寥寥数语,就勾勒出一幅生动,传神的画图,他真有这个本事;语言的丹青,简洁的线条,鲜活的构图,出人意料的留白和浓淡相宜的色彩,加上他闪电般突然凝注的目光,凡他用心用力之处,总有好风景看;从这个角度去想梁积林,愈想愈觉得他就是画家,是语言丹青高手,而且,那些画面背后呈现、弥散出来的氛围、气息、意蕴,总令人向往,想着、想着,就被他带走带远了;应该说,那里的孤独是一个人的孤独,寂寞是一个人的寂寞,辽远、苍凉也是一个人的辽远和苍凉;要命的是,诗人还是画家梁积林,不要命地迷恋、热爱,拥抱着这一切,他以自己的诗画,执拗地告诉人们,他的喜欢、幸福、安慰,包括生命的全部意义,全在这里;无疑,他诗中的麻雀、乌鸦、老鹰、蚂蚁、昆虫、落叶、水洼、拴马柱,一堵断墙、马莲草、马茹花、牛、羊、月光、星星、红柳、沙枣、芨芨草,碎瓦片,甚至飘忽不定的云彩和鞭声,凡是看到想到的,都被他一一画出来;凡是被他入诗作画的事物,无一例外地具有了象征意义和审美的可能,它们来过,活过、爱过,生过,死过,这已足够。

D、第一次与积林见面并相识,是在新疆,他是那届青春诗会的学员;还有一次是在天水,并去了六盘山,之前,诗人阳飏兄在电话里经常提到他;而早就认识他,就是在诗里了;积林忠厚、实在、善良、能忍则忍的样子,木讷的可爱 ,讲话语速快,那是恨不得把掏心窝的话,全倒给你听,只是,快得有时听不懂了;他好酒善饮,但爱脸红,一次喝高了,抱着行李不登机,以他的性格,似乎下定决心,从喀什走回乌鲁木齐;那次,我劝过他酒,说不用他开飞机,多喝些无妨,他真的过量了,结果,闹出飞机拒载的笑话;积林烟瘾也大,一路上我们相互递烟,打了个平手;说这些趣事、琐事,我会不由自主地神往,其实,我更想说的是,在这些有限的交往中,我认定,积林是个绝对的好人,可信赖、可托付,可一生忆念的朋友;好人写好诗也就顺理成章了,虽然,他地处偏远边关,但内心的锦绣,草长莺飞的生机,不亚于水乡江南;这部诗集里的大多篇章都十分精彩,保持着他独有的风格和韵致;其中,为数不少的诗篇,从语言、语境、到语言秩序转切过程中,能看出他有意识的变化和突破;相信喜欢积林诗歌的读者和朋友们,从中也能读到这样的感觉,恕我不一一寻章摘句或罗列篇目了。

E、拉杂无序地说了这么多,不知是不是无用的废话? 好在是随便说说,是表达一种心情;积林出诗集,我替他高兴,他写了这么多有特色的好诗,向他祝贺并表示敬意,积林是个好人、好诗人,我更应该向他学习;甘肃是出好诗人,好作品的地方,有着良好的诗歌氛围,比如梁积林夫妇,他们举案齐眉,也比翼齐飞,白菜、萝卜一样亲近,热爱着诗歌,这多么美好,我祝福他们,也借这篇文字问候诸如阳飏,娜夜、人邻、 古马等朋友好!扯远了,赶紧打住,是为序。

2010-1-5于北京。
             

 
 

关闭窗口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