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作者:
  王文涛
出版:
  大众文艺出版社
定价:
  16.80元
联系人:
 
相关链接:
 
内容简介:
 
王文涛,男,汉族,1982年1月(农历一九八一年十二月)生,河南济源人。爱山水,书画,祖国,美人。自印诗集《安静》、《夜莺歌》。有作品发表在《诗刊》、《北京文学》等。


国际标准书号:978-7-80240-461-8







书评:


序跋:
                     关于《夜莺歌》(跋)

在这世界上,有两种鸟儿最使人揪心。它们是杜鹃和夜莺。分别来自中国和丹麦。一个“一叫一回肠一断”(李白《宣城见杜鹃花》),另一个永远唱着“叫您快乐,也叫您深思”的歌。《夜莺歌》正是来自于安徒生的童话《夜莺》。“我将歌唱那些幸福的人们和那些受难的人们。我将歌唱隐藏在您周围的善和恶。”

然而诗人毕竟不等于夜莺,诗人作为时代的悖论由来已久。一方面在历史的纪念册上享受着荣誉,另一方面猥琐地行走在时代的边缘,新一代正在渐渐忘记“诗歌”这种文体。不经意间,工业和信息革命的脚步,已将人们对于幸福和苦难的感觉消解到近乎无影无踪,连死刑也从斩首、枪决改为注射,时代彻底变化了。

那么幸福和苦难是否真的不存在了?每一个人都来问一问自己,事实是我们的感受正在麻木。每日里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机器人一样生活,连上大学、读博士都只为一个目的:就业。既然再没人为父母之丧“丁忧”三年,当然更不会有时间去格物致知、三省吾身了。

那么“诗人”这个称谓究竟意味着什么?诗歌的领地又在哪里?无疑是个令诗人们头疼的严肃的问题。音乐用旋律唤起人们的感动,书画用线条勾起人们的欣赏,舞蹈用动作赢得人们的掌声。而哲学和诗歌是没有用的。我们这时代只需要辩证法不需要哲学,只需要附属音乐的词而不需要附属思想的诗歌。前者只在应用和倾听,后者需要思考。而思考,恰恰是沉重和痛苦的。

然而大时代底下总会有小思考,群体麻木中总还有知冷知热的人,他们即便不是诗歌和哲学的希望,也算保留着一些火种。《夜莺歌》愿做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粒。即使它的读者只有一个人,那也不算少。

而对于我自己,2009是一个悲伤的年份。这一年的10月22日,我的祖父——一个78岁的老人在病痛中黯然离世,使我不得不重新思考的人生的意义。

正是他和他的父辈、母辈,父辈的父辈,母辈的母辈,一代一代有名字的、没有名字的祖先将我传下,赋予我生命。而他们经历了多少牺牲、苦难和痛楚,没有文字、甚至没有记忆。关于他们,我只能在历史的夹缝中想象那茹毛饮血的猿人的形象,扛着大山行走的奴隶的形象,戴着枷锁游街的壮士的形象,提着灯笼找路的先行者的形象,还有那戴着头巾分娩的产妇的形象。他们给了我出版《夜莺歌》的勇气。《夜莺歌》也是为他们而歌。他们的经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类的命运。


 
 

关闭窗口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