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以亮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910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札记(2013,3)

热度 3已有 47423 次阅读2013-3-6 17:56 |系统分类:随笔| 2013

札记(2013,3) 

温情是个很好的东西。温情主义是个很坏很害人的东西。
 
“欲显尔”的心态和“渴望消失”的心态都是“存在的焦虑”,都是它的表现形式,一体两面而已。不同的是,前者加剧焦虑,后者趋向于焦虑的平息。
 
每次发现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也不喜欢我的时候,就有如释重负之感。

道德上的肯定判断不能等同于对文本的审美判断,这是我们的阅读经验一再告诉了我们的。简单说,一个好人不见得就写得好,常见的是一个好人,作品不能进入审美层面,他有太多的话要说,有太正确的思想要传达,结果他跟这些东西拉不开距离,文字就成为他道德思想的传声筒,这是必须警惕的。但是,反过来,作家是否不该具有足够的道德修养?我看也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不是因为道德/政治不正确,而是因为,一个作家的道德局限,最终也必然会影响作品的思想境界、精神品质,在超出审美层面的地方,显示出作家在主体性方面的缺陷,而这样的缺陷,同样致命。

所谓扯淡,就是典型的语言空转,有口无心,夸夸其谈,什么都好象在说、能说,听之,却等于什么也没有说,没有真实的意思,如果还存在什么思想,语言也是为掩盖那点思想而存在的。

如果我们不抱以“同情的理解”看或阅读,所有对象都会是不可理解的,空洞,歧义丛生,隔膜,乏味。比如文字、词语,脱离了上下文,是有很多意义的,但作者的基本意思总会体现在其中具有大致指向的一个“意义项”之中,这就需要体会、意会。汉语里这个“会”字真是奥妙无穷。我们说“会意”,说“会心”。“会”就是遇到了、见到了,发生了交集,没有了交集那还有什么呢?什么也没有。

“安静”是个好词,于是,正面临被滥用的危险。也有人大肆派发这样的帽子,更有人指望通过伪装得到这顶帽子。一个男人女人场合不论、一个哪里热闹往哪里凑、一个见块骨头比谁都跑得快、一个挖空心思往种种虚荣里钻、一个败坏了一个地方寻找另外一个地方、一个一次次杜撰和篡改履历以显得像个天才......的人,也已经被冠以安静之名了。——呜呼,能不能,不侮辱所有的词?

低级的低级,是忙不迭地告诉别人,我写诗了;高级的低级,是提笔就煞有介事地对自己说,我要写诗了。

要么像个白痴一样地自以为是所有的见识都是高人一等的,连其趣味都是唯一纯正、唯一高级别的,一言不合甚至就怀疑别人的人格(不,从人格将其打倒在地),太太太常见了;要么挖空心思不同人样,做作,虚伪,杜撰前提,云山雾罩。

徐悲鸿大师曰:人不可无傲骨,但不可有傲气。可惜多少人恰恰用反,傲骨全无,傲气不少。不自觉的——不,简直是,下意识的势利、前倨后恭,乖戾、装模做样......

偷窃的人不偷他不想要的东西。世人想要的东西很多,不想要的东西很少。需要保持的,最是那些,他们不想要的东西......

初涉写作的人,立刻就形成了一个自以为很高级很完备的标准,这是个麻烦事,因为它堵塞了各种可能性,但同样麻烦的是,并不在意一个标准的建立或寻求,随波逐流。事情永远是如“两面受敌”的情况,哪种情况都要防。而一个老江湖,最大的问题可能在于:他已经老了。狭隘的经验和意识左右了他。看到的永远是自己鼻子尖上的那一点世界。曾经的一点天才制作成了功劳簿。36岁还不死就是贼了。

无知不能说就是恶。不能将认识问题推及道德论。无知的欲望才是恶,或者说,无知付诸行动就是恶了。

场面上的,自诩的“第一”诗人,连一个平常人的道德水准都已经不具备了,彻彻底底践行着一个标准小人的作为。把“诗外工夫”运用得完全像一个菜市场的小贩。我的感觉真是大材小用了。

一个人对爱情,对友谊这些人际关系的理解程度,其实既取决于,也决定了,他最基本的素质。

诗歌只会毁掉那些觊觎诗歌带来荣华富贵、带来赫赫声名的人,因为诗歌原本没有承诺这些。诗歌也许会带来某种程度上的,跟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但这也未必不是一种成全,关键是你要什么。如果全世界都站到了你的反面,我相信诗歌也会站在你这一边。诗歌赋予人生的快乐、安慰、满足,这些未必是人人能够体会的(虽然这样说似乎有点矫情)。

白玛说,“不知己(何况知彼)的写诗人是对阅读者的不尊重。在一首诗里,诗人的诚实应该是一丝不挂的”。同样,有些“诗人”的虚伪也是一丝不挂的,问题只在于,你看不看得穿。

看到韩东说,“历史有其狰狞的层面,那是各类理想主义者野心家大能者英雄强人创造的。又有其温柔梦幻的层面,那是艺术家书生艺人匠人哲人创造的,他们的人生无能,创造物无用,却给这个糟烂的世界仅有的温度仅有的笑容。以艺术家作家之名直接撅取社会能量乃是禁忌。”这是大认识,根本认识,可惜懂这点的人并不多。我联想到臧棣所说的,“诗歌是一种慢”(被广泛误会误引的一语),在基本意思上,是完全一致的。后者来了个隐喻,于是误解也跟着来了。

什么是技艺?比如,诗的粗砺(不是粗糙)同样应该是,当然,精致(不是精细)也是。人工的精致何如自然的粗砺?我时时纠结于此,也许应该也“换脚站”吧。至少,我在反对毫无节制时,是主张精致点的,而在看厌纸花、看多了学院派的失血失色后,是向往自然的粗砺的。

诗人真不是什么身份。在意这个身份的,无一例外,都是自欺欺人的。诗人只是那个在写诗的人,此外,他什么都不是,他就是一个活着而必然死去的人,一个mortal。那些时时刻刻,恨不得以种种虚饰(包括头衔、着装、发型,不一而足)彰显其诗人身份/诗人存在的家伙,无非一些乏味、庸俗的投机家。这样的人,适合在各种地方谋个一官半职,出入各种打着诗歌旗帜的场合,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几个问题:
1.诗歌的传播。一是无效、无力。但必须相信诗不可能是能够“火”的东西,期待也不能太高,否则也容易走到反面。二是在狭小的范围内,仍然存在以次充好,甚至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说到底还是权力和资本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不宜夸大,否则也容易走到反面,必须相信诗歌本身。公道自在人心,时间无情而有情。2.诗歌圈子。所谓诗坛、诗歌圈子到底存不存?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认识或者说怎么对待?必须承认,地界肯定有,问题只在什么意义上存在?是客观的平台、展示空间的存在?还是名利场?一个生活圈?一个秀场?还是什么都有?你看到的是哪一个?你和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3.诗学内部。现代诗歌本身存在不存在什么严重的问题?现代诗歌又有哪些应该肯定的价值?正反方面的经验是否被显示?现代诗歌的成绩和不足如何?你主要看到的是什么?不说那些表面的、江湖的意气和纷争,对于现代诗歌本身,我们在肯定和批判上的限度在哪里?如何避免自大自恋,又如何避免沦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怨妇怨男?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窗户 2013-3-11 13:14
问候
回复 余小蛮 2013-3-13 14:27
写诗,到最后归于个人体验的化学变化程度,时间就是加热,慢火熬出的总是特别有滋味
一些文字放在那儿,总有看到的同类。你看到了,还愿意分享,这是你的慷慨。我很荣幸看到了这些文字:))
回复 李以亮 2013-3-13 17:19
窗户: 问候
春天好,窗户!
回复 李以亮 2013-3-13 17:19
余小蛮: 写诗,到最后归于个人体验的化学变化程度,时间就是加热,慢火熬出的总是特别有滋味
一些文字放在那儿,总有看到的同类。你看到了,还愿意分享,这是你的慷慨。 ...
一不留神就说出这么哲理而且温暖的话啊,西西
回复 余小蛮 2013-3-13 22:48
木有办法,臭味相投。。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0:39 , Processed in 0.06302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