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以亮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910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札记(2013,2)

热度 1已有 38609 次阅读2013-2-5 13:12 |个人分类:札记|系统分类:随笔

札记(2013,2)

有一天,有人对我说:“你跟这个世界其实是一致的”。这让我感觉彻底陌生(我承认在那个语境下,我无法反驳)。我现在想说的是,在整体态度上,我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清楚而且不准备改变。我想不通的是,在今天这个国家里(准确说这个语言里的诗人),多数是跟这个世界是完全一致的,在根本性上是一致的。在90年代,我看到的就是这样。那时我形成了一个基本的想法:做一个诗人的方式,就是今天不能像他们那样做诗人。说到底,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呢?它遵循什么逻辑(如果说还能构成逻辑)?简言之,那就是成王败寇的逻辑,成事就算的逻辑,最庸俗的“成功学”的逻辑。而这是我最不能忍受的。这里有着强盗的目的,势利眼的态度,卖淫的哲学。它也许可以是一种诗人的选择,谁知道呢!但我自觉没有必要如此出卖自己,再坐到地板上数钱。

生活是个奇迹,不过只属于真正生活着的人。

生命如不熄的火焰。或者宇宙真的就是一团火。

拙劣的诗/改变不了暴君。/可惜,好诗同样如此。(雷沙德•克利尼茨基)

能够用语言表达内心感受的才能是罕见的,但是,能够感受到强烈深刻情感的人,身上都存在着诗意。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说不写诗的人也可能是诗人的原因吧。但是,不写诗的人肯定不是诗人,也是明摆的事实,因为文本是诗人唯一有效的说明。

“汉诗的阅读经验越来越让人不快,既缺乏精神的高度,又缺乏经验的宽度和体验的深度,三无产品,有的只是词语和词语互相做鬼脸。作为专业的文学研究者,和写作诗歌30年的诗人,我深感悲哀和愤怒。”(马永波语)这当然不是说现代汉语诗歌一无是处,不值得阅读,而是需要选择性阅读。这是一个基本的事实,谁也否定不了。这也不是说,现代汉语诗歌写作较之从前更糟(不,它的状况的确是最好的,但不足以使人忽视其严重的问题)。下面的话,也许“政治不正确”,但同样也是事实:如果我们承认有的人写得好,有的人还不能称之为写作,那么后者存在的唯一“意义”就在于淹没他人,其当务之急便是停止“写作”,也算行善。

吾未见人弱而诗强者。然则人强诗未必强,而人弱则诗固不能强。

在一些问题上(比如诗歌翻译),很多人其实是只有“意见”并无“看法”。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什么事情他都要“表示”一下,他有“态度”,他不过喜欢能有一点出于态度的意见,而不是持有什么能够称之为真知的看法或见解。既如此,怎么能够当真呢,根本不值得认真等待。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这是一句很深刻的话(且不论“古”究竟是怎样的,即便托古言志也无妨)。一个言必称“最好的”“第一”的人,真的我在他那里什么也没看到,除了“欲显尔”的昭然心态。不过,他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这也很公平。

我为什么一直觉得,在有的人那里,其实并无所谓“孤独”?他其实只恐不为人知。如果为人所知(最好广为人知),他的孤独就是不存在的,这有违“孤独”的本质。所以确切地说:他寂寞,他需要被人声包围。再看看这些寂寞的人,其实是没什么值得一看的,根本不值得花上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几乎就是一副白板(这当然是一次次上当后的结论)。这样寂寞的人,必寻求与众人待在一起,至少“仿佛在一起”,说穿了,就如哲学家所言,他真实地发现了“与自己待在一起更为无趣”。呼应这样的人,围观这样的人,都是一种“上当”,因为做了他寂寞难耐的消耗品,实质上是被“消费”了。如今,借助便捷的手段,这样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双向的)。这里,当然无所谓对错,人各有志(命)嘛,心性不同而已。“他们要开花,开花是灿烂的,可是我们要成熟,这叫做居于幽暗而自己努力”。

如今说“原创”一词,难道是不需要勇气的吗?

没意思的废话,故作聪明的话,不知所云的话,转弯抹角掩饰空虚的话,自以为得计的漂亮话,过家家的矫情话......这些才是我说的“装神弄鬼”,这些都只是sound,甚至都不能叫voice。

因为无知,所以沉默。这并不十分困难......

“中年人温习青春痘。”

隐恶往往扬不了善。扒粪呢?文革里人们是很能够扒粪的,而且是往狠里扒,拿屎盆往自己头上扣,结果是知道的。官家通过这样的要求,彻底摧毁了人们的道德意志;要说道德崩溃,很早就开始甚至就实现了的。王蒙的小说《 暗杀3322》涉及过这个主题,比他80年代初的小说写得好多了,可惜风头已过,并未引起多少注意。

“政治家的权力本身都是卑贱的,因为他们仅仅体现了人们对自己生活的深刻蔑视。他们的卑贱是统治者的卑贱的写照,后者从中发现摆脱卑贱的方法。应该感谢政治家承担了权力的卑贱,从而让其它人摆脱了这种卑贱。权力的卑贱会扼杀政治家,但是,他会通过将权力的尸体传染给他人而为自己复仇。这个古老的遗传功能从来就没有人否认。”(让·鲍德里亚《冷记忆》)

确实有些人,发表的比写的多;写的比想的多;想的比读的多。很早胡风先生就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手头无书,大意如此。想起来,记之。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3-2-15 19:40
发表的比写的多;写的比想的多;想的比读的多。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2:11 , Processed in 0.04585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