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以亮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910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手记(2012,05)

热度 6已有 21755 次阅读2012-6-30 10:39 |系统分类:随笔| 2012, 手记

手记(2012,05)

 

我们一直在寻找终点,玛雅人寻找一切都不会改变的保证,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心态。

 

问题不能推给上帝,很简单,上帝不是谁的仆人。

 

1,赞扬比责备有更多的强加于人的成分。2 ,赞美比批评有更多的纠缠不清。一语双译。尼采的意思是什么呢?

 

认识到一个人信念的有效性,而又毫不妥协地坚持这些信念,这是一个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区别之所在。(伯林)

 

我相信他说的这些话(这些话的确是无辜的,非其独有),但我不相信他这个人。

 

我不认为存在什么故有的诗意,也不存在、不曾存在过什么诗意的时代。诗意是个需要不断更新,改写,颠覆的东西。在有意义处发现无意义,在无意义处发现意义,无限往复。

 

对奇异的关注,对诗来说,是一种义务;对语言来说,是一种责任。对我们来说,它意味着对生命真理的一种新的道德提议。(臧棣)

 

人无才则心思不出,无胆则笔墨萎缩,无识则不能取舍,无力则不能自成一家。(叶燮)

 

记住,抽象永远只能作为艺术的偏锋,具象才是正经。

 

天才写作主要靠经验,二手写作主要靠隐喻。

 

天才固然不只是勤奋,但也不能靠偷奸耍滑来证明。

 

欣赏恩赐不兼容。

 

文学的真理跟生活的真理不是一回事,理由复杂......

 

有的欣赏出于趣味。有的欣赏出于友谊。有的欣赏出于判断。还有的,毫无道理。

 

注意力要被外界分散,挖了眼睛还是要分散。

 

真相一旦浮出水面,就很容易理解;问题是,得有人让它浮出水面才行。(伽利略)

 

当原创性思想者的思辩,在文化上退化为群众运动的教条时,基本上就是自欺。(沃格林)

 

人是不可理喻的,但还是要尽力去理解。从知情意上去理解,也要在这之外去理解。不要哭,不要笑,只要理解。不,也可以哭,可以笑,感同身受地去理解。理解不了不是问题,只因为理解就是乐趣本身。人不是理解了才好玩,而是去理解人这个事情很好玩。没有比这更好玩的事。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真善美,不存在假丑恶,也就不存在自由选择。这个思想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这样想,就是首先要接受世界的本来面目,接受但不是放弃选择,同时不要指望过高,不忙于实现那个终极性的完美世界,别急,急也没用。一句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想可以想的问题,做可以做的事情。

 

舍善而趋恶不是人类的本性。

 

道德主义者有心肠但往往缺眼光,审美主义者有眼光却往往缺心肠。此事古难全。

 

那些劝人安分守己的话,裹着善意的糖衣,却包含了傲慢和贬损。

 

对于我,荒谬、死、意义等等这些,从来不是什么形而上的东西。我是说,它们都很具体、很贴身、很日常。

 

热情若不能持久,便也可以说是没有热情

 

天真但不走到傻逼上去,也是可能的。在世故和傻逼之间还有一个正常值。

 

我写作就像别人在睡觉,我的整个生活就像一张等待签字的收据。在鸡棚里,公鸡注定了将要被宰杀。它居然啼唱着赞美自由的诗歌,是因为主人提供的两条栖木暂时让它占了个全。(费尔南多佩索阿)

 

一个自称掌握了历史发展规律又不信神的团伙,能够是什么?只可能是魔鬼在人间的经纪人。只可能是历史闹剧的总导演。

 

作家们自己不在创作自由问题上寸土必争,以后就没有理由抱怨了。想想波兰捷克那些东欧洲国家的知识分子和作家是怎样争取自由的吧,阉割几乎总是通过自我阉割来实现和完成的。

 

所有伪命题的作用就是用来耗尽无聊的光阴。

 

蠢货的长处在于:他们永远拥有僵化的知识、偏狭的道德、乏味的审美,以及所有这些之上的:从不反思的正确。

 

在一个荒谬的国度,什么都荒谬了。人格是个名词,本无褒义也无贬义,但连诗人都不能、不屑、不敢谈这个东西了。曾经的说教败坏了胃口。但人格不是事实存在吗?没有高尚人格总有低贱人格吧?诗是人写的,诗格跟人格毫无关系吗?

 

遍地可见的无气色更无血色的分行文字,不是写它的那个人出问题,难道是鬼出了问题?

 

诗有别才。上帝在艺术上有时更偏爱人格或者道德存在缺陷的人。这都是有显例的。不过,有人是很会逆用艺术史上的成例的,是见长,才却一点没有也不准备学,也不相信可以学。这真是好的不学,坏的无师自通。

 

玩相对主义到最后,就是以虚无主义为武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汤的愚顽和自以为是。至于知其不可而为的坚执是没有的,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勇更是没有的。两头沾。两头讨好。。。

 

一个时时处处都企图不同人样的人,是个庸人的概率远大于是个天才。欲显尔

 

矫柔造作大行其道,投机取巧无孔不入,俨然正宗,俨然高峰。说句不客气的话,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罢了。

 

没有诚实,哪来尊严。(西塞罗)

 

我不是知识分子,我也不认为中国有过什么知识分子。但就这个词的所指本身,我认为绝对构不成耻笑与攻奸的理由。自80年代末期以降,发生在中国诗人中间的对于知识分子的莫名其妙的贬损、敌意,绝对是一桩丑闻,不会因为人多势众稍有改变,只会加剧其本质的恶劣程度。凭着无端的、虚妄的、人为制造的二元对立,凭着江湖的恩怨与种种野史,凭着狭隘的趣味,凭着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化了的历史与哲学知识,等等,将知识分子污名化,变着戏法侮辱之,是机心,是无聊,是恶俗。的确,我厌恶并熟悉一些冒牌的知识分子的言行,但不能以冒牌代替正宗。贴标签的,站队的,投机的,没有一个值得投去尊重的一瞥。

 

诗歌固然是对世界的满怀深情的关注,是最具体最感性的表达,是热情的真实,是真实的热情,但我以为越早进入悟道的层次越好,由现象界而超越现象界,惟此诗庶几超越琐碎与凡俗。

 

只要你还在现场,只要你还不失敏感,你就不难发现,总有那么一批人,东西写得其臭无比,或脱档多年,或初试锋芒,但无一例外,他们人人手中都有一把精度优良的游标尺。他们总能准确衡量出谁谁是实力派, 谁谁是人气派,谁谁是掌握权力的,他们真的跟诗歌无关,一帮唯唯诺诺的文化势利眼马屁精跟屁虫而已。他们无损于我,但是我永远痛恨这些个鸟,因为是他们败坏着文化的风气,他们形成了一个场,与所有创新、沉潜、无名的写作为敌。

 

挥霍是把自己不珍惜的东西拿出来,慷慨是把自己珍惜的东西拿出来。社交场上的热心人正是这样,他们不觉得自己的时间、精力和心情有什么价值,所以毫不在乎地把它们挥霍掉。而一个珍惜生命的人必定宁愿在孤独中从事创造,然后把最好的果实奉献给世界。(《何来何往》)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窗户 2012-6-30 14:13
问候兄
回复 余小蛮 2012-6-30 21:09
不,也可以哭,可以笑,感同身受地去理解。理解不了不是问题,只因为理解就是乐趣本身。人不是理解了才好玩,而是去理解人这个事情很好玩。没有比这更好玩的事。
而有人并不刻意反而理解是多么难得:))
回复 得一忘二 2012-6-30 21:33
诗歌界必须有以亮兄这样清醒锐利的人
回复 方海青 2012-6-30 23:30
记住,抽象永远只能作为艺术的偏锋,具象才是正经。
天才写作主要靠经验,二手写作主要靠隐喻。
我也是认同经验写作的人,只有善于运用经验和处理经验才能在写作上将抽象的艺术性形象化和具体化的,文中的很多观点都深有同感,后面读来很畅快,问好以亮兄.
回复 谢泽雄 2012-7-1 09:36
   诗意是个需要不断更新,改写,颠覆的东西。在有意义处发现无意义,在无意义处发现意义,无限往复。
回复 李以亮 2012-7-4 09:40
窗户: 问候兄
问好哦
回复 李以亮 2012-7-4 09:40
得一忘二: 诗歌界必须有以亮兄这样清醒锐利的人
知其不可而为之呀
回复 李以亮 2012-7-4 09:41
得一忘二: 诗歌界必须有以亮兄这样清醒锐利的人
夏安。。。你那里更热么
回复 魅俪 2012-7-17 10:21
诗歌固然是对世界的满怀深情的关注,是最具体最感性的表达,是热情的真实,是真实的热情,但我以为越早进入悟道的层次越好,由现象界而超越现象界,惟此诗庶几超越琐碎与凡俗。


学习。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2:18 , Processed in 0.04892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