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雅阁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764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6.12.26

热度 1已有 244 次阅读2016-12-26 22:09 |系统分类:诗歌

植树


立春过后,我们把一些果树
移到院子里。
家搬了,它们也要跟着搬过来。
很多东西,
我的双亲都不愿放弃。
用不了几年,我的母亲说,
它们就会挂果。
我的孩子们围在树下,
等不到成熟,
就会把它们采下。
他们总是心急得要命。
再晚些时候,
那果子,那树,那房子,那人,
包括现在
和现在这里的一切,
都会像果子
长到一棵大树上。
他们会根据需要,适时地,
采下其中的一枚
或几枚。




命运之书


他并不知道
有一天
他会爬上去。
他并不知道他会找到那本小说,
在黑暗的阁楼里, 并打开它。
在那下面,
他吃饭。睡觉。玩游戏。捉迷藏。
有一天偶然地
他抬起头
望着头顶,就像他抬头望着夜空,身陷
那夜空秘密的漩涡。
他并不知道
那本书
有人早早就放在那里,
并一直在上面看着他说:
爬上来吧 ,爬上来!





枕头里的手

我藏在枕头里的
手,在夜晚
指挥我身体的位置。
如果睡眠仍然不能像岸
到来,它会把我从一条拥挤的船上
抱出来。汽车的鸣笛不时响起,
随时都有人在远走。
而你的脚
甩过来!
又甩过来!你的胳膊!
干脆如
你当初的选择。
你把鼻息喷在我的枕上,
让里面的手
握住一块烧红的铁。





天籁

我的兄弟打开手机
让我听
他一岁女儿稚嫩的
嗯嗯声。我叫着
她的名字,说话
逗她
发出更多的声音。
我边说
边想
在另一端,一只
瓷器一样的耳朵
此时听到的
是否也是
如我这般听到的
天籁。







种子的法则


尽管他日夜操劳,
该死的天气和害虫还是让它们
减产。隐藏在土里的
田鼠和远处赶来的麻雀
偷走了
它们中的一部分,
镇上粮库的大胃吞吃得
更多。他从剩下的那部分中
挑出最饱满的
挂在房梁上。那是
他的故事的
延续
和那些嘴巴的
希望。



床前故事



我们房间的门敞开着。
我们的床前没有故事,梦里
也没有狼外婆和魔鬼降临。
和院子里初生的黑李一起,在夜晚,
我们安静地呼吸,生长。
命运在儿时亏欠我们的,
在我们即将成年时
予以补偿。作为男孩子们,
我们的父亲觉得有必要让他们知道
一棵家族之树
如何在凋敝中
继续生长。它的根如何在苦难的荆棘中
匍匐着向前。在夜晚深处
我们醒着,茫然无措,在觉得自己正在变得
强壮有力的同时。
寂静包围着我们。那黑暗之谜,
永不停息地摇动着世上所有的叶子。




垃圾山


让菜梆子回到菜园;
让旧衣服回到衣柜;
让破鞋子回到脚上;
让水泥块烂木头回到房子;
让时钟回到墙上
继续滴答……
让这些翻找梦想的人下来,
让垃圾山消失,
让那时的我们看着
我们站在这里
怎样消失——





在城市


他决定派一个他
去参加聚会。
在那里,
他的朋友们准备了
蛋糕

祝福
和可以料想到的醉
在等他。
然后从那里回来,
和另外一个他
会合。
但现在的问题是,
安排在哪里让他们碰头,
旷野
饭店
还是继续在现在的这个房间?



艳遇


也可能是撒娇。
小巷里,
她夸张而调皮地
在她的男人面前
扭动着腰肢,屁股翘起
像两瓣蜜桔。
她大笑。
为自己的恶作剧。
她们不知道我在后面,
也突然得
让人心慌。我停下来
翻手机,
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出现,
让一个小妖精
瞬间
就变成人。



捉迷藏


我们在老房子里捉迷藏。
有人躲在柜子里有人躲在阁楼有人拿东西盖住自己。
我们把自己藏在黑暗里以为这样就没有人能够找到。
我们听着他们叫着我们的名字从面前走过我们在心里大笑。
但最后我们还是一一被找了出来我们大笑。
后来我们不藏了也不找了谁都在谁也没躲起来我们哈哈大笑。
我们把黑暗都藏了起来我们自己跟自己捉迷藏我们大笑。



滚雪球

我们在雪地里滚雪球越滚越大最后我们用它堆了一个雪人。
我们在雪地里滚雪球越滚越大最后我们把它滚到夏天。
我们在雪地滚雪球越滚越大最后我们把它推下坡。
像雪球一样它滚啊滚啊雀儿扑愣愣地从那里飞起。




大海



你知道那样想很不应该。
但那样的想法和那一天
一样,它们的到来
任谁也抵抗不了——
他们对你说他们要上岸了并
祝你好运。他们一边说话
一边慢慢搬空了
属于他们的东西,有一天,
回音也要消失。
然后有人又上来了,
带着他们的婴儿车,游戏,笑声和哭声。
一切都是老样子,凌乱
而有序。
除了昨天你们照的一张全家福,
在船舱的墙壁上晃动。




铁轨


阳光洒在他们的脸上,
走在铁轨上的人多么美丽!
他们的背影越来越远,就要走进
你的梦和远方!
——可真正走在上面,却并不是
那么回事——
站在枕木上,你的脚迈出去,
跨上下一根枕木,
那太短——这可不是在诗歌里散步
——若跨上第二根
又太长——那简直是一种酷刑。
——那时我们逃出来,到南方去,
我们拿一条铁轨没有任何办法。
有那么一刻,我们干脆走在枕木间的石子上,
跌跌撞撞 ——
这世上铁轨的设计绝对是一个错误——
看着火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
我们大叫:
蠢材——蠢材——


夜归



那颤动的一刻的闪亮
我感觉到了。
那是一面镜子
在晃过另一面镜子。
就在那镜中,
我看到自己
正走下车厢, 走出小站 。
在凌晨,背着一个大包裹。
是的,他们当中的一个现在正说到:
“还记得吗,那天
他背着一个大包裹。”
是因为我,
他们记住了包裹,还是
恰好相反?
谁是谁的镜子,星星?
还是在黑暗中等我的
一个老妇人?




火车迎风呼啸。像一枝箭
正在射出去。是的,
一支箭 。车票上那个黑色的符号
告诉我这个比喻 。
是什么力量
射动这只笨重的箭 ,又让这些人
像箭一样
头也不回 ?
而地心引力又会选择
在哪里
让他们坠落?
我想到一部西部电影,
几个人冒险去西部,淘金。
神秘的西部除了黄金
最多的是狼群。后来,
他们其中的一个,握着金袋子说 ,
回不去了。这时画面
转向他们远方的家乡 ,
美得让人心碎。


聂树斌


。早晨。从睡梦中醒来。
起床。刷牙。
妻子已经去上班。
早餐摆在桌上。
稀饭。和从外面街头买来的油条。
咸萝卜条总是吃不厌。
又脆又香。
女儿上大学。明年就可以毕业了。
今日无事。
去老爹老妈那里走走。
下雪了。厚厚的一层。
多么好的雪呀。
白白茫一片。
干干净净的世界。
就凭这暖呼呼的雪。
也不禁让人想要多活个几十年,




不幸的事


我不停地蹬着
脚踏板,眼里闪耀着风箱催生般的
火焰。那时
我刚刚学会骑车,
热情像早晨醒来时
煮开的粥,咕咕地冒着泡。
世界用它透过窗户一缕阳光
对我召唤。
为了响应它, 
我从一个陡坡上冲下来,
太棒了,
我差不多要飞起来。
它越来越快,
我已经完全慌了,不记得刹刹车。
我想我会撞上前面的车,
我想我会摔死掉!
至少会断一只胳膊或者腿,
到医院躺上一年半载。
但没有! 
那样的危险也再没有——
那样的心跳——
它一次一次地拒绝了
一个喜欢半夜出去鬼混的家伙的
敲门—— 


几乎

计划好的旅行,
约好的聚会,说出

总是在下次。和
也许
可能
一样,“下次”次永远隔着一条马路向你
抛着媚眼。我的朋友
发来信息说,
几乎就要成功了。
“几乎“”
是她们的表亲,
带着面纱,她穿过镇子。
镇上的每一个男人
都宣称
“几乎“”爱着他。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在我们建造的堡垒里,日光
投下歪斜的
影子。

乌鸦
在第六根树杈上
笑。

黑枪口
在我们的眼睛
之前,瞄向风声。




写作方向


故事的情节是
在凶手的枪瞄准的同时,
牧师爬上了教堂的顶部,
他要把十字架
竖立在一座城的
上空。在紧张的读者眼里
凶手瞄准的
似乎是牧师。枪响了,
牧师的手颤抖
了一下。他手中的铁锤的
力量因此增强
还是减弱
作者没有告诉我。
他这样写道:
大雨把死者的血迹冲洗得干干净净。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12-29 15:44
种子的法则
简简单单永远重复的故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7:51 , Processed in 0.04891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