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雅阁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764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9.28

热度 1已有 1166 次阅读2016-9-28 16:32 |系统分类:诗歌

《空巢》一组



一:《空巢》

他多活了七天
在他的户口本上
他本可以再多活一段日子
但他的身体出卖了他
因为肉体开始腐败而发出的臭味
让那些人
如发现自己的存在一样
发现了他
像一只没有主人的猫
死在野外,他
蜷缩在他空旷的房子里
而更加空旷的土地
因为接纳他 
再次裂开了一个伤口 


二:《春天是死人的好时候》

在鞭炮炸响的时候,总有一个孩子
捂紧了耳朵。这是热闹的时候
人们说恭喜,说新年好
头年的积雪已经化完,被雪洗过的阳光
干净澄明。母鸡开始找食虫子
水牛一边啃着枯草,一边望着远处的田野
摩托突突响着
年前回来的人又要出门了
他们的问候多么暖心
又多么悲凉——子女,乡邻
那些久不见面的老朋友
——沙皮大伯捱过了严冬和
团圆,现在他憋着一股子劲
要把最后一口气
吞下去,他要死在这春天里

三: 《丢失的牌》

四个人占据桌子的四面,像包围猎物般
包围两副牌。更像是一群饥饿的人
守着一堆粮食。按照规则
他们将合理地分配它们。这中间
肯定有一个喜欢抽烟的人,就如他的日子
那烟快到头了,他还不舍地
含在唇上。还有一个喜欢揩油的人
除了几根香烟,他还有点赖帐
不过没有关系,他们玩得实在不大。尽管
有人咒骂手中的牌,有人
责怪他的牌友的牌技是头天晚上没干好事的缘故
但看上去他们似乎都乐意如此
就像他们责骂那些猪呀,龟儿子呀,以及太阳毒啊等等
那责怪中更有一种出于理解的温情
有时候,有人因为抓到一副好牌而过于激动
用的力过大了,就有几张牌飞了出去
几个人趴下来找呀找
但有一张就是找不到,那张牌在一边
孤独地看着他们就像他们中的一个或者几个
从这里离开后,在夜晚,用难以合上的眼
打量这个人世

四:《空床》

现在好了,就算他们吵
也不怕了。几十年来
他们为芝麻怄气,为绿豆拌嘴
老房子里,他们把自己的头发吵得跟盐一样白
柴一样枯,他们要高兴
我们就高兴,他们要板着脸我们就都不说话
我们都是看天气过日子的人呢
现在好了,丢下几栋大房子 
我们都走得远远的
也不回去,他们不用一争吵就一个睡床头
一个睡床尾了,那么多床都空在哪里
想睡哪一张就睡哪一张
在那些摸黑的夜晚,别在他们腰上的钥匙
叮咚作响,压得过犬吠

五:《弄丢了可怎么办》

抓紧我!要不就把你给弄丢了
在火车站,地下通道
我对他说。他的回答多么可爱:
“是的,爸爸,
我要是弄丢可怎么办?”

可我还是把他弄丢了
两年了,我再没见过他
在祖国的一个无名的小乡村里
他与一对老人早出晚归,相依为命

像曾经抓紧我一样抓紧他们
他爱着他们,胜过当初爱我
却还不知道是成长催生着衰老,不知道随时又会
追着,哭着,小手抓一个空

他不爱说话了,长长的空中通道像长长的地下通道
他小小的身影在汹涌的暗流里跌荡
“是的,爸爸,
我要是弄丢了可怎么办?“
是的,孩子,
爸爸要是弄丢了可怎么办?


《菜市场》



这里是颜色的集合,水陆聚会
是青菜一样的视觉新鲜
是土豆挤着洋葱,老年挤着中年
是女人没有化妆的鱼尾
是男人趿着拖鞋的鸡眼
是厨房里乐器奏响的灵感
是被提在手中歌唱的胃
是早晨,是中午,是傍晚
是一天,是一天天
是一个早晨,你睡眼惺忪
灯还亮着,是另一个人间
是一架天平,你可看仔细了


《日子》

父亲坐在门口的矮凳上抽烟
母亲在厨房
他们不说话,对于你的回家
也没有任何表示
锅铲发出的尖锐的声音 
让你更加不安
你知道又是吵架了
因为日子
因为日子几乎就是没完没了的争执,就是
争执之后的和解
而那些短暂的平静差不多就是粥在锅中
只差火候。因为日子中的的这样,那样 
因为日子不会结束,就像和解永远都短暂得
像一个节日。但有时会是例外
他们遇到的阻碍就像遇到一位皇帝
他们接受命运的旨意,轻易地就原谅了对方而
沉默得更像两个子民





《环城河里的鱼都浮在水面上》

那是它们黑色的救生衣
天气有些燥闷
那是秋天

辛弃疾的秋天
里尔克的秋天
诗人的秋天

叶子的秋天
它们吸足了气,用它们经络间的鳔
忍着不沉下去

只要你不贸然地惊动它们




《一天》

常常是乏味无聊的一天
什么都没做。像一个停掉的时钟
时间却在不声不响地溜走
有时候你想,我该想点什么啊
像被时间遗忘的钟摆
什么事情也没想起你
你被它们整个的遗忘了
你走到窗口,看看天空和白云
想籍它他们想到点什么
可天空就是天空,白云也只是
白云,是任何时候的白云
是词语的白云,是你看它
或者不看它都一样的白云
你失忘了,退了回来
跌坐在椅子上,就在这时
当的一声,你听到时钟在敲响





《重担》

我所写下的大多属于记忆
接下来的也是
记忆是一副重担,而且它的分量
还在不断的增加。但更多的时候
我们愿意负担
而不是逃避,像逃学
那时,我晃荡在街上
我碰上了他,我的父亲
他挑着担子,那是他为接下来的贩卖
所进的货物。我说放假了
对此他深信不疑
学生放假就像他偶尔歇歇肩一样
理所当然
我跟着他回家,八里路
我希望那担子压在我的肩上
也确实这样
现在,这沉甸甸的
我确信它不再是谎言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9-30 17:13
它们吸足了气,用它们经络间的鳔
忍着不沉下去
诗速度很快,这个特别喜欢
回复 雅阁 2016-10-5 17:56
平林: 它们吸足了气,用它们经络间的鳔
忍着不沉下去
诗速度很快,这个特别喜欢
速度,这个词让我不由多想了一下,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20:52 , Processed in 0.04710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