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杨四五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671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感官任务

已有 20 次阅读2017-9-11 20:31 |个人分类:自在集|系统分类:诗歌

感官任务(杨四五)

(1)

水中生长的绿色瞳孔,它最后见到的
彻底的黑暗与彻底的光
比往常更加清晰
它最后听见的爆裂之响
在玻璃外的水面一次次炸开
它显得更加兴奋
更加迫不及待地,从眼眶里跳出来

水中生长的绿色瞳孔,将
无瑕而神秘的事物叫做手指
它形容手指:
纯净,伟大,充满魔力
——在我们的世界,一直都有存在
因此我们长得更加饱满
更加肥美,更加甘甜
我们的一生都离不开水,我们离水却越来越远
 
我们也曾弯垂着脖颈
但是水,水。总将我们的头颅与胸腔
一次次抬高,现在终于看见了
一直想见的世界
——初秋莲蓬白净的瞳仁
在无边的光芒里滚动,跳跃,分解

 (2)

分解之中,更大的瞳孔从天而降
更大的瞳孔如雪花般冰冷
如钻石般坚硬

从此它将在漫长的黑暗里度过一个又一个
正在缩减的昼夜
它将重新记起:
泥土,昆虫,鲤鱼和柔软的藻类
它渴望水,水
——然而更大的瞳孔更加沉重
密不透风。它在土里,觉察不到一丁点潮信

午夜十点的月亮还是那么灰暗
街道上,浑圆的路灯交错
更大的瞳孔在光的照射下看见无数个分身

那些蓝色的,黑色的,琥珀色的分身
那些玻璃的,塑料的,芯片式的分身
吸引着一个孤寂的盲人

 (3)

无论怎么翻找,触屏般的地面,敲打,筛选
更大的瞳孔,始终
在他的身边移动

——现在它们不需要了
它们面对的无声广场,正立体滚放
一个女人的裸体
一个完美的,黄金比例的裸体

他们贴着她的肌肤,抱着她的细腰
他们焦急的寻找
但什么都没有找到

它们面对的无声广场,正立体滚放
一个女人的裸体
一个独眼的,丢掉乳房的裸体
它们看得非常仔细

它们钻进她的腹腔,还是没有发现
它们沮丧地退回来
它们想到蓝色和灯塔
——无声广场,开始滚放海面与长帆

它们陆陆续续地想到美食,扑克牌,大麻
它们想到乳房和阴道
它们想到雕刻,绘画和电影
最后,它们想到静坐,露水。想到闪电与微风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广场四四方方的
镶着透明的玻璃
五颜六色的灯
在玻璃上面毫无规律地移来移去

 (4)

与瞳孔挨在一起的是人们留下的耳朵,成堆成堆的耳朵
堆积在路道两旁
清洁工将垃圾吸进肚子
转身掏出生铁和橡胶

有人拿过来,捏成第一根脚趾和第一层外皮
他继续在路面搜寻
从一个地点到下一个地点,直到零点四十五分
他来到广场的左边
与人交接。然后想到另一个画面:

更大的瞳孔离开女人的腹部,便难以抗拒地收拢
——它们太累了
根本提不起精神。只有耳朵,仍在倾听
翻来覆去的音乐

和女人的呻吟:没有什么特别的,从低频到高频
从微生物到植物
从光到云朵
已经没有什么可能

耳朵,早年种植的小金球,全部贴合在肉里
连着血管与神经
耳朵到底想要听什么,另一个人在思考
另一个人,对美妙的声音产生了怀疑

 (5)

坐在另一个人对面的人,比另一个人的五官要粗糙
头骨与脊椎有修整过的痕迹
他的脸皮红润,饱满。眼睛和耳朵刚刚装成
他从桌面上,拿起一副口腔
口腔里有灵巧的舌头和雪白的牙齿
他将其装在脸上
慢慢地咀嚼

另一个人看着他,陪他说话
另一个人嘴里
有一面干干净净的牙床
他不动筷子,也不用刀叉
他望着玻璃上面刺目的太阳
他的瞳孔散发着纯熟的光辉

坐在对面的人将喷香的牛肉吐出来,贴在黄牛血淋淋的身上
过了一会儿
从墙面抠出一块瓷砖
嚼了嚼,吞下去,又吐出来贴在墙上
——他应该是受够了
他将口腔从脸上取下来,反反复复地看
他一会儿发笑
一会儿流泪不止

玻璃顶部的雨,切合适宜地洒下来。淋湿在他的身边
他看了看另一个人
将自己完完整整地塞了进去

 (6)

白昼按照他的意愿持续了七十二个小时,他留下的
唯一一根头发
从柜子里取出
从另一间柜子里长出他原来的身体

但他没有继续。他抖下一层薄薄的人皮
大路上薄薄的人皮
在走动。薄薄的人皮触碰着薄薄的人皮
薄薄的人皮
触碰着想触碰的任何东西

它们都不会躲闪,它们看见薄薄的人皮
就欢喜地迎合
紧贴。犹如立在街道两旁的男人和女人
对视着人们的眼睛

街道两旁的男人和女人,不知道累,他们生来便懂得遵从与安排
他们在等待
一张人皮的缠裹,一张人皮记载的梦
他们在人皮的夹抱中扭动,与人皮交合

生下人皮般的孩子
——如果他对记忆不满,他对柜子里的一切不满
街道两旁的男女,乐意接受他的暴怒

 (7)

他曾经对动物和昆虫进行过改良,正如他对水中莲蓬的改良
螃蟹拥有钢铁的肢节
母羊拥有旋转的四蹄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他还要它们懂得自我

就在月夜,他将一朵花的香转变成一个男人的体香
他将一朵花的枝叶
转变成一个男人的身体
他要求这个男人反抗,又全力地侵入他的盆腔

他在下一个月夜,将一个男人的身体转变成动物的皮毛
将屋间里的木头转换成动物的头颈
他不断地蹂躏
又将自己的肤骨交于它们啃食

他在肉体的撕裂中得到了巨大的快感,不同于之前的任何一种快感
他感受到存在
感受到遥远的记忆

一只蟑螂爬在他的身上,啃掉他若隐若现的肚脐
他终于有了轻微的疼痛
他开心得哭出声来

广场内外和他一样的人,都躺在地上,动物从各个地方走出来
说着难以理解的语言

 (8)

他在很久以前写过一首《百年诗》,昨夜耀眼的月球
掉落之后,古老的月球再次升起
他的身体分割成大块小块
他的身体摆在桌案之上

他养过的小狗,小猪,黄牛,白羊
比往常要大好几倍,它们有着完美的腹肌和强健的手臂
它们看着他
互相点头,谦让,用小刀细细地割下一块
放进口中

他感觉不到恐惧与灭亡,反而欣赏它们分食自己的样子
它们将臀部的肉洗得白白的
放在笼子里熏蒸
它们将他粗壮的阴茎切成片断
和着盐与硫磺炙烤

太阳从远处缓缓升起,窗框在墙面投下斜长的暗影
山头的扁柏传来淡淡的香气
饱满的麦粒挂在枝头,茶花一片一片地开
——仿佛很久以前写诗的日子

漫长的欢谈之后,它们在房间里醉意深沉地睡去
他的头颅与体骨一块也没有减少
零零散散地落在二百零六棵葱翠的植物之间

 (9)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森林之中,他碰了碰岩石
咬下一片落叶尝尝
他的体内升起强烈的无焰之火
他开始在森林里滚动
——唯一的颅骨在滚动

房间里的动物安安静静地。树木伸出茂密的枝丫
将就进的骨头埋入根部
——树木长出了细腻的瞳孔
长出了宽大的腿掌和永不枯竭的水囊

它们在土地上自由的移动,无论是沙漠还是大海
无论是油井还是矿场
它们走在哪里,就在哪里生长

只是像他一样的人,越来越少了。它们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该如何培育,又该如何养殖?
它们和房间里的动物坐在一起

它们在冷静地交流后,同时指向对方的前肢与腹部
——唯一的颅骨在滚动
唯一的颅骨在滚动中,长出了一捧鲜艳的火棘

 (10)

事实上它们都不是纯粹的肉体,而是由铁与光组成的形状
事实上它们偏爱他的血液和脂肪
它们走在广场,走在更远的土地上

玻璃外与玻璃内的空间,它们自由地穿梭
移动的灯
与尚未掉落的月亮
却向着另一个人

小狗,小猪,黄牛和白羊
以及藏在林中的猛兽
玻璃外的飞禽
也向着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不懂得情感,他们诞生于他
诞生于食不甘味
诞生于永不衰老的硅胶

另一个人曾经长久地跪着,曾经模仿众生
另一个人完成了最后一根脚趾的组装
另一个人将他的头颅收回来

放进温热的柜子,送入原始的血和原始的肉浆
送入原始的子宫
和原始的新娘

守在玻璃外的一切都在等待,守在玻璃外的一切
充满狂喜,充满神奇和莫明其妙的恐惧

 (11)

他从柜子里出来后,拥有了秀丽的长发
另一个人递上更大的瞳孔与口腔
另一个人在他的身上
披上一张陈旧的人皮

玻璃推开一个出口,又打开一个入口
天空下起真正的大雨
人皮落下一层层污渍
玻璃内的灯光渐渐熄了
山上长出不一样的从林,从林里养着不一样的野兽
——他从来没有见过
似首又想起了什么

他向前小心翼翼地走,他走向一汪清澈的水里
水里有虫,有鱼,有藻类
水里有淤泥
他在踩在淤泥之上,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他渴望水,水
——水就在他的身边

他渴望不听那么多,不看那么远
他小心翼翼地摘去秋天密集的瞳仁
——白净的瞳仁
在雨水中发光,在雨水中熄灭
在雨水中远离抬望的瞳孔,远离平滑的眼眶

2017年9月 于浙江永康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0:13 , Processed in 0.04507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