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立写的诗歌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481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间奏曲

已有 6 次阅读2017-9-28 20:08 |系统分类:小说


间奏曲

有一段时间,我总在Rockdale的一条街上听到一首钢琴曲。音乐是从一家店铺里传出来的,听上去像古典音乐。我是一个乐盲,一点也不懂得古典音乐。所以,一直也不知道这是一首什么曲子。只是后来听得多了,便渐渐感觉越来越亲切。乐曲好像很短,每次总能听到相似的旋律。不过,说到乐盲,倒是一个有意思的词。

一条响着钢琴声的街道。那条街是一条小型的商业街,位置有些偏僻,平时路上的人不多,通常街道很安静。我住在Rockdale的时候每天傍晚都长时间的在外面散步,最初是下意识的四处游荡,后来张开的网逐渐收拢成一条折线。我在这里住了大约有半年多的时间。然后,就离开了。但现在回想起来,像是一个梦。

那条街的尽头是一堵墙,路到这里就拐出一个近90度的弯,然后通到另一条主路的大街上。主街很热闹。而钢琴声正是从靠近拐弯处的一家店铺里传出来的。所以,每次走向那堵墙时,钢琴声就变得越来越清晰,我的脚步也随之渐渐放慢,直到最后随着路拐弯走进主街,那音乐声便不再听到了。在熟悉之后,我喜欢上了那旋律。每次快要走上这条街时,我就开始有些担心今天会不会听不到那首钢琴曲了,会不会从此就再也听不到。但是走在这条街上时,我又从来没有停下来过,去专门驻足倾听。而一回到家里,音乐的旋律就忘了,怎么也回想不出来 了。可能这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专门的音乐训练,是一个音乐盲人。当然了,我也没有刻意去记过那支曲子,或者,长时间的努力回忆。那是在许多年以后,一个小型的聚会上,我竟然又听到了这首钢琴曲。

聚会是在一个学音乐的女孩子家里。我坐在客厅里听到一段熟悉的钢琴声,就一下子想起Rockdale的那条街。在许多年以前,有一段时间我总是在Rockdale的那条街上听到这首钢琴曲。音乐是从一家店铺里传出来的,我一直也不知道这是一首什么曲子。我于是问女主人,那个学音乐的女孩子,现在音响里正放的是什么曲子?我把往事讲给她听,她听得很专注,但听完后没有对我讲的提出任何质疑,而是先把光盘倒回去,找到那支曲子,重新播放。然后,直接告诉我,这是勃拉姆斯晚年写的一首钢琴小品。说完她又找来CD的盒子给我看上面的目录:Three Intermezzi, Op.117,三首间奏曲。她指了指说:你听的是第二首。No.2 in b-flat minor,降b小调,Andante non troppo,不太快的行板。然后,她停了停,又把细长的食指重新按在塑料盒面上,对准几个更小的单词,一字一顿,指尖移动着读给我:non-tro-pp-o,不太快的,行板。我注意到她的那能弹钢琴的手指,很好看的。临走时她告诉我,已经把那支曲子发到我邮箱。还有几首其他的勃拉姆斯晚年写的钢琴小品,都很短。你听听看吧,看看会不会喜欢。她似乎不敢肯定,好像很为我担心,又像是在安慰我。我向她表示感谢,并说回去后马上就会听。然后停了停,我再次向她表示感谢,并再次说回去后马上就会听。这又像是我在安慰她了。然后,我们就分手道别。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马上打开电脑,从邮箱里导出那些曲子,并立刻开始听起来。那些勃拉姆斯晚年写的钢琴小品。在随后的许多年里,我反反复复的听这些曲子,它们都是用一架钢琴弹奏,都很短。尤其是那三首间奏曲,而第二首我听的最多了。No.2 in b-flat minor,降b小调,Andante non troppo,不太快的行板,non-tro-pp-o,不太快的,行板。但是,后来我渐渐的开始怀疑了,我渐渐的开始不能够确定,这首曲子是否就是当年我在Rockdale一条冷清的商业街上走过时所听到的那首钢琴曲了。

那一段时间里,我总在Rockdale的一条街道上听到一首钢琴曲。某个古典音乐。琴声是从街道旁一家店铺里传出来的。等回到家,那音乐就被我盲然忘记,想不起来了。

那条商业街的色彩陈旧,光线暗淡,水泥路面有些凹凸不平。街上有一家卖水果的商铺,水果摊就摆在门口;一家中餐馆,橱窗里悬挂了一只烤鸭,鸭头仰着,长长的脖子上系着一根油腻的绳子,一块烧得带脆皮的咸猪肉,是长方形的,很厚,肉穿在一只很粗的铁钩子上挂着;一家意大利披萨店;一家小花店,门总是敞开着,里面堆满了花,还有一些明信片;一家小咖啡馆;一家很小的旧货店,然后就是街道尽头的那家古老的皮鞋店了。钢琴声正是从这家店里传出来。在鞋店巨大的玻璃橱窗里挂满了皮鞋,高高低低的。那些鞋都是鞋店老板手工制作的。老板一定在这里做了一辈子鞋,很可能手艺是从他的爸爸那里学来的。我对这家鞋店很好奇,但是从来没有推开门,走进鞋店里面。只是每次经过时都放慢了脚步,慢慢的走过那个挂满各式各样鞋子的橱窗前,一边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琴声,一边侧过头看那些悬挂在橱窗里的鞋子。有许多是女鞋,平跟的或者高跟的,中间有一只火红的颜色,鞋身很瘦,前端尖尖的,斜向下挂着,后跟又细又高。然后,道路在那堵墙的面前,缓缓拐过一个90度的弯,我走上了主路。音乐声就在身后消失了。

那一年的秋末,我离开了Rockdale,一个人开车去了达尔文港。达尔文港距离Rockdale有将近2000公里的路程。那里人很少,一年四季都高温干热,白天的日光过于明亮,总是晃得人睁不开眼。

我认为这是一篇气氛有些诡异的小说,在这篇小说里没有人物。好像有一个“我”在讲述,但我相当怀疑这一点。因为后来我又回到了Rockdale,重新走在那条街上,挨门逐户的询问店主或者那些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老顾客,他们是否有印象在某一年的夏天到秋末曾经看见过一个中年人,或者是青年,男性,孤独,看上去很可能有些忧郁,仿佛一直陷入在沉思中,每天从这里经过。他们听完都会停下来,抬起头,久久的,仔细的望着我的面孔,努力回忆。那样子仿佛在这条街上的人们都患上了集体失忆症,或者第一次看见日全食。最后没有一个人记得,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男人,在Rockdale这条他们生活了一辈子的街道上走过。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20来岁,穿着一条白裙子,头发披散在肩头,十分肯定的告诉我,确实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男人,是一个小伙子,她咯咯笑着对我说,年轻的,孤独的,她继续咯咯咯的笑着,给我绘声绘色的描述:忧郁的,仿佛一直在思考着,每天从这里走过去,她向身后伸起了手臂,她细长的食指指着的正是街道尽头的那堵墙,但是她并没有把头扭回去,向身后看,而是依然看着我的脸,咯咯的笑着。一个孤独的,忧郁的,一直在沉思的,青年人,男人。但是,他们都让我别信那女孩子说的话,说那个女孩子是个疯子,她每天在这条街上游荡,即便是在最寒冷的冬天也只穿一条薄薄的白裙子。

那么,在这条街道的拐角路的尽头的那间古老的鞋店呢,它是否是真的呢?它是否曾真实的存在过?鞋店巨大而明亮的玻璃窗里是否真的曾挂满过各式各样的鞋子,高高低低的,中间有一只火红颜色的女鞋,鞋身很瘦,前端尖尖的,鞋跟又细又高?可惜,当时我忘记去求证这一点了。

记不清了,全都记不清了

Andante non troppo,不太快的行板,non  tro  pp  o  不  太快的 行 板 天  天空 很蓝  蓝天  蓝  天 很   蓝



2017-09-02夜。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0:26 , Processed in 0.049976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