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立写的诗歌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481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6年写的一些诗(2)

热度 1已有 356 次阅读2016-12-5 19:13 |系统分类:小说


2016年写的一些诗(2)

在等待中奇迹会发生

等你等得朝阳变夕阳;
等你等得黄瓜变萝卜;
等你等得老男人变成小男人;
小男人变成了一支花儿。
花儿开放花又谢,
而我依然在等你。
可我要说啊:
你呀你!


第一次

其实,并不像许多诗里
写的那样。
我问过很多人。
对于他(她)们的
第一次,
很多细节,
他(她)们
都忘了。
而且,回想起来,
也没有什么特别
美好。
之后,他(她)们
通常还会爱过许多次。
有些,
甚至,
一直
渴望
真爱,
到死。


如果一首诗并不存在

有时候,你想写一首诗,
但你写不出来。
如果一首诗并不存在,
你就无法写出一首诗。
但你仍然想呀想呀,
你想写出一首诗。可
如果一首诗并不存在,
你就无法写出一首诗。
突然有一天,你心头
一动。
你终于写出了
一首诗!
你非常高兴,
你以为你写出了
一首诗。可
如果一首诗并不存在,
你就无法写出一首诗。


我看见一对年轻的情侣在亲吻

我看见一对年轻的情侣,
在花园隐秘的角落亲吻。
我假装赏花,但实际上,
一直在偷窥,那两个年轻人。
他们真年轻啊!在花丛中,
长久的亲吻。暮色沉沉。
傍晚,他们把手伸进了
彼此的衣服里,像一对盲人,
相互摸索着对方的身体。
后来,那个男孩子撩起了
女孩子的上衣,
开始吮吸她的乳房。
那么优美的乳房!
我看见光阴从他们的身旁流走。
死亡,像爱,像生命。它们是
我们的身体的一部分。
后来,他俩发现了我。
他们非常生气,他们骂了我。
一个老流氓!
然后,
走了。


第二本小说

我写了一本小说,
创造了一个男人。
我把他的生活
写得一团糟。
放到网上。
然后,
我去酒吧喝酒,
有人在读我的小说。
伤心落泪,
有人不喜欢
我的小说。
我喝下第一杯啤酒。
又要了第二杯。
当第三杯快喝完时,
我对自己说:
立,要坚强些。
你现在就去
给妈妈打个电话,
明天去找份工作,
像大家那样生活!
别再写你的
第二本小说。


命运之笛
——你是一支玫瑰

(一)
你的诞生结束
宇宙间,一个
不为人知的,
秘密。
那关于永恒的,秘密。
你只是,生与死之间,
一个幻影,
一支玫瑰。

(二)
是神秘的。
就是那支
玫瑰。那支葬礼上
被命运宠幸
投入墓坑中
玫瑰。

(三)
你是一支玫瑰,
一个幻影,一段
命运之神用他的笛子,
吹出的音乐。你所有的
快乐与痛苦,都不过是他指尖
一次无足轻重的移动。
他一直吹着他的笛子,他
同时吹出难以计数的
旋律。但他只有
一支曲谱,他
从来不会
重复。




老虎和我们人类不同。
它们在成年后,
就被赶走,
从此和父母永不相见。
它们不会看到父母如何老去,
行动迟缓,忍受病痛,
直至死去。
它们从不悲伤,不需要朋友,
也没有经历背叛。
它们依靠速度和力量
捕获猎物,而不是
诡计。
它们在春天里发情,
寻找交配伙伴,
在交配时,它们感到快乐,
交配过后,各自离去。
它们不需要爱情,
不会被情感困扰。
它们也漠视财富,不储藏
过量的食物。
它们在自己的王国里,
独自的生存着。
忽略痛苦,
用沉默对抗时间,
直到最后,
孤独的死去。
它们从来不是一个失败者。


那么好吧

那么好吧,
我们不再说话,不再相互解释,也不再继续争论,
让我们熄灭所有的灯,
拉上窗帘,关紧房门,
让我们坐在一起,
脸对着脸,
眼睛注视着眼睛,
但我们看不见彼此,
我们仍然相距遥远,
那么好吧,
让我们闭上眼,
握住彼此的手,
让我们感觉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让我们不再说爱不再倾诉衷心,
让我们忘掉那些烦恼,和琐碎的情怀,
让我们只是闭着眼在一起想象,
想象一些更加遥远的事情,
想象一些更加遥远的生活。

2016/12/3

9月我想起了我父亲的身体

在9月的一个夜晚,
我想起了我父亲的身体,
那段枯瘦的身体,
曾经移动在一栋,
我早已离去,却仍然
称之为家的,
房子里,散发着
我几乎体会不到的温热,但
它是家的温度的一部分。
母亲曾给我讲过,父亲
高中时的恋人。她是
那时学校里的美人儿,但后来再想起来,
就变成了一副可笑的样子。
我的母亲和我的父亲,是中学
同班的同学。
但是,在整个中学期间,
他俩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
后来,父亲和他的初恋分手了。
母亲说,
分手后,父亲大病了一场。
阴错阳差,
最终,母亲和父亲在北京结了婚。
第二年,母亲生下了我的姐姐。
在这个9月的夜晚,
我仍然难以理解,
父亲的这次不成功的恋爱,
对于那段枯瘦的身体
意味着什么?
我的父亲脾气不好,
他总是不停的对我,对家里的每一个人
发脾气,指责我的种种错误。
在我长大后,就经常和他争吵。
我的脾气也不好。
我们父子两人争吵,相互喊叫。
在这个9月的夜晚,
那些大喊大叫都到哪里去了?
那些没完没了的指责、批评、担心和嘱咐
都到哪里去了?
那些坏脾气,和开心的笑,
都到哪里去了?
我们很难说清什么是真正的爱。
有谁还会知道,当年长安城中
某个平凡家庭里的日常琐事,或许,
它们曾经并非无足轻重,
它们是一些天大的事情。
一个家庭里的家长离去了。
但是,现在这又有什么呢?
没有人甚至会知道。
在这个9月的夜晚,
我又想起了我父亲的身体。
那段我曾经擦拭过的身体,
已经没有了。

2016/11/28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12-6 16:41
诗也带点小说味
回复 立写的诗歌 2016-12-7 15:41
平林: 诗也带点小说味
我写不好诗。写小说还不太糟。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22:59 , Processed in 0.04935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