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立写的诗歌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481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4_闪小说整理_3

热度 1已有 522 次阅读2016-7-1 03:30 |系统分类:小说| false, 小说, 2014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一个早晨的消失


一天早晨,在悉尼的火车上,我的侧前方了两个ABC小姑娘,在聊学校里的事。她俩穿着一样的深蓝色校服,深蓝色的有白边的制服和制服裙。斜对我的小姑娘非常健谈,正讲着一件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大概是老师让她写essay,但她和老师辩论,认为写fiction更有意思。我那时正靠着车厢,利用早晨通勤的时间闭目养神。通常从清晨醒来之后,我就会感到疲乏。她的英语听着很舒服,语速适中,而且富于节奏,有一种感染力。后来,她开始谈起了文学,带着一种纯真年代的孩子的激情。我听见她说到:好的故事不一定要说明什么,它可能只是唤起了读者内心的一些无意识的东西。我吃惊地睁开了眼,看见那个说话的小姑娘正看着她的同伴讲着。她的脸上有一些深红色的暗疮,但目光清澈,明亮。


可是就在这时,背对着我的那个女孩,却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开始目不转睛盯着她的背影,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她那时倚着车厢的扶杆,始终没有表达过任何观点,身体保持不动,右手一直举着一只白面包子。这时,她的右手开始移动,移向了她的头部。然后,消失了。当包子再次出现,她恢复了原来的姿势时,我看见在她手中那个完整的圆形上,出现了一个不规则的缺口,露出里面一点点红色的肉,她开始吃那只叉烧肉的包子了。她的手每晃来一次,包子的形状就改变一点,缺口渐渐扩大,包子在缩小,最后,从她手中消失了。


我闭上了眼。火车飞驰,隆隆做响。列车经过了好几站。有人在下车,又有人上车了。我变得迷迷糊糊,所有声音融合到了一起。……等我再睁开眼,两个女孩子已经不见了。


当我走出车站,我感觉到我内心深处发生了某种变化。生活即将改变。而就在这时,好像有人从后面猛地推了我一把,掀掉了我的帽子。我立刻双手下意识地捂住了头,然后才弓腰紧跑着去拾我的帽子, 在我伸手就要够到它的那一刻,又一阵大风把它吹得翻滚起来,飞得更远。我突然感觉焦躁,想尽快拾回帽子。今天轮到我去接孩子,所以要提前下班,而老婆会很晚才回家。就这样,我弯着腰,在一条条急促迈动的腿之间,在一双双不停交替移动的皮鞋、旅行鞋、高跟鞋、凉鞋、拖鞋、长筒靴之间,奋力追赶着我的帽子,一次次徒劳地接近。越跑越远,而这时身后的一个早晨正在逝消失……


 

三万英尺

大学的最后一年,就像世界末日。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些奇怪的事情。在3万英尺的高空。奇怪地爱上了一个眼镜姑娘。她在另一个专业,戴眼镜,不是我的type。但大学即将结束,那时每个同学都在谈恋爱。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这段恋情。因为,它非常短暂。那些日子,我所能做的就是,晚上在图书馆假装偶然坐在她的身旁或者对面。坐在身旁时感觉会更好受些,这样我就不会总去看她。等到图书馆闭馆,我们各自走回宿舍。然后,就是无尽的长夜。但有时也会很快地睡去。一天晚上闭馆后,我们俩一起出来。眼镜突然对我说,我们去操场走走吧。那时身边是熙攘着正在散去的人群。于是,我和眼镜去操场上散步。沿着暗红色的跑道逆时针旋转。最后操场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那天晚上,我都说了些什么?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而眼镜,我是在事后才意识到的,她一直在谈她的爸爸。后来,我们要回去了。就在快到宿舍楼时,我突然沮丧起来。整个大学里,我没有谈过一次恋爱。难道今夜就要这样结束吗?那时,我终于鼓起勇气,停了下来,眼镜也站住了。我隔着她的两块镜片,看着她的眼睛,想说什么,但突然伸手抓起了她的双手。像从噩梦中惊醒,我的心砰砰地跳,但已全然记不住做的是什么梦了。我听见他们在喊我:立,快来呀。快来呀。我立刻撒腿跟着他们,向校园门口飞跑。我们跑呀跑呀。其实只有很短的距离。学校在三环边,过了马路就是居民楼。我从校门奔跑着,穿过汽车飞驰的马路,噪音,尾气,黑色的粗粝的柏油路面,站到了马路对面的居民楼下,我看见了那个男人。这是大二刚开学的一天。他挂在一层一家窗外的铁栅栏中。身体从栅栏间穿过。头卡在栅栏上肩膀在栅栏之下,一根脖子连接着头和他的身体。我抬头看。看见了楼的最高层敞开的窗户。3万英尺高的天空。在那天晚上,我握住了眼镜的手。然后,她惊叫一声。把手抽了回去 。我的大学生涯结束了。后来,我收到过眼镜的一封来信。但我没有看。我把信烧了。总是做梦。夜晚在营地上。一个马戏团的小丑,在玩火把。燃烧的火把,被他舞动得像一条火龙。呼呼作响。然后,他停下来。扬起头。把火伸进口中。在梦里,我看见火光一瞬间照亮了他的脸。他把火吞进嘴里。拿出来时,火把已经熄灭。他再次仰面朝天,张开嘴,从嘴里吐出一条火龙,熊熊燃烧,冲向夜空。3万英尺。

我又听见他们在喊我了:立。快来呀。快来呀。……

 

 

一次秋季运动会

 

我记得,那时我走了过去,蹲下来,用手指轻轻试着撑住地,又挪了挪,最后把手指停在那条白线的边缘。

 

我抬起头,向远处看去。然后,开始了等待。那时极为漫长的等待。直到我听到有人在喊,“各就各位,预备……”。我的心脏开始跳动。然后突然间,枪声响了。我一下子冲了出去。那时我们都冲了出去。我们拼命地向前跑啊,争先恐后,有时有人超过我,有时我把另一些人甩到身后。接近终点,我好像想起了一些事情,但只一瞬间……。

 

然后,那个秋天也结束了。

 

一次秋季运动会,现在我已记不清当时获得的名次。

 

 

在某一天的夜晚

 

在某一天的夜晚,他一个人放风筝。牵着一根长长的线,风筝高高地飞。他仰起头,看见,群星闪烁,夜空是深蓝色的,还有一只很小的风筝。

 

离他那么远。离星星,那么近。好像正在发出微弱的光。

 

一阵风吹来了,他松开手。他想,现在好了。他自由了……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top:0in; mso-para-margin-right:0in; mso-para-margin-bottom:10.0pt; mso-para-margin-left:0in; line-height:115%;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7-2 19:09
一个早晨的消失
写得那么蝴蝶效应而又有怅然的抒情
回复 立写的诗歌 2016-7-5 05:41
平林: 一个早晨的消失
写得那么蝴蝶效应而又有怅然的抒情
赫赫,蝴蝶效应是庄子的蝴蝶效应吧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21:46 , Processed in 0.048204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