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立写的诗歌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481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4_闪小说整理_1

热度 1已有 478 次阅读2016-5-10 17:25 |系统分类:小说

 
我的三个女人
 
做爱之后,我和云并排躺在旅店的床上。云叫我给她讲讲我的妈妈。这真使我大吃一惊。我想了很久,才发现我对妈妈的了解令人惊讶的贫乏。云的要求我难以理解。如果她让我讲讲我现在的妻子,我都不会如此愕然。
 
妈妈已经死了。在我35岁的一天早上,和妻子做完爱,我走进妈妈的卧室,想叫醒她。我拉起妈妈的手时,她已经凉了。
 
妈妈已经死了,接下来又会是谁呢?
 
2014
星际航行
 
1979年11月7日,前苏联秘密发射了一艘载人航天飞行器。虽然未能逃过卫星的监测,但美国人始终没有搞清楚这次飞行的真正目的。飞行器内装备了一套极为先进的生态系统,可以维持宇航员在飞行器内100年的生存。飞行器的驾驶者叫阿雷克西·查多夫(АлексейЧадов),共产党员,33岁,孤儿,单身,1米72,身体健康,接受过特殊训练,意志坚强。他知道这将是一次终极飞行,没有着陆,也没有返航。
 
但是,仅仅航行了一年之后,看着外面茫茫的太空,遥远而寒冷的黑暗中漂浮的细碎的星光,查多夫突然害起了思乡病,他想念红色的苏维埃,那些红火的旗帜还有那些红火的日子。他想回家,几乎想得要发疯。他流着泪向地球发出密码:我想回家。之后的12年里,他反复地发回这个信号。地球的那边,会传来一位女心理学家温柔的安慰他的信息。直到1981年。
 
1981年,前苏联突然解体。解体前有关部门在混乱中匆忙销毁了一批敏感材料。出于人道方面的考虑,或者只是一种职业性的不假思索的本能,有关这次飞行的所有资料和通信收发系统全部被销毁了。
 
 
时间到了2016年,两年前乌克兰发生的颜色革命最终引发俄罗斯和欧美的直接军事对抗。乌克兰境内战火纷飞,风雨飘摇。冲突愈演愈烈,最终失控。普京做出一个聪明但可怕的决定,向乌克兰投放一颗小型核弹。(因为这样可以立即结束战争,而绝不可能受到同等的报复。)普京在地图上的佐尔市,画下了一个圈。在即将投弹的那天凌晨,佐尔市郊一家老人院内的某个小房间里,安睡着一位老人。他就是当年飞行器的设计者,尤里·康德拉图克(Кондратюк, ЮрийВасильевич)。尤里从孩童时代起就想离开地球,去做星际航行。18岁时他天才地发表了一篇极为重要的学术论文,《致有志于建造星际火箭而阅读此文的人们》(“Темкто будет читать, чтобы строить”)。题目仍带着一丝孩子的顽皮,但论文里尤里提出了飞船利用行星的重力加速摆脱太阳系的巧妙构想。这是受益于他儿时玩弹弓的经验。只是当他真的设计出这样的飞船时,他已经太老了,再也无法利用速度和加速度摆脱地球对他的束缚。走出家门现在对老尤里来说都已经够可以的啦。
 
那天凌晨,尤里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他又看见了自己心爱的飞行器。而飞行器的驾驶者查多夫已经信仰了上帝。他变小了,皮肤白嫩,色泽红润,蜷缩在飞行器里,像是漂浮在子宫里的一个婴儿。但老人却看到这个婴儿的生殖器苍老皱缩地耷拉在两腿之间。他努力想在梦中让它勃起,但感觉自己下腹部空荡荡的,那个东西像一堆蜕过的蛇皮。然后,尤里惊讶地发现这个婴儿一样的查多夫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深思熟虑的嘲讽的微笑。他顿时感到羞愧难当。
 
 
于是他就想到了,自己当年设计的飞行器的速度达到了惊人的30公里/秒,光速的万分之一。(这是老人的骄傲。即使是睡着老人也知道飞出太阳系的第三宇宙速度是16.7公里/秒。而目前最先进的飞行器的速度还是不能达到他当年的设计水平。)然而,就在此时,尤里·康德拉图克在梦里又一次意识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即使以如此的速度,要想飞到离我们最近的星座,仍然需要43000年。想到这里,他就伤感地醒来了。再也睡不着。于是,他下床,穿着睡衣,走到窗前。那时整座城市仍然沉浸在梦一般淡灰色的晨曦之中。老人透过窗户上的玻璃,向着北方即将亮起来的天空久久地望去。
2014-05-17 4am
我的一个被搅扰的诗人的好梦
 
我做了一个美梦。梦里我给我的心爱的姑娘写了一首棒极了的情诗,而且我轻声地读给她听。我心爱的姑娘她喜欢,然后,我就哭了,然后,我咿咿呀呀地哭出了声,然后,我被我妈摇醒了,我看到妈妈,就更哇哇地大哭了起来。但是当我正要想到很多事情的时候,我妈却突然抱起我莫名其妙地把她的奶头儿塞进了我嘴里。我平时饭量的确太大了,我妈总是说我是个小吃货,要我给弟弟留点。我并不以为然,先他妈的自己吃饱再说,管那个小东西有没有吃的呢。而且,女人们都没什么见识。你看,现在我不饿,我在作诗,可嘴里却被塞进了一个圆墩儿墩儿的奶头儿!于是,我把奶头吐了出来,但妈妈又塞了进来。妈妈太温柔了。我只好敷衍地噙着。可烦人的是,妈妈还抱着我,瞎摇晃我,乱拍我的屁股,弄得我不能思考了,刚才的一点灵感也全忘了。这时,妈妈说: 乖,乖,不要哭,要向弟弟学习,你看,弟弟多听话啊!弟弟睡得多香啊!我叼着奶头,斜眼看了一下,那个没有一点思想的小东西,的确睡得很香。哎,我想:那就别胡思乱想了,吃个宵夜睡觉吧。可是,嘬的时候,仍然禁不住悲观地想:看来我这一辈子都要被我心爱的女人们误解了。
 
 
我流泪了。可是,妈妈没有看见。她正看着窗外出神。我又一边嘬一边斜眼向窗外看,那里什么也没有啊!所以,我跟你说啊,女人的心思真是读也读不懂。
 

2014-08-29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5-13 10:06
读到最后一个,似有所悟,不要打扰,不要打扰,少唠叨。
回复 立写的诗歌 2016-5-15 16:05
平林: 读到最后一个,似有所悟,不要打扰,不要打扰,少唠叨。
你的这个解读,我真没想到。我喜欢。所以,没有没有意义的文字,只有读不出意义的眼睛。
不过,我又打扰了,唠叨了。幸亏你先打扰的。只要你还打扰我,我就还要打扰你。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18:09 , Processed in 0.05406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