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不嫁的银匠铺 http://www.poemlife.com/?8472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们的父辈是这样做爱的(年前存诗9个)

热度 1已有 4432 次阅读2016-2-5 18:06 |系统分类:诗歌

我们的父辈是这样做爱的

由于是革命夫妻
我们的父辈,在新婚之夜
会先团结,后紧张
本着循序渐进,由浅入深的原则
尤其是男同志在一开始时
会特别注意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关心和爱护革命女同志
由于洞房贴着领袖的画像
我们的父辈,在做爱的时候
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更不会将运动
深入持久地进行下去
所以我们生来沉默,像那个时代的遗腹子
                                             2016-2-5
希特勒的男孩

今天是重要的日子
克劳斯不用妈妈唤他起床
自己从床上跳了起来
大街上万字旗飘扬
橱窗里挂满元首的画像
掌旗手们过来了
克劳斯看到了元首
他站在车上,向人们亲切招手
万岁!万岁!克劳斯尽量大声地呼喊
真可惜,元首已经过去了!
但克劳斯还是使劲高喊:希特勒万岁!希特勒万岁!
幼兽似的小脸蛋,和我当红小兵时一样,幸福得发狂
                                                   2016-2-4
注:题材取自纳粹儿童读物《看世界》(Guck in die Welt)中《元首来了》的课文。

工农兵澡堂

有些事物消失得太快
民主路的钟楼和工农兵澡堂
一夜间成了遗迹
我怀念那口永远走不准的大钟
每晚七点,澡堂子开门时
都会有气无力地敲那么几响
声音就像袴下之物般绵软
在那间混合着漂白粉和尿素味的
木屋子里,老男人们进门就脱
好像急待把榨干的身体,泡化回原形
偶尔有小男孩被带来同浴
全身光洁如圣婴,总让我羞惭地捂住那丛黑色
                                 2016-2-2
猫和小鸟

养的小猫长大了
头一天,叼了只小鸟回来
我沒有在意。第二天
又叼了只小鸟回来
我注意到它嘴角的血迹
和俘获战利品的得意
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如此
家里的死鸟越来越多,我才意识到
柔顺的小猫己成了冷酷的杀手
照这样的速度,林子里的鸟会被屠杀殆尽
这让我寝食难安:午休醒来,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我儿子的摇篮
                                                 2016-1-30
浏阳河上的冬泳者

雪下了很久
浏阳河不但沒有变白
反而更黑更沉
往日见过的那几只白鸟
此时也越飞越快,仿佛要甩掉翅膀
雪后初霁,河上空空
冬泳者顺手抓起一把雪
把前胸后背擦得通红
不一会就在油污的水里一浮一沉
勇气,或一点点征服的野心
使他们慢慢膨胀成河马,脖子粗壮,小眼睛血红
                               2016-2-2
恶念

从大青山射击场
打靶回来
他把每个人当成了活靶
骑摩托的男子,奶孩子的妇女
占道行驶的拖拉机手
他不由自主地做出
扣扳机的动作,并想像他们被击中:
车手一头栽下,拖拉机在血污中翻滚
婴儿从年轻妇女的怀里重重摔出
……但随即,他看到远处的屋顶上
或是更高的苍穹某处
一个狙击手,正将他瞄准:他的脸因扭曲而失去了人形
                            2016-1-28
喜悦

内心喜悦的,看人世都是神迹
就像我母亲的眼里
太阳落山、牛羊进栏
露水打湿衣裳都是神的旨意
我的半世沉浮、得失荣辱
也是奉了主的安排
我每次回家,她的第一句话
就是感谢主赐我平安
离家时,也会站在耶稣画像下
小声祈祷主赐我平安
她相信她的主能听懂方言的爱
并指明我下半生的出路
哦,蒙主喜悦!
我也有了力气,背起沉重的十字架,走向各各他
                        2016-1-29
母亲的圣经

多年前给母亲买的圣经
只因她识字不多
至今崭新如故
不过,这也没有关系
她的主是地方版的主
有土地神的人脉
也有老中医的安神静气
不动怒,不争执,和邻里和睦相处
她的主是方言版的主
走在茶园里,听得懂喜鹊的交谈
睡在马厩里,看得清牛羊梦中所见的山水
而这本砖头厚的黑皮书,搁在床头,镇邪、压惊
                            2016-1-29
洞庭湖的养蜂人

在洞庭湖湿地,逐水而居的花
有股腥味,那些蜂子更熟悉
东洞庭槐花的苦
和西洞庭紫云英的涩
只有南洞庭的百万亩油菜花
从来不喷洒农药。养蜂人蒙着面
像采花大盗,或一只两脚工蜂
忙着割蜜、收桶。受惊的蜂子会
寻隙蜇他一下,尖细的针
拨与不拨都一样痛
有些就留在肉里长成了生活
当然,这些小生命也无从幸免
像晚期糖尿病患者,吸吮了太多的甜而衰竭而死
                     2016-1-28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2-6 18:35
……但随即,他看到远处的屋顶上
或是更高的苍穹某处
一个狙击手,正将他瞄准:他的脸因扭曲而失去了人形
好像螳螂在后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5:49 , Processed in 0.04960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