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不嫁的银匠铺 http://www.poemlife.com/?8472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们终究是命运的败笔(8月的18首)

热度 3已有 9977 次阅读2015-9-7 00:08 |系统分类:诗歌| 停车场, 下弦月, 县政府, 命运, 灯笼

黔东南一夜

吃在镇远,一碗酸鱼汤
让人胃口大开得
足以吞下这逼仄的河山
两岸民居的灯笼
隐约可照见
翻山越岭的镖师与马帮
他们隔空喊话,
那暗语无人听见
听见了也只有黔东南的老一代人懂
山是他开,树是他栽
停车须停到县政府的免费停车场
这山中一夜果如世上千年
文德关上的下弦月
像暗器,也像世外高手那怅然一瞥
              2015-8-6
旧刑场

把土匪剿灭后
山上的树木长回良民
县委大院前的河滩上
圈出露天刑场。秋后算帐
欠下的血债
由更多的血来还
一条命由无数条命抵偿
排枪响过,倒下的人
蹦哒成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桥头的石狮子
因为暴饮了血红的河水
至今须发如钢针,根根直竖
好像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窜上山去,啸聚山林
                           2015-8-8
过文德关

山前的几棵老松树
佝偻着
从来没有直起过腰身
对出关的人,
它们总是这副模样
长揖相送,此去一马平川
再无强人出没,无黑店,无人肉包子
对进关的人,
它们也是这样不卑不亢
只在月黑风高时,才聚起一身匪气,重返人形
                  2015-8-8
边城匪事

山中承平日久
我们只能从博物馆里
读镖局的武林外传
某年月日,由湘入黔,银元被劫
某年月日,县令被杀,家眷细软无存
那杆取人性命的鸟铳挂在墙上
在今天依旧是合法武器
铳药里灌装着王法和血性
有些人用来打野兽,一轰一个准
有些人时不时按捺不住
对着大路上空放一铳,把河边的洗衣妇吓得一惊
                                                    2015-8-7
在镇远,坐一辈子牢也是值的

抬头望去,横跨峡谷的高速公路
像根高压线悬在头顶
小城安睡于襁褓中
吸足了三江源头的奶水
像丰盈的乳房一样安稳
若干年前,当此际,鸡鸣三遍
镖师们必得掖好暗器
把马帮和性命押出崇山峻岭
发配到此的朝廷重犯
留下来开荒,伐木,栽种茶园
用猎杀的野兔
换寨子里的姑娘销魂一夜
此后娶她为妻,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在这里,坐一辈子牢,受一辈子累,也是值的
                     2015.08.05
黔之驴

黔无驴,之前的驴
和山羊麂子一样
已被老虎吃光
这些普遍的弱者
在虎狼遍地的时期
只能俯首贴耳
听任自己的喉咙被咬断
而人为了保命,有好事者
甚至与老虎达成了默契
将更多的驴运进山中,投入虎口

与命运交手,何尝不有黔驴技穷时候
一想到内心的猛虎
和那以小命相搏的悲壮
人前人后,我总不忘朝自己猛踢一脚
                  2015-8-19
东郭先生与狼

造反有理的年代
武斗升级,子弹乱飞
我的父亲打开教室
将那负伤的畜生藏进书房
已而红卫兵至
索人弗得,盛怒
将老师拖翻在地施以老拳
那孩子得救,当上另一派的头领
倒将黑板挂到他的脖子上,勒得昏厥

这些年,登门道歉的学生一个不少
而老父闭门不见,躲在书房里一遍遍诵念
“狼速去,不然,将杖杀汝!”言毕大哭,言毕大笑
                               2015-8-20
桃花源记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误入桃花源
因酒醉,失手杀人
村人判其偿命
但在这落英缤纷之地
却找不出刑具,没有铡刀
也沒有足够的马匹
用来车裂或五马分尸
与世隔绝太久,更没有人
具备充当刽子手的经验。停数日
乃遣其返,令将刑具船载以入
既出,至郡下,诣太守,说如此
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2015-8-19
蜂巢

在丛林里,生活需要智慧
我们的近亲黑猩猩
深有体会,瞧它们个个长着老年人的脸
仿佛一生下来就老了

它们也的确睿智老到,蜂巢高挂在树梢
它们知道用小棍子层层撬开
一边舔食,一边挥打烦人的蜂群
那根小棍子夹在脚趾间
一直没扔掉

它没有把蜂巢捅下来
连锅端掉,而是像经验丰富的养蜂人
放养着这群勤劳的小东西
供给自己一次次
在蜇痛中享受甜蜜
它懂得索取,但没有进化到巧取豪夺的地步
                         2015-8-22
大海如蓝

大海如蓝
可它的每一滴水
除了反射太阳的光芒
却没有任何颜色
这多像从血色恐怖的年代里
任意抽出的一个日子,平平淡淡
丝毫不见刀光剑影
这多像我从父亲日记本里
撕下的一页,寻常如
1970年6月8日
星期一,天晴,上午斗地主
下午处决:用红缨枪直接扎死,不浪费子弹

他落在队伍的后面,像快乐的青年,一贫如洗
                            2015-8-20
绝食

我吃过最好吃的包子
在1989年的春夏之交
广播里,王丹,或者柴玲
声嘶力竭地煽情: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五月里
我们绝食了
我们坐在广场的一侧
像被刻进纪念碑里
饥饿的鸽子
其鸣也哀,其言也善
我们头上缠着血写的绷带
等一筐筐包子悄悄送来
真好吃啊,比学校食堂里粗糙的石头
我们张开囫囵大口,撵足了力气,誓将绝食进行到底
                               2015-8-20
松树下

从石头里长出的
必得朝石头里扎下根去
死死地,咬定悬崖,容不得半点松懈
因此它的躯干如盔甲,片片裂开那
深渊边展翅飞翔的痛苦
这峰回路转的一生,谁又曾
在高危处站过一分钟
挺立起铮铮铁骨
一任刀砍斧斫,而不动魄,而不惊心

我们终究是命运的败笔
但在任何一棵松树下
我都会一打躬,一作揖,道一声好兄弟
                     2015.08.13
老虎听经

昭山脚下
始建于民国六年的木屋
系住江边几只小渔船
三两声蝉鸣
把山水叫嚣得更加幽静
山上曾经有古寺
养着的老虎温驯如大猫
听完经后常下到这里喝水
它一咆哮,渔船就摇晃起来,
小木屋和整座山也跟着摇晃起来
江心洲就如一只拳头,慌乱中,紧紧地抵住天空
                          2015-8-23
中元节

浏阳河大桥下,烧纸的人
把桥洞烧成一口窑,喷火,冒烟
有人不慎引燃了眉毛,惊恐地跳起,像兔子

挖沙船黑压压地
犁开并不宽阔的河面
一排排浪头涌来,争先恐后,翻卷出僵硬的舌头
                            2015-8-29
                                
我原来也不信世上有鬼

每年的这个时候,浏阳河边
就有人烧纸,放鞭炮
我带小狗散步
就得穿过火光和烟雾
看他们围拢在亡灵前
哭爹,喊娘,把浏阳河水
拉成哭腔,把人间的造孽钱
烧化到阴间继续造孽
我原来也不信世上有鬼
但我的狗驻足不前,好像看见无形之人
两袖清风,独对这毛边的半个月亮
我原来也不信,纸包不住火,但这一刻,我是无罪之身 
                            2015-8-25
鬼才知道

进到七月,傍晚的浏阳河边
左一堆,右一堆
遍地是烧化纸钱的小火堆
那些祭祀者
操着五花八门的口音
对流水呼唤亲人
火光把柳树
映衬得披头散发
像一个个不真实的人
鬼才知道,他们祭奠的亡灵
能不能从故乡寻到这陌生的地方
领走他们的虔诚和伤悲
到明天,树下的灰
也会左一堆、右一堆被风吹得沸沸扬扬

他们远离家乡,生不是这里的人,死不是这里的鬼
                         2015-8-28

三角梅

对你恨意难消时
我总会提醒自己
记得在花卉市场里
那只受伤的流浪狗
它被店主赶出去很远时,还在频频回望
——不是去记住那张无情的脸,只为多看一眼怒放的三角梅
2015-8-27
蜻蜓

湖对岸,拍照的女子
时不时掂花一笑
又时不时延颈张望
仿佛一招手,就能踮起足尖
踩着满湖的荷叶飘过来
湖心亭里飞出的蜻蜓
不时点水,比起纤细的长身子
那只滴溜溜的圆脑袋,其实就是只大眼睛
由无数双复眼构成
但即使这样,也沒能把荡漾开来的涟漪看清
                                    2015-8-30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9-10 17:09
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桃花源记》
回复 李德辉 2015-9-10 20:51
写的很有力度,问候李诗人。
回复 李不嫁 2015-9-13 11:05
李德辉: 写的很有力度,问候李诗人。
问候德辉诗弟!
回复 河西苦雨 2015-9-15 16:48
鬼才!鬼气满纸,鬼眼逼人,鬼手赋形,黯淡人间繁华,抒尽平生意气,唬住凡庸风雅!苦雨在此作揖遥敬矣!
回复 李不嫁 2015-9-30 13:39
谢谢各位诗兄弟赏读哈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8:12 , Processed in 0.05041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