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不嫁的银匠铺 http://www.poemlife.com/?8472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禁忌与传说(六月的10个)

热度 1已有 6595 次阅读2015-6-28 05:22 |系统分类:诗歌| 传说

天明起身

擦洗身体时
喷我喜欢的那种香水
只要一滴,就可以
像挑着一担薰衣草出城
换衣时,把那套黑色西服
配上条纹领带
庄重,严肃,大方
平常,我也是以这身打扮
出席在各种做人的场所
亲爱的你,别急,别慌张
我们还有时间,抚摸,亲吻
上帝允许
每一个相爱的人
在自己的葬礼上,至少可以,迟到十分钟
                            2015-6-01
生我之日

生我之日,耕牛在水田里
一边来回拉梨,一边长叹
又来了一个挨鞭子的

山羊在田地里纵情追逐
是的呀,是的呀
所不同的是
有一天他得学会说人话

牛棚顶上,乌鸦呱呱叫唤
看哪,生他的那人
亲手剪断了脐带
他一落地
就挣扎着站起
像初生的牛羊,跪拜四方
                  2015-6-22

茶马古道的百岁老人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
第一次梦遗
是看了西洋镜里的美女
那是捏着小命
走茶马古道时
歇脚在贵州的老镇上
他也记得,最近的一次勃起
是在1978年
邻村的小媳妇回娘家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风吹着杨柳沙拉拉拉,小河的水流哗啦啦啦
                 2015-6-15
谢小敏

十岁时,他在黑板上写
打倒毛主席
犯下逆天大罪
被五花大绑成一只螃蟹
二十岁时,他外出打工
在沿海风生水起
四十岁做上了黑老大
却不幸被乱刀砍死。哦,谢小敏
我常常想起我们下河抓螃蟹 
你把手伸进石头缝里
任螃蟹钳住,然后轻松带离水面
我现在回忆起,仍有一双大螯死死蜇痛我
——那一年,是我告发了你
童年的河边,你已经被我杀死过一次
                  2015-6-11
槐树下

在我的老家
有一些忌讳必须遵守
谁家里有孕妇
男人不要轻易去走
遇见妇人生产会触着霉头
这些忌讳说不出明确的理由
就像转世投胎,貌似怪诞
却不由人不信。某村一个九十老翁
落气前说投胎到了一棵槐树下
其家人遍访九村十八寨,终得应验
小牛犊身负重轭
在槐树下拉着拉着磨
看到亲人,噗地跪下,淌出大颗大颗的泪来
                          2015-6-16

往事1989

那一年,出了趟远门
回家后就不停地做噩梦
一闭上眼,子弹就像蝗虫
追咬着脚跟。玉兰树的花
硕大得像一颗颗榴弹炮
砸向街头奔逃的人
村里的老人说,给这失魂落魄的孩子
找一把杀过动物的刀来
一定要是沾过血的,一定要是闪着寒光的
只有这样,塞在他的枕头下
才可以一物降一物,才可以辟邪,压惊
                        2015-6-16

生存或者死亡

2004年,印尼大海啸
汪洋中的小岛上
动物们被逼上绝壁
山下巨浪滔天,退路全无
饥饿和绝望袭向这些捕食者
与被捕食者。我们想,接下来
蟒蛇会吞吃猴子,巨蜥扑倒水牛
最后剩下蟒蛇与巨蜥时
还会有一场生死决斗
可是,不!它们情同手足般
紧密地靠在了一起
生存或者死亡,在我们看似问题的时候
它们,给出了答案
                   2015-6-4

我看过朝鲜电影《卖花姑娘》

从脱北者的诗歌里
我悲伤地读到
朝鲜,这是地球上
唯一一个没有妓女的国家
这种悲伤,和我多年前
看《卖花姑娘》时如出一辙
花妮姐姐,手提花篮边走边唱
她的眼睛看不见了,肚子挨饿泪满衫
我们的姑娘在银幕下
也泪花闪闪。那是一个提到妓女
都会脸红的年代。我们的姑娘
多么纯洁,把青春献给了上山下乡
                   2015-6-24
阿妈妮

冰天雪地里
她埋下志愿军战士的遗体
在他的前额上深情一吻
在真实如纪录片一般的
电影《英雄儿女》里
我看见过她真诚的笑容
像一束金达莱
她的苦难,我的母亲也同样经历过
集体农庄、计划经济、忠字舞
……她们多像一根藤上结的两个苦瓜
我有过食不果腹的童年
不会冲衣衫褴褛的母亲动怒
更不会嫌弃她的丑陋,正像狗不嫌弃家徒四壁
                     2015-6-26

关于朝鲜的一十二行诗

你们嘲笑他们挣扎在贫困线上
好像自己幸福指数很高
有住房,有医疗保障,享受义务教育

你们嘲笑他们没有自由
好像自己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
在网络上祭拜自由女神像

你们嘲笑他们把领袖供上神坛
为逝者永久保存遗体
好像自己从不曾瞻仰过水晶棺

你们嘲笑他们逆来顺受
匍匐于专制与独裁、高压与强权之下
好像自己能够像一只狮子愤怒地呐喊
                   2015-6-24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7-5 22:41
小牛犊身负重轭
在槐树下拉着拉着磨
看到亲人,噗地跪下,淌出大颗大颗的泪来
细致、沉重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4:07 , Processed in 0.04598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