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小庄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466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小庄的诗 (诗六十首)

热度 1已有 497 次阅读2016-9-7 19:24 |系统分类:诗歌

小庄的诗( 诗六十首)

小庄,女,诗人,1973年出生于河南平顶山市。自由职业者。现居河南平顶山市。


《坚韧的情感》

窗外的列车碾过冰冷的铁轨
在站台之外的蜗居里
我拾缀起昨日所有的失败
徘徊在寂寞站台上的那个人
眼睛里有躁动的期待
曾经让我肝脑涂地的人
我要用我冰冷的手指掐碎你的玫瑰

爱,没有轮回
我也不是受伤的贝壳
感谢裂缝
坚韧了我的柔弱
展示了我心魂的高贵

                   2001.9

《爱一个人没有缘由》

爱一个人没有缘由
恨一个人却有那么多无奈
你的眼神凝重
对我说珍重的神态嗫哝
如果你感觉被爱异常的美
我会为你驱走寂寞
无花果的春天写着太多的寂寥
含羞草勾勒着抚慰的痛楚
不是爱什么都要恩酬

               2000.8


《我是飘扬在你世界里的一支旗》

春季是一生最美的时刻
如果你还是感觉烦闷
我愿是飘扬在你世界里的一支旗
在你的世界之外窥视你的快乐
我的关爱无处不在
我要和你一起勇敢活着

                 2001.9

《乡愁》

不敢看故乡的方向
乡愁,让眼睛流泪
我们一直望着那方土地
    老宅老屋
是否在旧时光唱着苍凉的歌
时光里鬓发如银的母亲
    慈祥且博大
我和姊妹要演绎怎样的故事
故土心内,执著的山与树
凝视你,像静读一本无法破译的书

                       2001.9


《问问内在的自己》

别离时那么果敢
思念的线纺成了团
Baby,想我吗
一天一个孤独的夜

想你时,勾起些许苦楚
日历里,我俩重逢究竟是哪一日
Baby,还爱我吗
一月三十个白天,对等着三十个深渊

怨你有那么多尊严
西天的云里,不再有你的到来
Baby,约会我吧
让我把酒问问内在的自己

                        2001.9


《我可以爱你吗》

像枝头熟透的苹果
爱在秋风里自然长大
我可以爱你吗

瓜熟蒂落的感情
有太多牵挂的枝条

早上醒来的时候
看到你昂扬喷薄的晨霞
每个孤独的夜
我想和你漫步在城墙下
真的,我可以爱你吗

             2001.9

《爱你的人太多》

爱你的人太多
你的心是否太累太乏
那我要收起我的爱
我要等到你苍老
仔细欣赏你的沧桑
轻轻地跟你说
亲爱的,我可以爱你吗

              2001.9


《看不到你》

看不到你
近在咫尺却摸不到你的面庞
亲爱的
我想把这杯酒独自喝完
思念你,一点一滴的平凡
容颜,是否憔悴
爱人
我想要活在你的身边

你捻灭在窗上的烟灰会不会复燃?
爱和婚姻,怎会两全?
你冰冷的离开
让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2001.9


《上苍的赐予》

感谢上苍的赐予
我为我的视觉、听觉
让我拥有情感、父母和姐妹
让我感受这世间的亲情
纵然有父亲的责骂和姊妹偶然的不和
纵然有那么多是与非,休眠
和太多的无动于衷
那么多纯粹的真理和苦难

                          2001.9

《春桃》

春桃这个小姑娘
夹在浅绿还黄枝叶间
粉色新蕊,甜甜的酒涡
这会令帅小伙迷醉
伊人只是拥琴低唱
以处子之音
你是春风春雨春雷三兄弟都爱的
那羞涩无法抉择
春雨会送来天山
春风会跳上你软软的枝蔓
最是春雷,会用暴力的闪电把桃心震撼


《幻》

我多像一只育龄的鹭
渴望恬静的睡眠

这个亚健康的春天
油菜花开遍山冈的清晨

嗅着郁郁花香不愿醒来
意识里转桶轰鸣似幽魂呻吟

所有爱美的女人一样
静静拔去鬓角新生的白发

这近似儿时家乡的油菜花渊
天然的气息在帮助生活修整思绪

这逐渐老去的转桶
和暗物质对宇宙的侵袭与控制


《回想》

孤独时回想你
是否也孤单

百叶窗外秋雨里抖瑟的叶儿
情感也早过渡到冬季

人间如此残酷
生死,让我们匆匆聚了又散

预言中短命的爱
似乎冬日必然归隐的叶儿

飘飘荡荡,如此顽愚的别离
不能靠岸也不可搁浅,漫无边际


《迎春》

不能预见,我不是先知先觉
春野,会不会成为首府
但是,可在鸟啭的迎春身旁唱首歌
当别的物种正懵懂之时

人类的感官偏袒于美世

它交错的枝蔓伏地而生
低姿的鹅黄,最原始的欢喜
令我变成侏儒
或者成为干脆的蚂蚁

这样我才能抛离周遭
单纯的与莽野亲吻迎春
让人类俯身爱的灌木,静雅、素洁……


《榆树》

榆树是阔绰的范儿
串串青铜币只一春一笑
暗恋的雀儿醋醋地说:留一些,留一些
但周围世界不笑抛撒的手不止
树下满地褐色包衣
是榆儿对外世束缚的挣扎和蜕变
麻溜溜的孩子说:
我要捋下你的青涩做饭
满篮的榆钱和着面放进笼屉
野春蒜,春石香是自然调味品
搅动沉睡的味觉——
北渡,你的《榆林街》至高处悬示的
是春天坍塌的矜持景象


《一夜樱花》

隔墙的樱花
烂漫地开着白
我敏锐,却嗅不到百花的香
一树花海,几只游说的蜂蝶
尽管采你的蜜授你的粉
莫惊扰李儿杏花
花开得汹涌凋零如昙花
夜来时你吧嗒吧嗒绽开
晨起的寒风把你又吹落
这一夜的樱花
何不回你的国度去!
邻居阿婆你不要送樱桃来
百花和红果
想起诸多死亡和血腥屠杀
你也不要吃
就让夜,葬去它的花
春帷掩掉它的果


《玫瑰园的拓荒者》

你说你是我永恒的举杯
我浩瀚的坠毁之海,你有你的真实
  你有自己的虚构
  不要企图成为玫瑰
你是我疲倦时、狂热时的激情
你是我沉睡多年的大海
是我玫瑰园的拓荒者
而表层之外,你是我的冷漠


《曾经的谋面》

我为曾经的谋面而伤感
冬日冷冷,佯装不相识
买鞋人讲价后,拄着单拐离去
昔日冰场花样溜冰的少年
已到中年,对面瞳孔这面镜子
照不到以往长椅上潮起潮落的人
他摇晃的树桩背影,冷冻并不相识的诺诺
听到心中湖波扑簌音节
斜阳穿过杨树的苍凉与不舍
少年,我的泪只是为曾经的谋面
火车迎面驶来,却无法躲避的伤感


《被人遗弃的小天使》

儿子,让我带你去福利院
妈妈,为什么我皮肤这么黑
妈妈,为什么要天天吃你做的饭
妈妈,为什么这么小让我背这么重的书包
孩子,我不能永远选择沉默
面对你的自卑和不满足
我要牵你的手去儿童福利院
那些被亲人遗弃的小天使
大多存在疾病和残疾
却无怨艾快乐
被社会笼统地拥抱
并无父母的悉心照料
却幸福感恩
你看都不看一眼的汤圆
这些天使甜甜地品尝
当我带你离开
孩子们站在窗口挥手
眼眸里的依恋和对你书包的羡慕
儿子哭着说妈妈
我们能不能带所有的天使回家


《年》

是冰箱冷冻了年味吗
我的味蕾找到儿时的土猪肉香
我要像母亲父亲一样熬年
三十晚上坐夜通宵祈福
煮肉让整个城市变成卤肉店
这样我就能像长辈的长寿

可是,结实喂养整年的亥
跑到乡村也买不到
父亲买的窜天猴
母亲搁在板箱上初一才穿的花衣
年集上买来的梅豆角和兰花根
还有一些散落的压岁钱
诸多事物在爆竹声声里,组成了年


《我们在小树林里相爱》

我们在小树林里
亲吻彼此的面颊
三月的阳光透过稚嫩叶片的树
我们相爱了
你手捧鲜花的样子
充满紫花的气息
我能听见你砰砰的,年轻的心跳
我洁白的纱裙在林间稳健地舞蹈
不要你看见内心些微的紧张
我让身边款款流过的河水鉴证
河畔荆棘鸟只能燃烧一次的鸣叫
是在招手我们一生一世的相遇吗

《雪地上的绿蓑衣》

雪蛇漫天时,要向故人索件绿蓑衣
戴着斗笠,在白色繁华里漫步
像魂魄坦然于旷野之上
初暖还寒的冬衣
在雪的海洋绽出天山莲花
但绿蓑衣和斗笠是绝色的叶儿
白雪素美如花如絮
绿蓑衣如叶儿
而我只是绿的载体
戴着斗笠偶尔闪过白色世界
向你带来有关中国之春的讯息

《人生》

林间小道无人,车在飚速
耳边利剑风声,把物事抛向身后
飚飞时间的犁铧,分割着心中惰性
我要无旁无骛的凛然
道旁所有树木是假像的敌
要灵巧躲过不让其受伤
思绪,是遁空的老尼
经历皆空,善念却依存
耳后是尘中所有的浮华
等欠压灯亮时,你已垂垂暮年

《一粒石子》

站在水库边,晨曦眯着眼
斜侧的身影,在玩打水漂
石子是枚棋,尖尖薄薄弹跳出
许多水坑,一个接一个才规范
要漂出十五个真难
这只是游戏,需要磨茧的时间
游戏到特定波段就要放手
要学会让摆荡的手放手
漂出的石子在纯粹惯性里
打破平镜水面,接连不断
才能有新的命运等待
入水的石子不再顽愚,灵动地感谢
感谢你伯乐一样的手

《守候》

婴孩
我在心里呼唤你
语言和符号太重会惊醒你的梦
梦中甜甜的是妈妈的微笑吗

你在暖暖被里蠕动
我踮着脚,屏着息注视你
奶瓶里的水,换了一次又一次
等你醒来口渴了第一时间喝到

婴孩
我用最甜美乳汁哺育你
哪怕是用鲜血
就算你大了,树长出枝桠
我同样以母亲之心关爱你


《凌乱秀》

开始流行混搭
黑亮头发要着上干枯颜色
经历了陶瓷梨花烟花纹理烫的头发
用手肆意打乱
经进化的密梳变回宽齿
外装变小,内搭变大
参差的扮相,遮掩了女人的玲珑
我向往没有漂染的整齐黑发
能裹出女人曲线的旗袍


《巢》

树的五指山,允许鸟
在任何季节搭建巢
口创“笨鸟”的人
都无法选择稳固的枝杈
家,在冷库里稳健坐落
鸟喙衔来干枝,做成骨架
铺垫上会说话的软草
简朴的垒筑恰似钢筋和水泥
树太高,人无法更清楚看到
巢里,是老去的雀,或是
伸着脑袋需要喂养的小鸟
巢,暖着树和它的家人


《信阳老乡》

勤快的信阳媳妇
把我们这儿变成老家
精心腌制的鸡鸭乃至凤爪
挂在墙上风干
等待过年
猫一样的老孩子
想像吃腊肉的滋味
在外坯墙的信阳男人
干完活回家喜欢抿口烧刀子
烈酒解乏,大冷天也要敞着门
灯影里左一碟右一盘的餐桌
每日爱吃的蒸米饭,永也吃不厌
碗里盛的是信阳米冒尖的思念


《70后的土操场》

堆着青贮的打谷场
70后在漫天星星里晨跑

一二一的口号
整齐脚步声打破黎明的无声

唤醒村里熟睡的老人
70年代的农村娃就这样走来

睡到自然醒的孩子
无法品味的青春和年少时光

在土操场里嫦娥般唱歌
热血沸腾的晨跑之后

晨读,琅琅读书声和灯光
弥漫向窗外,抚慰被震撼的土跑道

当流光不再,当乡里少年涌向城市就读
70后的初中和打谷场,静似黎明

                      2014  


《游》

这是第一次带女儿游泳
起初你嘟着脸无法克制恐惧
当道具,那个带拉手泳圈套在颈上时
你微笑了
长长睫毛上挂着泪,变成水珠
你的视线太拘泥
小小水池是你的海吗
你拍击着水面,蹬着粉嘟嘟的小腿
像欢腾的小鱼
我用手试探水温,无可挑剔的温水
小脑袋冒汗的时候
宝宝开始露出浅浅的焦躁
她的耐心还太小
在你不断长大的记忆里,没有的这段儿
被无情的时间剪辑掉了
我会制成记忆里的DV,千百次的回放

            2014  


《对青春的祭奠》
        ——致亚敏

我们一起撒谎逃课的年代你忘了
只为对着沙河轻诉心事
那些被我们捏碎的饼干,喂过的
鱼儿和小虾米,都疯长成什么样子了

河滩寻到的泉眼,溢出的水
任何一种饮品无法替代

我想念青春
那年你从城里带来的五毛一袋的北京方便面
学校的热水怎么也泡不开,我们只能干吃
干吃那麻麻、辣辣的味道

当孩子长成这样的年龄
老同学、老朋友、亲爱的发小
写出这样不成文的小诗
并以此祭奠我们不再有的青春

                  2014  


《在工地辛苦劳作的农民工》

探照灯照射的是工地
站在二楼平台的人能够看到
在工地辛苦劳作的农民工
临过年,他们把黑夜当白天
待竣工鞭炮响过就回家团圆
上大学的儿女
守着空屋的女人
小憩时都能入梦来

工人们绝美的手艺
让人想起修建长城的苦人
无数砖瓦的细致
铅锤的吊线和美观
绝不是幼年在玩积木
儒雅悠闲的城中人
怀着各种感情,注视着
他们粗粗的仪表,和揣着钱
幻梦里,扛包回去的姿态

       2014  
 

《儿子,藏起我的笔》

蹑手蹑脚在凌乱抽屉里,寻找笔
当灵感和静谧同时包裹我
但是,儿子藏起了我的笔
无法在白纸上孩子样涂鸦
不耐和焦灼开始袭击我
两个善良的爱神迫我反醒
当妹妹分享你的爱
当诗分享母亲亲手做的早餐
你或浅或深地愤怒
你不要迁怒妹妹和来自母亲的诗
这些母亲创作的亲情和文字
终有一天母亲离去时
会是细细品读时,唯一的温暖


《九里山》

东起马庄,西至姚孟,九里长山
迷落入开山者的喜悦

故人追索在这里的生长
它绵延迭陈的启示

山巅闪电的亭台、庙宇
以致夏日凉凉的山峰

冬日缭绕不断的香火
让伏龙的心神驻足流连
某年十五的漫天烟花
终止了她的荒芜

新楼如明珠散落,点亮了山
来者再找不到感知山体的蛇曲小路


《某一刻》

我把身体蜷缩,穿上母亲的布衫
取暖。模拟母亲蹒跚和按着腿
上楼梯的姿态,但是
无法瞬间转换她满头的白雪
母亲,我在你仿古的衣衫里
掩面低泣。时刻表不会变慢
一点一滴,你在生活里变化——
时间的模具,某一刻
让我与你重合,让我变成你——


《冬阳》

冬天,让闲暇的人变成了向日葵
天气再干旱,枝株也晒不枯
冬阳,把山雀的叫声照耀成玻璃碎片

这冬天驰暖的感觉像你
冷极了,喝杯糯米酒
鸟儿飞过的掠影,也让你沉溺
那些经过的往事,在惬意里曼妙升空

            2014  


《虬枝》

每种树面对冬都有一种姿态
当风垂钓最后一片叶
树倔强的伫立,勇敢的虬枝
偶尔闪现暖阴和月夜
泛出的生命之光
这些喜欢冬天裸睡的群体
身体里没有冷的概念
泡桐枝干啁啾着雀儿
扑动翅膀催促花开
木槿树的苞芽嘟着嘴抵抗酷冬
当人们裹紧棉衣御寒
树的虬枝,却以相反的姿态对抗着冷


《女贞树》

暮春,从你裙下走过
人们迷荡在你的芳蕾里
那黄白色桂子一样的小花
开在虚华殆尽的时候

谁不喜欢你端庄秀雅的绿衣衫呢
那是你对生的挚爱

寒冷锤骨,你在肆虐冬风里婆娑
一枝条黑紫色果子屹立枝头
如贞烈的女子挑战着北风
又似回馈着仰慕的人


《我在冬天想到野草》

我在冬天想到野草
怀念留驻枯生的过往

春天的花,夏天疯长
河畔不知名的植物

曾经呈现的,一闪而过的朋友和恋人
过的怎样

记不住你的名字
没有什么抵得上不可磨灭的音容与笑貌

经时间过塑的
是土尘对野草的眷顾

             2014  


《恶梦》

夤夜,窸窸窸
谁在拨动古老的门栓
被东西堵上的嗓子恐惧也发不出音
如灌了水泥找不到划亮夜的火柴
眼,只有眼可以清楚看见
门隙伸进来一双嶙峋瘦骨的手
掐向咽喉
蜷缩,却无处逃匿
想要呼喊,一遍遍
不耐地等待死亡
突然,五更的鸡和犬吠
解冻了肢体和器官

     2014  


《大院》

当夜幕降临
怕黑的人拉亮大院唯一的灯
做完功课的孩子在大院嬉戏
光顾健身器材的老人笑着唠嗑
夜,因为有灯而涌动
待人影散尽,贼在光亮下变得畏缩
大院每晚都是平安夜
当白昼展开黎明
有踮着脚尖拉灯绳的孩子
还有匆匆忙着生计的我们……


《蓝欣家园小区被堵上的大门》

他说送你件礼物吧
不是七月七,况且她也过了爱花的季节

他说这是你盼望已久的建筑
谁想让你等一辈子

她心里希望心脏不好的父母有间屋
渐渐长大的孩子有个放书桌的地方

这个突然到来的礼物太重了
她知道这是政府的经济适用房

可是,某天老迈的父母接孙子放学时
气喘嘘嘘地说,谁把小区大门堵上了?

她不信,那堆成山的建筑垃圾矗在那儿
自此,天气变化时,父母不能出大门散步

孩童需踩着泥泞上学
她满心的喜悦被碎石烂瓦给堵上了……

                2014.11 

《门外的梅豆架》

春天撒下的梅豆籽,
长在破二楼的蛛网电线上,
攀爬,攀爬……
它不知,电是老虎的说法。
夏天密密的三心叶片,
为热得无处藏匿的人,
布着绿荫。住二楼的人,
在秋风起的某天早晨,
瞥见电线绿叶间,
粉紫花蕾,在危险地言说
属于自己的美。秋的节气,
让肥肥厚厚的豆角,在藤蔓间
飘摇,配辣椒爆炒的味道,
让人臆想。开在这样的场合,
只有鸟儿,愿意衔走它的种籽。


《夜色里的起重臂》

夜色里的起重臂,
让我想起某人的手,
他能挑多少吨我不知道……
依稀记得某人离去时,
大队追悼会场的哭泣,
三岁的孩童这样哭:
“我还没有棉布地呀……”
许多年了,大手臂依然耸立着,
你的继任者,你的平民,
犹如这夜色里的起重臂。


《水塔上的月亮》

月圆时候,水塔之上的月亮
孤零散放着清辉

递出剑光的灯光,太刺眼
独处的人,摆张书桌,在上面布阵

我只要纸和笔
可是,谁照顾我幼小的孩童

水塔上的月
你只邀约孤单的人吗


《长兄》

沉默却又麦秸烈火脾性的人——
大半辈的执拗,生活的艰辛,
印证着你憔悴的面容……
你年轻英俊的脸哪儿去了?
谁又不经历磨难的时间呢?


《母亲》

在菜园里开荒,种点菜,
母亲的手坚硬如耙,
她只顾低头劳动,松土、
捉虫,并不言语。
没有农具,就用手匀平。
我站在窗里,屋内空调,
温度适宜。而屋外,
母亲热的流汗,神情
坦然如水。蔬菜碧绿,
已是秋天,用水洗菜时,
我闻到内心颤动的清香,
那是母亲辛劳的味道。


《孩子睡的时候》

孩子睡的时候,母亲喜欢静,
静的可以听见他均匀的呼吸。
过往车辆无意的鸣笛,
使她懊恼;
街道里追赶陌生人的犬吠,
也使她皱眉。
母亲深爱孩童,
最是他熟睡的状态——
耸耸肩,皱皱眉,将将鼻,
继而,微微的一笑,
可以让母亲所有的辛苦释怀。
因此母亲喜欢这一刻平稳,
就如同国家不眷恋噪杂争战。
为什么要惊扰孩子的梦呢——


《梧桐》

喜欢晨起
在天蒙蒙亮时
我可以拥抱爱人一样
拥抱大院内那棵粗壮的梧桐树
爱人你醒了吗——
脚踩树叶窸窸窣窣的声音
能够打破黎明前的静寞
在这棵合搂粗的树下
人们等了诸多世纪
没有凤凰来过
(那是神话在骗人吗)
却只有春去秋又来
略似手掌的树叶,鸟羽样风舞
那是关于凤凰鸟来栖的幻境吗


《虎头鞋》

一双虎头鞋静挂在墙上,
细述着一位老人绝妙的手工艺术。

合脚的梯形轮廓,
威武的虎眼,宽大的嘴;

细细的着色和挑线,
受赠者穿过了也舍不得丢弃。

鞋口的兔毛,已随风飘落,
近似老人斑驳的年纪。

升入虚无之国的老人,
在虚境里,仍然戴着老花镜……

坐在灯下,依旧在绣,
——平凡而神圣的虎头鞋。


《开酒坊的女人》

开酒坊的女人,长相平凡,
却是飘在酒坊里的蝴蝶。

别样的女人,内心酒一样粗犷。
她清晨打开店门,天已昏黑,才关上铺门。

每天,她把酒缸擦的锃亮,
豪爽地笑,利索地沽酒。

每一个来沽酒的人,她都熟悉其个性,
一杯酒,一壶酒,她都耐心沽来……

——如同懂得她的各种高粱酒,
深度数,浅度数,全在她的微笑中。


《浅酌》

浅酌几杯我就醉了
是因为窗外夜没有尽头的黑
或是秋风漫无目的冷
雨,剥打芭蕉和窗棂的声音交替
你在这样的时候
站在钟罩之外
那被风吹成旗帜的衣衫
在彰显你独有的特质吗——


《夜空》

城市的夜晚看不到星星,
我如隼一样盘旋,摸索……

想要找到星星。夜空如此喧腾,
我迷失在灯光里。

有月时,我会淡淡的怀想乡村,
炊烟在夜里弥散,夹杂着亲人的葱油饼香。

我在明明暗暗的灯里,寻找星星,
不仅是星星……

什么时候,我才能站在乡野坟墓前,
陪逝去的人看星星——


《给青春萌动的人》

你可以想像,我也曾年轻过。
美的心灵,包括美的身材——

俊雅的脸。但是亲爱的孩子,
我拿什么奉劝你呢——

高贵的花,碰一碰,
就会影响她如约的花期——


《给女儿》
(写给心悦)

你的手那么小
我把指让你抓握
你的脚
    如此精致,毛茸茸
我可以含在嘴里
我想把所有的爱给你
艰辛和付出
让我更感恩于父母
母亲,我,孩子
是这样息息相关
命运中我们彼此环绕
溶为了一体


《传说》

落日下,放牧的乡间小路,
清凉游荡的雨,是自然的你。
你还牧羊在那里吗?
再不能回到少年时,
暖暖的眼神,不经意的约定,
在内心的跑马场站成定格。
可是你还记得我吗?
时光倒逆过多次,像前世轮回。
黄昏余辉里的牧羊人,
我还能再为你
写下一些淡淡的诗篇。


《给游子》

一生的梦,在你出生的地方,
乍起——
那是谁的部落?
夜夜徘徊却无法接近。
我无法清理的焦灼,
拨动不了深沉的孤琴。
难忘的琴声,可以允许游子回家。


《魏军强》

那个灰色五月,天空下着碎雨。
你总说一个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
你不是英雄没什么功绩,
你埋在家乡,不是埋在烈士陵园。
你是左邻右舍没人不称赞的电工。
可是你走的太匆忙,
为了方便别人,而冒险攀出楼外
安装一个灯泡,就让生命陨落。
父母沉痛的声音你听不到,
手足情深的人们你也看不到了。
儿子在你失事的地方玩耍,
众多秋雨冲淡,掩盖了当时的痕迹。
哥哥,你还不知道失去意味着什么,
你的身影还在此游荡吗?
我要用幡招你回家,
家里有亲人和热气腾腾的茶。


《阿婆家的羊奶枣》

起风的秋晨,
耳畔总会响起母亲爱怜的呼唤:
起来拾枣喽孩子——

邻家阿婆还在睡吗?
我要翻过古老的木栅栏,
才能捡到甜甜的羊奶枣。

不是红的,怎么那么甜呢?
瘪嘴的阿婆怕是早已作古——
那木栅栏呢?
老阿婆守候的羊奶枣树呢?


《老人,孩子》

夕阳里,你眼里跳动的是眼泪吗?
让孩子怎么称呼你呢,
我都叫你老奶奶了。
每次黄昏,店需要打烊时,
你都要来帮我看看孩子,
顺便跟她道别,
你说再见吧孩子!明天见吧孩子!
我让婴孩稚嫩的脸,
贴贴那枯树似的老人之脸,
每天都快乐着这样的时刻,
形同最和美的祝福,
这又何尝不是一份馈赠。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9-9 11:25
浓郁的抒情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2:17 , Processed in 0.04685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