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胭脂茉莉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4616 [收藏] [复制] [RSS] 孤独的岛屿,已自成庄园。

日志

《67度》137期//诗回答第7问//关于现代禅诗:胭脂茉莉回复 ... . ... ...

热度 1已有 61 次阅读2017-7-28 09:48 |系统分类:诗歌

《六十七度》微信平台和纸刊开办《诗回答》栏目。每次拟邀请35位诗人回答。期待聆听到诗人们对同一个问题的答复,旨在以诗为媒,加深对诗歌、对写作、对艺术的认识,增进彼此间的了解。

《诗回答》第7问:

南北、胭脂茉莉、苦李子、奥冬,各位师友好:

禅诗,古来有之。很多脍炙人口、意味悠长的禅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禅诗,可以让人静心,融入到自然,融入到本我、自性中去。我也尤喜读禅诗,平日里读到了各位很多禅意浓浓的诗作。随着对现代禅诗阅读的深入,我个人觉得现代禅诗尤其具有包容性,如同汩汩清流般滋润、涵养着每一个有缘的读者。很想就如下几个问题和各位作以交流和沟通:

首先请说说您是如何与禅诗结缘的?作为一个名词性概念(也许我的说法并不妥帖),您对于禅诗有着怎样的理解和认识?或者换言之,禅诗写作给您带来了怎样的触动?作为一种精神性的东西,禅诗写作是否对您的现实生活(比如为人处世、看人待物)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在您目前的诗写中,您是随心而写并不介意自己的诗歌作品是否富有禅意,还是有意识地偏向禅诗写作?请列出一两首您目前较为满意的自己的禅诗作品?能否说说这首禅诗诞生的背景,说说关于它的写作动因。

请说说您目前读到的最为喜欢的一两首现代禅诗,说说喜欢它的理由。

作为一名禅诗写作者,您觉得现代禅诗在当下诗歌现场中有着怎样的评介?关于宣传、推广现代禅诗,请谈谈您的建议和想法。

 

 胭脂茉莉影像 胭脂茉莉:江苏人,作家,诗人。诗歌被选入《中国诗歌》《诗选刊》《当代精美短诗百首赏析》《诗歌周刊》《中国诗人阵线》《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华语诗刊》《现代禅诗探索丛刊》《2015年禅意诗选本》《2016年禅意诗选本》等多种刊物,现代禅诗研究会会员。诗观:诗始于思,但是诗的最终目的并不是把我们引向思,它帮我们刺伤腐朽和贫庸,把我们引向一种信仰。一个走在大地上的隐秘诗者,有你不知道的快乐。代表作:现代禅诗系列,胭脂茉莉十四行诗,《真实的风景》系列等。

 

胭脂茉莉回复:

 

我总相信一件事情的缘起,和一个人的童年经历不能说密切相关,但是总有一定的逻辑联系。童年时,我对植物和昆虫特别感兴趣,那时我可以认识几百种植物和各种小昆虫。这得益于乡间的草木葱茏,野花遍地,昆虫飞舞,更得益于父亲书橱里的诸多藏书。那时,对于一个还不认字的孩子,最感兴趣的就是那本比两块砖头还厚,可以当小凳子坐的《本草纲目》了,当时着迷里面的插图,趁父亲不在的时候,还撕下过几页去临摹,可以想象出来,这样的一个孤独的小孩子把《本草纲目》当漫画书翻看的样子。

 童年的经历,让我最早了解了自然万物,那草木的枯荣;百鸟的鸣叫;蚂蚁的奔波;花朵的芳香……都会让我睁大好奇的眼睛,并且沉迷其中。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叫做《童年的恐惧》。

 

童年最大的恐惧

就是夜晚窗户上不断晃动的树木的影子

在一个孩子的心中,每棵树木里都该住着一个灵魂。

她曾经给一棵歪脖子树起名为“小鬼树”

或许是源于童年的恐惧

她相信万物皆有灵,因此始终保留着一颗小小的

不为人知的敬畏之心。

 

与其说是“恐惧”,其实更是一种对自然万物的“敬畏”之心。诚然,在信仰崩塌的时代里,因为丧失了敬畏之心,人们及时行乐,为了自我利益的最大化,什么丧失良知的事情都敢做,更甚的是对大自然的疯狂掠夺……这诸多现象,作为诗人或者有良知的人,如果还能心平气和的无动于衷那就是罪人,但是,对凄风苦雨的过度言说,这也是我所反对的诗学主张。如何在信仰崩塌的和对凄风苦雨的过度言说的缝隙之间,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和诗学观点?

如此,禅的草木有情,万物无分别,郁郁黄花皆是般若,很自然的和我童年最初的体验以及一直以来的诗歌精神相吻合;禅诗的空灵静美,呈现,在场,自然而然地就成为我诗歌的一种表达方式。可以说,写禅诗是一种必然,也是水到渠来。

 

我理解的禅诗,并不是非要写寺庙,僧人,山水.....它无处不在,它是美,是思,也是智慧;它是静水流深,是寂静中刺伤腐朽的力量;它是此时此刻,是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它是爱,更是慈悲......

我在诗歌《寂静之音》里曾经写到:

 

在广大的人间山脉,

苦行僧走得很快,

风扬起僧袍,

但你不用担心他会把灵魂抛出体外;

 

   朱玲曾经点评这首诗“很像一种影视镜头,很具有神秘感、悬疑性、紧迫感又不失寂静之美” 。行走于天地间的苦行僧,僧袍翻飞,已与天地融为一体,这就是我要寻找的这种鲜活的画面下禅的真正精神“此心此体本来是佛”。

 

诗中禅,禅中诗,首先是美,这是不懂入门的人也能获益的直觉。禅诗写作,对我的生活倒没有什么改变,但是首先让我热爱美和暮晚那悠扬的钟声,这个难道不已经足够了吗?正如我在《路口的石匠》一诗中写的场景:穿过浓荫遮蔽的小径,有鸟鸣,有馥郁的桐花香气。在黄昏的路口,还能遇到一个敲击石头的老人,此刻,身后传来悠扬的钟声…….

 有很多读者,会背后里问,我的修为够读禅诗吗?我总会说,从一首诗里能感觉得到美,也就足够了!顺其自然!

 关于在目前的诗写中,是随心而写还是有意识地偏向禅诗写作这个话题,以前我和碧青姐就谈过,禅诗并不是硬写的,而是禅者修为和自性的自然流露。为了写禅而去“造禅”首先就是违背禅的精神的。我始终相信这样一句话:“诗无刻意现禅,而禅味自浓”,这才是写禅诗的最高境界。所以,以一个有足够内在修为的禅者之眼,来看万事万物,流落于笔端的自然就是禅诗。如果说真的有意为之的话,就是禅的不可说,在写禅诗的时候我遵循的规则是呈现,在场,尽量不用概念性言说。

    目前自认为我还没有最为满意的禅诗写作,我一直在探索和学习之中,或许当我对自己满意时,也是快要封笔之时了,目前只能说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吧,像《白鹭》《入画》《微雨落黄昏》《花园里散步的人》等等我自己都挺喜欢,因为这些诗剥去禅的不可说那部分,都蕴含着一种永恒的美。

 

   传统的禅诗,主要是禅理诗、山居诗、佛寺诗和游方诗等。但是我真正感兴趣的觉得超越传统禅诗的还是那些写百姓的禅诗。像《幸福》《路口的石匠》《山中无日月》等诗是我的一个尝试。这里就说说我的《山中无日月》这首诗吧。这首诗除了少木森老师在2016年禅意诗选本里对这首诗专门用了一些笔墨解读过以外。在之前,从没有被当作禅诗来读。这首诗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的一首诗,但是不是我最好的禅意诗,之所以选择这首诗,我觉得在禅诗写作上有一定的探索性,当时写的时候这首诗有两条主线,它不仅仅是一首禅诗,也是一首具有批评色彩的诗。这首诗都是用日常的句子,乍一看似乎简单浅白,可是定睛一看,又如漩涡一样。对于我自己的诗我不想解读过多,这里我仅仅从禅的角度来解释这首诗,在这首诗的中间部分我描写了一个山中的老人,一位不关心禅意的老人,确切地说是文人们为了逃避现实生活而追求的趣味性的禅意,而这个老人呢,并不是不懂禅,或者说他懂不懂禅都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因为他自身就是如此真实的禅。此诗中的“乡途”,不仅仅是对在经济大潮下日益萎缩的乡村灵魂的呼唤,也符合禅的精神:“回归自性” 。禅诗不仅要符合美学,还要不惜笔墨的对人类处境予以呈现,这是一种人道主义精神,也是禅慈悲为怀的真实呈现。我认为这是现代禅诗写作者的探索和方向之一。《山中无日月》全诗附录如下: 

雨后, 山中新竹破土而出

隐约可以听见布谷鸟在不远处啼鸣

野草莓在树荫下兀自美丽

没有看到往年那个采摘它的黑头发少年

 

年轻的麻雀们早已远离山岗

茶园里沉默着一把破旧的椅子

一只空空的背篓......

 

都说山中无日月

采茶的老人已经和山一样老了

他不关心陶潜的悠然见南山

山中泉水日复一日轻叩岩石之禅意

他揪心的是他的茶园是否丰收

 

他日益弯曲的脊背是

远走他乡的麻雀们最后的乡途

 

山中老屋投下他的影子

我们这些旁观者

看到的只是一块磐石

在自身的磨损中

消失于一片斑驳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7-7-29 12:31
日益弯曲的脊背是
远走他乡的麻雀们最后的乡途
细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22:20 , Processed in 0.04964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