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北渡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8419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打开世界的隐密之门——论朱朱的诗歌

已有 12795 次阅读2014-9-6 13:24 |系统分类:诗歌| 梦里, 青年, 人间, 诗歌

打开世界的隐密之门
——论朱朱的诗歌


    北渡/文


  生活就是这样,他从一个人的幼年,一直到少年、青年、中年······一一掠过,把苦涩与甘甜印入人们的心中。使人会有很多感想产生,像风一样钻进人的骨头,钻进人的心里,钻进人未知的梦里。这期间有烦索、有冷漠、有哭泣、有希望、也有泪水,有时在人心中显出莫名的寒意。这些丝丝的寒意,在人间形成片片的剪影,或忧或喜,或凉或深,都深有含义的在人的心里以随机的形式,轻易的展现出来。
      当然,这只是一个人接触生活时产生思想、知识、认识和判断的源泉,有时要去用画笔去描述揭示里面,在生活中,在泥滩里,在困难中,在沮涩中的不弃的人性中,诗是最好的表达方式。因为在生活的深沉音乐中,它有它独特的魅力,那奇特的想象,那象形的图形,那随意的影像前置,那平静的物体发出其内灵与肉躯的呐喊,都深刻的解剖着人最脆弱最想隐蔽的心性,最不想倒出的难堪。
      其实,人的经过就是一个过程,也是一次心理财富的旅行。有时来的太多,不能瞬间接受,有时来的太利,不能用情的肉体接住,失去和得到有时很微妙,心灵的得到,往往是物质的失去。环境的凌苦,生命的不理解愈之越深,必得之愈刻,只是要有准备,内心要有通灵的心性,那是宽引的路,在心中永不熄灭。
     诗人朱朱,是那个时代,用心灵走来的诗人,诗是人心灵的音乐,是生活对内心的影射,在用词中,它已不是词而是诗人雕塑世间凝固的音节,释放着诗人负于他生命的音律,它使人看到了那个那个情景的画面,进入到那狭小的空间,进入到那时空的活鲜的生活,那里的情感、那里的北风,都吹进读者的心中和预知的第四空间。
     第一篇《野长城》,长城是中华民族的精神,代表了国人的骄傲,前面加了一个野字,散发出诗人的情感和思绪,那滔滔的如洪水奔来,也令人在空旷的土地上,被释放的天空的茫茫和历史的波澜而感染。这个篇名就把诗篇的音符字律以及取向一一引出。“野长城”必定有雄浑和苍茫的视觉和失落的心理,以及对事物及人性与生活和历史的醒悟。
     在《楼梯上》一诗中,诗人写道:

  “此刻楼梯上的男人数不胜数
  上楼,黑暗中已有肖邦。
  下楼,在人群中孤寂地死亡。”

  诗中用玄至的手法,便写下当下人的追求,迷茫、失落与痛苦,楼梯上的男人数不胜数,人生像是在楼梯上,在生活的列车恍动中,有许多人,不知道是上还是下楼,因为没有方向感,当然有执着信念的人有强烈的方向感,有时人在上楼时也感觉是下楼,下楼时也好像是在上楼,肖邦一词和死亡,向人的结局定格。但是他们难道谁想死亡,谁不想成为肖邦,只是未明的楼梯的方向,哪边是上哪边是下,有许多人已模糊,那时的长城是被野草笼盖,显不出它历史的伟岸和深重,浅知的人便在错误的方向中沉醉,直至死亡。诗中简短,却语意颇深,把生活的事情抽象化,用明显的图像把繁杂的事情梳明,在平常中流露着人生的种种场面的结局,令人深醒。诗中并未有对人的思想意识进行刻画,也未对人生过程的虚幻的快乐深邃的痛楚进行描写,而是指明了两个不同方向的结果,显示了诗人高超艺术手法,浓缩了人生的意义,生还是死,表达了诗人对人生的深度理解和对事情的无奈也明辨。这就是诗通过诗人的灵性在浩瀚的人生中,所发出强有的音力,回音绕绕。
  在《小镇的萨克斯》一诗中,诗人写道:

  "雨中的男人,有一圈细密的茸毛,
  他们行走时像褐色的树,那么稀疏,
  整条街道像粗大的萨克斯管伸过。“

  小镇的萨克斯,应是有着沁人心脾的音乐,掀起人的愁容,放进自然的优美的林荫秋色,而诗中首先诗人抛出“雨中的男人,有一圈细密的茸毛'',这像是一个小镇中情景的描写,像小镇里优美景色——有各色不同的树荫林立,地上的草整齐有序的生长着,又像有一圈细密茸毛的男人雨中,雨水打湿了他的毛发,此时,他们急急地行走,像褐树少而快,街上此起彼伏,萨克斯下的音流在整个街道上演出,这之句平白中描述了小镇的生活,有萨克斯质同的节奏。

  有一道光线沿着起伏的屋顶铺展
  雨丝落向孩子和狗
  树叶和墙壁上的灯无声地点燃

       在光线起伏的屋顶,显出小镇的屋顶错落有至,像光中的萨克斯,加上外面的雨丝和孩子们和小狗的欢乐与嬉戏中,以至到了夜晚映在树叶上的灯火的光亮,和等待“回归人”墙上的灯都静静地闪着小镇宁静而温馨的生活,像是小镇中有无形的萨克斯音乐在静静的响起。在第三段中,诗中写道:

  我走进平原上的小镇
  镇上放着一篮栗子
  我走到人的唇与萨克斯相触的门
         
  当然,诗人能深深地感到镇里的空气、生活的气息,那纯纯的像栗子等待远来客人品食,在那萨克斯音乐响起的地方,有者温度中心的味道,更能使人从内心感到小镇的安详与和睦。 诗中在富有的画面上,配上音乐在简洁中露流着诗人的感想,诗人诗词奇妙的排列,用刻刀在读者心中刻下一幅宁静而温馨的小镇。
  某种生活的情景,在诗中的简洁的刻画,都来自诗人敏锐的观察力,这些事物又对诗人的思想产生触动,诗人像一个画外的哲人,用诗一样的语言,把纷杂的外像抛开,只留下精髓的实体,最后产生了诗人对物的感受,透过物象形成一种特有的思想认识,又反射到诗词中所表达的物象,使人在读诗中能感到物体之外的哲思,诱发人看到自己平时在实际中,所看到却不能更深处感悟到的哲理程度,告诉人灵魂更深处的乐音。       
  在《厨房之歌》一诗中:
        
         多么强大的风,
         从对面的群山
         吹拂到厨房里悬挂的围裙上,
         屋脊像一块锈蚀的钟摆跟着晃动。
         
  厨房是我们用于做饭和生活的场所,使人用厨房的形象来暗示生活的状态,那里只有山风前来做客,而且大的出奇,诗人直接将风的形态引出,用风看到了厨房的样子,这是很有触觉、很有力度的表现方式,好像是要写一个物件,却不直写而用光打在它上面的影子说话。在风的作用下,厨房的形象便出来了,一个围裙在绳上摆动,屋的脊背早已锈蚀,或者已经很破陋,屋顶在风的作用下,产生“噼噼剥剥”的声音,像是破烂的钟所发出的焦人的声响,显示那里是如何的生活场景。
         
  我们离街上的救护车
  和山前的陵墓最远,
  就像爱着围裙上绣着的牡丹,
  我们爱着每一幅历史的彩图。

  当然,离救护车和陵墓最远的地方,是较僻静的地方,让人心里很孤闷,因为这里很是遥远且荒凉。但诗人却不,不但没有消沉反而是充满斗志的青年,充满了忍耐而又有生活的激情。这是一个隐喻的手法,诗人的高明之处在于不去写自身如何,我们不需要,或者离我们较远的事情来反衬自己的状况,即使这样,诗人依然怀着赤子之心,就像爱着围裙上绣着的牡丹,看着围裙上的牡丹,一定看着如此的生活,这种借喻的手法,不直接去说热爱生活,而去说爱着生活的某个事物、某幅画,以点带面非常奇特。当然,我们爱着每一幅历史的彩图,这也是在写诗人的爱国情怀。历史是国家的生命,现在是国家的发展,彩色的图片是历史的内容,诗人精妙的词语说出了自己的现状,不屈的志向和深深地对国家的眷恋,短短几句,诗人的情状包括生活,便有血肉般闪现于人前。

(待续)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01:49 , Processed in 0.047377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