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河西苦雨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7010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预期的艺术(增补版)

热度 1已有 12826 次阅读2016-1-18 20:21 |系统分类:诗歌| 艺术

        预 期 的 艺 术    

                                    ——2015预期有所突破的一组

 

 

预 期 的 艺 术     

 

就像鼻子自以为看透我的内心

就像内陆河终归不能到达海洋

就像我的血永远被我的身体围困和封锁

就像诗只能是我生命的毒药而不是旗帜

 

我看见历史的一次次淫笑

 

 

不 断 更 新 的 历 史 帷 幕

 

超人又出现了

这一次不仅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感

(不然怎么叫超人?)

尽管并没有让我喜出望外

我还是再一次叹服历史老人的功德圆满

(他是一位喜剧大师还是超级魔术师?)

我所拜服的是超人可以为所欲为

却出人预料地做了一件又一件超级大好事

让我一时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

 

超人巨掌一挥

几乎遮住了整个的历史帷幕

超人老拳一抱

蝼蚁们似乎找到了更多的安全感

但依旧无法改变虫豸们的各自为政

 

超人自己报幕自己出演从不准备谢幕

尚未感到自己的手掌也在皴裂和腐朽

 

没有人相信

(超人本人更不会相信)

超人无法超出诗人的预言

 

 

广场上这些嘚瑟不停的巫婆们

 

他们不停地嘚瑟着

她们不停地抖擞着

广场上这些巫婆们舞得多欢

她们似乎想给自己的身体重新换血

她们想跟老不死的地球叫板

她们的意志里呼喊着同一个口号

好日子万岁

好日子万岁

 

 

把自家门前雪嘚瑟掉

把他人瓦上霜嘚瑟掉

广场上这些巫婆们舞得多可爱

 

这些吃皇粮的女人和母亲

这些皇粮喂的女人和母亲

(包括一些曾经供过皇粮的女人和母亲)

这些当官的的女人和母亲

(其中当然也会有贪官的女人和母亲)

这些当老板的的女人和母亲

(不足为怪也有几个平民的女人和母亲)

 

不停地嘚瑟嘚瑟个不停

她们的舞步不足以敲烂地球

她们的情状却似要透支地球

 

 

大 地 上 晒 的 血 书 

 

不用天梯

我也能看见那个在大地上晒血书的人

和几个背向天的狗

      门缝里看人的狗

      爱管闲事的狗

      不识好人心的狗

 

和被狂风撕烂的绞刑架

以及七零八落的绞索

只是再也看不见

有谁来围观和大声朗读

 

这  大  地  上  的  血  书

 

     满 屋 子 的 虚 无

需要多少个编织袋

才能装完这满屋子的虚无

将他们装在我灵魂的筏子底下

漂向大海

 

需要多少个矿泉水瓶

才能装下海滩上

金子般的阳光

金子般的沙子

金子般的笑声

不让我

     沉

      入

        马里亚纳

                海沟      

 

                        2015.2.1.——

 

                           (待续)       

害群之马在害马之群中如入无人之境

 

祖国以梦为马

他则以马为梦

 

他的梦是一匹旷世罕有的高头大马

比特洛伊木马还要庞然大物

比赵子龙救阿斗的的卢马还要飞快

这匹奇马的肚子里装着他的智囊团

当然还装着他的打手和喽啰们

智囊团使他胯下的奇马如鱼得水

在汪洋大海中劈波斩浪

打手和喽啰们则可劲地为他摇旗呐喊

 

祖国以梦为马

他则以马为梦

 

这匹旷世罕有的奇马煞是威风凛凛

他的四蹄有如四部割草机或螺旋桨

让乌合之众们目瞪口呆的同时

敬畏有加肃静回避

让出一条林间空地

 

乌云消散的片刻

他却像UFO一般直冲云霄

他要飞向美利坚

他要飞向欧罗巴

他要飞向太平洋

他要飞向大西洋

他要飞向月球

他要飞向火星

 

他以为大地上的一切都已搜刮殆尽

装进他那旷世罕匹的马肚子里

从此可以仰天长啸腾云驾雾矣

不料却被超人的冷箭一发命中要害

这匹奇马像稻草人一般不堪一击

在一瞬间丢盔弃甲片甲不留

 

乌合之众们不禁拍手叫好

比当初为他鼓掌还要热烈

又不禁长吁短叹

正是试玉要待三日满王莽谦恭未篡时呀

我们真是有眼无珠啊

当初真不该为他助威叫阵

    原来却是只纸老虎啊

 

                          2015.11.24.

 

画  蛋  糕  的  老  人

 

这是一个举世闻名的老人

这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老人

他在大地上走了一圈

回到他那举世闻名的城堡

召集了一些举足轻重的人物

虽然他们的举足轻重

不足以跟他不可同日而语

他们的举止投足他都了如指掌无足轻重

但他还是觉得今天必须跟这些人同日而语

 

他用手指蘸了蘸面前杯子里的水

在一张巨大的桌子上画了一个圈

郑重其事地说

明天我们要做一块史无前例空前绝后旷古绝今举世无双的大大大蛋糕

我们要让普天下的老百姓都可以分享这块美丽无比的特色大蛋糕

当然我们不能继续搞平均主义

我们要让有能力有贡献的人率先吃到蛋糕并吃到更多的蛋糕

我们还要让我们的孝子贤孙左膀右臂率先尝到蛋糕最美的部分

这样才不失为我们这个新家庭组合应有的气派

 

                                      2015.12.3.

 

    被摸过石头的河流注定是一汪浑水

公莫渡河

公竟渡河

同志们

我们不能再犹豫了

我们不能被小娘们拖住后腿了

谁让我们是先行者呢

谁让我们是先知先觉者呢

难道还不如汉朝的那个小汉子么

 

我们一定要趟过这条河去

我们要把河里的石头当成垫脚石

要是谁敢阻拦我们

就全都给我扔下河去

我们还要把那些阻碍我们的石头抛上岸去

正好是建设我们新生活的基石

我们还要将另一些石头淬炼成真正的金子

装点我们美轮美奂光怪陆离的城市

 

我们只有一往无前

不要去管后面有多少后继者或后进者

也不要去管他们如何评价和看待我们

我们永远不要急流勇退

指点江山的永远是我们

 

被摸过石头的河流注定是一汪浑水

 

                          2015.12.构思

                          2016.1.18.撰写

 

   我 的 内 心 很 荒 芜

世界越繁华

我的内心越荒芜

比叫花子的内心还更荒芜

叫花子的内心从来不荒芜

肯定装着一个花花世界

不然他们总是满世界地游荡

而我一直在寻求深居简出的生活而不得

为此我的内心越来越荒芜

 

                                       2015.12.7.

 

    糜 烂 的 老 虎 不 如 鼠

我头一回梦见老虎

(不如说在梦里听说老虎)

他们说那边的老虎会演马戏

(其实应该叫虎戏)

他们说演马戏(虎戏)的老虎不吃人

这个老虎不喜欢人类隔山观虎斗

于是特意下山来逗人玩

他还喜欢学猫叫学猫爬树

 

我被好奇心驱使着

也去看这个奇怪的老虎演的马戏(虎戏)

到了现场却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堆松针一般金灿灿的毛

连虎皮也没看见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躲在我的一沓《诗刊》里腐烂的老鼠

居然连臭气也没有

最后只能怀疑怪自己的嗅觉严重失灵        

 

                                   2015.12.7.

 

     

   他 们 的 知 识 论 克 卖

街上的书论斤买

老师们的知识论克卖

 

街上的书论斤买

第一次见到我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知识贬值一至于此

但定神一想则不值得大惊小怪

值得惊奇的是一个文化荒芜的国度偏要提倡什么终身阅读

一个成天叫喊GDP和撤县建市的小县城偏要打造“阅读之城”

 

街上的书论斤买

看样子倒便宜了那些书迷书痴书呆子

可如今有几个书迷书痴和书呆子

连我这个一辈子被人讥为书呆子的书呆子也不买书了

(至少是难得买新书)

更别提这些成天掂斤播两机关算尽的市井之徒

连摸都懒得去摸这一部部厚重得像砖头的东西

即使稍作停留翻看也恐怕是因为那些异彩纷呈或秀色可餐的封面而已

 

街上的书论斤买

这回倒让那些三流或不入流的写手跟经典大师们平起平坐了

不过大师们的书还是被装订得格外厚重和豪华

而那些流行小说家或时尚作家的书则显得平平常常

看样子那些盗版商倒真有点化文

更值得佩服的是他们那精明的头脑和商品意识

 

街上的书论斤买

老师们的知识则论克卖

不信你去问问那些学生和家长

不信你甚至可以亲自去问问那些老师

你们的知识是怎么卖的

你们的知识为什么要论克卖

 

街上的书论斤买

老师们的知识论克卖

你肯定没听说过一克知识是多少

你肯定不知道一克知识能值多少钱

 

君不见一寸光阴一寸金一寸丹心一寸灰

君不闻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看看我们丝尽泪干有多憔悴

再数数我们头上的青丝还剩多少

再数数我们的华发又添上了多少

你就就应该知道一克知识是多少

你就不难算出一克知识又该值多少了吧

                            2015.12.22.

 

    

   他们把尘世玩得更加尘世

 

政治家们走下神坛

还政于民

凡夫俗子们拍手叫好

连政治家都世俗化了

我们还能不现实点吗

 

政治家言简意赅高屋建瓴

世俗化就是尘世化

尘世化就是城市化

一夜间他们把尘世玩成了城市

转瞬间他们把城市玩的更加尘世

 

他们似乎格外地喜爱尘世之尘埃

如今他们又爱上了PM2.5和雾霾

 

尘埃让他们坚信世界永远充满爱

尘埃让他们难得糊涂体面又实在

雾霾和PM2.5不仅是防御激光武器和巡航导弹的天然屏障

还不至于让他们在幻梦恣雎中意气消沉

不至于让这怪诞的尘世像虚无缥缈的蜃楼海市

不至于让上帝瞅见他们忘乎所以的嘚瑟和狂欢呢

 

    革 命 者 和 诗 人

 

毛主席说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

毛主席这个职业革命家却是举世闻名的大诗人

 

也许所有的革命者

都像诗人一样又不一样

 

革命者像诗人一样

都有着天赋的使命感

 

诗人喜欢远离尘嚣深居简出

革命者则习于餐风露宿幕天席地

诗人常形影相吊穷愁潦倒

革命者却呼风唤雨应者云集

诗人遗世独立不阿权贵

革命者铁骨铮铮舍生忘死

诗人家徒四壁心忧天下

革命者心系苍生四海为家

诗人苦心孤诣戛戛独造

革命者荜路蓝缕文韬武略

诗人最懂风花雪月却不屑于谈风论月

革命者最懂国恨家仇从不敢儿女情长

 

第二式:(诗小说)

 

一手揣着星光

一手攥紧拳头

革命者在岌岌夜路上疾走

一路躲过枪林弹雨

一路躲过刀光剑影

他要用那拳头去砸烂旧世界

他要用那星光去照亮全世界

 

他在一间小木屋前停下来

他走进了这间破旧的小木屋

 

他发现这屋里的主人

居然比他还狼狈不堪

比他还更蓬头垢面衣衫褴褛

他似乎镇日里在长吁短叹

现在他正在念叨着一个词

革命  革命  革命  

革啥子命

革谁的命

革了别人的命

自己先没了命

 

革命者一时真被这一连串牢骚给唬住了

他本来是想动员这屋里的主人去革命的

或者他本来是想在这小木屋里留宿一夜的

或者他是想让这屋里的主人搭救一番的

看来这屋里的主人倒盼着有人来搭救他呢

 

所有的诗人都是革命者

只有真正的诗人才是革命者

但诗人不喜欢政治

甚至也厌恶宗教

诗人是内心的革命者

 

这屋里的主人冲着贸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高声朗诵

 

革命者也可能成为叛徒

但诗人则是天生的叛徒

诗人也许受不了肉体之刑役

而他的心役则可能是无期的

诗人不像某些自称职业革命家

以为自己是众生的救星

众生又是革命者的仆人

以为自己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结果欺世盗名一百年还是被不计功利热爱真理的诗人揭穿

 

革命者和诗人被同时逮捕

革命者舍身取义慷慨就义成了烈士

诗人则落了个叛徒之名

他被留下来为胜利者歌功颂德

他被命令为他们写一部史诗

他却想偷偷地记录他们的罪行

谁知道他们的罪恶已罄竹难书

更让人苦恼的是

不知从何处开头到何时结束

 

诗人想起当年跟革命者所朗诵的诗句

真是一语成谶

这真比凌迟之刑还更难熬啊

 

他想自杀而不敢

以为自己使命在身

他想做烈士而不得

那些人总嘲笑他不伦不类

 

诗人终归籍籍无名

诗人注定抑郁而死

 

                             2015.12.31.

                             2016.1.18. 

 

 

 

 

 

 

 

 

 

 

 

        预 期 的 艺 术    

                                    ——2015预期有所突破的一组

 

 

预 期 的 艺 术     

 

就像鼻子自以为看透我的内心

就像内陆河终归不能到达海洋

就像我的血永远被我的身体围困和封锁

就像诗只能是我生命的毒药而不是旗帜

 

我看见历史的一次次淫笑

 

 

不 断 更 新 的 历 史 帷 幕

 

超人又出现了

这一次不仅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感

(不然怎么叫超人?)

尽管并没有让我喜出望外

我还是再一次叹服历史老人的功德圆满

(他是一位喜剧大师还是超级魔术师?)

我所拜服的是超人可以为所欲为

却出人预料地做了一件又一件超级大好事

让我一时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

 

超人巨掌一挥

几乎遮住了整个的历史帷幕

超人老拳一抱

蝼蚁们似乎找到了更多的安全感

但依旧无法改变虫豸们的各自为政

 

超人自己报幕自己出演从不准备谢幕

尚未感到自己的手掌也在皴裂和腐朽

 

没有人相信

(超人本人更不会相信)

超人无法超出诗人的预言

 

 

广场上这些嘚瑟不停的巫婆们

 

他们不停地嘚瑟着

她们不停地抖擞着

广场上这些巫婆们舞得多欢

她们似乎想给自己的身体重新换血

她们想跟老不死的地球叫板

她们的意志里呼喊着同一个口号

好日子万岁

好日子万岁

 

 

把自家门前雪嘚瑟掉

把他人瓦上霜嘚瑟掉

广场上这些巫婆们舞得多可爱

 

这些吃皇粮的女人和母亲

这些皇粮喂的女人和母亲

(包括一些曾经供过皇粮的女人和母亲)

这些当官的的女人和母亲

(其中当然也会有贪官的女人和母亲)

这些当老板的的女人和母亲

(不足为怪也有几个平民的女人和母亲)

 

不停地嘚瑟嘚瑟个不停

她们的舞步不足以敲烂地球

她们的情状却似要透支地球

 

 

大 地 上 晒 的 血 书 

 

不用天梯

我也能看见那个在大地上晒血书的人

和几个背向天的狗

      门缝里看人的狗

      爱管闲事的狗

      不识好人心的狗

 

和被狂风撕烂的绞刑架

以及七零八落的绞索

只是再也看不见

有谁来围观和大声朗读

 

这  大  地  上  的  血  书

 

     满 屋 子 的 虚 无

需要多少个编织袋

才能装完这满屋子的虚无

将他们装在我灵魂的筏子底下

漂向大海

 

需要多少个矿泉水瓶

才能装下海滩上

金子般的阳光

金子般的沙子

金子般的笑声

不让我

     沉

      入

        马里亚纳

                海沟      

 

                        2015.2.1.——

 

                           (待续)       

害群之马在害马之群中如入无人之境

 

祖国以梦为马

他则以马为梦

 

他的梦是一匹旷世罕有的高头大马

比特洛伊木马还要庞然大物

比赵子龙救阿斗的的卢马还要飞快

这匹奇马的肚子里装着他的智囊团

当然还装着他的打手和喽啰们

智囊团使他胯下的奇马如鱼得水

在汪洋大海中劈波斩浪

打手和喽啰们则可劲地为他摇旗呐喊

 

祖国以梦为马

他则以马为梦

 

这匹旷世罕有的奇马煞是威风凛凛

他的四蹄有如四部割草机或螺旋桨

让乌合之众们目瞪口呆的同时

敬畏有加肃静回避

让出一条林间空地

 

乌云消散的片刻

他却像UFO一般直冲云霄

他要飞向美利坚

他要飞向欧罗巴

他要飞向太平洋

他要飞向大西洋

他要飞向月球

他要飞向火星

 

他以为大地上的一切都已搜刮殆尽

装进他那旷世罕匹的马肚子里

从此可以仰天长啸腾云驾雾矣

不料却被超人的冷箭一发命中要害

这匹奇马像稻草人一般不堪一击

在一瞬间丢盔弃甲片甲不留

 

乌合之众们不禁拍手叫好

比当初为他鼓掌还要热烈

又不禁长吁短叹

正是试玉要待三日满王莽谦恭未篡时呀

我们真是有眼无珠啊

当初真不该为他助威叫阵

    原来却是只纸老虎啊

 

                          2015.11.24.

 

画  蛋  糕  的  老  人

 

这是一个举世闻名的老人

这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老人

他在大地上走了一圈

回到他那举世闻名的城堡

召集了一些举足轻重的人物

虽然他们的举足轻重

不足以跟他不可同日而语

他们的举止投足他都了如指掌无足轻重

但他还是觉得今天必须跟这些人同日而语

 

他用手指蘸了蘸面前杯子里的水

在一张巨大的桌子上画了一个圈

郑重其事地说

明天我们要做一块史无前例空前绝后旷古绝今举世无双的大大大蛋糕

我们要让普天下的老百姓都可以分享这块美丽无比的特色大蛋糕

当然我们不能继续搞平均主义

我们要让有能力有贡献的人率先吃到蛋糕并吃到更多的蛋糕

我们还要让我们的孝子贤孙左膀右臂率先尝到蛋糕最美的部分

这样才不失为我们这个新家庭组合应有的气派

 

                                      2015.12.3.

 

    被摸过石头的河流注定是一汪浑水

公莫渡河

公竟渡河

同志们

我们不能再犹豫了

我们不能被小娘们拖住后腿

谁让我们是先行者呢

谁让我们是先知先觉者呢

难道还不如汉朝的那个莽汉么

 

我们一定要趟过这河去

我们要把河里的石头当成垫脚石

谁要是敢阻拦我们

就全都给我扔下河去

我们还要把那些阻碍我们的石头抛上岸去

正好做建设我们新生活的基石

我们还要将另一些石头淬炼成真正的金子

装点我们美轮美奂光怪陆离的城市

 

我们只有一往无前

不要去管后面有多少后继者或后进者

也不要去管他们如何评价和看待我们

我们永远不要急流勇退

指点江山的永远是我们

 

被摸过石头的河流注定是一汪浑水

 

                          2015.12.构思

                          2016.1.18.撰写

 

   我 的 内 心 很 荒 芜

世界越繁华

我的内心越荒芜

比叫花子的内心还更荒芜

叫花子的内心从来不荒芜

肯定装着一个花花世界

不然他们总是满世界地游荡

而我一直在寻求深居简出的生活而不得

为此我的内心越来越荒芜

 

                                       2015.12.7.

 

    糜 烂 的 老 虎 不 如 鼠

我头一回梦见老虎

(不如说在梦里听说老虎)

他们说那边的老虎会演马戏

(其实应该叫虎戏)

他们说演马戏(虎戏)的老虎不吃人

这个老虎不喜欢人类隔山观虎斗

于是特意下山来逗人玩

他还喜欢学猫叫学猫爬树

 

我被好奇心驱使着

也去看这个奇怪的老虎演的马戏(虎戏)

到了现场却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堆松针一般金灿灿的毛

连虎皮也没看见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躲在我的一沓《诗刊》里腐烂的老鼠

居然连臭气也没有

最后只能怀疑怪自己的嗅觉严重失灵        

 

                                   2015.12.7.

 

     

   他 们 的 知 识 论 克 卖

街上的书论斤买

老师们的知识论克卖

 

街上的书论斤买

第一次见到我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知识贬值一至于此

但定神一想则不值得大惊小怪

值得惊奇的是一个文化荒芜的国度偏要提倡什么终身阅读

一个成天叫喊GDP和撤县建市的小县城偏要打造“阅读之城”

 

街上的书论斤买

看样子倒便宜了那些书迷书痴书呆子

可如今有几个书迷书痴和书呆子

连我这个一辈子被人讥为书呆子的书呆子也不买书了

(至少是难得买新书)

更别提这些成天掂斤播两机关算尽的市井之徒

连摸都懒得去摸这一部部厚重得像砖头的东西

即使稍作停留翻看也恐怕是因为那些异彩纷呈或秀色可餐的封面而已

 

街上的书论斤买

这回倒让那些三流或不入流的写手跟经典大师们平起平坐了

不过大师们的书还是被装订得格外厚重和豪华

而那些流行小说家或时尚作家的书则显得平平常常

看样子那些盗版商倒真有点化文

更值得佩服的是他们那精明的头脑和商品意识

 

街上的书论斤买

老师们的知识则论克卖

不信你去问问那些学生和家长

不信你甚至可以亲自去问问那些老师

你们的知识是怎么卖的

你们的知识为什么要论克卖

 

街上的书论斤买

老师们的知识论克卖

你肯定没听说过一克知识是多少

你肯定不知道一克知识能值多少钱

 

君不见一寸光阴一寸金一寸丹心一寸灰

君不闻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看看我们丝尽泪干有多憔悴

再数数我们头上的青丝还剩多少

再数数我们的华发又添上了多少

你就就应该知道一克知识是多少

你就不难算出一克知识又该值多少了吧

                            2015.12.22.

 

    

   他们把尘世玩得更加尘世

 

政治家们走下神坛

还政于民

凡夫俗子们拍手叫好

连政治家都世俗化了

我们还能不现实点吗

 

政治家言简意赅高屋建瓴

世俗化就是尘世化

尘世化就是城市化

一夜间他们把尘世玩成了城市

转瞬间他们把城市玩的更加尘世

 

他们似乎格外地喜爱尘世之尘埃

如今他们又爱上了PM2.5和雾霾

 

尘埃让他们坚信世界永远充满爱

尘埃让他们难得糊涂体面又实在

雾霾和PM2.5不仅是防御激光武器和巡航导弹的天然屏障

还不至于让他们在幻梦恣雎中意气消沉

不至于让这怪诞的尘世像虚无缥缈的蜃楼海市

不至于让上帝瞅见他们忘乎所以的嘚瑟和狂欢呢

 

    革 命 者 和 诗 人

 

毛主席说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

毛主席这个职业革命家却是举世闻名的大诗人

 

也许所有的革命者

都像诗人一样又不一样

 

革命者像诗人一样

都有着天赋的使命感

 

诗人喜欢远离尘嚣深居简出

革命者则习于餐风露宿幕天席地

诗人常形影相吊穷愁潦倒

革命者却呼风唤雨应者云集

诗人遗世独立不阿权贵

革命者铁骨铮铮舍生忘死

诗人家徒四壁心忧天下

革命者心系苍生四海为家

诗人苦心孤诣戛戛独造

革命者荜路蓝缕文韬武略

诗人最懂风花雪月却不屑于谈风论月

革命者最懂国恨家仇从不敢儿女情长

 

第二式:(诗小说)

 

一手揣着星光

一手攥紧拳头

革命者在岌岌夜路上疾走

一路躲过枪林弹雨

一路躲过刀光剑影

他要用那拳头去砸烂旧世界

他要用那星光去照亮全世界

 

他在一间小木屋前停下来

他走进了这间破旧的小木屋

 

他发现这屋里的主人

居然比他还狼狈不堪

比他还更蓬头垢面衣衫褴褛

他似乎镇日里在长吁短叹

现在他正在念叨着一个词

革命  革命  革命  

革啥子命

革谁的命

革了别人的命

自己先没了命

 

革命者一时真被这一连串牢骚给唬住了

他本来是想动员这屋里的主人去革命的

或者他本来是想在这小木屋里留宿一夜的

或者他是想让这屋里的主人搭救一番的

看来这屋里的主人倒盼着有人来搭救他呢

 

所有的诗人都是革命者

只有真正的诗人才是革命者

但诗人不喜欢政治

甚至也厌恶宗教

诗人是内心的革命者

 

这屋里的主人冲着贸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高声朗诵

 

革命者也可能成为叛徒

但诗人则是天生的叛徒

诗人也许受不了肉体之刑役

而他的心役则可能是无期的

诗人不像某些自称职业革命家

以为自己是众生的救星

众生又是革命者的仆人

以为自己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结果欺世盗名一百年还是被不计功利热爱真理的诗人揭穿

 

革命者和诗人被同时逮捕

革命者舍身取义慷慨就义成了烈士

诗人则落了个叛徒之名

他被留下来为胜利者歌功颂德

他被命令为他们写一部史诗

他却想偷偷地记录他们的罪行

谁知道他们的罪恶已罄竹难书

更让人苦恼的是

不知从何处开头到何时结束

 

诗人想起当年跟革命者所朗诵的诗句

真是一语成谶

这真比凌迟之刑还更难熬啊

 

他想自杀而不敢

以为自己使命在身

他想做烈士而不得

那些人总嘲笑他不伦不类

 

诗人终归籍籍无名

诗人注定抑郁而死

 

                             2015.12.31.

                             2016.1.18. 

 

 

 

 

 

 

 

 

 

 

 

        预 期 的 艺 术    

                                    ——2015预期有所突破的一组

 

 

预 期 的 艺 术     

 

就像鼻子自以为看透我的内心

就像内陆河终归不能到达海洋

就像我的血永远被我的身体围困和封锁

就像诗只能是我生命的毒药而不是旗帜

 

我看见历史的一次次淫笑

 

 

不 断 更 新 的 历 史 帷 幕

 

超人又出现了

这一次不仅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感

(不然怎么叫超人?)

尽管并没有让我喜出望外

我还是再一次叹服历史老人的功德圆满

(他是一位喜剧大师还是超级魔术师?)

我所拜服的是超人可以为所欲为

却出人预料地做了一件又一件超级大好事

让我一时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

 

超人巨掌一挥

几乎遮住了整个的历史帷幕

超人老拳一抱

蝼蚁们似乎找到了更多的安全感

但依旧无法改变虫豸们的各自为政

 

超人自己报幕自己出演从不准备谢幕

尚未感到自己的手掌也在皴裂和腐朽

 

没有人相信

(超人本人更不会相信)

超人无法超出诗人的预言

 

 

广场上这些嘚瑟不停的巫婆们

 

他们不停地嘚瑟着

她们不停地抖擞着

广场上这些巫婆们舞得多欢

她们似乎想给自己的身体重新换血

她们想跟老不死的地球叫板

她们的意志里呼喊着同一个口号

好日子万岁

好日子万岁

 

 

把自家门前雪嘚瑟掉

把他人瓦上霜嘚瑟掉

广场上这些巫婆们舞得多可爱

 

这些吃皇粮的女人和母亲

这些皇粮喂的女人和母亲

(包括一些曾经供过皇粮的女人和母亲)

这些当官的的女人和母亲

(其中当然也会有贪官的女人和母亲)

这些当老板的的女人和母亲

(不足为怪也有几个平民的女人和母亲)

 

不停地嘚瑟嘚瑟个不停

她们的舞步不足以敲烂地球

她们的情状却似要透支地球

 

 

大 地 上 晒 的 血 书 

 

不用天梯

我也能看见那个在大地上晒血书的人

和几个背向天的狗

      门缝里看人的狗

      爱管闲事的狗

      不识好人心的狗

 

和被狂风撕烂的绞刑架

以及七零八落的绞索

只是再也看不见

有谁来围观和大声朗读

 

这  大  地  上  的  血  书

 

     满 屋 子 的 虚 无

需要多少个编织袋

才能装完这满屋子的虚无

将他们装在我灵魂的筏子底下

漂向大海

 

需要多少个矿泉水瓶

才能装下海滩上

金子般的阳光

金子般的沙子

金子般的笑声

不让我

     沉

      入

        马里亚纳

                海沟      

 

                        2015.2.1.——

 

                           (待续)       

害群之马在害马之群中如入无人之境

 

祖国以梦为马

他则以马为梦

 

他的梦是一匹旷世罕有的高头大马

比特洛伊木马还要庞然大物

比赵子龙救阿斗的的卢马还要飞快

这匹奇马的肚子里装着他的智囊团

当然还装着他的打手和喽啰们

智囊团使他胯下的奇马如鱼得水

在汪洋大海中劈波斩浪

打手和喽啰们则可劲地为他摇旗呐喊

 

祖国以梦为马

他则以马为梦

 

这匹旷世罕有的奇马煞是威风凛凛

他的四蹄有如四部割草机或螺旋桨

让乌合之众们目瞪口呆的同时

敬畏有加肃静回避

让出一条林间空地

 

乌云消散的片刻

他却像UFO一般直冲云霄

他要飞向美利坚

他要飞向欧罗巴

他要飞向太平洋

他要飞向大西洋

他要飞向月球

他要飞向火星

 

他以为大地上的一切都已搜刮殆尽

装进他那旷世罕匹的马肚子里

从此可以仰天长啸腾云驾雾矣

不料却被超人的冷箭一发命中要害

这匹奇马像稻草人一般不堪一击

在一瞬间丢盔弃甲片甲不留

 

乌合之众们不禁拍手叫好

比当初为他鼓掌还要热烈

又不禁长吁短叹

正是试玉要待三日满王莽谦恭未篡时呀

我们真是有眼无珠啊

当初真不该为他助威叫阵

    原来却是只纸老虎啊

 

                          2015.11.24.

 

画  蛋  糕  的  老  人

 

这是一个举世闻名的老人

这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老人

他在大地上走了一圈

回到他那举世闻名的城堡

召集了一些举足轻重的人物

虽然他们的举足轻重

不足以跟他不可同日而语

他们的举止投足他都了如指掌无足轻重

但他还是觉得今天必须跟这些人同日而语

 

他用手指蘸了蘸面前杯子里的水

在一张巨大的桌子上画了一个圈

郑重其事地说

明天我们要做一块史无前例空前绝后旷古绝今举世无双的大大大蛋糕

我们要让普天下的老百姓都可以分享这块美丽无比的特色大蛋糕

当然我们不能继续搞平均主义

我们要让有能力有贡献的人率先吃到蛋糕并吃到更多的蛋糕

我们还要让我们的孝子贤孙左膀右臂率先尝到蛋糕最美的部分

这样才不失为我们这个新家庭组合应有的气派

 

                                      2015.12.3.

 

    被摸过石头的河流注定是一汪浑水

公莫渡河

公竟渡河

同志们

我们不能再犹豫了

我们不能被小娘们拖住后腿

谁让我们是先行者呢

谁让我们是先知先觉者呢

难道还不如汉朝的那个莽汉么

 

我们一定要趟过这河去

我们要把河里的石头当成垫脚石

谁要是敢阻拦我们

就全都给我扔下河去

我们还要把那些阻碍我们的石头抛上岸去

正好做建设我们新生活的基石

我们还要将另一些石头淬炼成真正的金子

装点我们美轮美奂光怪陆离的城市

 

我们只有一往无前

不要去管后面有多少后继者或后进者

也不要去管他们如何评价和看待我们

我们永远不要急流勇退

指点江山的永远是我们

 

被摸过石头的河流注定是一汪浑水

 

                          2015.12.构思

                          2016.1.18.撰写

 

   我 的 内 心 很 荒 芜

世界越繁华

我的内心越荒芜

比叫花子的内心还更荒芜

叫花子的内心从来不荒芜

肯定装着一个花花世界

不然他们总是满世界地游荡

而我一直在寻求深居简出的生活而不得

为此我的内心越来越荒芜

 

                                       2015.12.7.

 

    糜 烂 的 老 虎 不 如 鼠

我头一回梦见老虎

(不如说在梦里听说老虎)

他们说那边的老虎会演马戏

(其实应该叫虎戏)

他们说演马戏(虎戏)的老虎不吃人

这个老虎不喜欢人类隔山观虎斗

于是特意下山来逗人玩

他还喜欢学猫叫学猫爬树

 

我被好奇心驱使着

也去看这个奇怪的老虎演的马戏(虎戏)

到了现场却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堆松针一般金灿灿的毛

连虎皮也没看见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躲在我的一沓《诗刊》里腐烂的老鼠

居然连臭气也没有

最后只能怀疑怪自己的嗅觉严重失灵        

 

                                   2015.12.7.

 

     

   他 们 的 知 识 论 克 卖

街上的书论斤买

老师们的知识论克卖

 

街上的书论斤买

第一次见到我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知识贬值一至于此

但定神一想则不值得大惊小怪

值得惊奇的是一个文化荒芜的国度偏要提倡什么终身阅读

一个成天叫喊GDP和撤县建市的小县城偏要打造“阅读之城”

 

街上的书论斤买

看样子倒便宜了那些书迷书痴书呆子

可如今有几个书迷书痴和书呆子

连我这个一辈子被人讥为书呆子的书呆子也不买书了

(至少是难得买新书)

更别提这些成天掂斤播两机关算尽的市井之徒

连摸都懒得去摸这一部部厚重得像砖头的东西

即使稍作停留翻看也恐怕是因为那些异彩纷呈或秀色可餐的封面而已

 

街上的书论斤买

这回倒让那些三流或不入流的写手跟经典大师们平起平坐了

不过大师们的书还是被装订得格外厚重和豪华

而那些流行小说家或时尚作家的书则显得平平常常

看样子那些盗版商倒真有点化文

更值得佩服的是他们那精明的头脑和商品意识

 

街上的书论斤买

老师们的知识则论克卖

不信你去问问那些学生和家长

不信你甚至可以亲自去问问那些老师

你们的知识是怎么卖的

你们的知识为什么要论克卖

 

街上的书论斤买

老师们的知识论克卖

你肯定没听说过一克知识是多少

你肯定不知道一克知识能值多少钱

 

君不见一寸光阴一寸金一寸丹心一寸灰

君不闻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看看我们丝尽泪干有多憔悴

再数数我们头上的青丝还剩多少

再数数我们的华发又添上了多少

你就就应该知道一克知识是多少

你就不难算出一克知识又该值多少了吧

                            2015.12.22.

 

    

   他们把尘世玩得更加尘世

 

政治家们走下神坛

还政于民

凡夫俗子们拍手叫好

连政治家都世俗化了

我们还能不现实点吗

 

政治家言简意赅高屋建瓴

世俗化就是尘世化

尘世化就是城市化

一夜间他们把尘世玩成了城市

转瞬间他们把城市玩的更加尘世

 

他们似乎格外地喜爱尘世之尘埃

如今他们又爱上了PM2.5和雾霾

 

尘埃让他们坚信世界永远充满爱

尘埃让他们难得糊涂体面又实在

雾霾和PM2.5不仅是防御激光武器和巡航导弹的天然屏障

还不至于让他们在幻梦恣雎中意气消沉

不至于让这怪诞的尘世像虚无缥缈的蜃楼海市

不至于让上帝瞅见他们忘乎所以的嘚瑟和狂欢呢

 

    革 命 者 和 诗 人

 

毛主席说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

毛主席这个职业革命家却是举世闻名的大诗人

 

也许所有的革命者

都像诗人一样又不一样

 

革命者像诗人一样

都有着天赋的使命感

 

诗人喜欢远离尘嚣深居简出

革命者则习于餐风露宿幕天席地

诗人常形影相吊穷愁潦倒

革命者却呼风唤雨应者云集

诗人遗世独立不阿权贵

革命者铁骨铮铮舍生忘死

诗人家徒四壁心忧天下

革命者心系苍生四海为家

诗人苦心孤诣戛戛独造

革命者荜路蓝缕文韬武略

诗人最懂风花雪月却不屑于谈风论月

革命者最懂国恨家仇从不敢儿女情长

 

第二式:(诗小说)

 

一手揣着星光

一手攥紧拳头

革命者在岌岌夜路上疾走

一路躲过枪林弹雨

一路躲过刀光剑影

他要用那拳头去砸烂旧世界

他要用那星光去照亮全世界

 

他在一间小木屋前停下来

他走进了这间破旧的小木屋

 

他发现这屋里的主人

居然比他还狼狈不堪

比他还更蓬头垢面衣衫褴褛

他似乎镇日里在长吁短叹

现在他正在念叨着一个词

革命  革命  革命  

革啥子命

革谁的命

革了别人的命

自己先没了命

 

革命者一时真被这一连串牢骚给唬住了

他本来是想动员这屋里的主人去革命的

或者他本来是想在这小木屋里留宿一夜的

或者他是想让这屋里的主人搭救一番的

看来这屋里的主人倒盼着有人来搭救他呢

 

所有的诗人都是革命者

只有真正的诗人才是革命者

但诗人不喜欢政治

甚至也厌恶宗教

诗人是内心的革命者

 

这屋里的主人冲着贸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高声朗诵

 

革命者也可能成为叛徒

但诗人则是天生的叛徒

诗人也许受不了肉体之刑役

而他的心役则可能是无期的

诗人不像某些自称职业革命家

以为自己是众生的救星

众生又是革命者的仆人

以为自己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结果欺世盗名一百年还是被不计功利热爱真理的诗人揭穿

 

革命者和诗人被同时逮捕

革命者舍身取义慷慨就义成了烈士

诗人则落了个叛徒之名

他被留下来为胜利者歌功颂德

他被命令为他们写一部史诗

他却想偷偷地记录他们的罪行

谁知道他们的罪恶已罄竹难书

更让人苦恼的是

不知从何处开头到何时结束

 

诗人想起当年跟革命者所朗诵的诗句

真是一语成谶

这真比凌迟之刑还更难熬啊

 

他想自杀而不敢

以为自己使命在身

他想做烈士而不得

那些人总嘲笑他不伦不类

 

诗人终归籍籍无名

诗人注定抑郁而死

 

                             2015.12.31.

                             2016.1.18.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1-22 12:15
广场上这些嘚瑟不停的巫婆们
句子那么出乎意料,虽然有点偏,但是真的很黑色,黑色到了幽默。
回复 河西苦雨 2016-1-23 13:16
她们是常常喜不自胜,而我则是时不时悲从中来啊!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05:32 , Processed in 0.05827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