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河西苦雨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7010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天堂与浮云

热度 3已有 12325 次阅读2015-11-12 20:52 |系统分类:诗歌| 浮云, 天堂, 地狱, 森森

       天堂与浮云(组诗)

 

         天    堂

想上天堂的人却下了地狱

阴风森森的地狱好不热闹

忙坏了地狱里的判官和牛头马面

 

还有些想上天堂的人半途而废或迷了路

结果好些个掉下了炼狱

炼狱并不比人间的更难熬

他们发现自己正被淬炼成真正的金子

 

天堂里其实只有上帝一人

他可不是凡俗之人

他是绝对意义上的人

一个被神化的人

或一个人化的神

但他绝对不是神话里的人或神

所以他尽管总是孤家寡人

却从来不觉得寂寞和孤独

 

天堂是那样的宽敞和亮堂

上帝却只有一个书房和一张床

在翻书和打瞌睡的倏忽之间

上帝看见那些似乎就要登上天堂的人

(可惜那些人却永远看不见上帝)

从来也没有拉过他们一把

也从来没有蹬过他们一腿

 

这不是上帝的残忍

反倒是上帝的慈悲

因为天堂虽大

却只能容得上帝一人

上帝从来不苟言笑

上帝从来没有跟谁说过话

也从来不自言自语

更没有打过一个呵欠和喷嚏

 

有谁相信

上帝的

一个喷嚏

就足够让宇宙爆炸

天堂

也会在瞬间

化为乌有

 

 

 

 

      堂    奥

一只好奇的虫子

钻进一把锈迹斑斑的锁孔

里面居然是曲径通幽画阁回廊

他不禁在此流连忘返废寝忘食

当他发现这里并不是桃花源

自己已经无路可退只有一往无前

他拼命地钻呀挤呀拱呀

最后居然从另一个锁孔出来了

 

当他茅塞顿开

以为自己曾经登堂入室

却已回到另一种空气里

他闻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铜臭

想再次回到那别有洞天里去

却已找不到重新开始的地方

 

自己却越来越憔悴

 

      浮    云  

他总是把这些顾客看做浮云

他总是把那些浮云想象成自己

他总是把自己想象成那些石头

他总是把那些石头想象成自己

 

一块饥饿的石头

一块愤怒的石头

浮云的眼里没有石头

石头的心里却有浮云

所以浮云总是叫石头压抑和痛苦

而不是相反

 

但石头从来不祈求怜悯

他知道浮云的眼里没有泪水

他知道浮云的心里充满铜臭

即使偶然相遇

也不过是两路人

任何时候都没有冲动的必要

蹦起来去砸烂

这  些  浮  云

 

                        2015.11.12.

 

老鼠和我的书

老鼠一个晚上都在咬我的书

咬得我的心一阵阵绞痛

多少年了我都无力去翻动我的藏书

却让罪恶的老鼠翻得乱七八糟七零八落

多少年了我都羞于跟大师们请教

鼠辈们却跟大师高谈阔论不亦乐乎

 

一个晚上老鼠都在咬我的书

似在嘲笑我没有闲适的本事

比伟大的尼采嘲笑凡夫俗子还要厉害

比大门外跳广场舞的大妈的嘚瑟

让我心里一个劲的嘚瑟还要厉害

 

我的书跟老鼠一个晚上都在窃窃私语

搞得我真有点莫名其妙

老鼠倒成了书们的知交和老友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无话不谈以身相许

我终于想出一个怪招

给老鼠们办个培训班

专咬那些贪官的耳朵和欲根

就像当初我想跟那些凡夫俗子讲解诗经一样

(当时有个工友问我有说的能力吗

我反问他你们有听的资格吗)

然后让老鼠们也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难道他们还有什么不乐意吗

 

 

一个晚上我的书都被老鼠咬得天翻地覆

搞得我一个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我想尽快解决这一系列问题

要么让老鼠们断子绝孙

要么让藏书们寿终正寝

要么我跟书和老鼠们同归于尽

老鼠们却似乎猜透了我的心计

终于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但愿它们逃到贪官们的被窝里去

将他们的不义之财统统咬碎

最好将他们的脑袋也统统咬烂

最不济也要将他们的贪欲之根统统咬断

 

老鼠们一个晚上都在咬我的书

咬得我心烦意乱意乱心烦

生活总是一大堆麻烦

就像当初苏格拉底慨叹过的

我欠死神一只公鸡

非要跟他们来个总的清算

可我真不知道该跟谁清算

跟这些咬文嚼字的老鼠

跟这些暗度陈仓的藏书

跟让我意乱情迷百思不解的生活

还是跟让我情有独钟的欲罢不能的诗神

 

难道你从不知道

诗神与死神是同父异母的孪生兄弟

 

 

                  2015.11.12.

 

我的悲哀

我最大的悲哀就是

我跟所有的人都不一样

我又跟所有的人都一样

所有的人都可以不写诗而活得好好的

而我却不能

 

这还不是我的悲哀

我最大的悲哀是

活得不好还不能写诗

活得再没有力气还想将我的诗写下去

 

生与死

生与死

不是从这幢楼到那幢楼的高度

也不是从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的距离

 

生与死

是一张扑克牌的两面

里面的内容尽管五花八门

背面却总是一样的

但你千万不要以为里面是生背面是死

穿越生死其实只在一瞬之间

生与死

不过是一张扑克牌的两面

 

孔子曰

未知生焉知死

关键是你不懂生与死

哪个是背面

哪个是里面

 

妻子

 

我这辈子最大的罪过

就是从来没有爱过我的妻子

有多少个那么一刻我就差那么一点爱上她

最后还是被自己的失望打消

尽管妻子好几次说过爱我

她既不知道我的优秀之处

也不知道我的可爱之处

我不知道她凭什么爱我

这是让我一辈子最伤心难过甚至愤怒的事情

 

虽然我一直没有爱过我的妻子

但我敢发誓我是曾经疼过她的

我疼她的颟顸

跟我一样的颟顸

比我还要颟顸的颟顸

我疼她的单纯

我恨自己永远无法像她一样单纯

我更恨自己无法给她最最单纯的幸福

 

这辈子最大的罪过就是不能好好去保护我的妻子

却一再地提醒她我一定会先她一步离开这个世界

我从来不告诉她有关天堂和地狱的事情

我这样说就像我有所了解天堂和地狱的事情

其实我知道我们都上不了天堂的

 

而我注定是要去地狱的

因为这辈子的罪还没受够

不过我相信阎王也会再次将我推荐到炼狱

到那里重新历练一番脱胎换骨好重新做人

 

我所说的人

可已不是人间之人

 

                         2015.11.1112.

 

这些年我变得不苟言笑

但常常却忍不住偷笑和冷笑

为自己的颟顸和愚笨自我解嘲

为历史老人的自恋自拍而忍俊不禁

 

                       2015.11.12.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楠山 2015-11-15 11:08
呵呵,到了炼狱天堂还会远吗。
回复 平林 2015-11-19 15:51
多少年了我都无力去翻动我的藏书
却让罪恶的老鼠翻得乱七八糟七零八落
多少年了我都羞于跟大师们请教
鼠辈们却跟大师高谈阔论不亦乐乎
好暗黑
他闻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铜臭
想再次回到那别有洞天里去
却已找不到重新开始的地方
不错的寓言诗
回复 河西苦雨 2015-11-21 21:07
很久以来以为自己写不出诗了,其实是因为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所以不屑、也不敢轻易去碰诗。写不出好诗、大诗才思我最大的困境,没有精力、心情和环境去写诗,则是我当下最大的危机!这一组是几乎是一气呵成的急就章,草成之后又经过三四个小时的推敲和修改,但还是不满意。活得匆忙,暂时只能这样了!
回复 胭脂茉莉 2015-11-24 13:23
我这辈子最大的罪过
就是从来没有爱过我的妻子
有多少个那么一刻我就差那么一点爱上她
最后还是被自己的失望打消
尽管妻子好几次说过爱我
她既不知道我的优秀之处
也不知道我的可爱之处
我不知道她凭什么爱我
这是让我一辈子最伤心难过甚至愤怒的事情-------诚实的苦雨,问候,初冬快乐!
回复 河西苦雨 2015-11-24 20:28
让好友们见笑了!我确实是一个诚实到颟顸的人,古道热肠遇见的往往是厚障壁和冷眼啊。难得茉莉这样的包容和理解。我的很多心事和生活小节原本是不应该随便在人前流露的,更不应该写出来发表的。我深知这会让人觉得我太脆弱太没用,更不会博得什么同情,甚至会被人视为愚蠢和疯癫,但我总是禁不住滔滔不绝,而不是欲说还休,有道是“事无不敢对人言”!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5:58 , Processed in 0.05738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