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河西苦雨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7010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诗歌不可能是一切,也不可能什么都不是!

热度 2已有 3401 次阅读2013-9-5 20:36 |系统分类:随笔

 诗歌不可能是一切,也不可能什么都不是!

从二十世纪下叶以来,就有很多行内或行外的人预言,诗歌会在不久的将来消亡。可是有谁料到新世纪以来,诗歌不仅在网络上炙手可热——一时间中国成了人人皆能作诗的诗歌王国诗歌盛世!?再者,就是在传统媒体上,也大有波澜壮阔之势。自费出版独资出版方兴未艾,各种民间诗赛民间诗歌奖民间诗歌赞助基金等作秀性或事业性的诗歌活动你方唱罢我登场。诗歌诶,是兴也亡也旺也大潮汹涌之下,有人拍手欢呼,有人暗自唏嘘……但是有那么些俗人或高人认为,诗歌或诗人一文不值,不过是些废纸和废人!

笔者在此要阐明的正是——

诗歌不可能是一切,但更不可能什么都不是

首先,我得承认,诗歌不可能是一切。它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因为它从来不是一切这是不用证明的。

要证明一个命题或观点的成立与对错,最直接和简单的方法,莫过于反证其命题或观点。

诗,可能是一切

人本可以诗意地栖居”——荷尔德林或海德格尔的这句名言,现在几乎每一个写诗的人都听说过了,但恐怕只有极少数天真的诗人才会相信。他们内心里不但要做自己的国王,甚至有人还想以自己的思想影响和统治世界否则,退一百步,也不能臣服于世俗世界,做现实的奴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一类诗人总是在世俗世界里走投无路,乃至自暴自弃。

毋庸讳言,我也曾经为这句话感动过,但从来没有相信过,只是在内心里的确很渴望,渴望每一个人都能友好地真诚地生活,仅此而已但现实是,仅仅这样的愿望也似乎荒唐可笑,让人目为幼稚的幻想其实我何曾不懂人性的本质是自私的虚荣的贪婪的,甚至我很早就预想到了今日人心不古的景象,也许这就是我悲惨命运的根源

其实诗人并不是奢望诗歌可能引领一切,而仅仅是以诗的美好方式在祈愿着,生活着,他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真诚地相遇相知相待相爱。真正的诗人不是至善的,但应该是赤诚的。

然而天真的诗人何曾想过,诗歌的存在和生命力也许正在于人类品行的缺陷,人类社会的不完美。也许还可以这么说,诗歌的存在有赖于人类生活中更丰富错综的爱恨情仇。如此说来,诗人啊,你何如放下你那生花妙笔!

所以我越来越坚定地认为,诗歌不可能是一切,更不可能什么都不是它不可以让你安身立命安富尊荣,却可能让你命途多舛四面楚歌。因为人类本身主要是一种经济动物政治动物。人类不仅喜欢斗智斗勇,还喜欢勾心斗角。人类不仅喜欢金钱和物质,还喜欢地位和权势。疾恶如仇,一腔正气的诗人,怎么可能在这个鱼龙混杂的世界呼吸裕如呢

可恼的是,人类还是一种喜欢仪式或艺术的极其脆弱的动物。茫茫宇宙,沧海一粟,人类要在这个孤单的星球上生存下去的确不容易。它需要自己满足自己,自己安慰自己,自己鼓励自己。这种自足自慰和自励,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自己赞美自己,尽管赞美自己的本质,实际上常常是自己欺骗自己,但也是必须的

有一种最堂皇最高贵最华丽最美好的方式,就是诗歌。当然,这主要是一种表层的诗歌浅层的诗歌或诗歌的延伸物(衍生物)

所以诗歌不可能是一切,也不可能什么都不是,它却一直在鼓舞和勉励着人类

这些年来那些俗不可耐的人叫嚣诗歌无用,诗人无用,甚至很多写诗的人和自称诗人的人也认为诗歌无用。诗歌真的没有用吗举凡礼乐庆典丧葬灾变,歌会舞场,我们都可以见识到诗歌直接或间接的存在。虽然更多的时候,这些场面里的诗歌,其实早已远离现代诗学的诗歌本质了,但谁也不可否认诗歌的存在,乃至诗歌的力量战争年代,人们以诗歌为号角,以诗人为鼓手。风云激荡的年代,诗歌与诗人都是纵横驰骋的骏马。每当大灾大难,诗歌一边是催人泪下的安魂曲,一边是慷慨悲歌的战斗进行曲。这些年,连那些藐视诗人的大款房地产商,广告商,也知道用某种诗意的光环来蛊惑消费者和点缀自己的生活。当然他们是一种亵渎的方式在利用诗意。还有,那些大红大紫的歌手,他们总以为自己唱得好,何曾感激人家词写得妙他们何曾知道歌词与诗歌是同源同根的可以说没有诗,就没有词,没有诗,何曾有歌

——如此说来,就是那些凡俗之辈都是离不开诗歌的,虽然这是一种广义的诗歌。他们的生活需要诗意的点缀和附丽,他们的生命需要诗意的慰藉和寄托。现在的各种典礼和颁奖词都用上了诗意的语言。这几年不是有人在滥用海子的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尽管这句话并不怎么新奇,但一经诗人说出,就变得如此引人入胜神采飞扬。人们居然不避讳这是一个死人(诗人)的遗愿,人们甚至在默许一个死人(诗人)的祝福了

上面我阐述的观点只是一个方面。我想郑重指出的是,没有诗歌,甚至我们连基本的言语表达也不会,不要说演变成今天如此精彩纷呈生动无比的语言动人心弦淋漓尽致的歌词。如果我们不能对诗歌或诗人心存感激,可以说就没有基本语言表述权2013.9.3.不用说诗经为我们留下了多么生动和丰富的语汇,就是人类咿呀学语时,父母为他启蒙的口头教材,那些歌谣童谣,也是诗歌,世上最美丽的诗歌。

    要证明诗歌之有用或无用,还可以古人对诗歌四大功能的总结来论证,这就是所谓兴观群怨说。兴者,比兴也,借物取喻也。观者,观照也,以人观天足见其宇宙万物之灵,以天观人,足见其沧海一粟之微白驹过隙之瞬。群者,合群也,和谐也。诗歌可以成为拯危救困团结友爱的媒介。和平时期,可以作为集体劳动的欢歌,危难时刻可以成为起弱用强的呼声。怨者,抱怨也,批评也,谴责也讽喻也。诗歌可以是愤世嫉俗的工具,也可以是匡时济世的力量。

     在以上四大功能中,比兴是过去用的最频繁的一种诗歌手法,特别是在民间诗歌和早期诗人作品中,现在基本已经摈弃不用。而更多的是,观者,参天地融万有悟人生者也。在现代诗歌中,这一功能和手法被发挥到极致了。当然这里不乏比兴手法的运用,但早已不是过去的那种比喻手法,而是天人合一化物为我,物我两忘或物我同归,已超越古人所谓托物言志说的境界。群,在现代诗歌的运用,在战争年代和大灾变时期,也是一种滥觞。五运动”、汶川地震中,诗歌都发挥了不可取代的特殊效用,这是离我们最近的见证。而怨者,自古以来在诗歌中从来就不缺少。诗人者,多愁善感者也。诗人者,嫉恶如仇者也。以诗人之敏感,以诗人之脆弱,能无怨乎?!然怨者,非止于抱怨者。于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怨其敢怒而不敢言也。于官,怨其高高在上结党营私置民于水深火热中而不顾而后快者也。于时,怨其生不逢时,时不我待者多也。于世,不恨我不能与世俯仰,怨世人之不知我也方今之世,自上而下,山呼盛世,而怨诗独多于过往。是世之乱象多于过往乎是诗人之胸襟扁狭于往世乎

综上所述,诗歌自诞生以来,一直在发挥着它应有的和不可取代的作用。诗歌不仅因为可以缓解劳动和生活的压力,还可以鼓舞士气振奋人心,还可以激发缓和消解人与人之间人与事之间人与物之间的矛盾。诗歌的存在,似乎还有赖于人类社会的不平等不公正!?人类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在滋润和养育着诗歌,所谓诗国不幸诗家幸也。这么说来,诗歌还会消亡吗诗歌还会没有用吗

以上说明了诗歌的有用性,但并不是说诗歌真的无所不能,无所不在了。现在这个年代就是这样怪力乱神——一边有人说诗歌会消亡,有人甚至认为应该废除诗歌,一边又有人过于夸大诗歌的效用,甚至有人将诗歌宗教化。诗歌的宗教化跟过去的政治化一样,其实都是对人性的戕害。当然,政治化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凌驾和高压,其覆盖的面更广泛但多。而宗教化,则可能是一种从自我出发到自我毁灭的囹圄,但害己也往往害人,特别是害家庭。诗人不是自生之物,也不应该是自在之物,所以过分夸大诗歌的作用,也是危险的。

所以柏拉图从开头对诗人的景仪变成后来的蔑视,将诗人驱逐出他的理想国。恐怕主要是因为诗人总是爱无病呻吟,总是爱牢骚满腹,还会借古喻今指桑骂槐,还会挑拨是非,借人肝胆。诗人委实毛病太多

而荷尔德林则说,人本可以诗意地栖居。一句话迷惑了多少现代诗人,结果是过早地让他们对尘世绝望,只有到九泉之下去寻找乐土了,寻找那所面朝大海的房子了。

至于诗人于世俗世界的贡献,则难以褒贬,自古以来那些作过一国之君的诗人,他们不是被战胜者凌辱,就是被世俗者亵渎。在这里我想不必举例了。2013.9.4.

人类从来不乏数典忘祖者,不乏坐享其成者,不乏坐井观天者。这些人以为诗歌不能用来充饥,用来御寒,不能遮风避雨,所以他们认为诗歌和诗人百无一用,这也是很自然的。

奇怪的是方今之时,诗人却像雨后蘑菇般让人瞠目结舌。真的有那么多人没事干了真的有那么多闲愁哀怨吗他们恐怕是酒足饭饱后在梦游恣雎吧或者想用诗歌来修身养性也许诗是修饰自己的一种比较好的方式?——从中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谁也无法抵御生命的空虚生命永远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要不然怎么需要去修饰和点缀我们还可以再一次证明诗歌并不是没有用的,这回不需要反证了。

    记得曾经有个传教士说过,每个诗人都相信自己的神话。在诗人那里,诗歌可以是一切,或者高于一切。而实际上,则往往什么都不是

在俗人那里,诗歌什么都不是,而事实上又根本不是这样,不然上帝有时怎么会让诗人那样风流倜傥?!——无论如何,诗人都是潇洒的,至少在内心里是这样。不是说每个文人骨子里都是疯狂的吗,诗人尤其是如此

最后我想指出的是,诗人在本质上应该是与那些科学探讨者一样的高贵,因为他们敬畏真理现在很多人对诗人嗤之以鼻,这是不公正的。尽管诗人探索的是一种既不同于哲学也不同于科学的领域,但殊途同归,他们都是热爱生命的人,他们都是人类文明的探索者和传薪者

                                                      2013.9.3.2013.9.5.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李俊杰 2013-9-7 08:57
诗歌不可能是一切,也不可能什么都不是!
回复 李俊杰 2013-9-13 17:30
四川杨然
http://blog.sina.com.cn/scyr2008
回复 平林 2013-9-18 15:23
至少写诗的片刻会感到自由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2:07 , Processed in 0.06075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