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泉声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6403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泉声:2014上半年(12首)

已有 13073 次阅读2014-7-28 10:33 |系统分类:诗歌| 2014

泉声:2014年诗选

 

《即将结束的下午》
     --
读谢默斯·希尼《不倦的蹄音:西尔维娅·普拉斯》

在即将结束的
下午,我拿起一支水笔
在他未死之前已经划过的直线上
这完美的控制,像滑雪者的控制
避开每一处致命的险境直到最后的跌落
再划出一道波纹
他已经去世,这是他引用
洛威尔的一句话
评论普拉斯的诗。这时
一只麻雀的叫,点缀在锯木声里
从拉开的一尺多宽的窗外过来
我不打算听下去,我专注于
一组意象如听命于一个心血来潮
而又不可忽视的命令一样地
涌现出来,开始活动
楼上五岁左右的孩子,不知整天扔些什么
这次,是一个球状的
弹性很棒的玩具吧?渐弱
渐弱。它们代表了达到极限的意象派写作方式
即庞德所称的在同一时刻表达感情
与理智的错综情感与理智
在同一时刻。字迹突然暗了一下
凉风吹来,女人在楼下呼唤
久未应答,便连声咒骂
其变形的速度和隐喻的热切
由自身联合力量的逻辑而激发
……”
够了,我听到有人说,这么多够了
尝一尝就行。光线又暗了些
2014.6.15

 

《梦》

 

我去的那个地方,光线暗淡。

有时也会突发光亮,

让人变成瞎子。

 

他们不在乎秩序,

也不干净。凌乱的道具,披着尘土,

分不清颜色的坛坛罐罐。

 

他们不说话,或者是发不出声响。

每一次转身,都会看到

龟裂的表情,阔叶似的毡帽。

 

我知道,我必须用指写表达愿望。

在一个磨砂的

空酒瓶上,我写下,

我自己也不想再念叨的一句话。

2014.5.10

 

 

《甲午暮春》

 

“晚餐很好:半个羊心

一个腰子……”够了

我摸出一瓶二锅头

边喝边看詹姆斯•K•巴克斯特的

《秋之书》。我的门外

没有山丘,也没有什么鸟鸣

哦,半月前的一个晚上

在下洼村东的树林里

我听到的王岗勾,好象

也“有如人声”

我不愿再想,也不愿再说

这个春天告诉我,不少人撒手西去

但,更多的人平安无事

2014.5.8

 

 

《等》

 

你咀嚼着泡淡了的茶叶,

想着进去的方式。也许他只是一面墙壁,

几乎一整天的宽大。

 

你不会随意溶入,哪怕永久的

被挡在外面。外面

有不少人和你一样。

 

谁都知道里面很美,美过此时,

阳光下的飞雪。但决不能莽撞,

去拜会一次灰烬。

2014.4.27

 

《雾岛》

 

湖中的丘公城,面积不大

也没有多少可以兴风作浪的水

 

一下午的雨,纠缠于香樟树

缝补,只是另外的事情

 

一艘航行的船,随季节沉浮

上溯,某一时刻

 

听得到,粗瓷碎片

成功时的一次次脆响

 

狭长的岛屿在我们面前

在酒杯里

 

忽略整体。一方黄巾

包裹的泥土,即便没有他的尸骨可能有

 

他的气息。一块太湖石

倾斜在朝南的烟雨中

2014.4.20

 

 

《彩排》

原本四个主角,临场时
缺了一半。多次的预谋之后
趁着清明下午,进入彩排
剧情不复杂也不简单
在一块平行四边形的舞台上
集合一些事物。四根台柱
有一根是坡底暖泉
一个是小村,另外两个分别是
刘庄与上洼

他们已经步入画面
密实的杨林,围着近百亩麦田
近似小村庭院
一条新路,压住了曾经的支渠
东西走向的毛渠里,游动着
一寸左右的鱼。一个女人
从西边过来,所谓助演
遇陌生人搭讪
按预设方案,给那位上点年纪的主演
让对方有安全感
会话的结果,是她在地里薅燕儿麦
两只白蝴蝶,一前一后
闻着丰硕的背影
隐入密林里的小村

俩人几乎同时出现在
村东的坡道上,好象说着一个叫雪封的
“……
矛尖顶着空洞。
翻越公路 ,他们继续
穿过水电站的院子,这时的他们并不知道
去往想去的地方
唯一的近路,会有一把锁
年轻的主角返回交涉
不一会儿出现第二个所谓助演  
一个男人,很自信地认为他们是考察项目的老板
在打开铁链的瞬间
那个上点年纪的,潜意识
跑到数百里外的南阳油田
看另一个
守门人

不清澈的河水,也没有
桥栏杆。到对岸
他们拐进一片林地,一条依稀可辨的小路
逆流而上。应该说
此时,他们的位置
是舞台,公认的黄金切割点
缓坡上的草丛中,几块青石裸露
可坐,可卧
可以散漫目光,深入林间
也可以让思维倾向河谷,亲近水草
菖蒲;还可以
等会儿,先让他对着白纸
念一段,也对着镜头

散文是走路。多多说
诗歌是舞蹈。从山坡上下来的
一条皱皱巴巴的路
出现了第三个所谓助演
一个男人带着仨孩子
还是那个有点年纪的,对着穿碎花裙的小姑娘
你可以在这片草地上跳舞
多漂亮的舞台!
不会!
看你的小舞鞋应该会的啊?
很久没跳了。
哈哈,你才多大?
六岁。
那男人一声不吭的带着仨孩子
微笑着走过
不清澈的河水,也没有
桥栏杆。河水的倒影中
飘动着碎花裙
到了对岸

天色近晚,我们的主角
只能站在不远处,望一望渡槽下的涵洞
只能绕过,一眼暖泉
想一想,记忆中的稻田
看一看宽阔的水面和飞过头顶的三只白鹭
与第四个所谓助演
一位村妇,擦肩而过
一棵棵新近移栽的粗壮的国槐
年长者,猛然发现
她竟是早年邻居。一度
迷恋的偶象

寻着晚宴的酒香
俩位主角,退到
平行四边形
之外
2014.4.7

 

 

《滋味》

    ——给铭阳

 

从焦山回来,我的目光开始散漫

也许你没看出来

又一片山林,被跳天猴毁坏

那条起伏的虚线,断裂处,真的已经布满雾霾

 

雨中的土门路还是老样子

还在给我带来好心情。你的幽默不抵

滑倒你的沙粒,很多次你说

让嫉妒离开相识的人群

 

我总是被面子困扰

或者,被性格掐住喉咙

自己剥夺自己的权利。不过

这样也好,不惹事生非

 

让父亲安心在平房顶

在水泥厂,飘来的石头末

和陈年累月的风尘里

种辣椒,茄子,豆角和山药

把日子勾勒平淡,但稍有滋味

2014.4.1

 

 

《怪物》

 

一个怪物,在梦中爬行

肯定不似我们乘坐的别克商务

也没有倒流的河

被雨打湿的公路

更别说对面,九只正在穿越栎树林的山羊

也不像过桥人,身后拖着

朦胧的村庄。一个怪物

在梦中爬行,只记得翻越以后

有成堆的,秕了的气泡

2014.3.13

 

 

《倾听》

 

倾听周围声响

试图让内心平静,就像一个群山环抱的小湖

 

在高声叫卖

和麻雀的碎语间

还有一只岔嗓公鸡,连续鸣叫

 

一列火车,驮着一个又一个椭圆声团

驶过,地形复杂的

麦田。我在其中

 

犹如被夹裹在众多的词语里

犹如软体动物

 

这不是一条

适合表达行走的道路

2014.2.23

 

 

《在寺沟》

 

他斜躺在

新犁的土地上抽烟,惬意的

像民国时期的财主

 

我环视四周,坡坡岭岭

给予了我们更多的土地

尽管脊薄

 

他的女人一直弯着腰,拣拾石头蛋儿

扔到路边。套犁的牛

站着倒沫,右眼闪光

 

我打听一个人,他说

打工去了。一群风老鸹

飞离老柿树

 

顺着风的方向

平原上,哪一个才是属于我的

补丁似的村庄

2014.1.18

 

 

12日晚,酒后,送永伟回蓖麻小巷》

 

是你不喜欢徒步

我送你。我们在隧道似的墨公路朝北走

来往行人,谁也不会把谁的影子踩痛

 

我们没有因场景的变换而出现

交谈失误。你不缺少

我分喝你的那点劲酒

 

通过内心的天桥

一棵棵香樟树依然

擦肩而过,他们就像你我话语间不时蹦出的朋友

 

前面的涵洞,并不黑暗

我知道,蓖麻小巷最美的时刻

往往,是在传统的熄灯以后

2014.1.4

 

 

《回眸》

我在上午的阳光里
想些昨夜的事。也许是去年
我在弯路上行走,有一会儿还是在卵石间
天空并不晴朗
我遇到一个人,漫步在风中
也像是水里
穿着皮肤般的衣服
之后我认为,他是另一个人思绪的具体
如同那些脱胎于
诗句的诗句,只要更加准确的优秀于他
没什么不可以
等我站在一处稍微高些的地方
去看一个村庄
在黎明没有到来之前
我看到的事物似乎格外清晰
充满暖意
我惊讶村庄的简陋和他旺盛的延续能力
我把思维局限到
有榆树的院子里
一个四散的点
你确实难以把控更长的线在哪里
2014.1.1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2:33 , Processed in 0.045991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