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泉声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6403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3年的诗(20)

热度 1已有 14647 次阅读2014-2-20 08:05 |系统分类:诗歌

2013年的诗

哦!又一年了,回头看看今年写的,选20首。为感谢一年来给予我极大关注的朋友、兄弟。我在每首诗的跟帖中选了一些。一并发出来。再次表示感谢!(注:蕉下睡客=张永伟、抒情的锥子=海因、万鹏=邓万鹏)


《梦,或放排者》

仿佛竹排,你坐在
一首诗上,滑行在不清不明的
街道。每一个词语
如同轮子,按需求变幻着方向与颜色
始终在左侧

我与你保持不清不明的距离
突然,你似乎厌倦了
惯性。穿越黑障
拖着响亮的尾巴,驶向遥远的
自己
2013.6.5

蕉下睡客:凝练。新鲜。小而阔。
魔头贝贝:无懈可击!关于存在之诗的诗。


《旧城》
拐进旧城,无意中
放缓脚步
久违的邮箱,诱使你
虚拟了一个投信动作
有时候整个世界也填不满的内心空旷
占据他的,也许只是一封书信
一个眼神。书店的门半掩着
面朝斜阳取暖的老人,坐在一堆铁器前
表情平静的,仿佛
可以再等一个世纪
黄发少妇,从照相馆出来
去了膏子铺
修秤人抄着手,看中药房阴坡
冷风中的瓦松,像智叟
一个个深远的
胡同,酷似大锅里正在煮沸着的羊架骨
你走进去,晚祷声里
品一品老味道
2013.12.15
 
蕉下睡客:不错。第三节的变调,让人眼前一亮,后面愈有味道。
田雪封:“晒暖的老人,中药房,膏子铺,羊架骨……”真是旧城啊!缓缓道来,越品越有味道。

《长夜》

准时的晚餐
结束在,天气预报之后
接下来是散步
去村东的南北路上,来回六趟
足以维持健康的
长度。风冷
不想与月亮比孤独
我要回家
把小树林里的杂草
写给圈中的山羊
不让它揪心的叫
再记下,昼夜的天平上
寒冷的重量
2013.12.12

蕉下睡客:呵,看来状态是相互促进的。不错的小诗。短短十数行,却有不断的起伏变化。
万鹏:能把日常写得如此富有意味,也就是所说的发现了。最近不错,步步发展得自然,少有人为痕迹。

《11月30日中午与罗羽、张永伟在鲁山顺城路羊肉面馆》

不是你喜欢的
靠窗位置,不必计较
小厅里人来人往
一锅乱炖,被酒精加热
多好,低诉与倾听
平衡着一次午餐
是的,我也一直在寻找
那些患“散光症”的诗句
邻桌的卷发熟女
离开前,没有忘记再给我们一个奇怪的眼神
门外阳光
在街道的另一半走着
2013.12.1

蕉下睡客:呵,小而有味,很快乐的小饮。两瓶刚好。
Molan2013:这首小诗,俨然一篇精彩的短篇小说呀!
田雪封:是的,我也一直在寻找/那些患“散光症”的诗句。“散光症”,好,在想那种句子!
罗羽:“门外阳光/在街道的另一半走着”这句子,多灵动。
万鹏:这样的“即兴”亲切有味道!


《霾与风》
    ——给张永伟

河堤上的风,让一切变的清晰
透明。我愿意再次使用“美好”

尽管多年来我极力拒绝;尽管
仰脸看到的天幕,像没有擦净的黑板

酒后的语言必须打折扣。但想到“金镶玉”时
扫落叶的人刚刚燃起一堆火

信号灯,在露山坡顶闪烁
那是好多年前,如今只是一座庙

你一直在牛郎织女的传说中生活
缺少的是一座很小的桥

突然,我幻想似的走进雾霾
一片落满法桐,木蜡,和

柳叶的草坪,不像是举行某种祭祀活动
当路过银行门口,太湖石上

那条鲤鱼,仍然呈跳跃状
我使劲的摇头,仿佛

又误入了黑白之间,一时却难以找到
合适的出口

西山,在人民路尽头堵着
希望他再近些,也好尽快翻越
2013.11.26-29

田雪封:有霾与风,情谊也很清晰~
纪梅:清晰的温情……问好泉声兄。也问好永伟哥。想念你们。


《阴历:九月二十九》

离开祭奠的人群
我一个人,站在稍远点的
母亲坟前
就那么站着,想不起要对她说些什么
一如过去,看着她
做事情。九年了
我已不再悲伤,有时甚至还有一丝埋怨
抛下我们。被浅雾包裹
感觉凉凉的
北坡上,已经开始发黄的栎树林
挨着村庄。死亡
从没有走远,那一群人的面前
就是一座新坟
2013.11.5

抒情的锥子:平和,干净,节奏很好。祝贺!
蕉下睡客:这个写得很好。写亲人的,总能写的很好。读一遍几乎就能记住了
河南炉子:平静下的悲凉
田雪封:隐忍的力量!


《农历九月十八夜酒后与森子一起城郊散步》

走出小酒馆
三两句话功夫,就到了
地边。借助浑黄月亮
和,建筑工地的散光
一条略微泛白的路,向东延伸

走吧,我们凭直觉
走着。不用去在乎
脚下枯草间有什么阻挡
你说,这地方真好!

除了杨林透出的几点灯火
能否把其余的全部删掉,包裹
六个彤红的字
一列火车,省略了我们的谈话

丁字路口,你不知道
我伸展双臂,触动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看着被切割的月亮
是否有趣

返回时,你提起我的灯笼
有些许的光。小酒馆二楼的一扇窗
恰好对着路的方向
2013.10.25

修远:语言平静,“......被切割的月亮”不错的句子!
诗人森子 :不错,小路耐走啊!
辰马:诗贵自然生动!


《九曲桥》

站在这里,一切都变的柔和
就连木栏杆也贴切掌心

你忽略了被污染的倒影
专注于柳丝间一对舞者

甚至,不希望他们是夫妻
揣测着有一段相互吸引的距离

一只豆娘飞过的一瞬
我们看见她飘闪的蕾丝长裙

“在山里,那晚的月下少了一把胡琴”
你说。而我在想

似乎仅有九曲桥是不够的
幸好还有“风雨亭”

空无一人。更合适
我们针对某首诗的长长短短
2013.10.19

蕉下睡客:短而曲折,和那小公园契合。


《岭西》
--给简单

借你半日
去岭西,看看多天不见的山
“在山中,你会感到舒畅” ①
真的是这样
一但具体,有些东西就会逃离
不比喻,也好
稀疏林木的背后,那个独门小院
有寂寞长期居住
好大的一场雪,出现在短暂的无语中
走神,偏离了方向
继续前行的面包车,在返回的路上
路旁有红斑茅,落叶树
干了一半的草
你在说远唐的一个县令
我却想着,那三声钟响
已先于我们
抵达谷底

注:①引自T.S.艾略特《荒原》
2013.10.5

苏仪:写得自然轻松。
蕉下睡客:一曲三折,余音震谷。
东伦:轻如蝉翼,重如磐石。巧妙之作。
简单weibo:谢谢,岭西大钟郏县造,呵呵。


《八月十五前在苇园后山公路看月》

当你看到半个月亮
在山颠,你就想念颂些什么
但漫无边际
有一会儿,虫鸣
孤鸟,充当着祷文
一颗流星划过,某一方向也许
夜殡刚刚开始
而“啪”的一声,正是你断定的
橡子脱落
飞来的萤火虫,绝不是寻找
你的眼睛。突然
你的思绪顺从了
没有原由的对抗

癸巳年八月十一与艾先、永伟、魔头贝贝、吕征、苏仪、春林、森子、鹏举、易寒在苇园后山公路看月
2013.10.1

蕉下睡客:虫鸟祷文。流星夜殡。想象丰富,内外勾连。小诗不小。


《灯笼》

当我无所事事的在阳台上溜达
楼下一个门洞
挂的一对旧灯笼,让我眼前一亮
而此时,人民路传来
一声又一声喜炮,炮声渐远
我在地球仪前,听
撒哈拉沙漠的驼铃
阳光下,它泛黄
也泛白。我知道那是一对新人去年留下的
里面的灯泡早已摘走
完成了喜庆、引导、指认的功能
在微风中轻摇
好像驼铃。好像提前步入了某种漫长的平静
失去光源的灯笼
“宝石脱落的戒指”①
我反复默念着以上两句
企图让他们粘合的更紧密些,成为一体
但很快我发现
我陷入了一个,充了气的
城堡。几个孩子在里面玩耍

注:①引自但丁《神曲》
2013.8.4

蕉下睡客:节奏舒缓,却起伏有致。旧灯笼,地球仪的穿插转换,让诗歌余味悠长。结尾的充气城堡,很精彩。
东伦:我陷入了一个,充了气的/城堡。几个孩子在里面玩耍。结尾尤为精彩!
冷眼:来看看泉声哥的灯笼,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物是人非”
jzs55:这灯笼完成了它的使命,被弃是肯定的。


《拽犁》

铁豌豆地
的边缘,几个掘墓人
在柏树的浓荫里,一边干活
一边说笑。我知道
他们是花钱雇来的
外乡人。明月已陪着先生回村
他们习惯用说说笑笑
缓解劳累?我有些不能容忍
山坡上一个人,倒退着
俩手拖个锄样的东西
做什么呢?半个冬天,还没有落一场像样的雪
或雨,脚下的土
一点不虚。我从稀稀拉拉的高粱杆间
斜过去,爬上杂草堰
已经听不到什么声音
回头望着,刨土
再把刨松了的土,从墓穴里铲出去
没有他们,谁来帮我的亲戚
村子里除了老人和孩子
还有几个扛的起棺木的人
我的离开,也就消减了
微微的怨气。转过身
他还是那个姿势,倒走着
双臂直伸,脚跟用力
见我走近,停下来问:“明月家的客?”
我说是。“你用锄翻地?”
他说不是,我在犁
湿土上放着几根鲜红薯
酷似夏日里,浅河中几个赤肚的顽童
他说,这叫“拽犁”
我接过来,长长的把尾
是个小小的铧儿。我续着犁茬
拽了五六趟。期间
飞过一只鸟,说过两句话
在地角的一个蚕筐大的水窖中,有一半薄冰
照着太阳

蕉下睡客:写得非常好。不急不缓,叙写中间不断地有所变化。现实、想象以及场景之间的关系,穿插处理,把捏的也很好。开篇引人,结尾静远。
上官:很美的叙述,不露痕迹,仿佛生活就是那样意味深远!
铁哥:好啊。……期间/飞过一只鸟,说过两句话……


《喝茶》

妻子被她妹妹约去
赶春会。留下我一人
看了会儿雅安,不是滋味
“让逝者安息!”我默念着去厨房烧水
返回客厅,随手翻阅
圣经里的女性。信仰
在不同语言和不同民族间忙碌
能救赎多少灵魂?
(主哦,宽恕我的追问
还有佛)我看了眼“波提乏的妻子”
她的内心也有着劣等毛尖一样的苦涩
或许更甚。安息吧
给我时间,在喝透一杯茶水之后
有一首诗,站立在
这个上午的顶端
2013.4.21

蕉下睡客:诗意自然流淌。结句的确不错。
jzs55:诗站立起来,就表明这诗是有骨头的,也是能支撑什么的。至少是可以支撑我的精神的。


《红河谷》

形同一条旧拉链
苇园——茶庵。我们是拉环

重游,不断的印证
水泥树桩上坐着上次来的人

斜出玉米地的你,不类似
滑越公路的月亮。据说

嫩丝瓜不宜男人,而老丝瓜
壮阳?谁知道在哪个点相悖

对植物的判断:灵芝或毒菌
一群诗人,不如一位村夫

如果有需要呵护的女性
就可以治愈你的恐高症

消失的船石,在悬崖边
跳水是唯一出路。停住吧

像上次一样,不是挡门石
也不是头顶的太阳

癸巳年八月十二与艾先、永伟、魔头贝贝、吕征、苏仪、春林、森子、鹏举、易寒重游红河谷
2013.9.19

高春林:挺好的。画面再现,言在实处。
魔头贝贝:祝贺泉声哥又上层楼:在结构上——层层推进,旁逸斜出,峰回路转。
蕉下睡客:诗歌随溪谷曲折起伏,白天和夜晚交错,随物赋诗。所言所叙,所察所想皆入诗句,剪裁得当。用心之作呀。


《有时候》

有时候我不太敢面对
尖锐,退缩到世故的保险箱里
并不保险;有时候
我疏远自己,扮成一个陌生人
超越或尾随
有时候,我会用很多的时间回忆
偶尔展望一下前景,可值得展望的越来越少
有时候我不停作答
成绩总是夹裹在59与60分之间
有时候,不吃不喝
也会发胖;有时候
我横过街道,企图弄出一条裂纹
有时候
就这样静止,在时间的骨盆里
等待。可现实是
谷茬满地

蕉下睡客:语调忽然一变,真实的心理道白。喜欢。
修远:写的很好,直抒心意。其实我们生活中都这样。


《河谷》

上午,你把《河谷》写在稿纸上
打算正午时,穿越他
五公里的长度
入口处必须绕过“雨滴”
或“瓜子”状的湖
然后是芦苇丛,再然后
不真实地遇到一些人与动物
一路半雨半晴
有几处可大可小的风口
不能因为溪水的落差,搅乱了
里里外外的静
加几声山雀和黄鹭
在需要的偶尔中
甚至也想好了,一开始就把穿越的目的说成是
了却一桩心事
而这桩心事。悬念的最后
也仅仅为了穿越
可现在已经是下午,你还纠缠着沿途的
若有若无

田雪封:稿纸上,或者说是意念中的的旅行,很新。


《乌云》

一滴雨溅进诗里
我看了看题目,怀疑这就是小聪明
小把戏?但我还是要写下去
很多时候我们不会因为苦
去吃一块糖
我这样做,也因为这之前我有很多的算计
在夜间形成
丰满,成熟
又总在黎明前消退

更多的雨涌入河里
稍一回头,也分的清一滴又一滴
岸像警察,或者叫武装押运
在这里可能是评论者
题目的延伸
应该有,起码的一滴雨落下来
溅进诗里

东伦:很多时候我们不会因为苦/去吃一块糖/我这样做,也因为这之前我有很多的算计。近来变化大。
蕉下睡客:打破了诗写、观察与思考的界限。自由出入……


《正月十二的傍晚》
    --读德里克/沃尔科特《世界之光》记
我在你的诗句里
钓鱼。请放心,我们不是同一水域
这里是正月十二的傍晚
中国内陆一个小城
没有卡亚,也没有从维基海岬照来的橙黄色灯光
更没有雕刻似的乌木嘴巴
我一个人,半坐沙发
身体前倾,伏在玻璃茶几上能以书写的角度
没有你十六座位的小巴舒服
听不到马利的歌
也没有你想像的那股浓烈而香甜的味道
帝豪烟我知道,与卡亚相去甚远
但我还是抽了一支。明天
我将在第一时间,上网搜出
维基海岬,和橙黄色灯光里的小巴
再看看那个,凸显的脸颊
和她整个的,结实的轮廓
我在你的暗想里暗想
多么准确无比的
世界之光
2013.2.22

铁哥:世界要有光~~~诗歌也是光芒之一种
蕉下睡客:读得细。写得好。
苏仪:这样的语言还是很准确的,又不失诗意,


《欲飞的阳台》
--给ZQ

欲飞的阳台,消失在
暮色里。床上的腰封
古色的花瓣?又仿佛一声声夸张的感叹

半个月亮,在南窗
的一角。像她,手中的啤酒罐上的拉环

也像是一条盲鱼,在洞穴里
游向更深的水域
2013.1.18

蕉下睡客:写得很好呀。这会(魔头)贝贝也在旁边看,说你写的好,让我代为赞赏下。
冷眼:哥哥,越来越沉稳了!


《折扇》

你在一把折扇的
开合中,往前走着
目前,灰黑一片
不时有风,从山水间刮来
走进树林
只是你的欲望
无中生有的惧怯,使你在林边停下
无数星轨,拖挂在树冠上
顿时的明亮让你看到
林下小路,多么合适你此时徘徊
可他是虚象
再往前走
是一道与扇面一样的峡谷
你无法进入
断桥上,你听
他的下面,一会儿是流水
一会儿是行人
5013.5.26

修远:老哥:虚实结合,有想象力!
云岭:折扇尽管如此,夹处逢生,其实也是绝地逢源。作者的这种诗意,意境恰到好处。
高春林:夏天到了,折扇该派上用场了
新锐诗刊:你好!你的佳作入选《新锐诗刊》网刊“好诗欣赏”栏目并发表。敬请关注和转载。你如对本期发表你的佳作有异议,请发纸条给编辑邱也也


《乌鸦》

成群的乌鸦飞过
落地窗。我坐在与我性格相仿的
阳光里,如果没有错
它们是从云山
飞出来,它们不知道
下面就是万寿路,也不知道一个外省人
叫着它黑鸟
五层的云山当然,没有从后窗看到的西山
真实。持续不断
的向东,像电影中
逃荒的难民?又不像
满月般的桌子上
一副围棋,那些白色的棋子
似乎越来越少
西南方向,落日
在继续。直到满窗的灯火
扰乱彼此的视线
2013.3.3

蕉下睡客:状态不错。难民和围棋的比喻,更开拓了诗歌的空间
高春林:到后边越来越好,一些元素的加入提升了诗的多种可能
苏仪:读这些诗的感觉真好,语言平实,朴素,力足够大,真的很好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4-2-23 13:24
仿佛竹排,你坐在
一首诗上,滑行在不清不明的
街道。
很妙
回复 泉声 2014-2-24 08:01
谢谢平林!握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2:41 , Processed in 0.05755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