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四川杨然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625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冉义小冬至诗会

已有 22024 次阅读2011-9-28 19:28 |系统分类:诗歌

冬至前三天,多少有些事情跟诗歌有关,一一道来:18号,原定去成都参加《青年作家》的一个活动,请贴早就从邮箱上发了过来:“诚挚邀请您参加12月18日上午9:00时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文华活动中心,正式会议时间10:00时。举行的‘青年作家杂志社整体品牌行动’参会人数大概有几百人,所以邀请嘉宾提前了一小时,带来不便,望见谅!恭候届时光临!身体不适,肯定去不成了,分别给章夫、扬扬发去短信,表示“深深致歉”。这样的文学期刊活动,本来就不多,机会难得,说不定还能在活动中遇到几个可资交谈的朋友,只得错过了,心里有些难过。20号周日,朱维连招待大家玩耍一天,晚上在“郭羊肉”进餐,得陈炜短信:“校长大人:《芙蓉锦江》论坛咋关了啊?”此事非同小可,想起前几天去看《斜江村琐记》,已经关闭,“乐趣园”通知说“正在整顿博客”,要登录什么QQ重新申请才可重新开博。我给陈炜去了电话:“可能是乐趣园在整顿,过几天去看个究竟。”此事放在心里,不甚了然,晚上做梦也有些不安。21号返校后,打开《芙蓉锦江.成都诗歌论坛》,果然已经关闭,说是“乐趣网论坛、博客整改中,开通时间另行通知!请大家关注首页公告”云云,听天由命吧。下午,接王国平电话,同样询问论坛关闭的事。放学时,得文佳君电话,是从东北打来的,在长春,说是跟当地诗人在一起,随即传来一个诗人的声音:“我是董辑。”“啊,董辑,老朋友。”董辑说了一些跟四川诗人交往的事,互相邀请“到我们这里来做客”,真好。晚上,得游复民电话,说他和陈志超明天中午要来冉义一趟。这是冬天最长的夜晚,得梦,醒后写《梦见叠水》一诗。

22号冬至,“蚯蚓结,麋角解,水泉动。” 这一天,北半球白昼最短,黑夜最长,开始进入数九寒天。冬至以后,阳光直射位置逐渐向北移动,北半球的白天就逐渐长了,所以有谚语云:“吃了冬至面,一天长一线。”冉义的风俗是“冬至吃狗肉”,而市面上的场景则是羊肉火锅火爆。冉义本土的“龚羊肉”也小有名气,我最爱到那里去吃羊肉面,二两面加红汤羊肉十元钱一碗,喝得身上发热,非常舒服。这天,在意念上,远在青白江的诗人李龙炳胡仁泽他们会举办“冬至诗会”,作为一个纯诗人圈子活动,他们已经坚持了九年。但他们今年的“冬至诗会”提前了一个月举行,我因事缠身,未去成。

冬至早晨起来,有雨,冷浸浸的。上街吃面。进办公室,开电脑,泡茶。编辑了一会儿《杨然非诗作品编号》。得王丹她们“力扬”来电话,说是我那本诗集《麦色青青》编排已出,是500多页,作为32开本,不好看,要压在10个印张,需砍100多页,麻烦了。“那就寄来让我删节吧。”不时,游复民发来短信,询问来冉义的路线,即回复告知。着手编辑《杨然诗歌图志》,是个大工程,可能要编一年时间,发扬蚂蚁啃骨头精神,慢慢编吧。10点零3分,得李龙炳短信:“新年将至,今天我作为证人,张卫东代表《人行道》全体同仁,来冉义帮助校长兑现二零零九年承诺,成就校长君子之美名。我们已在车上。你除了接待,还要接待龙王爷。”简直巧了,去电话问,果然,他们与游复民他们昨夜就串通好了,“要给杨然一个惊喜。”忙叫培培到“龚羊肉”去添一桌菜。

中午,游复民电话:“我们到你们学校门口了。”“我已在内教院等候。”内教院是学校教师宿舍区,有一堵一弯一倒拐的“艺术墙”将它与教学区隔开,在里面,可以接待客人,不影响外面的教学活动。“当着学生的面,我们是不准抽烟的,所以我只能在内教院接待你们。”我住底楼,门外一棵粗壮的天竺葵下,已经摆开了一张茶几,泡好了茶。游复民、李龙炳、张卫东、陈志超四位诗人相继入院,大家握手,落座,喝茶,只有我和张卫东抽烟。“今天凑巧是冬至,我们今天五个,算是在冉义开第一届‘小冬至诗会’。”大家哈哈。“这是在抢注胡仁泽的专利。”“别把他气死了。”所以我对李龙炳说:“你回青白江时,建议在冉义街上买包耗子药,送给他。”大家又一阵哈哈。“这是巧合,我昨天根本就没想到今天是冬至。”游复民疑似生怕沾灰,连忙解释。

游复民、陈志超是《鱼凫诗刊》的主办人,张卫东是《人行道》诗刊主编,李龙炳则在《屏风诗刊》和《人行道》都有名份,我算《芙蓉锦江》的,所以,所谓“冉义小冬至诗会”,还是有点内容的,用句俗话说,“还有点诗歌的含金量。”因为大家都在诗歌民刊做事,所以共同语言甚多,不需要介绍和解释,心有灵犀,一点就通。游复民他们带来了刚出炉的《鱼凫诗刊》第7期,我则送《诗缘》第1集给游复民、陈志超、张卫东三人。给李龙炳的《诗缘》,是通过邮局寄送的。“这期《诗缘》有四篇文章的标题都点了李龙炳的名,要收费的,每篇一土罐罐烧酒,你要当心。”我对李龙炳如此说。哈哈一阵。李龙炳有个体酿酒作坊,所以有如此玩笑。

大家谈到了寄刊物的艰辛,办刊的劳作和编辑的辛苦,这些诗歌民刊能够生存下来,实属不易。因此这方面的话题也最多。谈到下期《芙蓉锦江》,“我打算办个‘我的一首诗’专号,‘我的处女作’、‘我的成名作’、‘我的什么什么作’都可以,反正只谈一首诗,每人一篇千字文,自己介绍一首诗。这要跟凸凹、王国平、周世通他们通气后,才确定。同时开个专栏,介绍《人行道》诗歌。”这是第8期“芙蓉锦江诗人专号”留下的漏洞,“罪魁祸首”首推李龙炳,本是安排他负责这个栏目组稿的,结果造成缺失,所以需要弥补。“陈志超原说要掏钱买20本《芙蓉锦江诗人专号》,我说‘我们《芙蓉锦江》是免费送人的。’今天给陈志超准备了12本。另赠《杨然诗集》《千年之后》。”陈志超乐不可支。“我们今天收获大啊。”游复民也喜孜孜的。

“这个内教院,杨春光来住过28天,龚锦明来住过50天。”于是话题扯到了他们,也扯到了廖亦武、史幼波等诗人。

冬至是冉义街上“龚羊肉”生意最火爆的一天,因此头天晚上我就预订了三桌“清汤羊肉火锅”,除了招待游复民一行,同时也招待前段时间我患重感冒时来看望过我的杨飞、汪孟良、高小清、解正全、刘长安、吴贵泉、董德全等同事,培培也趁此招待吴俊华、苏红、余文燕、骆桃红等她的朋友或邻居。热气腾腾。味道可以。餐后,游复民一行道别,他们乘陈志超的车,一溜烟望温江而去。

2009-12-22下午杨然记于斜江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01:57 , Processed in 0.046824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