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四川杨然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625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盘山

热度 2已有 1633 次阅读2011-9-27 18:55 |系统分类:诗歌| 盘山

——《芙蓉锦江》第10期寄送琐记

 

《芙蓉锦江》从厂头取回后,堆在我的办公室里,看起来就像一座小山,两眼立刻黑压压起来,头脑里嗡嗡嗡响成一片。从九月上旬开始,到十一月中旬,这堆诗刊终于寄完。我把这项事务看成是一次盘山,而且,是一次马拉松式的盘山。从立意编办,到寄送完毕,时间跨度超过了半年。好大一堆事务呵,说是愚公移山当然太夸张了,若说蚂蚁啃骨头,倒很贴切。这漫漫里程的盘山活动,一路上倒也盘得斯里慢条,磨练了我的耐心,该是一大个人收获吧。

一、立意。没什么多说的,遵循我们的办刊意向,第10期确定为第三卷“芙蓉锦江九人诗选”。4月15日,给重庆子衣发纸条,她推荐的水晶花入选。重庆另一位诗人洋滔,也推荐了她。“立意”转化为行动,盘山的指向开始明确。

二、筹资。也没什么多说的,没有人埋单,只好自己承担。印刷、信封、邮资等等,开销大概要八九千吧,从自己腰包里去挤,每月挤它千把几百,问题不会太大。有个诗人执意要赞助两千,我说:“能支撑,算了吧。以后撑不起走了,再说。”谢谢这位诗人。培培晓得这回事,虽然唠叨着想添一件新衣服,也没再多说什么。

三、邀请。5月14日,开始陆续发片,邀请凸凹推荐的印子君、王国平推荐的白鹤林、胡亮推荐的张丹、重庆子衣推荐的水晶花、我和论坛推荐的林忠成、莫卧儿、兰紫野萍、舒雨湖、钱刚等,向他们约稿。这种推荐和邀请都是必须的。第一卷曾经邀请过一个北方诗人,但没有回音,作罢。

四、加码。5月21日,游复民去世。我们商定,在第10期开辟《诗人之碑》专栏,纪念他。6月,张口邀我担任“小诗人奖”评委,我答应他在第10期发通讯。但因资料没赶上出刊,未成。纪念游复民的专栏,加码达20页。

五、编辑。这次盘山劳作,编辑是最漫长的一程活路。7月13日,开始编水晶花的诗。这是我的暑期,有的是时间,呵,太豪华了。之后,走走停停花了一个月零几天时间,编辑完毕。主要是“格式化”花精力。诗人的稿件,各种各样的格式都有,要把它们统一,很费劲的。这当中,不仅有“九人诗选”作品,还有“九人纪事”几个栏目。山是九人的山,所以,仿佛,山上有那么一个建筑,里面供奉着他们的诗歌。我为他们打工,干着泥水匠活路,还有一位守林人,将在半山腰出现。

六、选图。本期封二封三,是九人照,陆陆续续都发来了。封底要另刊两张,选图,要尽量多几个面孔,折射诗刊和论坛活动的一些影子。

七、定稿。第10期加码有《九人纪事》栏目。“九人”已经三卷,每卷九人,三九二十七,虽经反复约稿,只有一半应约。时间到了,等不得了,砸板吧。另还加码有《九人印记》栏目,选了几篇诗评。约稿就是这样,或有人来,或有人去,或有人远走他乡。没法子,顺其自然。

八、设计。8月19日,将稿子打捆发给黄仲金,开始版式设计。他是《芙蓉锦江》的守林人。有他在,《芙蓉锦江》每期得以出版。这期间,我们总要为这为那在邮箱上来回穿梭好些回合。看图片,核目录,查文字,这里要改,那里要调,忙个呼儿嗨哟。最怕这期间,有诗人来函,提出这里要删,那里要添,麻烦就更多了。

九、付印。8月26日,接黄仲金电话,版式设计完毕,压缩了10页,“可以付印了。”真好。

十、打款。印刷老板交往多年,付印前,总要讨价还价一番,纸张涨价、彩印或两色、印张、印数等等。讲好了价,就要张罗打款了。最重要的,是讲信用。三言两语,无须话多,定了,就拿出硬东东来。

十一、取货。9月6日,托朋友取回刊物,编、印皆佳。在办刊过程中,取货最充满期待,身后站着诺大个喜悦。我曾八次前往取货,自己驾车,羊付路、新邛路、成雅高速、三环路,90分钟路程。得货,总是先拿出一本,打开再说,左看右看,里翻外翻,非常过瘾。创刊号,凸凹、王国平、周世通、彭毅,除了黄仲金,几个主编都来了,在火锅店举杯。这期,因我公务在身,托了小高前去,一路顺风,来回花了小半天时辰。好。

十二、拟单。拟的是这期刊物邮寄名单。首先是“九人”,然后是其他“作者”,最后是全国各地“诗人”赠送名单。通讯录达40多页,打印时难免不出错,最大一个,是把莫卧儿的地址搞错了。9月7日开始给“九人”寄刊,莫卧儿是第一个,结果,她落得最后一个才收到。“好事多磨”,这是她的感慨。

十三、信封。《芙蓉锦江》16开,需要适合的信封。冉义小地方,平时没有谁使用这种大信封。所以,进城去买。文具店也不是回回有货,跑空趟也曾发生过,或者只有一两百个,根本不够用,要定购。一般要跑两三趟,这种大信封才能购齐购足。

十四、盖印。盖的是“印刷品”红印。因为这种大信封上没有“印刷品”字样,所以必须加盖,否则,就要多花邮资。这个活路需要耐心,稍不注意,红印就出现残缺,即不雅观,也不利邮寄。我的做法是,在信封下垫一个大小相当的杂志,从而使印章充分显现,虽然更加费时费力,但却效果不错。

十五、邮票。在这手机和电话都已普及的年代,就连冉义这样的偏僻乡壤,也是通讯便捷。书信日益从人们日常生活中淡去,通过手机发短信越来越多,人们写信的情况日趋减少。邮票,成为受冷落的商品,有点日薄西山的味道。所以,每逢我邮寄样刊,邮票便成了一块心病,因为邮所里存货甚少,往往只有几十百把块钱的,咋个办?必须申请,邮递员认得我,每次一百、两百的申请,取回,再申请,再取回,这样费时甚久。几百本样刊邮寄下来,往往要跨过几个月时间。

十六、剪址。所谓剪址,是把每个诗人的通讯录从打印纸上一个一个剪下来,方形,边线要求基本平滑,以示对收刊人的尊重。这个活路是最轻巧的,不费力气,但要费点时间。

十七、贴邮。当然是指在信封上粘贴邮票。此事要讲点技巧。有的信封,它们的封口并不完全粘贴,需要自己再动一下手使之完工。贴邮票时,我使用了湿毛巾,用它汲去多余的胶水,免得邮件之间发生粘贴,造成破损,不利于邮寄。

十八、胶水。邮寄印刷品,胶水是“看不见的战线”上的“海关长”,它的韧性如何,直接牵涉到邮寄任务的好坏。冉义文具店与我交往甚久,胶水自然是货真价实,几元钱一瓶,可以粘贴几十个邮件。我的使用窍门是,用毛笔蘸抹胶水,无论封口还是贴邮,都很方便,柔软,自如,像在写字,又像在绘画什么,总之,一笔粘之,非常顺手。

十九、封口。封口是邮寄印刷品最后一道关口,为了使信封交口粘牢,我继续使用湿毛巾,使劲在已经涂了胶水的部位压着、碾着,使之粘靠,封牢。牛皮纸信封在这种湿毛巾的辗压之下,非常听话,随辗随粘,平展如滑。一个个寄往远方诗人的样刊,就这样整装待发。它们堆放在我的写字台上,如同另一座随时移动的小山,只等一声跑腿令下,即可向着远方出发。

二十、跑腿。这场盘山活动,邮寄是最漫长的事。它的最后形态就是跑腿。每当空闲,谁要是看见我在冉义老街上双手捧着一堆沉甸甸的印刷品,它们的牛皮纸信封在阳光下似乎显得有些金光灿烂,那么,正好,那是我正将一堆《芙蓉锦江》抱向远方。当我把它们放在冉义邮所的柜台上,我如释重负,等待它们的,将是邮戳、托运,直到远方,到达目的地。这时候,我的幸福感由然而生。11月16日我的《豆瓣日记》曰:“阴。午后太阳出,邮走《芙蓉锦江》第10期最后一批赠送样刊,从邮所沿冉义老街返校,一路心情舒畅”云云,这种惬意,只能用“非常舒服”来重新命名。

 这次盘山活动,有几个节点在《杨然豆瓣日记》中是这样记载的:

9月7日。开始给《芙蓉锦江》第10期暨“芙蓉锦江九人诗选”第三辑作者邮寄样刊,首先给“九人”作者莫卧儿、林忠成、兰紫野萍、舒雨湖、钱刚、水晶花、印子君、白鹤林寄出,张丹地址未知,以后寄。给黄仲金寄,他是《芙蓉锦江》的版式设计人,每期都辛苦了他。

9月13日。见到凸凹、印子君、陈国瑛,受他们招待。印子君拿走22本第10期芙蓉锦江,上面有他的“九人诗选”作品。交第8、9、10期芙蓉锦江若干给凸凹。

9月29日。上午给莫卧儿发短信:“吴拜拜好。九人诗选上登有你的新地址,可惜我把它放麻了,虽然九人中你是第一个被寄刊的,但却落得个幺巴儿名,闹出这个笑话的醉亏贺手是我,要剐要炸由你,反正你办不到的。那阵子我昏忙于开学迎检,也难怪啊。”即得回复“没事,好事多磨。国庆快乐!”

10月22日。阴。中午与王敏通电话,谈到明年由我独资出版一期《芙蓉锦江》“白夜诗歌”专号,“在诗歌方面,需要你和翟姐姐大力支持。”

这个“白夜诗歌”专号打算,其实是为我下一次盘山活动埋下了伏笔。总之,邮寄《芙蓉锦江》,是件苦差事,要说做牛做马,那也是,牛是蜗牛的牛,马是马拉松的马。并没有急行军,争冠军,不是的,只是抽空,任劳任怨,见机行事,忙活了这么久,邮寄名单如下:

莫卧儿、林忠成、兰紫野萍、白鹤林、钱钢、舒雨湖、印子君、水晶花、张丹、凸凹、王国平、黄仲金、李龙炳、子梵梅、朱巧玲、重庆子衣、张清华、张凤霞、羌人六、杜荣辉、谢银恩、舟歌、杨光和、谭宁君、周渝霞、晓曲、邱绪胜、陶春、蒋楠、诗浮图、金洋、杨光、文香燕乔、张凡修、王垄、吴小虫、缪立士、湮雨朦朦、郭桂杰、谭暘、张新泉、聂作平、蒋荣、石光华、冉云飞、张哮、李自国、翟永明、范远泰、靳晓静孙建军哑石、曹纪祖、牛放、曾鸣、梁平、杨吉成、梁红、杨棕林、曾智中、色波、小安、刘涛、柏桦、周世通、席永君、何小竹、阿来、张放、龚学敏、谢庄、文旦、汪洋、朱晓剑、张卫东、吴雪峰、彭毅、徐蕊蕊、詹义君、郑兴明、李永康、张宛、肖岩、张选虹、陈端生、陈志超、周萍、胡仁泽、桃都别园、黄啸、况璃、独卧文园、陈咏明、发星、蒋雪峰、阿贝尔、候国刚、曾蒙、杨通、羊子、三原、龙克、胡应鹏、张贵清、稚夫、瘦西鸿、柏铭久雨田张贵全、蓝晓梅、黑白、杨晓芸、胡亮、西雅、龚盖雄、吴春萍、何燕、胡有琪、张步伐、许岚、张敬梓、陈宗华、雨金、许星、何均、袁勇、松林湾、侗肆、青海湖、习修鹏、鲁川、史芳娜、林珂、谭五昌、林童、苏历铭、杨黎、汪文勤、杨拓、臧棣、谷禾、周瓒、北塔、李青松、高岭、符马活、殷龙龙莫非杨晓民侯马中岛老巢、刘福春、蓝棣之、陈旭光、韩作荣、商震、叶延滨、大卫、谢冕、蓝野、吴思敬、朱零、张清华、寇宗鄂、王燕生、任洪渊、李小雨、程光炜、芒克、牛汉周所同郑敏朱先树杨匡满叶匡政墓草、杨志学、张同吾、王家新、潇潇、树才、高洪波、谯达摩、周瑟瑟、安琪、颜广明、西娃、北野、黑大春、孙文波、孙文、洪烛、张旭东、严力、玄鱼、朵渔、默默杨斌华、孙琴安、潘颂德、陆华军、祁国、时东兵、西厍、季振邦、林雪、刘道远、伊剑、阿角、林溪、蒋登科、楚中剑、唐诗、李元胜、李海洲张智、吴海歌、吕进、洋滔、莱耳、大伟、李少君、黄婷、阿北、阿翔、王小妮徐敬亚、黄先清、李宣章、李哲夫、田一坡、向阳、杨青云、张守刚、黄葵、潘洗尘、曲有源、宗仁发、马永波、碧水、傅利平、刘川、巴音博罗宋晓杰沄、桑克李秀珊、张常信、姜红伟、秦池、李轻松、萨仁图娅、任清波、孙慧峰、董辑、张立群、大解、陈超、岩鹰、汗漫、丛小桦、衣水、路也轩辕弑轲燎原、赵少琳、李霞、解正德、马知遥、简简柔风、黄迪声、赵丽华、蓝蓝、江菲、刘松林、李俊功、杨维松、余子愚、韩文戈、高杰、李剑啸、义海、梦亦非、小海、叶橹、姜桦、伊甸、愚木、陈放虹、杨邪十品、陆俏梅、叶坪、 南野、叶辉、庞余亮、戴泽锋、张口、寒江醉舟、曹必胜、马铃薯兄弟、赵思运、刘季、许强、碧杨树、蒋书余、孙子兵、刘登翰、毛翰、陈仲义舒婷、老皮、汤养宗、探花、歌兰、余怒、方志友、陈先发、阳子、沈天鸿柔刚三米深游刃杨四平、乔延凤孙绍振碧宇、郭杰、林茶居、谢宜兴、王明韵、王晓琴、文香燕乔、罗唐生、田禾、鲁西西、郁金、龚锦明、远观、吕叶王敦义、王榭、北残、韩少君、小引、西域、仲彦、刘卫、沉戈、易彬、非亚、盘妙彬、宋世安、肖铁、麦子、刘春、凡斯朱子庆、周承强、傅天虹、陈剑文、郑小琼、杨克、庞清明、黄一波、黄礼孩、龙照峰、野松、野麦子飘、陈思楷、李长空、晓音、谭功才、蒋明、南岩、侯平章、草树、娜夜、林染、寒山石、刘诚、吉狄马加、阳飏、伊沙、玩偶、古岛、鲁绪刚、李发模、于坚、陈衍强、渭波、黄明仲、何锐、南鸥、雷平阳、朱莎、安科、程维、何思鸣、易老火、师永平、樵野、李东海、贺海涛、曲近、蒙根高勒、尚贵荣、诗之剑、王征珂、熊胜荣、张后、陈国瑛、胡亮、陈炜、陈瑞生、赵材荣、涂德辉、邓诗鸿、毕光明、谭丽琼、静川、方雪海、伍培阳、馨怡轻舞、李贤松、肖原、袁杰、溪语、李大勇、张启新、汪洋、沈德全、光头笑脸、王学东、祁人、雨晓荷。

最后要说的是,截至此时为止,有9本样刊被退回来了,邮寄对象是:张同吾、张后、伊剑、余子寓、王征珂、符马活、玄鱼、大伟、萨仁图娅。一叹。

杨然2010-11-16之夜记于斜江村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1-9-28 11:44
真幸苦呀
回复 四川杨然 2011-9-28 19:16
辛苦,但愉快.问好平林.
回复 沿河 2014-11-23 20:05
杨然老师辛苦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05:25 , Processed in 0.04902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