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四川杨然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625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映秀水磨行

热度 1已有 1585 次阅读2011-9-27 18:47 |系统分类:诗歌

“四川省社会主义学院进修班第84期”,这个班名的后面还有个括号,括号里面还有10个字:“县级人大党外副主任班”。有个民主党派的学员对这个名称有不同看法:“我们不是党外班,我们也是有党派的,我们是非中共班”云云。对此,我觉得无所谓。因为站在中共的角度看,这个名称是成立的。我是个无党派,参加了这期学习。来自省内各地学员45人,其中藏族2人,彝族1人。5月10日报到,一晃,就在成都学习10来天了。21日的安排是教学考察,征求学员意见,“去看映秀”,就这样定了。

映秀是“5.12”汶川大地震的震源地,5月21日是地震发生两年又9天的日子。天阴,上午8点准时在学员楼前上车,坐的是学院的大巴车,有学员33人。9点40到达映秀镇,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广东援建的火热而又宏伟的灾后重建工地。天上飘着一些小雨,很符合人们此刻还普遍隐隐难受的心情,因此这是一场雨泪之旅。车在路边停靠,漩口中学那幅举世闻名的教学楼景象早已慑住了我的心灵,我的目光一直被它所牵引。高高的旗杆上,国旗还在,低垂着头。两幢倒塌的教学楼、一幢歪斜的教学楼和三幢破损的教学楼组成一幅人们心目中最为悲痛的地震惨像,这个场景将被永久保留下来,作为一场民族灾难的见证,向人们无声地讲述那些灾难中永垂不朽的师生,以及周边那些永垂不朽的遇难同胞。

与漩口中学相邻的路边山坡上,已筑成了一个渔子溪瞭望台,也叫5.12祭坛。人多车多,交警在路边执勤,不准车辆在那里逗留,以免造成交通涌堵。路边摆有各种摊点,深红的当地樱桃带着高原红色彩,果子也比平原上的要大颗一些,黄色和白色的菊花一束束整装待发,希望握在人们手里,敬献给那些安息在黑色王国的遇难同胞。显然,买樱桃的少,买鲜花的多。摊点上多是跟“5.12”有关的音像和图片,我注意观察,没有发现跟“5.12”有关的书籍。摆摊设点的多是当地人,有不少羌人面孔。导游是一位当地女青年,“5.12”地震的幸存者,身着羌族服装,据她介绍,映秀是一个拥有一万多人口的小镇,地震发生后幸存者仅两千多人,百分之九十五的家庭都有遇难者。我们登上渔子溪瞭望台,前往“汶川‘5.12’特大地震遇难者公墓”凭吊,在将要到达公墓的半坡上,路边立有一个A字型的石头与金属构架的塔式建筑,上方镶嵌黑底白字“中国铁建”四字,之下镶嵌“中铁十三局汶川地震遇难者纪念碑”,是个部门的凭吊地。上行百步,到达公墓,门字型的山门素白装点,横书“汶川‘5.12’特大地震遇难者公墓”14个黑字,两边是一幅悼念对联,人多,没拍下对联的全文,仅见“山河同悲”“天地共咽”等部分文字。省社院早已为我们准备了黄菊花,每人一束,我们肃立在山门前,默哀,鞠躬,然后步入公墓凭吊。公墓里安葬的全是映秀镇的遇难者,全部都有名有姓,有墓碑,父母兄弟,夫妻姐妹,前辈后人,新朋子女,占了一大壁山坡,山坡前是他们曾经生活过的映秀镇,离他们最近的就是漩口中学。墓碑前放有杯盏、花果之类,意味着一直不断的香火。游人众多,满山肃穆。他们的在天之灵能够看见眼前山脚下一大片热火朝天的建设工地,在那里,新的学校、医院、农贸市场、安置房等等正在大兴土木,日新月异拔地而起,场面非常壮观。

“重要的是生者要快乐,幸福,不能永远处在痛苦之中。”山脚下的火热工地,好像在对每一个前来凭吊的人们如此诉说。凭吊公墓后,我们步行下山,沿新修的公路前往附近的牛圈沟,那里是“5.12”地震的震源沟口,映秀镇另一个重要的地震遗址景区。临近景区,即见原来的公路上,堆满了地震发生时突如袭来滚下山的乱石,横刀立马永久性凝固在那里,成为映秀镇永久保留的另一个灾难见证。不远处,一座巨大的石头心事重重,仿佛收藏了无尽的人类悲哭,形同一个永远在思考永远在回忆也永远痛不欲生的大自然的大脑,面向山河,注目远方。它叫“飞来石”,也被人们称为“天崩石”。走近一看,它的后颈部有暗红色油漆书写的“保护”和“5.12”几个字样。在它的正面,是红色填染的“5.12震中映秀”七个大字,锁定历史,面向未来。巨石下方摆放着游人们敬献的花圈、花束,一些游人在那里留影。在它的旁边,是一幅“映秀镇灾后恢复重建总体规划”招贴牌,其下,立有一石牌,上面镶嵌的是有关“天崩石”的文字说明:“‘5.12’大地震的瞬间,天崩地裂般震晃,山坡上许多石头崩下来,有的落在山脚,有的翻过公路滚进岷江。可是,其中一个长11米,高8米,宽3米,重心很高的巨石却滚过公路,倒插在江边。巨石向着岷江峡口,面向前方的牛眠沟震源点,矗立在都汶路边成了映秀镇震后的标志之一。”我站在巨石前,请班长为我拍照一张。在我的内心深处,那里面有着“天机不可泄密”般的“千年之后”情结,生命的,生存的,也是诗歌的情结。

“天崩石”附近,是百花大桥遗址。那是一座——更准确的说——是一条很优美的大桥,沿山脚而建,蜿蜒悠长,依山傍水,有着一种大桥中难得的空灵感和炫耀感。2008年“5.12”地震前10天,我曾两度从桥上驾车经过,跟朋友一起去马尔康欢度“五一”假日。而今,百花大桥魂断江边,成为映秀镇震后的另一个标志。它长长的桥面已全部沦陷,新建的公路桥从它身边跨过,免不了一阵心虚,长叹短吁隐隐约约。百花大桥遗址附近,是牛圈沟。“天崩石”上的文字也把它写成“牛眠沟”,它似乎有两种称呼。步行而上,即有一大石立在其坝场,上面红字醒目:“5.12震源牛圈沟”。倒塌的房屋就在山沟沟的路边,音像、图片、纪念性石子、手工艺品、红樱桃等摊点夹道而设。一处“地震居民遗址”已用浅蓝色的铁丝网隔离起来,作为永久性的保护区。所有砖石和瓦块都已从房屋架子上脱落,只剩木架子。“只有木架子经受住了地震的考验”,所有砖瓦一败涂地。

一块旅游标牌立在坝场边,《牛圈沟震源点》记述很详实:“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在映秀镇境西北方向约11公里处发生里氏8.0级地震,震源深度14公里。”“宏观震中即位于映秀镇百花大桥之上的牛圈沟口——莲花心——漩口镇的蔡家杠村,面积约4平方公里。”“地震发生时,以相当于251颗原子弹同时爆炸的能量从‘莲花心’爆发出来”,“岩石流滚滚”,“在牛圈沟形成了一个宽约30米、长约800米、厚80米左右的岩石堆积区”,“沙石的阻隔形成了宽约100米、长300米的围堰”,“沟内现在还堆积着地震时从地壳中喷出的几百万立方米的碎石”,“这些碎石埋藏了沟内沟内33户居民的永恒,夺走了23人的生命。”这些描述,仅仅是“5.12”特大地震的一个缩影。许多有血有肉的苦难和灾难是用枯燥的数字一笔带过的。“沟里许多人被活埋。沟里还有个牛王庙,住持与庙里的和尚无一人生还。”一个名叫的宁小慧的姑娘对我讲道。

站在牛圈沟的沟边,可以“零距离”与“地壳中喷出的几百万立方米的碎石”接触,它们细碎,灰白,一片死寂,仿佛自古以来就这样凝固,形同一条顺流而下的结冰的溪流,平静而安祥。然后,就在它们表面沉静并且仿佛永远不再流动的碎石下面,却掩埋着33户村民的房屋、一座牛王庙和23个曾经鲜活在世面的人们。在这被掩埋的33户村民的房屋中,仅有一户人家的屋顶还残留在碎石流之上,瓦片全部落光,只剩梁木与瓦梭的光架架,一如一个人没头没脑的肩膀与胸腔部位的空骨架,在那里空空如也地无声诉说“5.12”瞬间的浩劫与恐怖。宁小慧指着那堆房屋的空骨架说:“那就是我的家。当时我跑出来,连鞋也来不及穿,幸好我是往山上跑的,如果我往山沟里跑,早就跟他们一样,被活埋了!”这位朴素的姑娘靠摆摊点为生,她说:“没办法,自己要活下去,靠自救。”她指着周围那些摊点说:“他们都是本地人,靠自己的劳动,都得活下去。”我想起刚才离开公墓下坡时,遇见一位羌族老妈妈,背着一大捆废弃物,正举步维艰地往山坡上走。我举起数码相机对她拍照,她抬头冲我微微一笑,两眼露出坚定的目光。我的心里为之暗暗一震,从这个细微处,我近距离地感受到了映秀人的坚强和毅力。这个人物特写,郫县人大的党外副主任邱竟也抓拍到了。而宁小慧的三言两语,同样使我深切感受到了生命的坚强与生存的奋争。

在牛圈沟场坝靠山坡的边地上,立着一块“凹”型水泥浇铸物,意味着一块整体已被裂开,在它裂缝的两边,各自伸出了一只手,紧握在一起,浓缩了“5.12”地震中诸多悲惨、疼痛的“手的诉说”。上面镶刻的文字是:“2008,5.12,农历四月初八,星期一,汶川之痛,华夏之哀,深切悼念遇难同胞”。这块纪念物还有一个含义,被裂开的两块世界,只有“手握手”才能相连在一起,才有可能弥合,自救与他救,相识与不相识,在这灾难面前必定要相融会,结合为整体;生者与死者,不会因为大自然的撕裂而从此割裂开他们之间的亲情、同胞之爱、回忆与纪念、追思与怀想。牛圈沟这个中国版图上曾经渺小而又无名的小地方,如今不知有多少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相识不相识各民族的男女老少来到了这地方,表达他们“手握手”的意念,无论物质的还是精神的,有形的还是无形的,各种心灵同此心,各种感情共此情,让活着的人们努力生活更美好。

中午,我们到达水磨古镇。说实话,这次汶川之行,最使我感到意外的就是这里,有着由远及近同时又自下而上、由近及远的三维振憾力。视野开阔,地域宏伟,有着盘龙卧虎的山水气慨。这是一座重新恢复修建的古镇,由广东佛山对口援建。在万年台广场,醒目可见“大爱无疆”照壁,对这个古镇死而复生的划时代意义画龙点睛,真可谓胜过千言万语。禅寿老街是它的精华所在,在其两边,分布着春风阁、大夫第、白塔、字库等遗存建筑及景点建筑,是明清时期汉、藏、羌三民族风格相结合的建筑典型,“天人合一”的理念弥漫其间。漫步古镇,以藏族白塔为分界点,一侧是羌族风格街区,虽然正在打造,但是已有不少商铺落户,街区沿山势修建,错落有致,在层次感中即有大自然的节奏,更有人性化的舒展,游兴横生,妙趣无穷。

在白塔的另一侧,是汉族风格的古街。许多商铺已经开业。我们的午餐就在一家名叫“陶雾轩”的酒楼进行。大夫第、万年台、字库、春风阁等等,都是奇妙无比的好去处。站在红装艳裹的羌人风格的高大碉楼前,即可眺望山高水远的汶川山水,又可俯瞰寿溪河畔正在日新月异突飞猛进的建设工地的壮丽场景。美丽的瘦西湖就在山脚下。对岸的阿坝师专正在大兴土木,当这所阿坝区的高等院校落成,可以想见,它上万人的人流涌进,将给水磨古镇带来何等兴旺的人气!以瘦西湖为明镜,映天照地,投影出周边气派非凡的古镇山水。水磨镇琼楼玉宇倒影其间,令人流连忘返。寿溪河远道而来,向远而去,它的两岸已然打造得桥通路畅、花木相映,举目所见皆是仙阁神奇、群楼如画,匹配以大自然赐于此地的宽广胸怀,真是日月神圣,云雾显灵。“真是大山水、大手笔、大美景啊!”我的感叹喷涌而出。“重要的是,活着的人们一定要过得幸福。水磨古镇这种大手笔的打造,肯定是为了活着的人们。死去的人们不知道活人的痛苦,所以,水磨古镇这种气派,对灾后重建是富有双重意义的。”同行的学员如此说,对此,我表示完全赞同。

这趟映秀水磨之行对我来讲,也是很有意义的。可以说在临行的头一天,心灵就提前出发了。那是在一堂专业术语多多因而显得有些枯燥的课堂上,老是惦记着第二天要进行的汶川之行,于是,在《学习笔记本》上全文照抄了《四川省社会主义学院第84期进修班教学考察》内容:8:00在学员楼前上车出发。10:00抵达映秀镇,在公墓祭奠地震遇难同胞,参观天崩石、地震震源沟口牛圈沟、百花大桥地震遗址等。11:30前往水磨镇参观灾后重建、羌城、禅寿老街、瘦西湖等。紧随其后,我还随手还写下了这样几句话:“‘5.12’地震发生于2008年5月12日14:28,那天是四月初八,佛祖的生日。农历的一个日期,在这个时刻发生巧合,不足以作为‘上天处罚’的依据。佛祖诞生于古代尼泊尔,一个年青的王,他的生日按西历是哪天,不知道。四月初八是中国农历的说法,传统习俗,沿用至今。天灾人祸跟佛祖的生日没有必然的联系。”当我站在寿溪河畔请同行的学员为我拍一张照时,我知道,全天的汶川之行已经全部完成。下午返回省社院。七点看新闻联播,才从播音员口中知道,“今天是农历四月初八”,“呵,‘5.12’地震‘农历两周年’呵。”选在这样的日子作汶川之行,当然是“无为而为”在冥冥中产生的巧合,却无意中增添了这趟汶川之行的纪念份量,时间的、精神的和感情的份量。

杨然2010-05-27记于省社院学员楼517室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窗户 2011-9-28 00:08
欢迎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0:22 , Processed in 0.04702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