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刘频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5503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养鬼记

热度 1已有 421 次阅读2016-8-28 21:16 |系统分类:诗歌

《法国工人大罢工》



那天
整个法国在燃烧
巴黎的天空
是一片火烧云
在横幅标语口号的波涛里
人权高过了国家的大门
穿T恤的法国佬
是一群懒散的羊
他们喜欢半年上班半年罢工
他们不爱面子
习惯于在法兰西的脸上
用浓重的油彩
涂写出反抗这两个字
那天
法国行业工会的领袖们
在《新劳动法》的条文里
划燃一根火柴
那个动作
就像一对青年恋人
在埃菲尔铁塔下面的热吻
那天
一个工伤的中国工人
躺在医院里看《参考消息》
吊在头上的抗生素液体
以中国特色方式落下来
一滴滴
扑灭巴黎遥远的大火



《挖红薯》



它在地里
羞涩地躲在泥土深处
被我挖出来的时候
哎哟一声
它捂着被擦伤的皮
探出头来
胆怯地望着陌生的周围
哦,这世界早就变了
它还是老样子
歪歪扭扭,土里吧唧
根须巴着一坨坨湿泥
和我三十年前
挖出的那只红薯一样




《读报》



他每天用放大镜
仔细读一份日报上的
每一篇文章
每一行字
每次读完都长叹一声

里面居然找不出
一个错别字




《杀一只蚂蚁的成本》



现在
杀一只蚂蚁的成本提高了
需要编织一个罪名
需要走完各种程序
绕一个大弯子以后才杀
命贱的蚂蚁很不耐烦
既然都是要死
不如像过去那样
一脚踩死




《养鬼记》



人气太旺,鬼就跑了
越来越多的
王大胆,李不怕,张无忌
出入铁板烧的江湖
额头刷一个大大的敢字

有一天
我到荒郊野地里
找回两个鬼来养
一个是公鬼,一个是母鬼
生出满世界的鬼来

我把鬼放到风高月黑里
一个个青面獠牙,哀声夺命
让喜欢走夜路的人
不敢一条黑走到底

更多的时候
我让那些王大胆们白日见鬼
在鬼影一闪时
刚出手,又惊恐地缩回




《古董市场》




在一堆破旧的古董里
有一本红宝书
我随手翻了翻
看见一条最高指示——
“人民,只有人民,
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我想买一本来收藏
戴鸭舌帽的摊贩
死咬着一本240元的老虎价
他一脸吃亏的样子——
“四百七十多条语录,
一条才是五毛钱啊!”


《大老虎》


我们去参观
关在笼子里的大老虎
一个属鼠的人
一眼就认出
这只吃人的大老虎
是由猫变来的

从吃老鼠到吃人
从猫到大老虎
这个进化过程
只是二十来年的光景
在笼子里
这只大老虎变得比猫还乖
它在给大伙儿表演
怎样把木条稀疏的笼子补牢




《巴马命河》



我们沿河散步
往一个命字那边赶去
一个五岁男孩不停追问
——命呢?命在哪里?
我们都看不见命
只看见缓慢的流水
只看见一条鱼
一下沉下去,一下浮起来




《夏日,在中山陵》



参观完中山陵
从孙文的中山装走出来
烈日当头,酷暑难耐
我们不顾汗湿T恤
把一条微信加一个卖萌表情
第一时间发到朋友圈里
我们从苹果手机屏幕一抬头
看见几个老人在卖扇子
大伙儿各自买一把,摇起来
扇面上“天下为公” 四个字
随风摇摇晃晃,模模糊糊
像一个时代远去的背影
树上的知了藏在早年民国的枝丛
集体发声,它们还在呼喊着

北伐的革命口号



《在西雅图,遇见广西籍同学韦凡高》



在美国生活了21年
他一直说英语
偶尔遇见中国人
他改说变得生硬的普通话

只有在梦呓时
他说的是
德保县燕桐乡那布村的壮话
那时,他就像故乡的一匹矮马
啃草时,发出含混的声音



《在猴山看猴子》



孙大圣的这群灰子孙们
长尾招摇
满山乱跑
在吱吱的尖叫里撕咬着
争抢散落一地的食物
为了一块饼干,一根香蕉
它们垂下尾巴
在我面前卖萌,争宠
有几只毛色老成一点的
眼光滴溜溜乱转
算计着游人的囊中物
这群猢狲们
扔走了祖传的那只紧箍咒
吃饱了喝足了
便挺着发福的小肚腩晒太阳
它们偶尔也会发发呆
但没有一只猴子还愿意
手搭凉棚翻过火焰山
往西天取一部真经




《1981年,尼克松》




那一年
中文系来了一批美国留学生
据说是学国际关系学的
年级辅导员反复告诫我们
要和他们保持距离
要收捡好中国报纸
有一天
唐纳德来到我们宿舍
这个来自新泽西的帅小伙
和我们聊了一会
他用结结巴巴的汉语
突然问我
你知道尼克松吗
像被一只鹰问小鸡一样
我愣了一下
结结巴巴地回答
那大慨是美国的一棵松树吧
唐纳德也愣了一下
接着爆发性地哈哈大笑起来
我也不好意思
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哦,尼克松,尼克松
我们笑起来
一点都不结巴




《法警老武轶事》



老武原先是法警
一生毙人无数
从不需要补枪
刚刚退休的老武
麻将桌上总是中枪
今晚,老武又输个精光
他要借三千元钱来翻盘
在欠条上
老武犯了职业习惯的错误
把人民币写成了
人民毙
被眼尖的老李像验尸一样查出
老武呵呵笑着说
没什么大错,都差不多的
还是毙痛快




《一腔豪气上京城》



俺把天山山脉,磨成一把三寸剑
俺用成都盆地
做一只酒杯
老婆
好好呆在朝阳门外的小旅馆里
收捡好明早要用的拆迁诉状
别老打俺手机
俺在胡同口的大排档里喝酒,今夜
俺和北京不醉不归



《参加一个朋友的订婚晚餐》



走进朋友的廉租房后
我惊异发现,他的新娘莉莉
这个在微信里
被他夸过无数次的莉莉
是一个充气娃娃,真人一样

今晚,莉莉穿着漂亮的婚纱
很有礼貌迎候我这个证婚人
在浪漫的音乐烛光里
他把昨天刚买的铂金钻戒
戴在莉莉的无名指上
然后抱着她,吻她的唇和额头


晚餐开始后,在红酒的微醺里
他便反复唠叨着
莉莉,我们不要孩子哦
莉莉,我们要过好日子哦
莉莉,我们明年就去旅游哦


我被他们真挚的爱感染着
我也不停举杯
为这对爱了三年的新人祝福



《杀一条鲈鱼》



我摁不住一条鲈鱼
它在砧板上挣扎
它拒绝菜刀
拒绝剖鱼刀
它唯一接受

我用一把杀鲈鱼的专用刀
杀它



《广西诗人在北京》



广西诗人才夫
夜宿长安街酒店
临睡前
拿出电子血压计
缠在腕上
显示的数字
居然和乡下一样
这让首都一惊
血压立马上升
今夜
北京无眠

   注:第2至第7句,引自诗人才夫的诗句。


《张董事长,属虎》



一只老虎
站在帝王大厦顶端
站在南方的云霄之上
观光,踱步
俯视大街,工厂,百里春江
俯视一座城市视界以外的野心

从黄金喉管里,发出低吼
一只老虎用王字
哗哗打开一幅商业地图
此时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一只老虎的怒吼
变成了低八度的腔调——
”不好意思
今晚我要陪领导参加一个饭局“




《孙悟空》


吃年夜饭时
爸爸打来电话说
今年回家过年的人太多了
买不到火车票
爸爸妈妈只好在广东过年啦
夜深了
在零零星星的鞭炮声里
我梦见爸爸
变成孙悟空
带着妈妈
腾云驾雾
一个筋斗就飞到了村子里
手里提着大包的年货
还有我的新衣服
压岁钱




《翻 墙》  



“一切的一,常在欢唱”
李浦仁副教授,声嘶力竭
一首郭沫若的《凤凰涅槃》
在他浓重的江西口音里
总是把“欢唱”念成了“翻墙”

对,欢唱就是翻墙
大二那年,我十七岁
青春是我挎在腰间的一枚手雷
我一次次大胆翻过大学围墙
去墙外的湖边写诗,去偷会临校的女友
那个电子工业学院的女生
她的裙子有昆明早春的气息

在夕霞里,我们手牵手散步
我们大声喊给世界听——
“一切的一,常在翻墙”

多少年过去了
我困在现实一重重的围墙里
怀想着1980年的凤凰涅槃 
我早已失去了翻墙的勇气
我垂下头,像一只被剥光羽毛的鸟



《新新闻学》



当一个时代
每天被咬得体无完肤
我们才懂得
狗咬狗、人咬狗都不算什么
人咬人,才是新闻



《在私有制的房顶上》



在清早的乡下
一座私有制的房顶上
吹风
有鸟飞过来
只看见小翅膀
一大片柑子在睡懒觉
青一半,红一半
塘边那个早起的人
好像是我的远房亲戚

他要教草鱼和鱼钩接吻
当我把目光再放远
就看见了一个国家的政策

随一辆马车跑到了209国道上
那时我还没有写完这首诗

鸭子就冲了出去
光着上身的二哥告诉我
房产证托了人但没有办好
一把村委会的剪刀
在一百米外
随时就剪断一根电线




《复述梦境中的一只麻雀》



我记得很清楚,天空
是用剧场的幕布铺成的
一只麻雀在飞
像一架中弹的老式飞机,摇摇
晃晃
它左边的翅膀燃起一团火球
拖着黑色的浓烟。我在
剧场里闻到了烤麻雀的香味
倾斜身子飞的麻雀,在我的头顶
转了几个圈,把我
转晕了。我大声问
还有油吗?一个微型的人
从它的身体里跳下来,打开
降落伞。被烧得只剩下头部的
麻雀,尖叫着,一头栽在舞台上
发出巨大的爆炸声



《猫步》



她从黑暗处盛装登场
在T型台上
把身后弯曲泥泞的世道
走成一条优雅的曲线
她诡异妖媚地逼到眼前
台下是一片掌声
是疯狂的吹口哨声
他们不知道这走猫步的美女
属鼠



《七夕》



今夜的天上,没有鹊,也没有桥
我揉酸了眼睛,也没看见
一场金风玉露喜相逢的爱情剧
但大伙儿都忙活着欢度中国情人节

我心里犯嘀咕,跑去百度里一查
哦,本人终于知道
所谓女郎织女,既不放牛也不织布
只是两颗相距16.4光年的星球
远得它们都懒得相爱,懒得看对方一眼
我想,如果它们打一个电话
国家电信局是不是会立马倒闭

我赶忙撤回我在微信里送出的
一大束玫瑰,一共99朵
但为时已晚
玫瑰紧抱在了一个美女的怀里




《沙兰村逸闻》



1975年
杨大姑做的媒
沙兰村的龙胜荣
安亭村的周玉梅
两人结了婚
婚后的俩冤家
三天一小吵

五天一大吵
个个说他们命中相克
龙胜荣他娘
急火攻心
跑到王道士家里问神
按王道士的指点
把一张毛主席画像
放在小夫妻睡的草席下
那以后
两人居然好得像一个人
王道士暗地里说
毛主席做媒才靠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9-2 11:06
——命呢?命在哪里?
我们都看不见命
只看见缓慢的流水
只看见一条鱼
一下沉下去,一下浮起来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14:26 , Processed in 0.04999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