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尘色 http://www.poemlife.com/?5337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午夜芭蕉》

热度 3已有 800 次阅读2017-1-12 15:28 |系统分类:诗歌

《午夜芭蕉》

雨停了
窗子里伸出船桨来了
墙皮柔软,蓬松。
下一刻。便有美人穿墙而来,腰系松烟长裙
人们高谈阔论
----脸上的线条越来越模糊


《草色》

半夜飘起细雪
山和野地停下马达,静静漂着
通往岸边的石阶。爬满螺蛳,顶着月光
走着走着。
听到海水在说:你好,再见。亲爱的,抱抱我


《稀》

空气在酣睡,打很响的呼
湖水。
树叶。
微雨。
路过的人,他们浸在湿中,心无旁骛,摇摇晃晃


《随便想想》

停下来等云。云骑着马过山头;在风那么大的箱子里,绿心脏的野菜
一边偷听,一边蜷起耳朵
很轻很清的黄昏
它也想。爱一个丑女孩,鼻尖上游着小雀斑


《垂》

雨后。街道。树叶落下来,不太干净;黏在鞋底,不说话也不哭泣。咖啡室的大玻璃
看见了这一切
有一个人隔着落叶朝我走来
咯吱咯吱。他的鞋子底多了两只眼睛



《暴雨》

好大一锅面
好大。一锅面
去北方,去南方,去蚂蚁国。找蒜瓣,找酱醋,抱着树皮翻筋斗云
在陌生的清晨醒来
开门。打酒。点头哈腰。笑声里沾一点黄泥巴



《野菊花》

山阶由人垒上去
菩萨有人抬上去
遇见了,就点点头。再点点头。黄昏耐心用完的时候,背着柴禾的人。一个接一个,从树影子里钻出来


《黄梅调》

在雨里慢慢走,去扇子铺借一把绸伞,去绸缎庄取一把纸扇。折过生药堂
月季花又开了两瓣。
几十年前的灯光,说旧也不旧
窗子里的人,醒得狠了;就是不开腔


《茫》

被黄昏稀释的雾气,窗子里射出的灯光;
昆虫。翅膀。
比如星空那么大的一条鱼,它吹着气泡。比如一个女孩,垂着两条麻花辫,把手指放在光线顶端;那么大动静的蓝:密得很,就是来看花的。


《尘事》

如许悲凉。
在小院中抬头望天,星空如树枝低垂
阿眉啊,你刚从涧中沐浴归来,干净得让人想再醉一次
案上残局未醒
蚁国派来节度使,提醒我:点灯放火,天下大安


《物外》

说一声别来无恙
秋天有很多未竟之事。我的祖母,坐在西坡,一年比一年青绿
祖母。这么多年我没去看你
是因为我一日比一日不堪。面目全非,怕你认不出我


《红粉》

悲伤是迟来的客人
声色啊,犬马啊。在小酒馆,看女侍的脸,一张张桃花开
干杯啊,给别离一袭华服,听树叶小声泣啊;悲伤含在嘴里,一晃就化了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7-1-17 17:15
有点像俳句
回复 崔晓钟 2017-6-29 10:49
喜欢,尤其喜欢《垂》,问好。
回复 菊庵匪石之 2017-8-18 20:02
学习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01:52 , Processed in 0.04601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