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尘色 http://www.poemlife.com/?5337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有事没事,就来打几斤黄酒》

热度 4已有 563 次阅读2016-9-10 10:04 |系统分类:诗歌

《有事没事,就来打几斤黄酒》


◎ 榆树街

榆树街没有榆树
有个女孩,每天黄昏走出巷子。她穿短牛仔衣

头发垂到腰际
她母亲在巷子尾开杂货铺

喝花露烧,咳嗽药,还把白布胸罩
晾在河边电线杆上

那一年。菬溪边的河埠头还没拆掉,很多年轻汉子
有事没事,就来打几斤黄酒



◎ 米行街

油毛毡上蹲着老虎,门神还有
莲花童子

和我们结伴去偷糖果店里
的芝麻吃

从澡堂里出来的父亲
正在拍打棉帽上的薄尘



◎ 潘公桥

我潘姓的表妹,曾带我登上桥顶
夏夜微苦,搬运天井梦境

树木。如云烟般在屋顶后面升起
带着少年奔向另一个城市

它们返回时。又变成圣徒:在前朝,为了喝退潮水中的
黄巾力士
人们在两岸埋下数万冤魂的心跳



◎ 螺蛳弄

音像店-
旧书屋。破竹椅。
煤球炉。电线杆。麻雀窝

几株梧桐拐进了巷子
几个迷路民国瘪三,被暮色冲向红旗路

他们吹口哨,掸袖口上的灰
很快变成新新人类

理发店门口转着三种颜色的灯
女学生走在回家路上

绿纱窗。手一碰便是细雪,飘细雪的天气



◎ 同岑路


新来几个毕业生。住在长春药局阁楼
更多年轻人在雾霭中

去了南方;我在凉如薄冰的月光里散步
从巷子这头到那头

数完墙头草,蔷薇花。还有七株
老梧桐
撑着手脚

天井里黄昏有个小缺口:麻雀们又开始吵架了



◎ 红门驿


在一个潮湿,逼仄的院子
我遇见长须垂地的空气

它告诉我:轻舟溯流,已过万重山。数场秋雨之后
这座城会潜入湖底

墙那边的妇幼保健院,新生儿在睡梦中
吮着花瓣和露水
哦。我还忘记了介绍,走廊上曼妙剔透的少女

是红棉丝厂上班的表姐
刚被街上暖风熏过,在等一个折枝人
  


◎ 楂树坞

山上有两座水库
一座灌溉,另一座人畜饮水;翻妙峰山

过栖贤寺
便到了桃花渡。

泅桃花渡进了戚山的人,回来时成了土匪,酒徒和士绅
只有妇人们。在石头垒成的院子里

种菜。养蚕。暮春摘来桑葚
去养活庙里的大菩萨


◎ 万安庄

万安庄漂浮在
水面。几个返家的人,正在拐过灰黑屋檐

夜来香岔开双脚
睡在晚风中

破庙里打坐的老和尚
不是被雷阵雨吃掉,就是。被孤独融化了


◎ 大钱镇


在大钱。各家自扫门前雪
并无多少雪可扫,便去茶馆闲坐

听白云吹牛皮
英雄是西洋钟里浊气一口。春天鬓边插蔷薇,拿眼波罩住人,她顾喜,不管爱

在大钱。往碑文两边种万年青,松树和柏树。年轻人喜欢
给月光添上虎须,刺青和暴脾气

牵它养它斥它主张它
去湖边等船
莲叶子子。雨细细。渡口梗着脖,喜醉,不喜醒



◎ 天字圩

天字圩有108单池塘
看鱼人春天到来,冬末离开

在乱葬岗搭一间草庐。有人说:他是个瞎眼老汉,跟着一盏马灯巡游池塘
有人说:其是个失意的年轻人,随身带着一筐书籍

夜里变成锯子锯湖水
秋天来了,草庐里收音机播着天气预报

找到108枚月亮,108个好汉,108团夜风抱在一处打群架
守着鱼塘的人,始终没有现身



◎ 东风农场


染色厂静悄悄地排放黑水
河对岸丝织公司的浓烟让两只鹭鸟复活

微风中树木起伏,落日是个醉汉
踉跄着滚过
平原。我把耳朵贴近它:僧侣哭泣,灯盏狂欢



◎ 桃花渡


山道蜿蜒,亭子荒芜;遇见以前的人
牵水牛,提竹篮子。

野桃树在春天里开着花
野桃花没有姓氏
也没有性别。

春天时我们来到这里,树林里许多墓碑低着肩膀
和我们错身而过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孔楼石匠 2016-9-12 16:31
不一样目光的笔记。
回复 平林 2016-9-26 09:44
回忆像大光圈
回复 鸟歌 2016-9-28 13:40
读你的诗句,勾起了乡愁。
回复 菊庵匪石之 2017-8-28 20:49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03:40 , Processed in 0.04660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