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尘色 http://www.poemlife.com/?5337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今日无大事

热度 3已有 14345 次阅读2015-12-27 14:11 |系统分类:诗歌

《蓝莲花》

今日无大事
遣一片香樟叶去送信:太阳真好,让人心碎
风吹来几枚苇花,昨天溺死在池塘的荷叶,站在水中,嘴里塞一把锁



《春天》

什么都不能做。河水飞过来,像悲喜,面容不能辨
什么也能做啊。桃花飞过来,嫁了两个人。开一朵杏花,又开一朵海棠



《即》

往声音里投一颗石子
波纹是黑色的,往日的
碎竹叶分出几路兵马:天光光,小人儿不啼哭
还有一只迷路鬼,似溅非溅,总也是,拿不定主意



《不渡》

寒鸦不起。乱世藏于苇叶,吊着大石块
我想弃船登岸,那房屋漂在水中央:白月一弯,搭住肩头



《梅花落》

踱过旧石桥,草木更见凌厉。菜园子潮湿
种着好些菊花,那年。我蓬松有度,刚得了一副好皮囊
那年。太阳也是好脾气,陪我一起守着破门楣


◎ 空花盆

那少年将半个身子,挂在窗外
“啪--”像是花盆落地
我起身。好好的,邻居的花盆好好地,放在窗台上
空空的花盆
“啪--”砸在我头上。啪--月光轰轰地,它有头无尾
它在时间两端摇摆,摇摆
荡入树林



◎ 不平事

今夜不平,那又怎么样呢?读史之人一马平川
万朵雪花落于空山,冬日里摇一把蒲扇。仿佛诸事已尽,坐在宴会之上
仿佛赴死之人,心中露一点锋芒。修得周身轻狂桃花



◎ 元日大吉

黄昏时分,下起了薄雪。白糯米圆子,青团糕
柏树枝,和染了玫瑰色的丝绵
酒过三巡。过路的小鬼,也要吃饱赶路。我滑下稻草垛,河边枯萎的芦苇
散发着来世清净而隆重的气息



◎ 情歌

柴桑闲于野。只有紫丁香开了花,只有紫丁香。
在这个夜晚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在这个夜晚,忧愁繁盛,息在青树枝



◎ 这样安静的夜晚

我怀念早年时,横过旷野,令人心慌的飓风
我怀念早年时,为死者守候的灯盏。为活人紧闭的窗户
为我们。那些醉酒之夜,气盛凌人的道别:头顶盘旋着的经卷,梅骨朵和星空


◎ 剧情总是反复

那时她穿花裙子,夜里睡不安稳
那时她母亲淫荡,敬佛之余和野汉子鬼混
那时。我住在城市小巷子里,分泌荷尔蒙,读《忏悔录》
偶尔烦恼,夏日雷雨不止
落在信纸上:现在我不抽烟,也不饮酒
安稳有余,德才不兼



◎ 小酒馆


昨夜。窗下黄花盛开
那女子低眉盛装,约我赴赌。我本不穷,所以胆战心惊
再昨夜。我少年时一同桌,高冠儒衣
醉酒后,竟被一柄钝剑所刺
再再昨夜。风来雨停,月亮忽而左边忽而右边
有人妄图绑架道路,有人。被失去缰绳的时间,抖落床榻


◎ 软光阴

君子食肉,不近厨房。取一朵蔷薇,挂耳边
青天。月白。借我一柄鸡毛掸子
软光阴。君子不说人话:三两片月光,落在宽叶子上



◎ 爱之教义

冬天夜里寒冷
麻雀冻在树枝
前半夜,我们和灯盏抱在一起
后半夜,树叶和月色抱在一起
哈欠落地,小娃娃拿起木剑
前程锦绣,盔甲生锈
黑暗中,不知是谁人咳嗽了一下:
我爱的那个人,即刻扑地,化成一堆旧衣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12-31 13:13
感伤,读了却欢喜
回复 孔楼石匠 2015-12-31 17:00
我爱的那个人,即刻扑地,化成一堆旧衣
回复 穗穗 2016-1-13 11:52
灵性之语,妙悟之谜。
回复 穗穗 2016-1-13 11:53
什么都不能做。河水飞过来,像悲喜,面容不能辨
什么也能做啊。桃花飞过来,嫁了两个人。开一朵杏花,又开一朵海棠。

好极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7:54 , Processed in 0.04549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