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尘色 http://www.poemlife.com/?5337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一些短的。

热度 1已有 15707 次阅读2015-5-8 13:01 |系统分类:诗歌

《瞬间》

“我们很疼。”这遍地的月光
为什么会这么说
而我
好像才发现:月光遍地,满坡都是露水
刚刚陪我在槐树下喝啤酒的少年
他去了另外的城市
他也爱的:同样的月光,同样的露水,同样的女人
“嗤。”它们坠落到泥土里
它们死去,它们回来
敲门。
敲门。
那么陈旧,你。


《返乡者》

我们的母亲,为什么那么衰老
她们不能是清脆的
柳枝一样的?我们的母亲,为什么那么沉默,衣袖里装着泪水?
返乡者,告诉你
我们的母亲。应该还在河边浣衣
双足雪白,浸在暮色中


《暮春》

忧伤的事情就在那里
飞蓬草,蒲公英,柳絮儿飞过肩膀
我的袖子中间藏有刀剑
草木推我
这么深的道路。凶险而又柔弱


《枇杷树》

雨点小声,脚步小声
哭小声,笑小声
活着小声,死去小声,重逢小声,离开小声
你坐在竹椅子上,眼前一篱粉蔷薇

《绝句》

圆满。
盛放圆满的器皿:暮的颜色,豌豆花。芭蕉叶子
摇摆的
两只大肥鹅
“嘟哩。”“咕嘟。”
鱼儿走过阴凉的地方。鱼儿悄声赶着飞虫:小手张开,月亮落到空地上


《芭蕉就在窗子下》

雨下个不停
掏雨耳朵。越发可疑起来,那些灯光。可没耳朵可以掏
尽管痒得厉害
痒得令人起疙瘩:定然有被绑架的一些
小念头
挽着竹篮子的女人
她是小姨妈。她是去年刚嫁人的新妇


《落雨天》

豆腐,青菜
粘在蛛网上的一只
一只晨光
的小小脚丫。拉,拉呀。那些个偶人也便是纷纷而落,纷纷振着翅膀
(我的祖母,在堂屋中打盹)
“去!”
梨花白。青杏小。我的祖母,她呵气如兰。她青绿的身体,伏在暮春的老虎背上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5-10 17:44
盛放圆满的器皿:暮的颜色,豌豆花。芭蕉叶子
摇摆的
两只大肥鹅
想起来枕草子
回复 呆呆 2015-6-5 21:06
嗯。春天就是这样。很短,很圆满。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0:00 , Processed in 0.07480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