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尘色 http://www.poemlife.com/?5337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远方的风》

热度 3已有 16366 次阅读2015-1-31 19:02 |系统分类:诗歌| 汽车站, 木桶, 切割, 信仰, 雪花

《远方的风》

早起。提着木桶去河边汲水
土路冻着
脚底有白的霜,枯的草,脆的枝

呵出的气被黑收了去
“祖母。黑是甜的呢,那我呢,我也是甜的吧。”
凉亭里坐着人

说话,静静等着。和桑树林一样
机帆船来了,带走了一些,又留下一些。和桑树林一样
我想听清那些人说的话

我走近了一些。
静的
黑暗的
那些人坐在凉亭中。不说话,只是等着
和桑树林一样

《在我们中间,坐着一只鬼》

鹦鹉酒吧,午夜十二点
她的额头上,停着一枚雪花

我们在音乐声中摇晃。摇晃。光阴肢解,如雪片般洒落
可她偏偏
偏偏要在这一片狼藉中,加入几丝血腥味道

“你。你。你。”
她说
“你们起立。左转,去黑的柱子后面,把自己领回家。”

《旧汽车站》

也罢。连今春的桃花都是假的
你说起的旧街道

连绵的阴雨。生锈,也罢,连云朵都在生锈
更何况是
是那样一个生锈的女人

在风雨飘摇的昨夜,所杜撰出来的一堆沙子,一堆夕阳
一堆四月
一堆桃花纷纷,让人伤感

《谋乡记》

我喜欢一切潮湿的,让人恍惚的景物
我喜欢老式公车,开起来空空的
摇晃的,不赶时间的

我喜欢掉光叶子的槐树
羸弱的,凄惨的,但并不如此
它们比任何事物都能忍受
忍受别离,忍受背叛,忍受被砍伐,被切割

被搬到全然陌生的所在
我喜欢老房子,黑房间里崩塌的信仰
黑房间里锁着的小孩
黑房间里,养着的白水仙和白梅花

那有毒的香味儿,在毒暮色中慢慢走着的人影儿
那也只是我的
我的甜品,我的毒药。我的喜欢
与你无关

《合欢树》

这一生,你会遇到多少棵逃亡的树木
在你窗前,它们侧身而坐
犹如夜雨缠绵。而屋檐

是你荒芜内心的半片翅膀
一直在诉说
一直在寻求另一片,不知被哪个神收走的翅膀
这一生,你会遇到多少个逃亡的秋日

仿佛言笑晏晏
那些卷起了暮色,口中说着爱的人,何时已被落叶带往深谷
是。
是啊,这一生,会遇到多少返回人间的花朵

它们带着遗世的芳香
它们的肉身。仅仅为了和
一瓣海水,结为爱侣

《风雨之夜》

在舷窗外朝我张望的少女
她那么年轻
漆黑的长发犹如夜空

(我已被带离此处,尽管那一盏飘摇的孤灯
它有微弱的暖意
在这样深的悬崖之上,还在期待一个扣门之人?)

我已被带离此处。这一个村子,当火光燃起
我们的脸,被黑暗融化
我试着说起一个逃亡者的遭遇
我说起那些雪,白色的亡灵,当大地被亡灵覆盖

我们的哭泣
是不是那些星星的形状?遥远的,冷漠的。当她们的光线降临到我们窗前
我们的手指已经摸到
摸到了雨水的骨骼。

(我们要互相安慰,互相告知今天的日期
四周都是日期,飘摇的安慰,你应该把我们带上一座岛屿,你应该嫁给一块石头
穿上你的丝绸外套,是那些石块,让你慢下来,让你像一滴濒临破碎的雨)


《轩窗》

不过是为了谋一个所爱之人
爱你
抑或爱她

皆无关要紧。不过是为了,要点这一枝烛,烛中所插花卉
无关乎花好月圆
无关乎

人来。红木上的那一只喜鹊,扑落落惊飞
奴家执烛
春深不问景
不问风雨,更不问来时,你衣上所沾的新露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窗户 2015-2-3 20:21
问好呆呆
回复 手心 2015-2-4 12:18
这一行行长如草叶又骤然短到一滴水的诗行,看去怎么就那么好看!而我怎么就不敢,书写这随风而长而长而短的诗草?我想我有强迫症,喜欢整齐。
回复 秋水墨韵 2015-2-14 22:04
写得真好!问好呆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01:22 , Processed in 0.05132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