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尘色 http://www.poemlife.com/?5337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寂寞空庭》

热度 2已有 15494 次阅读2014-8-30 21:05 |系统分类:诗歌

《春风不诉》


爱。这是我写给你的第四封信
春天快结束了。茼蒿开花。是热烈而温暖的黄色,萝卜花也开了
好看的粉紫,但大多是白色
卷心菜叶子背面爬满青虫,过几天。它们会变成蝴蝶


这里的人们喊白色蝶叫“梁山伯”,黄色蝶叫“祝英台”
桑林里面,棺木潮湿而饥渴
这是草木的爱情
死者躲在草木的阴影里面—
“死腻了。”
我听到它们在草叶间嘀咕,应和着野鸟的轻唱:
“春天,春天
恋爱的男女结伴走过桑林”


紫云英花期已过。但我们并未见到蜜蜂成群飞来
我的素描本上画满了蜜蜂
我在每只蜜蜂的翅膀上写下:远方有毒,远方有毒。
每天早上
骑自行车的邮差飞一般穿过村庄
我们天天去田间劳作。傍晚时分,一窝鹅黄色的小鸭子,突然出现在河中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夜晚。北斗星沙沙走过草丛,像极了春蚕吐丝的声音
爱。我们将把春茧摘下
就在明天
男子去收割紫云英,女子将挨家挨户采摘春茧
我会很安静专心去做这项工作
传说也有不愿意织茧的蚕,它们不愿意坠入轮回
它们变成“僵卧的蚕”


专治女子的相思症
我似乎听到有女子藏身墙外的槐树后
在吟诵:流萤未生草未腐,妾心已作壁上花
明天
我将专心地采摘春茧。我不担心,这个村庄会忽然消失不见
你若来
一定要选暮霭初起的时分
要随身带上
将草茎点亮的火石



《寒夜归人》


今夜。适合远眺,我看到巨大的蓝鲸
在这个城市上空遨游
午夜时分
打更人由南向北慢慢穿过城市
先是乞丐夜宿的寺庙
蝙蝠和露珠,挂在树枝上。然后是桥
在桥洞下,一小屡风躲过了月亮的追捕


藏身在流浪汉的脚底板下面
经过城墙和吊桥时
那被泥土和糯米困住的神兽,在睡梦中伸了个懒腰
越往北走。
月亮更加清冷,鸾喜坊已关上了大门,后门的运河在柳树旁系了个弯儿
又朝西去了


河水幽绿。怕是已溺死了无数双眼睛
行到此处时
应当放慢脚步。那爱赌骰子的小厮,刚从水榭那边悻悻而归
“花开旧颜色,秋风不展眉。”
因那伶俐的丫头
不肯偷出房中的那一枝墨莲
因这夜晚


被花粉蒙住了心智的那一泓月光。又不肯投生做一个好女人去了
因这夜露寒凉,伤了脚筋
南去的客商在舱中温了一壶酒
他的孤舟


已被苍穹弹开。远去如浩渺
官人。
官人。
打更人还在往北走,他的身后,跟着乞丐,流浪者,剑客,睡眠中的马匹和月光
它们和死者同行
在北斗星的注视下,交换庚帖


《寂寞空庭》


春亦晚。
那个在雨滴上敲出鼓声的男子,是我爱过的
我唯一没有做的
是随他一起离开这座城市
春心,亦晚


夏杪时节,城市里的女子,都要去城外的湖中放一盏河灯
归来时
露水亦生出双心
我在等待。那个在雨滴上敲出鼓声的男子
美便是如此,它萎谢
它无声无息地,犹如双生之露水


不沾晨曦
不透心迹
便如我从夜这端行往那端。星辰纷纷坠落,便如爱过的人
借着灰烬重生
水的灰烬
云的灰烬
灯盏与脚步的灰烬。我收留那些飞虫,从窗口飘进来的花瓣,小小的叶子
它们也是灰烬
拨开它们


我能找到被你掩上的那道门
它在晨曦尽头,在水云之上,在蔷薇盛开的舌尖
我不去做
那一个敲门的人


我知道你不在那儿。那些雨会回来,载着远方的岛屿,风暴和疼痛的船帆
你会回来?
我爱过的人,我爱过的在雨滴上敲出鼓声的男子
黄昏的独轮车慢慢滚过草丛
那等待的女人
在雨声中逐渐透明
她不在
离别。亦不在




《秋光云影》

我听到落叶粉碎的声音。在粉碎中
泥土是另一片天空
泥土摆出虚无的手势。告诫我们要绕开城市和灯光
但是这个夜晚。这个秋天


当谎言像落叶一样,砸向泥土的时候,我们的爱情,才刚刚
从春日出发
我一定要从一个少年最初的梦境开始
去描绘一朵野花
蓝色的。冷艳的。她将和露水和晨曦一起
奔赴死亡


她野草般的身体。有时是渡口的一枝桃花,有时是夕照下翩翩的蝴蝶
我听到了野风粉碎的声音,在风中。
在风中
树木们随我们一起,去了他乡。他乡,也是从春天出发,越过浑浊的河流
河流随我们一起,它们渗入我们的生命
我们会忘记它们的名字。河流只能是河流,而我们说起夜晚


那些流浪的。绝望的。在流淌中为了完成仪式的夜晚
在仪式中
帮我挽起头饰的祖母。她清澈的身体,曾经在夜里点亮过我们的灵魂
她的魂魄亦也清澈
随河流而逝。我们要去寻找她吗?但也许寻找的是另一个我们


“那忧伤的鸟儿衔来一片云朵
我把它夹在书页中了。”
干燥的云朵,要等到深秋才能完全成熟,而你。我永不衰老的少年,你在你的村庄
还守着春天吗?
那蓝色的野花一再地疯长
长出了春天,夕照
和河流
我羽毛一样的郎君。我只能在秋天把你怀念
因为我那么衰老
我那么衰老,却还没忘记要将你唤醒

《咫尺天涯》

我渴望改变。
我渴望回到以往的生活里
这就是我的病


秋天也是一种病,是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刃。你不想它
它温和而无害
你一想它。便不由自主地裹紧了衣衫
“这,这凄苦的冷雨。”
是我,改变了这些无辜的雨的命运。我在这一个城市,渴望回到以往的生活
“你确定吗?”


求你了
不要再问我了。你再问我,我就把镜子通通打碎
我发誓
以后不再照镜子。镜子里的那个女人,永远比我要衰老,焦虑,狂躁
“可是,她连愤怒都
不知道如何使用。”
她在愤怒中迅速衰颓,这能怪谁?时间吗?我们不由自主走到时间面前,不由自主地把内心


的地址端出来
“你想做什么呀?忏悔吗?”
这里。
这里没有可供忏悔的斗室。而秋光已悄悄来临,落叶孤独。它们忏悔的方式,让人心生绝望
夜晚听着秋虫的鸣唱
我为自己建了一座囚室。囚室是现下的美景,今天它安排了一只枯叶蝶和我见面


还带来了久违的阳光
亲爱的
我不知道你在哪儿?我想过一千种你到来的方式
你在人群中
你在草丛中
你在流萤中
你在傍晚的舷窗中,正在弹奏一支忧伤的曲子
我不打算去寻你
亲爱的,我不打算去寻你,正如你不打算来找我,我们各自天涯,各自为邻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未可可 2014-8-30 21:58
回复 平林 2014-9-15 08:15
这里的人们喊白色蝶叫“梁山伯”,黄色蝶叫“祝英台”
桑林里面,棺木潮湿而饥渴
这是草木的爱情。
柔情啊
回复 呆呆 2014-11-24 15:50
未可可: 赞
问候!
回复 呆呆 2014-11-24 15:50
平林: 这里的人们喊白色蝶叫“梁山伯”,黄色蝶叫“祝英台”
桑林里面,棺木潮湿而饥渴
这是草木的爱情。
柔情啊
哈哈,是啊。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11:21 , Processed in 0.06382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