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憩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5038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最近诗歌十首。欢迎批评。

热度 7已有 43226 次阅读2011-8-29 09:55 |系统分类:诗歌

《空荡荡的男人》
 
1
白天下雨,我坐公交车上班。
公交车很挤,一动即出汗。移动电视插播利
比亚新闻。卡扎菲啊,卡扎菲啊。我想见他
我是一个烂耳朵的
男人,相信国家和涂了口红的电视节目女主
持人。她在里面,打量着我们。她一脸激动
的脂肪,通过具有辐射性的大屏幕,打量着
我们。
 
2
我到站了,舌苔发黑。
女同事跟我打招呼,不用说话,扭动腰肢
像塑料泡沫。只有一只胳膊
在空荡荡的摆动。
 
3
毛毛虫,在天花板上
爬,它们爬它们的,我游戏我自己。
它们爬了一上午
仍没有停下来。我低着头,拉开窗帘
又重新合上。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计算它们的轨迹。【如果我是鸟,笨笨笨】
 
4
如果真的成为一只笨鸟该多好。
哪还用去考虑生活和
如何讨好女人。
她望着我的时候,眼睛像布娃娃。
 
5
你有听莫扎特的音乐吗?没有。
经常去咖啡馆吗?
没有。每天晚上仰卧起坐吗?也没有。
那你天天干什么?
我操,我在写诗。
 
6
这样说话很头疼。也不是头疼不头疼的问题。
我不是一个好诗人,并不代表我常常犯迷糊。
例如今晚。我试着去理解
别人的精神生活。隔壁房间里
流出女人的声音。玻璃上有灰尘,我擦玻璃
我安静地、慢慢地擦玻璃。
 
《什么爱情》
 
星期五上午,我不想吃油条喝豆浆。
打开窗户,不行。天气晴朗,不行。
萨克斯管奏出的音乐,也不行。
她说话的时候身体倾斜。
意大利比萨斜塔。
 
与她说话,费劲着呢。她天天用
这样那样的事情来与我周旋搞得我和一架
在湖面上一个劲翻跟头的
直升飞机没什么两样。
 
夏天来了,蚊虫喝醉了似的
在我周围飞过来又
飞过去。再怎么飞,它毕竟也是虫子。
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了,今天晚上
我要和她谈谈。照镜子时,我发现脸上的
红痘痘,我挤得很不耐烦。
这样,不好。
 
假如这时候你一蹦一跳地
跑过来问我对爱情怎么看你肯定会沮丧因为我甚至
连头也懒得抬一下更别说
爱情,什么爱情。
 
《房 客》
 
老卢是穷光蛋。
房东是胖女人。
老卢经常指着她扭捏着的腰说,挺有弹性的。
我点燃一支烟,弹烟灰,哈气。望望外面。
灰蒙蒙的一天,女房东走了过来。老卢和她打招呼
——喂,胖妞。今天你的屁股咋抖动得那么好看。哈哈。
——你这老家伙,没个正经样。是不是饿了?
——是的是的。饿得慌。
——你想吃什么?汉堡包+热豆浆,想吃吗?
——想吃汉堡包。和你一样饱满。
——好呀,你下来呀。
——好呀,你上来呀。
来。好。晚上。啤酒。窗帘。
来,来一个——大月亮。动物园。爬楼梯。
咿呀呀咿呀呀呀呀
呀呀。你上来,你下来。来来来,去去去。
先是一个人笑,最后是一群人。像滚铁环
滚过来滚过去,没完没了。
 
这样有意思吗?这样
有意思吗?我睁着一宿未睡的肿眼泡问他。
他可能需要安眠药。
他可能就是我们。多有趣啊。
 
《因为它》
 
有时我想,代替一只鹦鹉
去叫唤来取悦胖女人。鹦鹉身上都是毛,可是叫起来
并不像一只鸟。无论它怎么叫,大家都会原谅它。
毕竟谁会跟一只不会像同类那样叫的鸟
计较呢?她是女的,她可以这么想。新闻报道说,雷声轰隆隆
容易霹死人。于是,只要听到雷声她就露出一身脂肪,嗷嗷叫地跑向卧室,
用被子捂着头。哦,沙漠里逃难的鸵鸟。
 
雨过天晴,她高兴着呢,迫不及待要和我玩撞击游戏。
你若撞我,不如用力大些。
窗户大开,伸出脑袋,好像有了无数扇窗户,并以此威胁着我。
从我这个角度来看她,是直角
放到席梦思床上用X光照她再来看她的反应?难道她
有着动物的想法?对不起,请原谅我刚才说的这一切
鹦鹉不是这样她也不是那样。
 
《天刚刚亮》
 
天刚刚亮,我恍惚得很。
在卫生间刮胡子
刮伤了皮肤——哎呀。我是没指望了
我不是一只好蛐蛐。叫得不好听,也不知什么时候
该叫什么时候不该叫。想到这里,
我戴着太阳帽,系好鞋带,像猩猩一样走了出去。
北正街上,很多人
举着脑袋,在看屋顶。屋顶有什么好看的
哦,他们实则是在看屋顶上的老人。
老人穿着背心,站在房檐边,
神经质的鸽子,在一旁叽叽咕咕地叫。老人抿着嘴
冲我们笑,胡乱比划着什么。然后,纵身一跳。
他具体比划的什么呢?
我惶惶不安,一紧张我就站在原地
转动身体,不停打喷嚏。
我打了一天的喷嚏,这个问题都没想明白。
 
《写作者的背景》
 
闲下来,我也不能轻易
快乐起来。一周不见好作品
我就开始怀疑
自我存在的价值。
 
眼前的苹果该怎么处理才好。
第一种:洗干净,直接吃掉它。
第二种:洗干净,去皮,切成一片片
作水果拼盘。第三种:如果
她不爱吃苹果呢。
 
不是很多人都凭兴趣活着。
星期天的公园,看猴子
爬上爬下。头发蓬松,在电脑前
我不断修改一首旧作。
 
《助产妇的晚上》
 
指关节捏得嘎嘣嘎嘣直响,一个人的
房间。她在电脑上通过
画图工具塑造理想中的
模型来安慰自己的做法,实在糊涂。
 
果园里
带有侵略性的苹果
继续烂下去,她迷恋它的味道却没有去
摘掉它的意思。
 
《危机感》
 
雨中的雕像。我愿意和他交换
这一天。它是凉的、酸性的
葡萄藤上吊绳子
 
耳朵埋在另一个人身上,那么多年
指甲疯长,胆子大了起来
红啊 绿啊 紫啊
 
这一天浸泡在五颜六色之中
玻璃上,趴着几只蜗牛
我有舌头却说不出话来
 
《他不在那里》
 
这些年他埋伏在一个地方
装疯卖傻,拿着水枪,冲着他眼中的“坏人”射击。
然后捂着嘴巴,跑回房间。而有时
他见到陌生人,却又紧张兮兮
可以滴出水来。水分两滴。一滴。一滴。
他今年26岁,距而立之年还有
十四行诗那么长。每日所见
都有新变化,并以此将他刷新。他能永远躲起来吗?你能吗?
不可能。我呢,也不能。假如
猩猩附在他身上,怎么办?叫还是不叫。
神经兮兮的
人对谁都报以微笑。天气爽朗,他藏着水枪,在广场现身。
 
我最近总出现幻听。
我父亲叫我的名字。
(死了20多年的混蛋又突然叫起我的名字)
仿佛男低音渗透在有
沙子的练歌房里。他有慢性病,我四肢健全,
丝绸一样的声带,发音“A”。
拐角处,我们偶尔遇见。
我说生活,他故意说猪腰子。这不是关于什么象征
借代还是隐喻。他对一件东西的看法可以通过
眼看。鼻闻。手摸。耳听。用棉签
掏耳洞的瘙痒感。走累了坐在香樟树下不说话。
 
一个人独坐区别于
一群人中的一个人。区别于他射击的这些人
“小偷、炒股人、鲜花贩子
情人、孕妇、音乐家、诗人、酒鬼。”
一天里,几个适合写成小说的物象,被他胡乱搅合在一起。
而那个站在喷泉旁边的
女人被透明遮住
让他怀念起离家时送他的姑娘。她不说话。可以用别的名字
喊她试试(像喊叫芭比的皮皮狗)。天那么好
你说说,不说说话该多扫兴啊。
作为女人,今天,她该长大了,是否害羞如葡萄?
她不用再扮演一具尸体。晚上,她将把重量交给他。
 
而他不在那里,他感觉自己不再是松散的零部件,需要凝成一根筋。
不远处,几只野鸭子浮在湖面。他扔掉水枪
在公园的小路上疯跑。
 
《强迫症患者》
 
长久没有人住的房子,我住进去
感受其中的气味。日子如同拧出
汗水的衣服,包裹着我。瓶子中
的水珠,窗玻璃上的蚊虫,我的
生活越来越不能由我做主。中午
刚看过的电影,一直影响我到天
黑。房顶渗水,水泥地板潮潮的
踩上去却发不了声,这叫人沮丧
巨大的负担是空房子。我被无形
的四肢压着,翻不了身;胳膊肘
遇阴雨,疼得转不了弯。今天我
长出很多嘴巴和眼睛而早上用云
南白药牙膏刷洗的牙齿继续泛黄
生蛀虫。我今天是怎么了?左眼
皮不停抖动像用橡皮筋撑着而不
能轻易睁眼看世界。世界还要看
吗?闭上你的眼睛,一次跨一步
触摸墙壁,触摸这个世界的细汗
毛。我多数时候感到疲软。我害
怕处在一个空间里而不能伸展手
和脚,我需要换个地方呼吸如果
哪天你看见某人沿着河边跑步不
要和他说话。悲伤的人总会来到
河边,数透明的石子,看河水缓
缓。性急的男人偏偏喜欢吃热豆
腐,改不了了,改不了了。我的
混蛋父亲就是死于毒品。在一件
东西上浪费太多精力未免觉得可
惜,有人说,那是兴趣、爱好或
怪癖。你有吗,有什么。我有吗
两只耳朵。我们看到的往往是表
象。电线杆上黑白眼球组成的鸟
在飞实则是翅膀在闪动;火车在
奔跑,实则是煤炭在燃烧。我喝
醉了就用冷水洗脸。哗啦啦的冷
水,哗啦啦的一个女人。你在干
吗,亲爱的,流氓,诗人,杂技
斯蒂芬说,爱尔兰是一个吃掉自
己的猪崽子的老母猪。哦,老母
猪,国家,相似点,白内障,软
绵绵。你错了是,硬邦邦的。哦
我爱你,硬邦邦的祖国。一切都
是相对的。静态和动态,女人和
静脉曲张。水中的自己和水外的
自己有什么区别这个世界越来越
不像话了,找不到处女。我们要
像对待处女那样对待我们的生活
千万不要听那大胡子爱因斯坦的
鬼话,他的世界都是两元的。我
始终是我你始终是你,在什么条
件下可以互换。都怪那笑起来神
经质一样的胖老师扭着腰教给我
们的东西弄得我们本来悬着的大
脑袋更像浮在大气中的气球,一
扎即破。简单点,衬衫短裤皮凉
鞋;再简单点,光着身体,满房
里跑。夜晚又黑又亮,再黑下去
我就不干了但是你说越黑越好越
容易触摸下身。生活中,我是强
迫症患者天天操心身体之外的东
西。我躺在席梦思床上睡不着总
感觉屋顶上有人轻轻在滑动,像
黑暗中苍蝇的触角。喂?无人应
答。而滑动的声音仍在那里。我
想推开窗户却发现白天的窗户都
突然不见了。摩尔人的幻想的产
物。我怪自己独身那么多年忘记
拥抱另一个人的重要性,怎么回
事?是一回事。我们都需要借一
种方式来取消我们的孤独感。他
在梦里用铅笔在普拉克西提勒斯
雕刻的维纳斯的屁股上写下了他
的名字我心情不好举着坏了的桃
子在街上用两个鼻孔分别闻闻它
 
 已同步至 憩园的微博
 已同步至 憩园的微博
 已同步至 憩园的微博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1-8-30 09:21
如果真的成为一只笨鸟该多好。
哪还用去考虑生活和
如何讨好女人。
实话
回复 憩园 2011-8-30 10:16
平林: 如果真的成为一只笨鸟该多好。
哪还用去考虑生活和
如何讨好女人。
实话
问好平林。
回复 deepblue 2011-8-30 14:36
艺术来自生活!以上诗篇皆予以认证!
回复 憩园 2011-8-30 14:55
deepblue: 艺术来自生活!以上诗篇皆予以认证!
你好,深蓝。谢谢鼓励。
回复 憩园 2011-8-30 15:00
安冉: 如此细微的生活体验!
安冉好。诗味常常在我们面不经意间。
回复 deepblue 2011-8-30 17:10
不客气!共勉!
回复 ccwbk 2011-9-1 15:34
拜读!
回复 憩园 2011-9-1 16:12
ccwbk: 拜读!
谢谢。
回复 幻想着 2011-9-2 17:54
赏读了
回复 憩园 2011-9-3 07:57
幻想着: 赏读了
谢谢
回复 东井 2011-9-5 21:28
生活嘛生活。唉。
回复 憩园 2011-9-6 08:25
东井: 生活嘛生活。唉。
问好。你比我还感慨啊。
回复 吴坚平 2011-9-6 22:07
无论对于生命和诗歌,也许现实能给我们的背景就是这些。诗人是代言者,空荡的或许并不是诗人个人。拜读!
回复 憩园 2011-9-7 08:03
吴坚平: 无论对于生命和诗歌,也许现实能给我们的背景就是这些。诗人是代言者,空荡的或许并不是诗人个人。拜读!
谢谢朋友的小评。很到位。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23:17 , Processed in 0.05365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