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gglie的个人空间 http://gglie.blog.poemlife.com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父 亲(1995年旧作)

热度 1已有 187 次阅读2017-6-17 19:59 |系统分类:诗歌| 父亲, 红茂, 矿山, 生平, 经历

                                        父


                                                                              甘谷列

 

    父亲是年近五十的人,中个子,熟悉他的人都说他不变一点样子,穿浅淡色的衣服显得相当年轻,穿深颜色的衣服(工作服)则变得老了的样子,因为他的衣服经常不变,也就是说几件衣服和几条裤子轮流换穿好几年,熟悉他的人便有了种心理定势:人还是原来的人。

    父亲工作、生活的地方是红茂矿山,广西最大的无烟煤基地,这名头听起来挺大的,其实是在云贵高原边缘与广西交接之处,那里山遍地连绵不绝,峰谷耸立,真正的千山万壑。偏偏这样一个穷山僻壤,颇与人烟隔绝的地方,却埋藏了广西最丰富的无烟煤资源。有矿藏必有开发。因此六十年代末七十年初在这块土地上集中了大批复员军人和招来的民工,与深山老林战天斗地,终于开辟了红山矿区,奠定了后来叫做红茂矿务局的基业。我的父亲便是这批人当中的一个。他从进矿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一直是在红山的朝阳矿工作一点没有改变。

    父亲是从部队复员后来到煤矿的,那一年大概是我出生的时候。他原先读过中学,因为家贫而参军,从学校跑回公社大队来应征入伍时,技术兵已经开拨了,只好跟上了普遍兵因为念过书,在部队里被当作秀才,颇受重视。部队集训半年后随即进行援越抗美,他生平第一次出了一回国,去的是越南,可惜他所在的部肩负的任务是修筑路,没有直接参加战斗便如此,美国佬的飞机还是不放过他们,多次轰炸了他们的宿营地,炸死了一个班长和一个士兵,伤了好几个人。父亲那时也是班长,工作出色与许多经受战争考验的士兵一样,父亲也在火线入了党。那时他与战友们在越南呆了约2年,国内正值文革开展得如火如荼,他们一回来就发现国内气氛跟出国前大不相同了,然而因为他们在越南援建12号公路,没有卷入国内文革的派系斗争回国后因为呆在军队里,也没有卷入。父亲生性不喜欢出头露面,不卖弄,不争功,不高攀,不计较得失,老老实实,因此整个服役期间虽有种种机会而终于没有升迁,直到动员复员,面临复还是不复,他还是主动选择了退伍复员。此时班长还是原来的班长,除了多了一份历练多了一份部队的精气神,人的个性还是一点不变。

    父亲复员之后便和我的母亲结了婚,之后就来到了红茂矿山,从那时至今已整整二十三年了。父亲在红山煤矿工作了二十三年,官当不大,职务倒换了好几样。他先后当过会计,做过地下工当过工区党支部书记,又当过安监站站长,其中干得最长的就是通风工区党支部书记,整整做了十年时间,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甘支书”。他始终是在通风工区,老地方他始终是老职务,没有升迁。而二十几年里向他求教的一些人却官运享通,平步青云。他这样的境况,说得好听就是扎根基层,埋头苦干,踏实积极,不计较个人得失;说不好听就是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不懂逢迎,不会钻营。以他的性格,决不会做那些勉强自己的事情,而且他总以为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就是在哪里都是为党为国为人民服务,何必计较!只要自己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做出成绩,上面看不看得见又有什么要紧,只要大伙儿群众认可就行了。他的口碑之好,以我亲身所见,那确实不是吹的。有一次我在矿务局外面碰到一群陌不相识的职工,问起我来自哪里和父母是谁时,我提起父亲的名字,谁知他们一听竟然都说认识或者懂得,那一刻我顿感我的父亲还是有些名望的呵!多年以来,父亲连续多年来被评为局、矿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共产党员,但他从来不提这些荣誉,塞在衣柜角落里形如废纸,要不是我翻见,实在不知父亲也是获得过许多荣誉的。他生性老实,一是一,二是二,在工作中原则性之强,雷打不动,更别提下班往家里拿东西一类的事。有一年家里来了一个客人,看见四壁空空,简陋寒伧,不禁叹道:“你老实到了吃亏的地步!”

    父亲的性格有些内向,是内向与外向结合型的人,谈起话来却滔滔不绝,富有人生哲理,蕴含处世经验。朋友一来,老乡一坐,一顿酒饭可以坐谈到三更半夜。父亲好烟、好酒,烟可戒,酒却不可戒。烟是口中物,酒是心中粮。每晚必喝一点酒,喝酒之后便不饭了,十多年甚至二十年来一向如此。不过,因为家庭的窘境,烟是最便宜的烟,酒是一般的酒。他唯一值得自豪的酒历就是在部队时曾有一次喝到香气四溢的真正的贵州茅台酒,所以至今他鄙薄变假了的茅台。

    我们家虽然在八十年代初就办了农转非,但直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才陆续迁来矿山,先是弟妹,后是母亲,最后才是我。一家六七口人的生计就落在父亲一个人身上,单靠父亲的工资解决不了问题必须另谋其它出路。幸好就近开辟了一块菜地,母亲种菜卖菜来补贴家庭的开支,就这样捉襟见肘地过活,并且供我们兄弟姊妹四个人读书。父亲日夜操劳,人变瘦了,脸变黑了,白发也多了起来。为了调节好生活,父亲和母亲成了整个矿里最辛苦、最操劳的人。

    好不容易等到我高中毕业,却因为某种原因上不了大学,又不愿马上参加工作,于是就去了补习。这样一来,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的负担更加重了,本来挑一百斤的担子现在增加到了一百五十斤。我补习的学校是河池地区高中,气氛很严,学费也特别贵,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在这所学校里,很少能够外出上街,有一天我偷跑了出去,放放风,不想在大街上迎面碰见了出来的父亲,我吃惊之极:短短几个月不见,父亲竟变得这么黑瘦,这么苍老!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刻觉得无地自容,心底顿生无处可逃的悲凉……

    如今,我和弟弟两个都考上了大学,一个在桂林,一个在南宁,虽然略略安慰了一下父母的心,但家中的光景依然黯淡,依没有什么改变,还是原来的老样子。相反还因为我们两个儿子读大学而导致整个读书费用比之前大有增加,父母肩上的负担加重,颇有“穷上加穷难上加难”情形。在整个矿务局,父亲以教子有方而闻名。因为两个儿子考上了大学本科,在整个矿务局独一无二,仅此一家。平日里向父亲笑脸求经的人多了起来,父亲不由得苦笑了:这是孩子们的事,家庭只不过支持他们而已,要他们自己努力。人家问多了,他便说了些内心的感受:“一是支持,二是教育,三是个人努力。”然后他解释家庭不管如何贫穷,一定要支持孩子读书!家庭一定要做好孩子读书上进的后盾!教育,既要有家庭教育,也要有学校教育,家教家风是重要的,是人生基础的基础;学校教育,则是后天的教育,舍此则无以成才,这就要看学校老师的教育和培养了。至于孩子个人,则要自己懂得学习钻研,要懂得发愤努力,一定要坚持个人开发进取总之,外因和内因结合,关键还是在于自己!”别人听了,点头叹服说:“确实如此!”其中又有人冒然反问:“如果孩子他不愿意读书,或者读而无用,陷入困境或绝望怎么办?”父亲也反问说:你读过《毛泽东选集》吗?你知道困难都是暂时的,事物都是变化的,我的家庭无论如何,一如既往地支持孩子读书,一以贯之地教育孩子;而孩子教,也要个人识事,要懂得自爱自奋,要懂得发愤努力。如果他确实不愿学,不愿读,你强按牛头喝水它也不喝,你又能怎么办?遇到这种情况我也没有办法!但是人总要懂些事、明白些道理吧?无论如何一定要支持。我总的观点就是家庭支持学校教育个人努力。如果没有这几条,什么都是空的。”别人只能默然点头或者哑口无言了。壬申年末,父亲又被评为局先进工作者,家庭也被推荐为五好家庭”,就是因为被公认为“懂得教育孩子”和“孩子读书争气成才”和“家庭是整个朝阳矿的榜样”,从而被矿里领导和职工群众公推上去而获此殊荣

    父亲很少写信,直到我上了大学之后才开始给我写信,此后父子俩的通信才多了一些,但主要是我写给他。现在翻阅他的几封来信,无一不是强调在生活上该用的钱一定要用,该花的一定要花,该吃的一定要吃,不要折磨身体,一定要保证身体的营养。并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记住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是理想和事业的基础,否则就是空谈。

    假期回到家里,一家人经常在灯下谈话到深夜,父亲谈天说地,语蕴人生哲理。一次他在简单回顾了自己一生的沧桑经历后,感慨地说:“世说老实人吃亏,其实老实人也并不吃亏,老实人只要努力,老实人就不会吃亏!”我听了为之耸然动容。

    父亲姓甘名乃容,有容乃大,他官虽小,人却大,他是我心目中真正的人和神的结合。如果没有他,便没有我的一切!

                                

                                                  1995年6月于桂林

 

  (注:此文曾有所删节地发表在《广西煤矿工人报》上,大概是1996年的事情。今日我要对它表示感谢。)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7-6-22 11:18
值得尊敬的父亲,这就是家庭无形的熏陶吧,并没有要求怎么好好读书,孩子就自动上进。
回复 gglie 2017-6-23 15:05
平林: 值得尊敬的父亲,这就是家庭无形的熏陶吧,并没有要求怎么好好读书,孩子就自动上进。
谢谢平林先生的好评。是的,家教是很重要的。贫穷人家,除了读书上进好像别无出路。
回复 gglie 2017-6-24 08:24
我父亲当年是把退伍名额主动揽到自己头上来,当时部队上级领导考虑要在二人之间取舍,让一人退伍,一人留下,先后谈话,听取两人意见,或者说做两人思想工作,我父亲主动提出退伍,把名额留给另一个更加需要的人。多年以后,我的父亲谈起此事,颇为黯然,人家本来愿意留他而他主动愿意让出。此种不争的牺牲精神,伴随了他的一生。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01:52 , Processed in 0.04737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