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gglie的个人空间 http://gglie.blog.poemlife.com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3年诗作

热度 1已有 62 次阅读2016-12-4 12:23 |系统分类:诗歌| 父亲, 儿子, 林场, 七坡

■ 父亲到来

 

一个人梦中的预感准不准?

在我的一生中,我有过多少次这样的预感?

它的准确率又如何?结果又如何?

因为无记录,没统计,所以也无法说清楚。

但我必须要写到今天早晨

我梦中的预感,有一种灾难来临

有一个亲人来临

在我半夜三更朦胧的梦境中

我看见了他的到来

仿佛他就是我年老的父亲

从影子上看,他就是我熟悉的亲人

呼唤着我,来到了我的床前

将我慈爱地深情注视——

这样的梦境片断,不是电影,却胜似电影

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去

让我早上八时醒起来还在发愣

这是怎么啦?怎么回事?

即使说出来,也不一定会有人相信

但是我必须要记录下来

因为巧合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

 

这一天,2013420日,周六

早上816,我收到新华掌媒发来的手机短信:

802分,四川雅安市雨城区附近

北纬30.1度,东经103.0

发生了7.0级左右地震。

当我正在阅读这条短信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父亲打来的电话

赶紧接通,有些忐忑不安,问候父亲早上好!

父亲说他正在河池的环江县洛阳镇红茂矿区留守处

从深圳回来,先到红山老矿区打一转,再出到洛阳来办事

中午到金城江,下午三时左右乘大巴到柳州,

在回深圳之前,顺路前来看看你的情况!

哦,父亲是从深圳回来,回到十来年前退休搬离的工作所在地

——红山,住了一个晚上

然后从红山出来,到以前的矿务局机关所在地洛阳镇办事

然后拐一个大弯过来看望我……

我一面答应一面想起了夜里的依稀梦境

——它竟然活生生地应验了!

 

我口中不停地说:“欢迎爸爸您过来!”

内心却在想:真糟糕,新房尚未装修好,

现住的宿舍,那个老房子,绿音阁

让父亲看到了,岂不觉得儿子活得不像样!

他的大儿子,活到了40岁还混不出个人样

一定会让他看见另外的更多的东西!

只是父亲第一次提出来柳州看望我

我实在不便推辞,只好一口应承!

我说到时候我去汽车总站迎接他

然后,在市区找一个宾馆住下,

次日再进我工作的林场来看一看。

父亲说由你安排,简单就好。

当我放下手机,内心说不出吃惊的感觉

难道真有这么巧合吗?

这一天,竟然发生了四川雅安市的芦山地震

这一天,我读着这则新闻时竟然接到了父亲要来的电话。

 

当天下午310分,我和汉奇表哥

开车到柳州汽车总站接到了我的父亲

将他安排住进了跃进路的一家宾馆

让他休息一个多小时之后

我们设宴为他接风洗尘。

当晚,我打车返回林场,清理房间,打扫卫生

绿音阁又是焕然一新

这个以前九十年代林场职工的娱乐歌厅

后来在新世纪头五年衰落,周末再也没人来唱卡拉OK

20108月,开始作了甘谷列的单人宿舍

偌大的空间,天花板上布满了一条条绿叶和小彩灯

尚未拆除,落满了灰尘

一台大屏幕的电视机靠墙摆放,一些音响设备闲置一旁

里边的角落里,一个吧台,积了厚厚的一层尘埃

可它还显示出昔日的荣光,上面还有三盒歌碟和两筒骰子

其次,就是我堆积在角落里的纸箱,里面满是书籍

再次,就是一张床,一只行李箱,一台电风扇

另外就是几张沙发和两三把椅子

哦,门口那儿,旁边还放着我久已不用的电饭锅和电炒炉

至于卫生间,哦,那要到一楼底下

这里是二楼,最大的一间,就是我现在的个人宿舍

我必须要搞好卫生,收拾干净,至少要给父亲一个好印象

 

次日,表哥开车送我父亲进来

我们陪父亲在林场和学院里走一走,看一看

这是父亲第一次到来——噢,不,他是第二次了

他曾经在十五年前,专程来过这里看望过他的外甥

——也就是我的表哥

而十五年后,他又来这里看望我——

他的这个四十岁左右的儿子

这么说起来,他是第二次到这所学校来了

人生,有时就是这样,一转眼就是另一个时空

一说起来,便充满了岁月悠久之感!

 

我给父亲介绍,这是西校区(对面是东校区)

这是林场办公楼

这是我居住的绿音阁,就在办公楼旁边

这是广场,这是篮球场

这是职工自建房,活像别墅一样

这是我们过年前分得的新楼房

已经有人装修入住了

我的在四楼,402,刚刚装修铺好水电之类

墙壁还没有粉刷,估计入住要到下半年了

爸爸,如果您迟半年来到,一定看到的是新家

你下次再来,就住在家里,不用再住在宾馆里了!

 

我们还去走了一遍东校区

那老老的林校中心就在那里边

不过,现在旧貌换了新颜

在一排排的罗汉松的上坡之路

我没告诉父亲,这值四五百万!

旁边三棵高大的黄花梨树

我指给父亲观看,这是学校最贵的树!

父亲像个老领导,只在一些旧建筑前驻足观看

而对那些崭新高大的大楼,他没有多大的兴趣

走到一排职工居住的老旧房子前

他问我表哥:“你以前居住在哪一栋了?

我记得好像就是在这一片儿。”

我表哥一边指着一边笑说:“舅舅你还记得!”

我父亲说:“现在的记忆力虽然比不上以前了,

但有一些东西还是清晰地记得的。”

逛了一圈,走出大门时,他感叹说:

“真变样了!但老样子还看得出来!

他扭头对我说:“你以后怎么样,就看你努力了!”

 

晚上的酒宴过后

父子俩,在绿音阁聊了一些话题

我们聊了一些前后之事

酒后的父亲比较容易生气

“你出来了,在这里安家,只安了一半

另一半还不知在哪儿,你要尽快考虑!

有了房子,限你两年内解决这个问题

你不解决好,你那个新家装修得再好

你请我我也不会过来!——你信不信?!”

父亲的话我怎敢不信?

但是这个问题啊……让我如何回答?

父亲又说:“你现在走到了这一步,

你有什么想法,跟我说说”

我说:“现在就是踏实好好工作,也没其他想法。

父亲说你总是说一些又不说一些

让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

父子之间有什么顾忌啊?

父亲的话让我说不出话来

我不否认也不承认

跟父亲谈现实太多也没必要

跟他谈谈命运,那也很难深入

我以前从来没有预感在此工作

也没有预感在此安家落户

但事实上我最终在此工作,并且在此安家落户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

让我面对着父亲,说不出自己的想法

 

父亲在此逗留一天,住了一晚

第二天下午我送他出了柳州市区

在堂妹及其丈夫的招待下吃过晚饭

他就乘长途班车返回深圳去了。

父亲最后如此交待我——

“你的事办好以后我再过来。”

而我只能点点头,目送父亲坐车离开。

 

我没有跟父亲提起过梦中的情景

我只祝愿父亲一路平安

下次他再过来时最好能够对我满意一些

为了避免我的遗忘,我费时用这一首诗记录了这一过程。

不管父亲如何对我责怪和生气,他始终都是为了我好,

我从内心知道,他是以这种质朴的方式表达对我的爱。


                              2013/4/23

 

■ 被吓得魂飞天外

 

那些花,漫山遍野在七坡盛开

那些漫山遍野的花,盛开在七坡之上

花花绿绿——漫山遍野的花花绿绿

仿佛盛开在广西,哦,只是广西的一处地方

七坡林场的花卉基地

花的是花,绿的是草

花草相映,灿烂在七坡之上

它比漫山遍野还要盛大,还要广阔,还要美丽

 

这些花花绿绿看到一群人来了

一个个手中端着照相机

花和草悄悄耳语:

又来了一群会照相的动物

它们不吃我们,他们只会照相

还会发微博、微信,还会臭美!

QQ群里到处显摆我们!

 

而距此二千五百公里外,京津冀一带

雾蒙蒙的阴霾,覆盖了大片的区域

城市陷入迷糊之中,视野被迫缩小

行人戴着口罩,汽车缓慢行进

那些照射的车灯光,仿佛雾霾中的鬼火

那些浓雾中出没的隐隐人影,恍若走在鬼域之中

有人站在高楼上,面对笼罩整个城市的阴霾

气急上火,却又无计可施

他们还可开着室内的空气净化器

而下面的老百姓,只能戴个口罩了

他们照样需要呼吸,只能如此面对

难道要他们真的佩戴防毒面具吗?

 

这个国家的区域之大,气候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有些省区寒冷下雪,有些省区温暖如春

有些地方气温零下二三十度,有些地方还保持十几度

有些地方干旱异常,有些地方雨水不断

南北气候变化之大,让整天监测的人应接不暇

天气预报成了国家的一项重要工作

甚至发展成为一个行业

环境保护部门,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他们还停留在环境监测的初步阶段

习惯于听从上级的指挥

而这一次雾霾的大面积泛滥

从北到南,弥漫了大半个中国

就连国家主席也坐不住了

他亲自过问这是怎么回事

老大难的问题,老大一过问

便到处都动了起来

到处都重视了起来

 

那些负有职责的人,被震怒的电话吓得魂飞天外

那些被严厉问责的人,不久就被免职

这些发生在雾霾之中,或者雾霾之后

那都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我们就像雾里看花

看也看不清楚政府机构内部的运行

尽管强调公开是常态,不公开是例外

但是很多东西你仍然看不清楚

很多内幕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作为一个平民百姓,在网络上发帖能够不被屏蔽

已是万幸,你还想要什么都搞得一清二楚吗?

 

平常的生活里只有平常的快乐

我的南宁的朋友,在七坡林场的草地上

拍摄了那么多的花花草草之后

在星期一早上上班后,这些朋友

QQ群里晒出了所拍摄的美艳照片

让我们一大帮群友围观,大饱眼福

跟着嚷嚷,跟他的镜头,在七坡美丽的草地上乱转

并且被花花绿绿美得魂飞天外!

哦,在忙碌的工作中,有时也会收获一些分享的幸福。

 

这一边,是漫山遍野的花花绿绿

让人享受到了山青水秀生态美

那一边,是满天遍地的阴霾

让人抱怨愤恨叫苦不迭

这截然不同的两面,一起发生在我们同一个时代

只不过,一个是在南方的广西,一个是在北方的京津

哦,这一切,发生在俨然盛世的中国

我对此已经说不出我多余的话了

我怕再说下去,真的会有人来找我的麻烦

我只好虚晃一招,免得被什么吓得魂飞天外

 

                    2013-12-2草稿,12-8增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12-6 16:35
父子连心太神奇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7:17 , Processed in 0.05160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