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 http://www.poemlife.com/?44268 [收藏] [复制] [RSS] 在埂夫式路上悍飚.....

日志

垮掉的脸//我一生的孔子

热度 1已有 852 次阅读2016-12-28 21:14 |系统分类:诗歌| 诗歌, 梅艳芳, 文化, 江非, 孔子 埂夫



获胜的举牌者

埂夫

被视为绝品的羊皮
挂上了春天的拍卖台
有人亮出尺子叫停
有人叫个不停
叫喊声像夜半失眠的猫
在叫春,这个世界
根本停不下来
这个世界摊开
本是一张狼腾图
每个人都是一匹狼
若干年后当我从狼
变成人了,即被啃完后
假如有人将剩余的的骨头
同样捧上了拍卖台
我会沿途赶回来
累死台上的锤子
作为最终获胜的出牌者
想想就想偷笑
虽然没有梅艳芳
这被视为羊皮的内衣贵重
我的骨头还是蛮值钱的
至少够我买张回去的机票

20161218


垮掉的脸

埂夫

夜晚将人烤成了爆米花
一句冷笑话说出口
也变成了沸点
我躲进了电影院
等待一场温柔的风暴
还没开始刮就刮完了
风化成了冰
我捡起银幕中
丢下来的一只花布鞋
走出了电影院
整个世界像一个停尸房
停着走向炼尸炉的人
我看见一个人
并没有去敲响谁的门
在路上,数着街道
长着一张丢了东西
快要垮掉的脸

20161228


我一生的孔子

埂夫

夜晚先于我们
抵达海南岛
酒店大堂
亮堂堂
江非,比我
想象中高大
恍若从山东此刻
走过来一座山
海草般浓密的胡须
被海风刮走了
灯光下的额头
比大堂光亮
我们握手,紧紧地
有太多话想说
握手时的闪电
那一瞬
全部替我们说了
暖和的右手
厚实充满力量
感觉像一只熊掌
将一块冰瞬间
握成了一块铁
铁哥们
原来是这样炼成的
走出大厅
在随意的谈话中
说起了祖先的晚餐。
一只南方的空胃
在半空中呼叫
在饥渴以后
流着乞丐的
眼泪。江非,
一个光与学的施舍者
我的兄长
我一生的孔子。

20161227


猪啃猪骨头
 
埂夫
 
脏乱的屠宰场
灯光通明
像是没有一处
是暗黑的
屠刀被骨头磨得如银子般闪亮
猪被打了麻药
不是为了解决疼痛。
刀子刺进脖颈放血时
痛无法麻醉了
猪依然发出了嚎叫
这几天吃猪肉时
总想起前些天
屠宰场看到的场景
即便失禁的猪大便
也无能掉我吃猪肉的胃口
当吞下嚎叫时
眼前像有块银幕
这真的不是电影
杀猪的人披着一张猪皮
悄悄走了下来
默不作声
一张和路人同样的脸
拉着落日的影子
站在远远的地方
眼睁睁地看着我
一头猪在啃猪骨头

20161222



猪的表情

埂夫

从路上拐下来的人
已经不像人了
更像鬼了
走在一座墙的阴影中
怕人造的光亮
神态有着一副
天未亮猪的表情

20161221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7-1-5 16:21
整个世界像一个停尸房
停着走向炼尸炉的人
画风暗黑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0:03 , Processed in 0.046364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