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 http://www.poemlife.com/?44268 [收藏] [复制] [RSS] 在埂夫式路上悍飚.....

日志

亚历山大的屁股

热度 1已有 900 次阅读2016-10-27 21:21 |系统分类:诗歌| 诗歌, 埂夫, 文化


 
我有一张哈密瓜的面孔
埂夫
 
青花盘中,灯下的哈密瓜
怎么看都没能给我
有哈的感觉
怎么想也没能让我想到蜜蜂
 
这个将活过半辈子的傻瓜
也同样只有被瓜分的份,
我长着一张哈密瓜的面孔。
却没有哈密瓜的内心
 
或许因为慢慢地吃
我吃出来其中的咸味
或许因为没有声响地嚼
我嚼出了全世界的死寂
 
我嚼出了汁液中的冰凉
慢慢地咽下了倒流的疼痛
这瓜里没有蜜糖
这瓜里,满满的都是海水
 
20161026

   
亚历山大的屁股
埂夫

当我想写亚历山大的屁股时
被自己震到了
一个男人
写另一个男人的屁股
是不是有点瞎眼
是不是有点崇洋
有点压力
有点太那个
是不是找个女人的屁股写更靠谱
更符合逻辑
更富有诗意
然而暂时未有某个女人的屁股
超越我写亚历山大屁股的欲望
都是毫无意思
一下就着火的屁股
唯有亚历山大的屁股
像一块坚不可击的盾
即便跟在大哥的屁股后混
没有一座城池
也有一块葬身之地
我已经决定写亚历山大的屁股
如同坚持儿时不会疼痛的梦想一样
 
正文:
《亚历山大的屁股》
 
这段时间压力好大
过些时候再写,抱歉!


20161027
 

木瓜姐姐
—写给老友的诗

你妹,今年40
相貌
可以
高度可以
算可以了
那身材。
夺偶条件
如同蛋里挑骨头
死活不嫁
变成了死活嫁不掉
而今铁了心
要自己
跟自己结婚
这么好的木瓜
就这么荒废了
再可以
也是个球
 
20090513
 
 
有一个问号一直在问我
 
有一个问号
一直在问我。
像法官面对
一个受审的人。
想不起从何时开始
它向我发问
更像一只巨型的鱼钩
突然从天而降
一直以来
我未能给它一个
正确的解答
那个问号的问号
已经生锈了
我依旧无法
找到擦亮它的答案
已经无法挣脱。
上面抛下问号的
那个问号
死活不肯松手
 
20161023
 

在厕所吃面条
 
右手托大碗
左手拿筷子
我在吃面条
面条如麻像是在长
怎么吃也吃不完
怎么吃也吃不饱
这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
我是蹲在洗手间
相信很多人在洗手间也像我
这样无聊地
突发奇想而发笑。
也相信很多人
确实这样吃过
在城里某餐馆内
允许坐在马桶上吃饭
不过拒绝你拉屎
 
20160811
 
 
打架打上脚手架
 
两人打架
没人劝架
一人爬上脚手架
另一人追上去。
结果,不打架了
打120
打出来两张担架

20160906
 

磕出来的诗
 
我已经举起手
不是一双
是一只
举起手
我本该发言
有一个三级残废
提醒我
想发言举一双
举一只不可以说话的
而我只有一只
另一只
在一次发言中
搞丢了,后来是
我说了一句
丢了另一只
此诗用门牙
磕键盘
磕的
 
20161025
 

 
今晚,所有的文字都化成水
 
我给你写信,今晚。
一个男人
应该像石头
而不是雪花
冬天来还是不来
都一个样,都一样突然
我只给你写信
每一个字符,都是一滴水
今晚,一条失眠的河流
已经流向你在
或许不在的
我喊不出
或许你已经忘记了名字的城市 
 
20161005
 
 
他抱着一条大鱼。
 
在岸上奔跑
因为他抱着一条大鱼。
那些钓鱼的人
都认为他是钓上一条大鱼
奔跑,我认为
他是钓上大鱼后兴奋而奔跑
而不是他钓上一条大鱼奔跑
 
20161009
 
 
 女人的后背
 
他说他从未
像前天那么细致
看着一个女人的后背
吵架之后
老婆背向他
站在她身后
他打心里感慨
原来女人
有时从后面看
比前面看更好看
 
20161009
 

撒娇的大胡子
 
有一个人,他会撒娇
他的每根胡子,都能撒娇
这个胡子诗男,昨晚
凑人来了
用他诗里沾血的砖头
砸开微信的大门
把我搞惨了,我看见满天的砖头
满天的胡子,像被涂上
黑油漆的乌亮的草,
在城市上空,生长
这黑波浪翻滚的声音
遥远,深沉而充满力量
绝不仅仅是撒娇

20160617
 

抱石头

阳光总照不到这儿
这儿,我坐的地方
遍地是青草
好闻的尸体
我仰望这个
多么光亮的天空,
这个世界冷眼
瞅着被它遗弃的
孤儿。没有人知道
我此刻在想什么
此刻我想
不单单是将石头扔了
将石头领回家
没有人看见我怀中
抱着一块石头
如同一名女人
怀抱她睡熟的孩子

20091108


应如雪的伤口
 
应如雪,一个前辈
被烧伤
伤口恢复中
这是冬天
要是春天就好了
愈合更快
我跟他说
可以用诗歌涂抹你的伤口
可以用埂夫牌
1982的
挤一点涂之
即可
唯有诗歌比春天
疗伤效果更显著!
 
20161026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11-1 10:51
冬天来还是不来
都一个样,都一样突然
傲娇的一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20:17 , Processed in 0.04842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