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一苇渡海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4277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汉诗与诗歌政治》(引言)

热度 1已有 23868 次阅读2012-4-29 13:41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私生活| 历史, 诗歌

 

 

 

 

 

诗歌的漫长历史迫使我们谈论“诗歌政治”这一本已古老却显得年轻的话题。这首先基于“诗歌政治”的长时间存在,但又在汉诗诗学中未得到充分凸显。随着“知识政治”、“语言政治”等话语在近现代西方哲学、历史学、语言学等多个学科领域的揭幕和继之而来的令人震惊的考据揭示,比如。。。“诗歌政治”这一话题不能不被当代汉诗学纳入诗歌自身历史的反省中。在这一反省中,一些杰出的诗人个体一方面作为汉诗学重建的考察标本,另一方面也构成时间即诗歌历史的羞耻部分——他们是在蒙蔽中无可选择的大诗人。

 

谈诗歌政治,至少要谈两个点:一、诗歌沾染政治,受政治鼓噪、消遣、挤压或胁迫,即政治化诗歌或诗歌政治化(两种都显现诗歌的政治趣味)。二、诗歌的内部政治,更恰当地说是内部自治,也就是构建语言的自由王国,抵御权力的无所不在的侵入。既然诗歌数千年伴随人类成长、生命个体的生殁,既然诗歌不回避辨识、研究,那也就不应回避其知识谱系,以及知识谱系的衍生、瓦解、重构。诗歌的知识谱系若上升为智识谱系,就不仅根植于诗歌美学、语言学,也根植于历史学、哲学等更为广泛的学科,尽管诗歌表面看起来是多么的卓尔不群,尤其与哲学,似乎相隔甚远。哲学潜入表象深处,用一种抽象的真理来对应表象的真相,艰难演绎人类的智识变化。诗歌可以不这样。诗甚至可以是这样的异兽:吞噬哲学、历史学等知识学科,消化掉边界、难以为继的描述及其匮乏的真相或真理。——请把哲学家也看作诗人,事实上大部分哲学家更是诗人,否则即可称之谓狭隘的冰冷的知识鼹鼠。我们承认诗的知识谱系,但并不认为诗的知识谱系是一个绝对的知识谱系,而不遭受其他门类知识谱系那样的厄运。在人类相对漫长的文明进程中,知识的权力运作,已构成一切知识谱系的恶性肿瘤,并且毫无剔除的可能性。这并非得益于哲学、历史学的纵深发掘,而是得益于这些学科的宏大揭示。。。这意味着语言即存在之家的不可靠。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2-5-2 06:57
事实上大部分哲学家更是诗人,否则即可称之谓狭隘的冰冷的知识鼹鼠。
回复 一苇渡海 2012-5-6 23:05
平林: 事实上大部分哲学家更是诗人,否则即可称之谓狭隘的冰冷的知识鼹鼠。
呀呀呀你肿么也是安庆滴呀。波!老乡!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2:29 , Processed in 0.06298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