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一苇渡海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42773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一个中性文本或小说提纲

热度 1已有 19841 次阅读2013-6-2 09:22 |系统分类:私生活| 星期六, 孤独, 第三性

 

 

永无密码:第三性世界

2007-10-20 00:58 星期六

  
  (一个中性文本或小说提纲)
 

  
  
  一
  无性繁殖作为极端的孤独让我们人类在进入性幻想时哑口无言。但是细胞受能量驱使自动分裂;病毒一生二,二生四,乃至不计其数。
  传说的“杀人”藤木我没见过。赋予植物能动的意念不失为有趣的童话。植物们作为浑然的被动生命遍布我们的星球。在一个难以估量的时间长度里,它们既不“移步”,也无从换形。因此人类将痴呆的那人戏称为“木偶”。它们的生长、繁殖给人类制造了“不能被探究的意愿”,但是不经意间,它们在人为划分的时间段吐出了芬芳的气息,默然涌出了花粉。这些花粉随风吹拂万物,落在土里,自在无向。但不管落点在哪里,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花粉的生成有一个性爱的隐在动力,传粉即意味相应的受粉,尽管雌株或雄株木然呆在偶在的地理位置(也有不可思议的雌雄同株),性器裸露,但不风骚招揽。能做到“爱如风”,唯其能者,非飞禽走兽可涉入此等境地。

  
  二
  
  动物们怎么会知道同类的性别同一和性差别?一只雄狮子天然地要求一只雌狮子完成它的泄欲;蛇这样冷血的家伙,在交合的时节两两纠缠,性器自然对位响应。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性表演成为动物猎取事物之后第二大必然要求,两性之间的形体辨识、色泽辨识、气味辨识以及更为神秘的感应伴随其骨骼、大脑、生活习性、适应能力的进化。但不管怎样,低级动物两性的追逐和交合不会按人类那样“爱的思路”进行,对第二性的求欢不会比猎取事物彰显更高贵的品质。
  但是我的问题不愿在进化论的范畴打圈圈。我要询问的,是动物的性感应和交流为什么仅仅在“两性”的局促中。为何它断绝了对第三性的猜想和期盼。它有对非同类乃至草木土石的性企求吗?对同类性器的辨识和入侵为什么是唯一的、确切的?

  
  三
  
  在我的理解中,科学家探讨暗物质和反物质是基于对物质世界的“美的憧憬”。那么我询问没有密码可寻的第三性世界是基于什么?是玄学的暗瘀?是孤僻症的意念流转?是非人道的好奇心?是一次无意义可陈的理性越界?是对未知世界的盲目照会?我只能说,我不惧怕复杂和矛盾,但我惧怕单调和重复,惧怕无所不能的设定完好的程序,惧怕进化时间中优先原则的厉害。

  
  四
  
  可以假想生命世界有过第三性或多性的存在,那时万物初生,没有性别和性别意识,万类混沌,共栖同乐。但为期短暂,因为灾难接踵而至。缺乏对异性“唯一性”的专注导致了泛爱或无所爱,极乐或死寂。生命分化为种群、族群,无知无觉集聚,没有责任感的生命却有了“家族”或“家”的无心性诉求,有了延展生命时间和领地的“无意识”,新陈代谢之花遍地开了,“同我”、“续我”的造爱运动不可遏止,以“新生”响应“老死”成为了生命世界永远的谜语和谜底——原初归于不可洞察和诠释的神谕。第三性作为动乱因子必须消除,那诱使亚当、夏娃造爱的禁果——一种神谕——通过无心之木出示绝杀“第三性”的令牌,曰:此路不通。生命星球进入两性的“安顿期”。
  两性世界的建立成为了“二元论”的必然启示。但是还有一个“元”:孕育。形而上学将孕育纳入二元论是一种熟视无睹,是理性的衰弱,因为造爱和孕育依然是神谕的,是理性逻辑向度之外的。

  
  五
  
  两性世界的建立使地球清晰于宇宙,草木清晰于土石,动物清晰于植物,人清晰于一切。没有比男人与女人的依傍与争夺更清晰的了。从整体上看,自古至今人类两性在在追逐与合欢的其他时间从未存在均等的权力与敬重(母系社会亦如此)。像其他的差异性叙述一样,“阴柔”与“阳刚”同样也是一种性权力术语,而不是什么“美的表述”。两性的纠缠、依傍从来就是与“东风压倒西风”(或反之)同构的,屈服、抗争、厌弃、凌辱在两性社会周而复始地上演。(在较长的历史中男权吞噬了女权。)“唯两性”使得生命个体一旦步入成熟期,对第二性的专注是唯一的,但两性建构的关系一旦垂直为“障碍”,那么这障碍也是唯一的。“空门”在人类的两性世界一直敞开,就是企图为第三种选择做准备的,但它也只能使得生命个体离“障碍”远点,或耽于自欺的虚妄,而不能促成对两性之外“第三性”的追逐,更不能促成“障碍”归于“无化”。
  在一种奢侈的虚幻中,同性恋和人兽恋试图建立第三性世界。而另一种情况极为隐蔽而难被觉知:鬼神世界、战争、巫术、探秘、蒙汗药等从来就未间断对第三性的狂躁幻想。即便如此,世界仍被规定为“两性加一种或几种叛逆”。第三性无胎可怀,两性世界试图孕育“第三性”,放出第三性的假想坯子,无一不作乱天下,祸水泱泱。第三性委实是两性世界的最高惩戒。

  
  六
  
  九头鸟,九头蛇,精灵,火中涅槃等等诸多怪诞,无不延伸人类对对立世界之外的想象和生物繁衍的其他可能性的假想。两性世界的累重并未拖累人们对存在之外“无中生有”的好奇心(这种好奇心有时甚至上升为一如病人对药物的“倚赖”)。设若真的有天外来客,那么这天外来客是是受人欢喜的,它意味着两性之外的可能性选择。一些极端的自闭者宁愿面对猪狗而不愿面对人。在遭受人的压迫之后,在脆弱的时刻,还未丧失理智的人们习惯面壁说话、审思,或者向土石草木倾诉,向高山大海呼喊——仿佛那里有愿乡。不避讳地说,鸟兽木石被赋予了第三性的灵光,生活在“语言”中的人们甚至向本就是人类创生的艺术索要第三性的灵光。但这自然不是能实证的第三性——尽管它偶尔生发两性之外的“关怀”。还可以一问:人类向这些索要,这些听天由命之物(非人类有生命的物种)又可否索要它们的“第三性”呢?可以肯定,它们是不局促于性别之囿的。“此恨绵绵无绝期”。

  
  
  (2007.7——9)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654321 2013-6-2 12:19
很深奥,精辟!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0:12 , Processed in 0.04857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