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麦豆的个人空间 http://www.poemlife.com/?3842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6:小诗几首

热度 2已有 564 次阅读2016-5-13 08:58 |系统分类:诗歌

2016:025房子


我无法说清我与房子的关系

就像无法证明灵魂是否存在

 

我的房子今年三十五岁了

我的房子不是一块石头,它有温度。

 

它有白色的墙壁,干净的床铺

美丽的花,醉人的酒,迷人的内疚

干净的灵魂在其中居住

 

在我与我的房子相遇之前

我租过房子,住过旅馆,迷恋土房子

石头房子,常年无人居住的老房子

 

我曾在光线昏暗的秦岭山中行走

只为找一处破败的寺院

我也曾在无数个深夜读书

幻想自己就是某个故事里赶考的书生

 

我至今记得有一所房子,盛满黑暗和灰尘

天气晴朗的中午,伸手也不见五指

我至今也不懂外婆过着怎样的生活

唯有她抚摸我额头的余温至今还在

 

还有一年,我在盐城租房子考研

二楼澡堂搓背的秦二叔,每次喝酒

都打哭云南的小媳妇,哭泣的小媳妇

哪里也去不了,关起房门,呆坐在异乡

 

每座房子的故事都特别多

每座房子都是一个智慧的老者

每座房子都是一座博物馆

 

每座房子都有看不见的灵魂

在某个孤独的时刻潜入你的体内

与你的那一个彻夜交谈

 

麦豆 2016124 草稿


 

2016:026害怕


有一次,我坐在深夜的饭桌前写诗

写我听见电梯铃声,感到很害怕

 

电梯在八楼停止

要么走进人,要么走出人

不可能是小偷或者强盗

 

电梯在八楼停止

要么有人已上楼,要么有人要下楼

但那个人一定不会是我

 

上楼的人大多是邻居的亲戚

邻居家女主人得了脑中风

最近来看她的人很多

 

下楼的人理由更多

但天这么晚了

谁也不可能再去单位加班

 

深夜,我在一首诗里顺着警探的思维进行推理

但始终抓不到“我害怕什么”

 

随着时间推移,深夜写诗这件事也开始模糊起来

深夜写诗可能是一个事实,也可能只是一个梦境

 

麦豆 2016124 草稿


 

2016:027黄昏


有一个黄昏,我在大雪后醒来

阳光照在另一个世界

没有一点声音

 

我有点害怕

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又有点欣喜

是不是已经死了呀

 

没有孤独

也没有人类

 

我不再想自己年轻还是衰老

也不用想自己是什么

只是静静躺着

 

一个错误的太阳

一场毫无征兆的大雪

 

和一个普通的黄昏

让我觉得时间已经过了好久,好久

 

麦豆 2016125 草稿


 

2016:028


有一只船

决定在冬天出海

去捕鱼

 

大家都在举杯庆祝

庆祝一年的丰收

它却跳进了冰冷刺骨的海水

 

这一次

没有船长,也没有指南针

只有对自己的信任

 

这一年

它当然也捕了四十几条鱼

但都是用渔网

 

所有的鱼

都没有自由

拖上岸后,有些鱼已经死了

 

这一次

它要改变捕鱼的方式和内容

 

它要像鱼一样自由航行

和鱼群一起在大洋上生活

让鱼爱上它

 

它甚至想好了

要和途中的一条大鱼生一窝孩子

 

或者就在大海上生活一辈子

给海鸥休憩或搭救落水的旅客

 

一艘船

没有携带任何同伴和渔网

抛开了生和死

在大家举杯庆祝丰收之际

纵身一跃

把自己抛给了波涛汹涌的大海

 

麦豆 2016125 草稿


2016:029死亡


四条鱼,像四个神秘的蒙面人

在清水里看着我

 

我知道它们看见隐形的那个我

因为我也看懂了它们哀求的眼神

 

我和鱼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谁也不肯相信它是真的。

 

天色渐暗,天色在催促我做出一个决定

是现在,还是明天。

 

明天和今天一样

只有不断加深的恐惧

 

想到唯一的结果

我和四个蒙面人彻夜睁着眼睛

 

 

麦豆 2016131


 

2016:030 老鹰


记忆中只有一次

在电影院前面的广场上

见过老鹰

 

有一年初春

电影开始前

广场上聚集着许多提着鸟笼卖鸟的人

 

一位白胡子老者

被众人围在中间

他的手上站着一只鹰

 

它的翅膀像黑夜一样柔软有力

它的双腿紧紧锁着铁链

老人的手臂上戴着厚牛皮手套

 

我之前没见过鹰

但这并不影响我对鹰的认识

它肯定是一只鹰

 

每个人似乎都对自己的直觉很肯定

我们围着老者

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兴奋

 

一阵沉默观赏之后

我担心老鹰会攻击我们

它一直用鹰眼盯着每一个人

 

老者在老鹰扇动一下翅膀后

面露紧张之色

叫我们退后一步观看

 

鹰那铁钩子一样的嘴

爪子,和眼神

直抓每个人的心脏

 

那是一个初春的早晨

风很冷,至今仍在骨头里吹来吹去

 

我忘了后来看了一部什么电影

只有那只鹰时不时出现在眼前与我对视

或者在脑海深处张开翅膀,在天空盘旋

 

这么多年,夜晚不断来临

总让我想起童年随父亲看见的那只老鹰

 

麦豆 201621


 

2016:031午夜的心


夜深人静,黑金刚的一片叶子

突然掉落,木地板上传来

死神走过的脚步声

 

夜深人静,我在灯下看书

但看不见死神来了

看不见脆弱的生命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空气一阵轻微的抖动

仿佛一条小鱼挣脱了逮它的丝网

 

这一次,死神捕获的只是一片叶子

而不是黑金刚耐旱求生的灵魂

 

 

麦豆 201623

 


 

2016:032


仿佛是一个车站

仿佛正从一个很远的地方往家赶

仿佛那个人就是我

仿佛已近中年

仿佛心有所盼

仿佛很累

仿佛永远是白天

仿佛所有人都像流水在身边流动

没有面孔不可触摸

仿佛一个关闭的世界

被我打开

恍若现实

 

麦豆 201629


 

2016:033


对着镜子看了一会自己

又对着清水看了一会自己

 

对着窗外的雾霾看了一会自己

又对着电视机里的新闻看了一会自己

 

窗外的天空

似年久失修的穹顶,诸神早已不知去向

 

在戴着人类面具的世界上

真正的人已经消失

 

2016210

 

2016:034 昨天


永远不要独自走近一只老虎

它会一口吞掉你

 

永远不要开口和它说话

它永远沉默

 

永远不要寻找它的足迹

它已离开

 

永远不要怀念昨天

怀念只会让你陷进一只老虎更深的梦境

 

麦豆 2016212


 

2016:035明天


明天,仿佛一张

在黎明的暗房里

洗出的照片

 

明天,可能是一处景致

也可能是整个世界

 

明天,可能是24小时

也可能延续千年

 

明天是有限和无限

明天是时间和空间

 

除去这些,明天

还包括光明,希望和爱

 

麦豆 2016212


 

2016:036 黑夜


黑夜里有高楼

夜行人,雨水,混凝土搅拌机

冬天的枇杷树落光了叶子

 

黑夜里有黑马                         

老虎,普希金和冥王星

去不了的远方依然在燃烧发光

 

黑夜既是肯定也是否定

它既是无人的雨夜

也是一堆燃着的火

 

麦豆 2016213


 

2016:037


红衣服她

在阳光里

全身着了火

 

上午对着瓶子

骂哑巴

说自己孤独

 

下午用自杀

威胁,乞求他

原谅

 

内心的十字架

在阵阵飓风中

几近断裂

 

麦豆 2016213


 

2016:038 思念


到过内心的

未必来过这个世界

来过这世界的

未必谋面

你在黎明时分登山

途中听见鸟鸣

遇见死去多年的外公

不过是一个梦境

相同的梦境还有:

火烈鸟生活在遥远的非洲

 

麦豆 2016215 草稿

 


 

2016:039


那些黑暗的边缘

彻夜闪着灯光

像一颗巨大的黑宝石

 

单一,纯净,神秘

无人能够进入它的内部

正给予大地安息和生长

 

相比于这颗黑宝石

人间是已经摔碎、分裂

疼痛的另一颗

 

麦豆 2016222 草稿


 

2016040 洗脚(二)


就像对着走到悬崖边的自己

突然喊一声——停

 

就像一种古老的仪式

在进入梦境之前,洗净双脚

 

就像要去见一个国王

将自己交给他发落

 

水中沉默的影子

多么宁静的一张面孔

 

这也许就是我每天的信仰

人可以和神交流片刻

 

麦豆 201622 草稿


 

2016:041 星期四在星海湖岸边坐一会

 

来一个人是这样

来一群人也是这样

 

生活的核心之地

寂静大于一切

 

河底的飞鱼

等同于岸边晒太阳的老人

 

湖边散步的情侣

等同于一缕灿烂的阳光

 

唯独发呆的我

像一块内心沉重的石头

 

湖面的倒影里

藏着另一个模糊的人间

 

安静的人间

异常遥远

 

麦豆 2016225 草稿


 

2016:042 夜饮归来


对人间的热爱

又何止是酒徒对于酒呢

 

我住在街的东头

一轮明月挂在街的西头

 

麦豆 2016229


 

2016:043 绝句


细雨中行走的那些人

早就不存在了

他们只属于某个记忆中的早晨

 

如今,雨水中的天空异常干燥

令人窒息。细雨中的房子

虚假的天堂里,住着魔鬼

 

麦豆 2016229 草稿


 

2016:044 迎春花


湖边那一丛丛迎春花

仿佛是一个寂静的世界

派来的密探。一朵朵小黄花

上班时盯着我们,下班时盯着我们

看的我们原形毕露。

 

麦豆 201634 草稿


 

2016:045 生死


夜雨让一切湿漉漉的

灰砂砖小径,晨风,还有流浪狗

我关心的事物不多,但我爱它们

 

我还注意到公园里挂着许多树牌:

三叶枫、垂柳、黄杨球、紫薇、女贞……

许多只在书本上看过的植物

 

看来,春天真的来了

跑步的灰砂砖小径渐渐倾斜起来

余光瞥见的世界,突然关乎生死

 

麦豆 201635 草稿


 

2016:046 早春


似曾相识的麦地

喜鹊和毛毛雨

又回来了

 

在神的眼里

我们是否也长生不老呢

 

吃完早饭

又将双手洗净一遍

 

燃香,在香气中发呆

拜神,也拜拜永远不老的自己

 

麦豆 2016313 草稿


 

2016:047 洗澡


洗澡的时候

会盯着一块坚硬的香皂

 

洁白的泡沫

是它的灵魂吗

 

我们的灵魂

都一触即破吗

 

抹上香皂后

便会想到一个雪人

 

正站在热水中

渐渐融化,消失

 

麦豆 2016313 草稿


 

2016:048 湿漉漉


早晨跑步

操场的塑料跑道湿漉漉的

人造草坪也湿漉漉的

操场边的塑料桶,塑料桶里的垃圾

铁栅栏

混凝土台阶

所有的面孔都湿漉漉的

 

操场边打扫卫生的阿姨湿漉漉的

铁栅栏外的旱芦苇湿漉漉的

麦田里的麦苗湿漉漉的

早起的老妈妈,雾里的候鸟

所有的翅膀都湿漉漉的

 

麦田里生活的野兔也会湿漉漉吗

一首诗会湿漉漉吗

这个早晨,神仙也湿漉漉吗

一颗心呢,一颗心也会湿漉漉吗

 

不远处的鸡鸣山湿漉漉

山上的石头、松树林、桃树和梨树湿漉漉

所有的词语全都湿漉漉

 

跑步回来

湿漉漉这个词湿漉漉的

春天来了

 

麦豆 2016316 草稿


2016:049 栅栏


栅栏的材质可以是:

铁、塑钢、木头和泥土

 

甚至无形的空气

都会让我止步

 

一段黑色的时间

一阵无缘无故的寒冷

都是人世间的栅栏

 

栅栏之外,人迹罕至

栅栏之外,世外桃源

 

麦豆 2016317 草稿


 

2016:050 河滩上遛狗的女人


河滩上遛狗的女人

已踩出一条清晰的小路

 

早晨六点,河的两岸分别是:

川流不息的汽车,沉睡的小区

 

唯她像一只早起的候鸟

在松树和月季丛间漫步

 

河滩上遛狗的女人

头发蓬松,无人同行

 

仿佛在告知我什么。

 

麦豆 2016317 草稿


 

2016:051 婚礼


黝黑的面孔,随处可见

他们大都来自云台农场

无臂新娘的老家

十二点钟声敲响

婚礼仪式即将举行

但许久没见面的亲戚朋友聊粮食价格和土地承包的声音

依旧淹没一切

为制造浪漫

酒店大厅瞬间熄灭了所有灯

黑暗中

身穿白色婚纱的新娘

突然在人群中出现

一束灯光打在她浓妆艳抹的脸上、波浪式发髻上

几乎不像三十八岁的她

礼炮声在门口响起

主持人是一位电台播音员

来宾悉数站起来

好奇心驱使数十位跑到新郎走向新娘的红毯边

掏出手机拍照或等着抢礼物

但也有人头也不抬继续抽烟、聊天、愁眉不展

主持人现场抛出了五个酷酷熊

分发了数十个各种颜色的气球

孩子们的争吵声和音响声像波浪一样

击打着饭店大厅的四面墙壁

远渡重洋的一对新人

拜完双方父母后

再次沿着红毯走回酒店的房间换衣服

稍后他们将每个桌子敬酒致谢

这次聚光灯打在右边的新郎身上

眼尖的人终于看到新郎的左腿确实有点跛

大厅的灯光又突然亮起来

苍白的时间里

我们又重新坐回摆满冷菜的餐桌边

餐桌对面的胖女人

和她未成年的孩子,已经吃了起来

一只手按住盘子

另一只手正撕着没有切开的燕麦面包

离她较远的盘子

已空了两个。

 

 

麦豆 2016320 草稿


 

2016:052 雾霾


必须给它一个名字

套用美国官方的说法

它叫雾霾

必须给它一个名字

按照《道德经》

必须给它一个是

必须承认它客观存在

和存在的合法性

否则它会像鬼神

令你寝食难安

它曾经莫可名状

它曾经令我恐慌

但现在我安静了下来

它叫雾霾

在国外已经存在百年之久

是我们生活的副产品

长期食用会中毒

但不会立马要命

 

麦豆 2016320 草稿


 

2016:053 糖鼠


一只小白鼠

让我们停了下来

 

掏五元钱,它给你作揖

掏十元钱,它给你磕头

 

聪明的小白鼠

总能吃到主人更多的糖

 

在海南的观澜湖民主街

我们的笑容很勉强

 

一只听话的糖鼠

知道我们的快乐和忧伤

 

麦豆 2016320 草稿


 

2016:054 长颈鹿


一只长颈鹿

生活在亚洲

是孤独的

无论它站在一个公园里

还是出现在一首诗里

 

一只长颈鹿

出现在夜晚

是孤独的

无论它是一群人的

还是一个人的

 

一只长颈鹿

出现在灯下

出现在一个人的脑海

出现在电脑里

在屏幕上留下一串足迹后

又跑进了虚无

 

这么晚了

狮子和大象都睡熟了

一只长颈鹿

在遥远的非洲

伸着它长长的脖子

还在嚼一片树叶

 

麦豆 2016326 草稿


 

2016:055 林大爷


林大爷死了。

我们村最后一位

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死了。

林大爷很久以前就死了

很久以来

林大爷每天都在路上

从家到小店从小店到家

比一只钟表还慢

路上遇见小孩子

互不相识

他的儿子和孙子

早已搬到城里居住

他的老伴10年前就已去世

他一个人坚持活着

仿佛关于战争的秘密还没有告诉我们

但掉光了牙齿的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他一个人坚持活着

肯定有什么秘密

直到他去世

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林大爷死了

妈妈这样说

小店的老板娘也这样说

连上小学的外甥也这样说

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林大爷死了

但林大爷到死也没说出关于战争的秘密

林大爷只给了我们一个小小的句号

 

麦豆 2016326


 

2016:056 禁放烟花炮竹


最近几年过年

我们禁放烟花炮竹

但这个法律

只适用7

环保主义者的革命

没有炸药

2016327

农历二月十九

丙申猴年,辛卯月,戊申日

宜祈福、斋醮、出行、移徙、入宅

我们过什么日子

老祖宗早有安排

黄历上明明白白

所以我们说话做事

除去我国法律

还得参考道教和佛教

入宅前需要放鞭炮

踩死一只蚂蚁也属有罪

 

麦豆 2016327 草稿


 

2016:057 初春


你不可能没有赞美

迎春花开满路边,湖边,悬崖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味

你不可能没有愤懑

 

麦豆 2016328 草稿


 

2016:058 寻找


人群中寻找一个人

寻找一个在你毫不知情情况下

帮你的一个人

犹如寻找我们共同的那个敌人

我只知道她叫李长园

一名保洁员

听同事讲她五十多岁

赣榆农村人

将我身份证上的徐念成于

打听了很多人

才找到我的办公室

归还挎包后

又回到人群中去了

我一边找她一边想

她会不会像我的母亲

春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了

午后的空气中

飘着一丝淡淡的甜

 

麦豆 2016330


 

2016059 去外婆家


星期三下午

我请半天假

陪儿子去外婆家

四个月大的儿子

忙着左顾右看

我忙着抱紧他

楼上楼下

我们仔细看了一遍吃饭的桌子

睡觉的床,正在采光的窗户

沙发,电视,木头做的三只长颈鹿

他还不会说话

还不会和我就同一事物发表不同的意见

这省了我不少时间

听我滔滔不绝介绍完与我们家差不多的家居后

他开始打瞌睡

只一小会

便也把我抛在了一旁

与一只红色的椅子虚度时光

星期三下午

在停下工作和儿子睡熟之后

我突然发现我

根本就不存在

 

麦豆 2016330 草稿


 

2016:060


大风吹了一夜

像洪水

从一切缝隙吹进屋内

吹进我们的梦里

把原本打开的窗户

吹的关闭起来

像一个比我们还孤独的物种

被揪住了尾巴

发出“呜呜”怪叫

到处逃逸

早晨起床

后山上的一条小路显现出来

异常洁净

异常清晰

连路旁荒草间的那些墓碑也隐约可见

像是风逃跑的一条小路

远远地

我们看见它

从人间一路盘旋、升高

 

 

麦豆 201643 草稿


 

2016:061 旧春天


当我拐过南极南路

基督教堂左边

混凝土浇筑的墙壁后面

伸出两枝弱柳时

红灯突然亮起

没有任何征兆

疼痛来了

我停下汽车

等待模糊晃动的画面再次清晰稳定

等待红灯的30秒内

心理医生告诉我

杨柳已发芽

我的疼痛

可能来自某个与杨柳有关的旧春天

 

麦豆 201643 草稿

 


 

2016:062 四个月大的父亲


雨水打在脸上

有点甜

雨水打在衣服上

只湿了浅浅一层

雨水让地面有点湿滑

需要小心一点

雨水下在一个糟糕的世界

是幸福的反义词

但对一个四个月大的婴儿来说

雨水是不存在的

雨水是干燥和温暖的

雨水不是奶水和妈妈

雨水是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可以随手放在一边

雨水在途中所描述的湿、滑、冷

只属于在雨中穿行

而不属于回到房里的那个人

更不属于雨

雨水是什么

雨水可以是狮子、面包、血液和火焰

或者更丰富的东西

但肯定不是他从前认识的雨水

一个四个月大的父亲

可以尝试

对雨水进行第二次理解

 

麦豆 201646 草稿


 

2016:063 安静


下午三点

时间在钟表上显现

是安静的

窗外的麦田

鸣叫的喜鹊

是安静的

生长是安静的

书本安静,绿萝安静

熟睡的房间

是安静的

小区

和楼下倒垃圾的女人是安静的

鸡鸣山是安静的

风吹过铁丝网

马路和马路上奔跑的车辆行人

不断发出各种声响的世界

玻璃窗

是安静的

下午三点

笑容安静

哭泣和痛苦

也同样安静

 

麦豆 201645 草稿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5-13 11:02
2016:047 洗澡 好奇妙的诗
回复 张口 2016-5-18 13:37
渐渐融化,消失     个人感觉冗余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06:38 , Processed in 0.05504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