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张建新的个人空间 http://ahzjx.blog.poemlife.com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沈天鸿:张建新诗集序

已有 19605 次阅读2012-3-21 08:38 |系统分类:诗歌

 

沈天鸿

 

 

    文学的时代并不与经济时代或者政治时代同步,沙皇俄国时的文学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证。我国也是这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发生剧烈变化并且取得辉煌成就的诗歌,也说明了这一点。而其代变之快,迅速经历了朦胧诗、现代诗、后现代诗乃至目前持续了近十年因现代诗、后现代诗并存并且都面貌模糊的“无面目”,是大大领先于时代的变化的,虽然也有某些同步的迹象可寻。

    张建新是一位“老”诗人了,他在朦胧诗迅速衰落现代诗崛起时开始诗歌写作一直到现在——在我看来,他的诗尤其可以被看成是自现代诗崛起到目前中国新诗发展史的一个缩影,或者一个标本。这不仅因为他是一位有影响的诗人(这说明他的诗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更在于他各个时期的诗歌作品,比较典型地体现了上述期间中国新诗的特征。

    最早主要哺育建新的诗和建新所写的诗,当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迅速崛起的现代诗——我所使用的“现代诗”或者“现代诗歌”,是哲学性质上的,而不是时间性的。虽然任何时候都是泥沙俱下,当时许多见诸报刊的“现代诗”都是徒有其表,而无现代哲学性质,但建新的诗是很快就具有现代哲学意味的,这也就是说,他写出的是真正的现代诗。那时他是一位二十多岁的电工。由此可以想见他的勤奋与敏悟。但这本诗集中没有收入他早期的诗,后来的诗中比较典型的这种写法和性质的诗有写于2008年的《在青林寺或不在青林寺》:

 

      我比雪晚一些抵达

     进入青林寺首先

     要进入到一场雪中

     我是人群中的早起者

     一行遗留和消失的脚印

     见证了这些,也见证了

     雪仍在身后落下

     鸟群在树枝上落下

     我在早课的经声里落下

 

    题目“在青林寺或不在青林寺”就是现代哲学性质的,诗中所包含的到达并非到达、早起者并非早起者等这种看似矛盾悖论但其实是斩钉截铁的判断,也是非现代哲学而不能为的。这种看似矛盾悖论但其实是斩钉截铁的一系列判断,使这首很短的诗拥有了丰富的思想内涵。形式上这首诗也完美得无可挑剔:包含着几个断裂和跨跳却仍然流畅;直接说出的方式却不妨碍意象的圆润与饱满,不妨碍诗获得“客观”的意境。

    在写了一段时间的现代诗后,建新的诗发生了变化,而且这种变化一直持续到现在。发生了什么变化?这本诗集里的绝大部分诗都是这变化的体现者。从这些诗来看,后现代诗显然给了他影响。中国的后现代诗比较复杂,有多种面貌,但它们作为“后现代”,共同点是思想平面化,形式上口语化。美学性质上粗俗化。现代诗写得比较成熟的张建新当然不可能全盘接受这样的后现代,他将后现代诗这些因素引进自己的诗但有节制,并且因为他的根本是现代诗,一开始进入他血脉和意识的“现代”,本能地对抗引进的“后现代”,这种对抗后的妥协,就形成了他的诗歌的独特面貌:一种现代与后现代杂糅的混合体。

    这种混合体的特征在我看来主要有以下两点:

    1. 形式方面,现代诗强调意象的建构,注重通过意象“自动呈现”来暗示。语言具有鲜明的书面语特征。结构主要是并列式的。后现代诗不注重甚至反对意象,不“自动呈现”不暗示而是说出。语言是口语或者口语化。结构依赖于线性——我们知道,线性结构就是事件的自然次序即单一方向延伸的次序,所以,我认为后现代诗和其后“无面目”的诗中的相当部分的结构和叙述方式,其实是小说的方式(小说的语言为什么都是口语的或至少是口语化的?这就是因为它要叙述,而叙述的本义就是说),即用小说的方式来写诗。

    建新则保留意象和书面语,但保留下来的意象接近物象,也就是说只具有微弱的意象性质,从而向后现代的“扁平”靠拢;结构则是多条线的并列(有时也只是单一线性的);保留下来的书面语因为意象的微弱而不足以暗示(不足以暗示就意味着语言的附加意义即非字典意义减少),因为表达方式由充分暗示改变成说(即也引进了小说的方式),变得“透明”而近于口语,而且有时他也引进了口语。

    小说叙述方式的引进,决不只是引进了小说的叙述方式,因为叙述是与被叙述的内容结合到一起才体现出其方式的,而这个叙述与被叙述的内容结合到一起的过程,在写作中就是作者想象的过程,那么,小说的叙述方式与被叙述的内容结合到一起的过程,就必然是小说式想象的过程。小说式想象是什么?是对社会因素如何互相作用的想象。所以,后现代诗和张建新这一时期的诗,社会因素甚至直接的社会生活中的事情,都占据重要的和突出的地位。   

    2. 美学性质上,现代诗推崇崇高,追求崇高;后现代诗消解崇高,追求粗俗,甚至粗鄙、低俗。张建新这时期的诗仍然维护崇高,但也一定程度上世俗化,或者说日常化。也就是说,他将后现代诗的粗俗替换成了世俗或者日常。

    这也是我为什么认为他这一时期的诗是混合体的原因和理由。

    鉴于这本诗集中几乎都是这种诗,并且以上所述特征都比较明显,就不举例了。

    建新这种混合体的诗,优点是保持张力但同时相对明畅,直接呈现人的生活但仍具有总体象征性从而持有“高级读者”需要的余味,语言外表的“普通”和日常情景激发的情感,以及内心生活和外部生活的汇合,都能获得尽可能多的读者。——无可否认,现代诗中有一些诗,尤其是主要运用超现实主义技巧的诗,内心生活足够,外部生活却比较欠缺,内心生活和外部生活的汇合就难以实现。张建新诗中实现的这种内心生活和外部生活的汇合因此值得肯定。

    这种混合体的诗还有一种客观意义,即对抗目前中国文化包括在中国诗歌中也有表现的反智主义和“白痴化”。同时,也有助于克服或者减轻中国后现代诗歌的思想平面化、美学性质的粗俗化的倾向——就诗歌而言,思想平面化、美学性质的粗俗化的下一站就是反智主义和“白痴化”。

    创造了这种混合体的张建新的诗,因此在当前的中国新诗中有着独特性和价值。

    建新仍然年轻,诗歌创作已经取得可喜的成就,诗歌、散文诗等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包括像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这样的重要选本,相信以他的勤奋和努力,将来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被他创作出来。

    谨以此为《雨的安慰》序并祝贺建新《雨的安慰》面世。

 

                                                         2012.3.18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4:15 , Processed in 0.048670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