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夜来 http://www.poemlife.com/?2045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北方

热度 2已有 18757 次阅读2012-3-27 20:38 |系统分类:诗歌

北方

北方没有什么好处
他阴沉低啸
不顺从人们繁华如火的叫嚷
甚至鸟群在身边,也不动一动
而不易察觉的呼吸从未停止
风暴以及飞行不可预测
他有血肉之躯,他挣扎
抱着什么不放——
最早的权威已经失去
就像风吹走一张报纸
他不记得自己的身世
背景。他把姓名一把火烧掉
 
2011.12.29   龙山

随心

我的心是你的果实
一重山,又一重山——
死亡的音乐,紧接着是冬季
和即将消逝的自豪感

我在工作,不像是藏在
树丛里的小动物
看到一片通明焰火
就逃跑。我没有开裂的果壳
我把自己绑缚在没有硝烟的室内

2011.12.9    龙山
 
聊以自慰

“我想我听到一根针掉下去了,我寻找它"
       ——查尔斯西米克

冬雨下了一整天
连我也是——
就这么坐着,了解虚无
或者跟自己谈话
偶尔我站在门前石阶上
看到一片枯叶飘落
然后在水洼里
像一块演示沉沦下去
冬天我们都将失去热烈
风也这么说
他盘旋着吹走了
留下我,望着
远处农田里,空无一人

2011.11.18    龙山

白树

如果这是必须的
我的森林——
我接受平静永恒的夜
尽管有雪吹走了人烟
我体内的热量
一点不增加,一点不减少
也没有绳子捆绑
我的心。像一块和谐的石头
黄昏时走在街上
看到乌鸦衔走词语
去填满可憎的心
我为之动容,不再允许
孤零零的乌柏变成出路
我救下不得不说的话:
一个时代的人们正在谢幕
冷冷暖暖并且与闪烁无关

2011.11.12    龙山

说梦

今天没有见到鸽子
落在我的窗前
我对着凌晨灰色的天空
说:我并不感倒疼痛
诸如此类的话——
谁让文字本身充满了光和疲惫
特别是群山中的小树
或隐入房间内部的声音
“他们是一些有效的工具
带着击碎波纹的快感
走出你自己”——
有时我就忽然睡醒了
这里不是家
这里,仅仅是欢爱之城

2011.11.2     龙山

无题

我有过通往极地的经验
那时翅膀在天空中
蹄爪在大地上。有麟的
也不必羞怯。一切天生就是如此——
在一无是处的理想国度里
我时而变坏,或者变得更坏
除非一起停下来,看看隐藏在身后
我们自己的真心是否需要一面镜子?
什么都扩大了。记忆如果平安
而且主动退出占据灵魂的尘土
颗粒,我也许会流下热泪
那火花又开始跳跃了
我们不管是主体还是客体
没有什么避开愧疚的可能。

2011.11.28   龙山

低廻

我没有因为一扇打开的门而着迷
也没有停止在门外向里面的人张望
所有被沿袭下来的问候句都是假的
他们被玻璃罩住;有陶瓷造型
以及低声讲诉出来的厌倦。尽管如此——
我不否认在登山之后享有的放松和气喘
只是咳嗽就是我想起湿度的重要
昨晚拂去鞋上的灰尘然后拿起水杯
生活的一天就此结束。就像一个孩子
放下手里的玩具,然后他转动身体
向另一处积有灰尘的家具后面走去。
 
2012.1.1  龙山

就是一阵风

当然离别是痛苦的——
你从未想过时间要慢慢地
把肉体从时光机器里
挤出来。就像你是一块面食制品
或者金黄色阳光下,一片枯叶
如果静止的今天不算是
个人财产的一部分,如果你走的不算远
工作以及粮食的味道
是什么人对此感到愤愤不平?
你发狠的舌根以及
迟疑的香气会弥漫在草叶下
流血的小鸟眼望着天空
你想起要去远走他乡了
你忽然又想说:
你往自己的大海上吐了一口唾沫。

2011.11.28  龙山
 
火舞

谁也触摸不到她——
不喜欢音乐的人更不会
说出这个秘密。因为有一个默想
就够了。正如表演者在舞台上说:
“我爱你们——”
然后她退回幕后
带着移动的黑暗
或许是她心里亲吻着宁静
正要退出与猛虎对峙
哦——
一个危险过去了,另一个危险来了

2011.12.9   龙山

失眠小调

我凝望着他们——
幻想如小径一样幽深
没有归途。可是荆棘杂草
一样疯长出来,我真想投入进去
长成草,或者尽快朽败
欲望的底线,如此而已
夜里发光的眼睛
我同样瞪视着他们
我想吃掉,那些吃掉我的东西
虽然谁也不认识谁,但是我们淹没了。

2011.12.16

新咏叹调

又是一个微小的物体。
它的琴弦上一经弹奏
就出现“无我”的音调——
丁香花的香气如此驯服
是谁给在早晨
仍没有散去的声响一句赞颂?
“是我是我”“不是我”
贫民的秩序里没有法庭
你知道黄金不一定意味着最后的财富
“让你达到安宁是一种仁慈”
夜里的风声无话可说——
“让你的疲累永久消逝吧”
没有人举手。哦,城市里的涌动
像一把剑在鞘中发出声响:
“谁是谁的马?请骑走”——

2011.12.16   龙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2-3-28 11:15
当然离别是痛苦的——
你从未想过时间要慢慢地
把肉体从时光机器里
挤出来。就像你是一块面食制品

冬雨下了一整天
连我也是——
就这么坐着,了解虚无
或者跟自己谈话

体验真切极了
回复 夜来 2012-3-28 12:51
     问好!
回复 窗户 2012-3-28 22:55
问好夜来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04:29 , Processed in 0.04932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