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克文的个人空间 http://hukewen.blog.poemlife.com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无题076-081

热度 1已有 254 次阅读2017-2-4 19:34 |个人分类:无题诗九行|系统分类:诗歌| 芭蕉叶, 前世今生, 永不回头, 餐厅, 颤栗

*无题076


从旅馆的餐厅出来
碰见了父亲,我得数数指头
才会知道这是父亲的第几个祭日

父亲的形象依然模糊
我无法邀请他到镜子前和我对比一下

人们都说我愈来愈像父亲的摸样了
可是我每次拿起扫把,就知道自己差了多少力量

每次和父亲相遇总是那么意外
声音都是隐秘的,梦的花朵总在忙碌着失眠



*无题077

赢了,有人才曝光
自己在泳池里撒尿了
可我已秃顶多年
还不敢说是狐狸偷走我的许多坦然

父亲从来不会说我无能
每当把泪水偷偷咽下肚里
合唱才是永恒,从阴到阳从阳到阴

永远相信翅膀的声音
鸟或不鸟,都没有什么月光可染可颤栗



*无题078

蝴蝶都起飞了,纸都消失在手心
谁更秋风谁更澄明
喜鹊不叫狮子不吼
只有我与父亲对着黑暗笑一笑

笛声里有什么左有什么右
火焰上有什么归与不归
父亲把指头伸进酒里
我把指头伸进酒里
那命的涟漪,哪里有什么前世今生



2012.08.08

*无题079

该落的时候,雨就是不下
不该走的父亲就在黄昏的深处
永不回头
总是纠结在过去的藤蔓上
有什么暮色可以呈现

黑葡萄吃了一串又一串
命运的籽粒可以吞也可以吐
一个人坐在庭院里
与椅子比虔诚,只有旧门不笑


*无题080

该断句了,可我总不喜欢
把脚悬在半空
注定离父亲的期望很远
当我写好一句完整的话
雨珠已从芭蕉叶上滑了下来

为什么总把浅薄的桃花
伸出墙外,而父亲做的小板凳
总藏在了阁楼,没有一丝阳光
可以射进岁月的靶心


*无题081


还有时间坐下来,喝杯小酒吗
锅台火已熄,肉已烧得很烂

老马上坡那是老马的事
父亲不是老马,父亲没有路的归宿

我也没有多少奢望
不说话,已那么多年了
喉咙生锈,一杯小酒能解决什么

有一天,我也会养些鸡鸭和一头猪
有一天,我会把父亲的声音逼近无限的光亮


2012.8.9-14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7-2-11 12:37
人们都说我愈来愈像父亲的摸样了
可是我每次拿起扫把,就知道自己差了多少力量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20:20 , Processed in 0.04544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