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陶春的个人空间 http://taochun.blog.poemlife.com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存一个】朝天门

热度 2已有 13902 次阅读2012-3-28 18:13 |系统分类:诗歌

朝天门

 ——和李海洲《居士的下午课》

         兼致赵兴中、刘清泉、吴岩松诸兄

 

         1

 

不妨,轻轻拔掉,鼻孔中

朝天的大葱。再学学王维

跺跺脚,于月照松林间

抖落满身观念或习气的积雪

让眼睛里幽愤的怨刺,低下头来

 

低些,再低些,你就会看见

不同朝代,喉音沙哑两岸山石

顺势宕开的陡坎上,落魄万世

的纤夫、船工、力匠或卖唱艺人

如何像一棵草,在川江号子

板鼓、绳槽或胡琴拉奏的飘蓬里

逐渐——挺直了卑微的腰身

 

齐呼:邪许,遒劲、苍凉的唱词

如何热血决绝,夹马

于狂野浪峰

像嘉陵江与长江之水

不断绞合、分鬃,又不时并列

燃烧清粼粼鱼脊的月辉

或黄褐色重低音金属的咆哮

漫卷过古渝雄关,随时等待

给谪命的贵人或天子

广场般大小的头颅郑重加冕

 

        2

 

碗?要大碗。不上釉的——土大碗。

让烈酒,浸泡火炼的陶泥

连根吐露麦芽或高粱

更为深邃的土香。同样

接受性灵语言锤炼的舌尖

火花四溅:人之为人的本质

也要如此直接吐露海量八荒的豪情

 

肉?要大肉。整块或拳头样的大肉。

让胃,从纤细、软绵,小家碧玉

的温火,烹调、雕琢的种族孱性

与味蕾里,解放出呼啸绿林誓盟

的惊涛骇浪:坐,不改虎名
行,不改豹姓。吞吐风云
 如猛龙饕餮,实在来去皆自由真身

 

诗?要大诗。椎心泣血,立天地心。

让抛掷在纸页之上,每一粒汉字

都如陨石,径直划破漆黑宇宙

生命秘密的肚腹。让光,从指尖

喷涌,连皮带肉,照亮飞翔的鹰爪

撕下蓝天面具的每一行谜语

扩散在尖锐之痛的火焰中心

决绝指认:那被盲眼的大地

掩埋的众多黄金

在苦难中持守歌唱与舞蹈的奥义

 

3

 

天门洞开,有大能当空,开口说话

话中的大能,要重新净化天地

净化万物、江海与河流。要解体

额头上标记有邪恶兽字的人形

与局部机体腐烂、变质的大地

《圣经》中的预言,如此确凿

嗡嗡回响于耳畔,令人莫名心悸

 

但,该来的,终究会来。没有什么

值得留念的过去,也就没有什么

值得期许的将来。在这样一个

人口庞杂,命如草芥的第三世界国家

苟且,过着被欧美公民

淘汰的二手或三手生活,口腔里充满

贫民窟自来水管里被污染的铁锈

腥臭的水藻与寄生线虫卵的味道

仿佛密封在深夜,岩石内部

一个患慢性肾衰竭疾病的孩子

无助的哭泣,又一次击碎了你的胸膛

 

这,是在哪里?孤零零漂泊于银河系内

无人看管:一粒尘埃的地球——东八时区

庆幸偶然活着的定义,对自由的界限

或许,只意味着对自我罪业的偿还与承担

因此,你必须学会宽恕,并接纳命运

善意的玩笑与微笑,如同接纳一盏灯

从心底缓缓升起,对立在面部四周

长久冷凝刀尖的寒气将得到融化

并透过黑暗将正在发生事件的真相一一看清

 

 

                  2012-3-28于内江。

 

 

 

注释:

⊙绳槽,纤夫拉纤时,深吃进肩肉的竹绳与岩石血汗摩擦形成的凹槽。

朝天门左侧嘉陵江纳细流汇小川,纵流1119千米,于此注入长江。每当初夏仲秋,碧绿的嘉陵江水与褐黄色的长江水激流撞击,漩涡滚滚,清浊分明,形成夹马水风景,其势如野马分鬃,十分壮观。

⊙邪许(éǔ) 。拟声词。众多人齐用力时的呼喊声:今夫举大木者,前呼邪许,后亦应之。

·龚自珍《己亥杂诗》有诗云:只筹一缆十夫多,细算千艘渡此河。我亦曾糜太仓粟,夜闻邪许泪滂沱。

慢性肾衰竭疾病的孩子,指重庆青年诗人吴岩松。自幼身患多种慢性恶疾。已丧失生存劳动能力。对诗歌的忠诚与信仰,成了其成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附:李海洲——《居士的下午课》

备注:早春,带领《环球人文地理》杂志社的采访团队前往川中沿线工作。途中,受内江诗人陶春之邀,前往拜访当地一座有上千年历史的寺庙:圣水寺。那是一个没有阳光的下午,那是在一场场接连不断的宿醉之后,我和陶春在寺庙里用千年没停歇过的泉水泡茶,然后相携走遍圣水寺。其间,我们偶然遇见一位诵读的居士,简陋的篱舍旁,精心布置着小风水,居士目不斜视,读经给天地听……回渝后有所悟,诗以记之。

 

   《居士的下午课》

 

       李海洲

 

桂花树下的篱舍,像早春的僧衣

缀着陈旧、传统的幽独。

门前的小风水,玲珑的地理学

布满前朝警世的遗言。

 

隐藏了菩提和青苔

居士用松枝打扫门扉。午休后

净手,推窗,用清水洗涤社会。

坐在隔山面湖的炉台

摊开书卷,诵经给天地听

 

远处有井水流动

浆洗和炼丹,左邻或右舍

千年前的习惯,被朴素到现在。

 

心事仍然那么重吗?

五戒在山谷悬停,沟渠枯荣

草木置若罔闻。

桂花树下的修行人

想起了那年进山的脚步。

 

就要带着那么多的善,自成一统

就要和风一起离开

三界外,寺庙的钟声推开了桃花

 

人还是肉体,白发还是青丝?

世界一点点地死去。

寂寞中的孤禅,孤禅中的空

谁能读完苦旅般的遁世

向往你的,只是偶然在梦中惊醒的路人。

 

 

 

                        2012年2月28日  重庆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2-3-30 15:56
排山倒海的诗歌
回复 格桑花 2012-4-7 20:31
好诗!学习。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7:56 , Processed in 0.04783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